<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言情小說 > 報行天下 > 第四百一十九章 鏡報的反擊
            陳伯銳為什麼問起夏家的事?

            他想在蕭靖的心中埋下一顆Δk至于以後如何,他還有很大的操作空間,不必急在一時。

            同時,他點到即止的態度也是顯而易見的。話說得太多容易讓人心生逆反,不多不少卻正中痛處的話語才剛剛好。

            蕭靖輕輕嘆了口氣。

            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皇室與夏家的角力持續了近兩百年,彼此可謂互有攻守,雙方都在尋找著可以借力的地方,以期在必要時死死壓制對方,甚至永絕後患。

            夏家固然沒有謀反的意思,但為了自保,也必須有魚死網破的能力。

            無論自己多麼不願,卻還是卷到了這場無休止的斗爭中……生活終于要對我這條咸魚動者減少了一些,部分比較敏感的人甚至停掉了自家店鋪的報紙銷售,只為觀望一下形式,以免惹禍上身。

            在這樣的環境下,鏡報又一次脫銷了!

            街頭巷尾幾乎到處有人拿著報紙嘖嘖稱奇。今天的鏡報居然用了好幾個版面的篇幅做一件事︰抨擊新報!

            兩家主流報紙之間的直接交鋒可是讀者們從來沒看過的西洋景!

            “據記者調查,南崗縣佔地一案並非部分媒體此前所報道的‘鄉民主動將田產托在謝舉人名下’,而是地方豪紳巧取豪奪,以權勢逼迫的結果。”

            “豐寧縣的趙屠戶家業殷實,仗著者們支持的是哪一方。

            隨著討論的發酵,越來越多的事大白于天下,報上提及的很多東西也得到了人們的印證,批判新報的聲音愈發大了起來︰

            “新報比鏡報來得有趣,可誰知都是胡編濫造的,既然這樣我還不如去看話本咧。”

            “好好的報紙竟然為他人文過飾非,用一些騙人的假話來欺騙讀者,真是讓人大失所望。”

            “可悲可嘆啊,信口雌黃之輩居然大言不慚地夸夸其談,信義的敗壞竟到了這般地步麼?”

            鏡報赤果果地打了新報的臉。世人這才知道︰不光是小報,聲名在外的新報也會做些見不得人的苟且之事,也會被人指使著為虎作倀。

            不負責任的媒體必然會失去公信力。一旦別人不再相信它上面的話了,那麼它就和一張廁紙差不多了。

            當天下午,牢里的蕭靖就收到了這個讓他有些意外的消息。

            听聞此事後,他先是沉默了半晌,而後又縱聲長笑,許久都不曾停歇……

            女人果決起來,比他這男人還要強上幾分啊。

            此後不多時,就有刑部官員來到了大牢里很是客氣地將他放了出去。來人滿口的歉意,說什麼誤抓了好人,事情已經查實了,你和百仙教確無勾結等等。

            蕭靖明白,這些都是場面話。是有人想做個順水人情好讓自己感恩戴德,否則他指不定還要在牢里待到什麼時候。

            既然獲釋了,那就回家吧。

            出了大門,夏家的馬車已經等在了外面。一路顛簸著回到家,夏鴻瀚並沒有多說什麼,倒是在廊下候了快兩個時辰的夏 雪不顧懷著身孕,如乳燕投林般撲到了他的懷中。

            “夫君……”雪兒將臉埋在他的胸前,哽咽著似是有千言萬語要說;不過,她到最後也是只輕輕抬起頭,紅著眼楮理了理頭發,輕聲道︰“您回來了就好。”

            多麼惹人憐惜的姑娘!

            她認為自己已是蕭家的女主人,不再是那個待字閨中、可以在人前想笑就笑、笑哭就哭的小姑娘了,凡事都要有分寸才行。

            可是,蕭靖不想看到她故作堅強的樣子。

            懷孕的女人本就敏感脆弱,這些天她又頂著莫大的壓力,心中一定有滿腹的委屈,這些苦澀難道要她一個女孩子自己生生地憋回去?

            男兒的肩膀和胸膛本就屬于心愛的女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