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1.001
            鹿恬從夢中醒來,發現周圍的景色和睡前大不相同。

            不對,她方才不是睡著了,而是心髒病發作死亡!

            她揉揉眼楮,開始打量四周,她現在睡在一個中國風的臥室里,腦子里多了屬于別人的記憶。

            這個人也叫鹿恬,是她之前看過小說里的人物,她緩緩從床上坐起來,還帶著睡醒時的迷糊,按照記憶中的路線來到臥室里的洗手間,洗手間里有一面華麗的鏡子,燈光下和她有五分相似的鏡中人臉色蒼白,像個被陽光照過的女鬼。

            “鹿恬?”鹿恬對著鏡中人喊了這個名字。

            鏡中人也跟著她一起張口開合,她就是‘她’,一雙明眸里漸漸涌上恐懼和無措。

            鹿恬有一點點怕,但事到臨頭怕是行不通的,她開始回憶在小說里看到的劇情,這是一本爽文小說,原主身世那是狗血一盆接一盆,下場淒慘且無人同情。

            原主身世狗血之處要從原主外婆和母親說起,原主外婆在六十年代末上山下鄉做知青,她去時懷有身孕,在插隊的老鄉家里生下女兒,巧的是老鄉家媳婦也要生產,兩人同一天生下女兒,老鄉家媳婦知道她是城里來的,上山下鄉只是走個過場鍍鍍金,是以偷偷將兩人女兒對調,原主母親自此留在鄉下生活。

            養母心狠又重男輕女,原主母親沒上過學,長到二十歲被家里逼著嫁人換彩禮給弟弟娶媳婦,原主母親逃出來打工掙錢,她聰明好學很快掙錢立足,同時和富家子相愛準備結婚,可在結婚前夕準婆婆看不上她,扔下一筆錢要她離開,原主母親懷著原主去別的城市發展,原主十歲時母親與現任丈夫相戀結婚。

            長到二十歲的原主在這篇爽文里以心機惡毒女配身份粉墨登場。

            想到這里,鹿恬看著鏡中和原本自己五分相像的妙人由衷贊同,這身材容貌確實有做惡毒女配的潛質。

            “這感覺好奇妙——”鹿恬輕聲道,一個人的身體里卻裝著兩個人的記憶,原主記憶里可不知道後續發展,她不知道原主的具體經歷,現在融合在一起了。

            “鹿恬,你真的成為爽文女配了哦。”

            鹿恬原本生活優渥,母親早亡父親前不久去世,她繼承偌大家產容貌美艷,追求她的人趨之若鶩,但她都不感興趣,因為她有沒得救的心髒病,死後財產便宜旁人的事她可不願意。好在,因這病她早早立好遺囑,就算她突然死亡,委托的好友會和律師也會按照遺囑處理喪事和遺產。

            現在莫名獲得一具健康新身體,鹿恬差點高興的又跳又蹦,猶豫過後,她還真的這麼做了,從小她就不能做劇烈運動,很少感受運動流汗的感覺。

            “雖然有點對不起,但是鹿恬,我會好好活下去的。”人本自私,既然無緣無故穿成小說里的鹿恬,她絕不會放棄活著的機會。

            她正陶醉在重獲新生的美好中,原主放在床頭的手機接連震動,走過去指紋解鎖,她看到一個備注寧萱的人發來一連串微信消息。

            “恬恬,你算計我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你給我個解釋!”

            “從前是我不計較,但是現在我必須不能做包子!”

            “鹿恬,我知道你沒睡,回我話!”

            鹿恬想了想將這人備注名字改為于寧萱,暫時不打算回復她的消息,同時慶幸沒有已讀功能。她不回復不代表的于寧萱不發消息,手機仍然在震動個不停,她將手機調為靜音,翻身躺回軟綿綿大床上繼續回憶小說劇情。

            給她發消息的于寧萱不是別人,正是這本爽文的女主,是個蘿莉音的漂亮萌妹子,柔弱可愛天真善良,小說里出現的男人大多都喜歡她,原主就是開篇就坑害女主的惡毒女配。

            爽文講究欲揚先抑,所以女主有個不知道珍惜的前男友,這個前男友還是原主堂兄。

            前男友沒啥眼光,有了女主于寧萱還不知足,腳踩兩只船勾搭上新鮮學妹,還要原主幫忙瞞著于寧萱,原主在養父家里很膽小,對繼堂兄的要求不得不從。

            當然于寧萱在認識各路男神後勢必要發現前男友送她的帽子,一向脾氣軟的于寧萱憤而踹掉前男友,原主作為包庇渣男的惡毒女配遭到譴責,並順利和于寧萱成為敵對關系。

            于寧萱踹掉渣男認識各路男神,從中脫穎而出的是她的真命天子。

            就在于寧萱準備訂婚前夕,原主忽然從外婆口中得知當年真相,並且查到于寧萱的外婆就是當年下鄉的知青!這下子,原主開始憤憤不平,于寧萱整日一副小公主模樣,被外婆家表兄寵著,表兄們好友各個都喜歡于寧萱,而這些原本都是屬于她的!

            于是,原主在于寧萱婚禮上挑明真相,驗明正身後,于寧萱的準婆婆不同意這門婚事,真命天子是個媽寶,女主再次落難被真男主長腿叔叔撿走,而後開始開掛的奮斗人生。

            原主見不得于寧萱過得好,上躥下跳的作死排擠算計她,被于寧萱擁護者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後來于寧萱還發現原主套路她求而不得的男神、還敢逼男神結婚,昔日軟糯少女在女配激勵下進化成女強人的于寧萱徹底爆發,開始和原主正面撕逼,她有眾多男神護體,原主自然敵不過,在被千夫所指、狼狽不堪時開車超速與酒駕司機相撞,車毀人亡。

            而于寧萱繼續享受原先的疼愛,順順利利和長腿叔叔結婚,坐擁過億身家,生下一對龍鳳胎,萬千寵愛于一身。

            鹿恬當時看這本小說時,忍著女配和她同名的不適感一目十行粗略將全文看完,如今成為女配,那股子不適感竟然消失不見,還躍躍欲試的,都換個人了還能作死不成?開玩笑,劇情關她什麼事?過自己的生活都不好麼?

            大概是看鹿恬一直不回復消息,于寧萱開始打電話,她當然不會接,翻身拿過手機按下電源鍵,吵人的鈴聲頓時消失不見,在手機黑屏前一秒,鹿恬看到屏幕上碩大的日期和時間。

            201x年農歷七月初七,這貌似是于寧萱和真命天子訂婚的日子,等等,不會那麼巧吧?

            鹿恬猛地坐起身,重新喚醒手機、怕系統時間不準,還打開瀏覽器查詢帝都時間,確認是于寧萱訂婚的日子無疑,怪不得她方才回憶時對女主訂婚細節那麼清楚,原來不是腦補——

            “也就是說我現在已經得罪一撥人了?”

            鹿恬欲哭無淚,總算明白于寧萱為何那麼凶悍,好死不死怎麼穿越到這個時間點?但凡能提前一天,她就可以遠走高飛過快活日子!

            不僅僅是女主,原主已經把大麻煩睡出來了!

            鹿恬腦補過原主那出場不多,卻氣場強大憑借過人魅力俘虜一眾讀者的大佬前夫也免不了腿軟。

            “我現在買機票逃走來得及嗎?”鹿恬自言自語著,同時打開軟件開始無目的的選購機票,她心髒不好,承受不住這樣的大場面,還是走為上策啊!

            可是真的很刺激啊,在得罪女主的邊緣來回試探!

            鹿恬扔掉手機,咬著手指頭開始仔細思考,她心髒不好可心眼不少,就連她親爹都時常罵她嘴甜心黑小王八蛋,好不容易重活一次,怎麼也不能隨隨便便掛掉,何況現在離她撞車死亡還有足足……大半年!

            她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手機再次響起,這通電話不能掛掉,因為打電話的人是原主親媽田靜。

            “媽~~~~”鹿恬甜甜蜜蜜喊了一聲,一點也不像是剛做過壞事的心虛。

            田靜很意外,許久不享受女兒的親近,她很受用,氣也消了,柔聲問道︰“你是不是去于家訂婚宴上砸場子了?”

            “媽,你都知道了?”

            “于家和韓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家,媽已經听朋友說了好些個版本,勞煩你給我說說現場版?”田靜原本是生氣的,這麼大的事鹿恬居然一聲不吭就捅了天,怪讓人擔心的。

            原主和田靜相處並不怎麼融洽,因為原主認為母親更疼愛同母異父的弟弟,此事很大原因是替她自己抱不平。

            鹿恬撿著刺激的地方完全還原,她口才不錯,讓田靜听的和親眼所見似的。

            “媽,現在怎麼辦啊?”

            田靜詫異的問︰“什麼怎麼辦?”

            鹿恬撓頭︰“我得罪那麼多人,總要想辦法收場的,顧家肯定要做親子鑒定,到時還要你出場。”顧家就是于寧萱的外婆家,也是田靜親生母親家。

            “這會兒倒是乖巧了?我之前是怎麼教你的,做事要有頭有尾,你就是想的太簡單。”田靜忍不住教訓道。

            鹿恬認真听著,其實她心里有個點子,試探著問︰“媽,不如我給外婆打個電話?”

            田靜一怔,繼而嘴角上揚︰“你還算聰明,听說你大舅的兒子和小舅舅都沒錢買房,這麼多年該找她親生女兒把生恩討回來了。”

            “好 !謝謝媽。”掛電話前,鹿恬又和田靜確認一遍︰“媽,你不會生氣吧?”

            “不會,這點兒事不值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