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科幻小說 > 大唐第一相士 > 4.第四章
            陳星又養了十來天,身子這才徹底的好了。

            也是他這副身體底子不好,餓成瘦骨嶙峋不說,又在雪地里凍了三天,一命嗚呼後,他穿了過來,身體也沒好轉。

            在那冰天雪地,要是沒有袁天罡師徒,即使原主死了,變成了他,也活不了。

            陳星在屋里待久了,身體的骨頭都躺的酥脆了,好不容易痊愈,就出來活動活動。

            大雪過後就是艷陽天,終南山海拔不低,站在道觀前頭,可以看到穿梭在低矮山地間的薄霧,四周映襯著皚皚白雪,銀裝素裹,溫暖的太陽一照,簡直就是人間仙境。

            陳星的病是好了,但人看上去還是十分C弱,身上的肉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補回來的,得慢慢調養。

            道觀里的小道童,早早的就拿著掃把清掃積雪。

            陳星無事四處晃悠著,這幾天他光見李淳風,卻見不到袁天罡。

            听李淳風說袁天罡閉關了,今天才出關,所以陳星就特意起了個大早,就等著袁天罡呢。

            繞著道觀的走廊小跑起來,他不會武功,更不會內勁,要使身體健康,只能現代的方法鍛煉了。

            饒著走廊跑的壞處就是,不一會就能自己繞暈了。

            不知不覺來到一個僻靜,環境又好院子,伸頭看了看,發現沒人,便心生退意,還沒等他把頭縮回去,里頭傳來蒼老的聲音。

            “小郎君既然來了,何必畏畏縮縮,怕被人瞧見?”

            對方都這樣說了,陳星萬不能再溜了,理了理衣擺,大大方方的踏步進了院子。

            陳星打量了下院子環境,發現這地方景色竟是全道觀最好的。

            院子兩旁種著迎雪綻放的紅梅,此時完全開了,映襯著白雪,煞是好看誘人。

            一陣低沉的笑聲傳來,從屋里走出一人,陳星抬頭看了過去。

            是位穿著藍色道袍白發蒼蒼的老者,但面皮卻並不蒼老,精神矍鑠,中氣十足。

            “你應該就是天罡帶回來的那個少年郎了?”老者摸著長須,上下打量著陳星,見陳星氣定神閑,眸光銳利,並不懼他的打量。

            滿意的點了點頭,贊道︰“不錯,不錯,哈哈!”

            老者打量陳星後,笑了幾聲,“少年郎隨老夫進來吧,你身子骨不好,可別又挨著凍了。”

            說完後,老者先踏進了門里,也不管陳星有沒有跟上。

            陳星眸子顫了顫,思量片刻,搓了搓凍得發冷的手,跟了上去。

            他雖然不知道這位老者是誰,但看他的穿著打扮,應是觀里的前輩,又能直呼袁天罡的名字,相必是親近之人,再者他看自己的眼神並沒有惡意,所以陳星便放下心房的跟他進了屋。

            “師傅好!”陳星躬身行了個禮,淡著站在一旁。

            這時有小道童端著茶進來,老者輕笑一聲,擺手道︰“不必多禮,請坐。”

            陳星坐了下來,喝了口熱茶後,心思活絡,一只手悄無聲息算著對方的命格,看看是何來路,結果卻讓陳星大吃一驚。

            算不出來!

            竟又是算不出來,要不是陳星對自己這點小玄術還有點信心的話,他都要懷疑自己的功力散了。

            老者注意陳星的動作,這是相士習慣,見到不熟之人,就會掐指算上一算,雖然這不太禮貌,卻是老輩傳下來的。

            他有時也會,所以並不怪陳星窺探他的天機,而且他料定,陳星根本算不出來什麼。

            “小郎君你不必算了,你算不出來。”老者言語溫和,捋了一下長須,高深莫測的道。

            陳星掐算的手一頓,對方肯定是這行前輩,既被看出來了,那就沒什麼好遮掩的。

            陳星躬身帶著歉意道︰“剛剛多有冒犯,還希望老師傅不要怪罪。”

            陳星抬頭看相老者,不知何顧,額間的胎記處竟隱隱發起熱來。

            不著痕跡的撫了幾下,發現手摸上去並沒有異常,恍然間有行薄薄的紅字浮現在眼前,陳星的雙眼閃過一抹紅色。

            “長壽之人,修為深不可測!”

            老者發現站著的陳星沒反應了,喚了聲道︰“小郎君?”

            陳星猛的回神,發現那幾行紅字已經消失了,他的額間胎記,也不再發燙。

            剛剛他是怎麼了?

            這胎記怎麼會……如此古怪?!

            陳星心下驚懼,面上卻分毫不顯,訕笑道︰“在下大病初愈,身體還有些不舒服……”

            老者好似已經看透陳星的心思,笑著搖了搖頭,“郎君不必在我面前遮掩,你的修為貧道看得出來。”

            陳星凝眸,再一次定定的看著老者。

            誰知老者眼神一聚,目光直指陳星額間的花骨朵胎記。

            陳星心下一驚,這也太警覺了!

            面前的老道士竟這麼厲害,一眼就看出他額間胎記的異樣了嗎?

            老者觀察片刻後,朝陳星招手,“小郎君,你過來!”

            陳星垂首抿了抿唇,權衡利弊,這老者是誰姑且不說,他的修為自己又看不透,再者他的確沒有惡意……那就讓他看看吧。

            陳星只好緩步上前,半蹲在了老者面前。

            老者伸手摸摸花骨朵胎記部位,眼底滿是驚疑的神色,又喜又懼,陳星更看不透了。

            “異世之人,逆天改命,救世之材,禍……”老者低聲呢喃。

            陳星沒有听清,疑惑問道︰“您剛剛說的什麼……”

            “師父!”

            沒等陳星問出口,便見精神不太好的袁天罡大步邁了進來,見到陳星竟也不意外。

            反而先是恭敬的朝上首的老者行禮,“徒兒拜見師父!”

            師父?

            陳星擰眉看著面前的老者,袁天罡的師父……那會是什麼大人物?

            老者被陳星靈動會說話的眼楮逗笑了,老頑童般的捏了捏陳星消瘦的臉頰,“小娃娃,小老兒姓孫,道號妙應真人。”

            陳星卻是差點沒被嚇趴下,直愣愣的往後倒退了一步,幸好有手掌撐著,這才沒難看的摔倒在地,眼底滿是驚恐。

            這是陳星這些天來,第一次如此失態,之前就算知道自己死而復生,來到唐朝,他也沒像現在這樣。

            姓孫?

            妙應真人……

            他竟然是孫思邈!

            孫思邈是袁天罡的師父?!

            陳星頓悟,難怪袁天罡的風水造詣如此之高,竟是師承“藥王”孫思邈,陳星難以置信的搖了搖頭。

            袁天罡看不過去了,好好的一個少年郎被他老頑童般的師父嚇成這樣,埋怨的看了孫思邈一眼,“師父啊……”

            孫思邈也覺得自己剛剛的舉動不妥,連忙把嚇呆的陳星扶了起來,“郎君不必害怕……”

            斜視了袁天罡一眼,知道他們有話要說,輕哼一聲,甩著拂塵踏出了廳堂,到大殿給小徒孫們講早課去了。

            陳星恢復神態,垂著頭,拍了拍髒了的手掌。

            “跟我走吧!”袁天罡看著小少年的頭頂,心下微微一嘆,領著陳星離開。

            在袁天罡打坐的房間,陳星和袁天罡對立而坐,陳星第一次感覺到如坐針氈,難耐的動了動腿腳。

            因著心里知道對面是什麼人,任何小伎倆在他面前都不夠看的,就像之前的孫思邈一樣,他的小心思,早就被對方看穿了。

            所以陳星打算,不再遮掩了,直接和對方挑明了,抿唇輕聲道︰“袁師傅……你是不是知道我來歷?”

            袁天罡掀了掀眼皮子,詫異的看了眼陳星,本以為這少年還會偷奸耍滑一番,沒想到和他明了說,這點膽識倒是讓人佩服。

            陳星期待的看著袁天罡,誰知對方竟然搖了搖頭。

            心下一緊,難道他猜錯了?

            “不,貧道窺探不出少年的天機。”袁天罡搖頭道,“只知曉你身世不凡,但具體如何……貧道道行不夠,參悟不透。”

            陳星啞然道︰“那您怎麼會……會去荒郊野嶺的雪地里找我?”

            袁天罡身子一僵,隨即知道這是李淳風那蠢蛋透露的消息,就他那個笨徒弟,被人賣了還替對方數錢呢,怎麼會是聰慧過人陳星的對手。

            不過陳星知道就知道了,袁天罡本就沒有打算瞞他。

            “不瞞你說,你的身份遠不止于此,我只知一些皮毛。”袁天罡捋了捋山羊胡,誠心的道,“當初我和師父的卦相,只說了你是異世之人……”

            袁天罡也注意到陳星的額間胎記,笑著道︰“但見過你這朵花後,才明白我們的卦相,只是冰山一角,不做得數。”

            陳星摸了摸額間的花,這朵花真的這麼神奇嗎?

            于是便把之前胎記的異樣,都同袁天罡說了。

            “哦?”袁天罡果然驚詫不已,這胎記還有這能力?

            也同孫思邈一樣,撫了扶陳星額間的花骨朵,卻什麼也看不出來。

            “異世之材,逆天改命……”袁天罡並不糾結自己看不出天機,搖了搖頭淡笑問道,“我有心收你為徒弟,你可願意?”

            陳星身子一頓,見袁天罡神色認真不似玩笑,立即起身跪在了袁天罡面前,郎聲恭敬道︰“師父!”

            袁天罡的風水造詣當他的師父綽綽有余,他又是少有知道自己來歷的人,陳星打從心底就佩服他。

            孫思邈地位太高,當他的徒弟,陳星想都不敢想。

            至于袁天罡,他竟親自開口要收他為徒,這是天上掉餡餅,剛好砸在他頭上了,莫大的喜事!

            袁天罡笑得很愉悅,滿意陳星的態度,“你根骨很適合學習風水玄術,又生得七竅玲瓏心,加上額間這朵花兒,假以時日,你的風水造詣無人可比,收你為徒,是貧道高攀了……”

            陳星搖頭,用了最尊貴的拜師禮,沖著袁天罡拜了三拜,奉上了熱茶,眼眶有些紅的道︰“師父……”

            陳星知道,袁天罡這是真心實意為他打算,他們無親無故,大可讓他自生自滅,不僅去雪地把他救回來,現在還收他為徒……

            袁天罡接下了陳星奉上的拜師茶,這禮就算是成了。

            “徒兒,既來之,則安之。以後你就是我袁天罡的徒弟了。”

            陳星紅著眼眶,重重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