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2.002
            原主怕于家等人找過來,選擇住在五星級酒店里,這里安保設施良好,就算查到她在這里也不能輕易騷擾,鹿恬睡醒起了個大早,睜開眼就想起來給便宜外婆打電話。

            田家重男輕女的氛圍歷史悠久,大約因此田老太太當年才想出將大女兒換到顧家過好日子的想法,她生下大女兒後一口氣生了四個兒子,在田家過日子那是抬頭挺胸,靠著大兒子搬到城市生活後更是揚眉吐氣,還不忘時時找田靜打秋風接濟三十郎當歲還未結婚的小兒子。

            田靜為擺脫田家,平時留的手機號碼都是不常用的,家里地址田老太太也無從知曉,除去每月定時打過去的養老金,基本沒什麼聯系。

            鹿恬用酒店座機撥給田老太太,說明身份後,田老太太說話特別和氣。

            “外婆,我找到你親生女兒了,地址發給你,你去找她吧,不要纏著我媽了。”

            “什麼?”田老太太換了女兒後,根本不知顧家住在哪兒,人海茫茫早就斷了找到親生女兒的念頭,可听鹿恬一說,心思立刻活泛起來。

            “外婆,你收好地址,願不願意去認人家隨你便。”

            鹿恬說完掛掉電話,隨即拔掉電話線,準備梳洗打扮下樓吃早飯。

            原主和她長相相似,但氣色比她好得多,臉色紅潤身體健康,套上一條簡單的連衣裙立刻凹凸有致,鹿恬當初為了讓臉色好看點,鍛煉出來精湛化妝技術,在原主這張臉上隨便涂涂抹抹便是錦上添花,長發隨手抓一抓就能出門見人,她帶上房卡手機和錢包向電梯口走。

            電梯口已經有兩位西裝革履的男士在等,鹿恬不緊不慢走過去,習慣性點開手機看K線圖。

            “咳……”

            鹿恬盯著手機不為所動,左手旁的男士又咳嗽一聲,她詫異抬頭看了一眼。

            男士的臉有點眼熟,可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她沒放在心上,準備繼續看手機,這時電梯叮的一聲打開,兩位男士沒動,她老實不客氣率先進去,按下一樓鍵。

            咳嗽男士旁邊那位先進來,鹿恬無意識看他一眼,差點以為心髒病又要犯了!

            “嗨……”鹿恬弱弱打了聲招呼,很慫。

            進來的男人抬眸從她身上掃過,冰冷的目光仿佛在隨時隨地釋放冷氣,俊逸的臉龐漠然無情,看她一眼後淡淡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咳嗽男士也站進來,按下B1鍵。

            鹿恬摸摸鼻子,站在二人後頭,他們都是一米九以上高個子,加上周身氣度,格外像兩座大山,再想想原主做過的事,心虛簡直了。

            “咳,鹿小姐,您好,我是孟先生的助理宋詞,您可以叫我小宋。”宋詞轉身遞過來一張名片。

            鹿恬收下,單從她面部表情來看是看不出任何異樣的,坦然到不能更坦然︰“謝謝。”

            二人沒什麼話好說,宋詞保持沉默,電梯很快到達一樓,電梯門打開宋詞往一側讓開,讓原本可以從側面出去的鹿恬只能從中間走。

            “那個,再見。”鹿恬低聲和那人道別。

            孟靖東根本沒看她,一雙黑眸仍舊淡漠,倒是宋詞,熱切道別。

            鹿恬快步離開,到達餐廳很快恢復正常,孟靖東果然可怕!不過,她確實理虧……

            對于寧萱,鹿恬可以視劇情于無物,可對原主套路一夜/情還逼婚領證的孟靖東,她心里著實忐忑!要是能離婚就好了……

            被孟靖東嚇一遭完全沒影響鹿恬的食欲,自助早餐中西合璧,她取了兩片吐司,涂上草莓醬細嚼慢咽,又給自己剝個水煮蛋、啃半根玉米再喝一小碗皮蛋瘦肉粥,很養生的吃法,也是她從小到大養成的清淡飲食習慣,為了多活一天。

            吃過早餐,鹿恬到附近商場給自己選了兩套衣服,以備不時之需。

            回到酒店,鹿恬打算回學校,是的,沒錯,鬧出這麼多ど蛾子的女主女配都還是大學生,原主今年剛滿二十一歲正在上大三。

            回學校的路上,鹿恬終于接起于寧萱的電話,此時女主仍然軟糯。

            “鹿恬,你什麼意思啊?毀過我的人生一次還不算,還要再毀一次對吧?”于寧萱哭著控訴,她的未婚夫韓一凡同樣義憤填膺盯著她的手機。

            “你從前幫鄒毅瞞著他出軌的事,如今又說我外婆是你的外婆,你攪亂我的訂婚典禮很開心麼?”

            鹿恬靜靜听她控訴,來回顛倒無非是同一個意思,她不該將此事當著眾賓客的面說出來。

            “可我說的是事實,不相信的話可以讓人做親子鑒定。”原主早就買通于顧家女佣,偷出來顧外婆的頭發和田靜的做親子鑒定,否則也不會引起如此軒然大波。

            “誰知道你的親子鑒定哪里來的。鹿恬,我從沒為難過你,你為什麼偏要和我過不去呢?”于寧萱其實有些印象,她從小就一直听人說起,她和母親跟外婆沒有半分相似之處。

            鹿恬聳肩︰“隨你怎麼想吧,我有事不方便和你多說,再見。”

            她說完就掛掉電話,絲毫不管于寧萱氣的發狂。

            反正已經撕破臉皮,鹿恬才不願意和于寧萱多客套,她只想盡快解決這件事,好好享受得來不易的人生。

            大三課不多,鹿恬回到宿舍時舍友都在甚至還有隔壁宿舍一妹子,她們見她光鮮亮麗的回來紛紛問是不是去約會了。

            “听說于寧萱今天訂婚,鹿恬應該去參加她訂婚典禮了吧?她沒請你當伴娘沒?”

            鹿恬和于寧萱還有堂兄都在同一所大學,曾經還是高中同學,她們關系好,舍友們一清二楚。

            “咦,听說于寧萱家里很有錢,還在上學就訂婚是懷孕了麼?”隔壁妹子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其余三人也都看向鹿恬等待第一手資料,鹿恬把包放好,卸妝收拾東西,同時選擇性的回答問題︰“不知道,我和于寧萱撕逼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她怎麼會請我?”

            與鹿恬睡對床的江菲菲吐舌︰“我忘了嘛,這都多久了,你們當時不好的和親姐妹似的?”

            “牽扯到男人問題,親姐妹也會翻臉的啊!”隔壁妹子還等著听愛恨情仇,過早下一句總結。

            鹿恬對她很沒好感,面無表情看她一眼︰“那男人是我堂兄,有問題嗎?”

            隔壁妹子訕訕的,立刻找借口閃人,另外三位舍友都小心翼翼的。赫連晨是宿舍長也是最大那個,負責打圓場︰“鹿恬,你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原主平時和舍友處的不錯,至少現在關系和諧,鹿恬將帶回來的好吃的打開,笑道︰“對不起,我不是針對你們,我買了零食,你們來吃啊!”

            三人松一口氣,紛紛貢獻零食坐在一起開茶話會,順便討論一下愛豆帥哥,氣氛非常和諧。

            鹿恬很少吃薯片,此刻捧著一袋薯片大吃特吃,讓赫連晨驚訝不已︰“鹿恬,你不要身材了?”

            “怎麼會?我吃完再鍛煉。”

            “好吧,身材好就是任性。”赫連晨不無羨慕道,她倒是不胖,就是胸前飛機場。

            “鹿恬,下午有陸教授的講座你要不要去听啊?”

            鹿恬記憶里不記得這個教授,況且她下午打算回家,婉言拒絕江菲菲的邀請。

            江菲菲很遺憾的說︰“陸教授真的是個帥大叔誒,咱們學校論壇里還有學生偷拍的照片,風度翩翩的,簡直是我見過最帥的大叔。”

            鹿恬嘴角一抽,女主和長腿叔叔男主就是蘿莉大叔戀。

            “讓我看看大叔的照片!”

            江菲菲點出論壇上的照片,確實是位大叔,鬢邊已有些微白發,但臉型不錯也多少皺紋,的確是帥大叔一枚,不過不是和女主戀愛的長腿叔叔。

            “听說陸教授講完這次不會繼續做咱們學校的客座教授了。”

            “為什麼?”諸位都是花痴,就連鹿恬也好奇,她還打算下次有機會听一听大叔的課呢。

            宿舍里寡言娃娃臉的彭漾漾舉手發言︰“听說陸教授得了白血病,要準備化療,已經推掉所有高校的客座教授頭餃。”

            “啊,那真是太可惜了……”

            四人又聊了會兒陸教授,據傳他家產豐厚但無兒無女一直孤身一人,想嫁給他的女生絡繹不絕,但沒一人成功的。

            等到時間,三人結伴去听陸教授講座,鹿恬收拾收拾東西也準備回家。

            鹿恬的學校、鄒家、顧家還有于家都在同一所城市,只是不同區,即便鹿恬和于寧萱早就認識,彼此家長從未見過面,在原主查到真相前更不知道曾經兩家孩子互換的事。

            田靜知道她回來,早早下班在家里等著,小兒子鄒繁感冒請假在家,看見鹿恬也笑的很開心,其實繼父一家對原主很不錯,只是原主自己覺得寄人籬下,生活淒慘。

            “姐姐!我好想你。”鄒繁是個小甜嘴,小小年紀便出落的帥氣可愛,一雙大眼楮里都是見到姐姐的歡喜。

            鹿恬是獨生女,從未體驗過有弟弟的感受,對鄒繁不自覺喜歡起來。

            “我才回來過好吧?”嘴上這麼說,鹿恬還是拿出手機給鄒繁看已經網購下單給他的禮物。

            “姐,你為什麼不給我帶回來?那樣我就能快點看到了。”

            鹿恬瞟他一眼,簡潔明了道︰“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