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3.003
            田靜做了一桌好菜,三人上桌吃飯,鹿恬遲疑一下︰“不等叔叔麼?”

            “他加班呢,咱們吃吧。”田靜溫柔解釋,很欣慰鹿恬的懂事。

            鹿恬嘿嘿一笑,低頭開吃,田靜是個女強人,但早年學會的做飯手藝一直沒落下,四菜一湯色香味俱全,連挑食的鄒繁都吃的津津有味,邊吃邊吐槽︰“媽媽,學校飯菜難吃,你做盒飯給我帶好不?”

            田靜一怔,先看了鹿恬的神色,見她沒有流露不悅,才笑著說︰“媽媽平時怎麼有時間給你們做飯?讓阿姨給你做是一樣的。”

            鄒繁很好打發,點頭同意。

            鹿恬興致勃勃的將筷子伸向辣子雞丁,田靜將她動作看的清清楚楚,疑惑問道︰“鹿恬,你不是不喜歡吃辣?”

            “嗯,我最近和同學吃火鍋,已經喜歡吃辣了。”鹿恬面不改色的解釋。

            “那你還喜歡吃什麼就和我說,我給你做。”田靜很愧疚,鹿恬從中學就是寄宿學校,她工作忙陪孩子時間不多,對鹿恬的喜好其實是不太了解的。

            鹿恬答應了,順道逗一逗小帥哥,卻發現這孩子夠心大的,剛才田靜拒絕給鄒繁做盒飯是怕她有意見,卻的一口答應做她喜歡吃的食物,但鄒繁一點反應都沒有,鄒家的生活環境其實比想象中好很多呢。

            飯後,鹿恬交代了給田老太太打電話的始末,若于顧外婆找過來,肯定要找田靜驗DNA,小說劇情里這部分是一筆帶過的,只說顧外婆找田靜驗明正身、痛哭一場,就接納鹿恬為親外孫女,但她對原本相處幾十年的女兒外孫女有很深的感情,同樣舍不得放棄,顧外婆魚與熊掌兼得,引得鹿恬對于寧萱更加不滿。

            “鹿恬,這件事你想從中得到什麼好處呢?”

            鹿恬瞬間懵了,是啊,原主這麼做是為什麼呢?因為……于寧萱的準未婚夫韓一凡是她高中暗戀的人,她知道韓一凡的母親喜歡講究門當戶對,又恰好發現于寧萱母親和田靜是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才要當場揭穿。

            “我……”鹿恬艱難開口,同時謹記原主前不久,以孟靖東和原主同房睡覺為由逼婚成功的事。

            田靜知道鹿恬和于寧萱之間的恩怨,私心里她明白鹿恬的想法也會盡力保護女兒,所以她主動結束上個問題︰“事情既然走到這一步,咱們就得處理掉,我討厭你外婆,這件事當然不能這麼算了,讓你外婆認下親生女兒,他們願意怎麼折騰都好,但你——”

            鹿恬知道重點來了,挺胸收腹頭抬高認真傾听。

            “你既然和小孟領證,就要好好相處下去,你的未來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嗎?”因她了解鹿恬敏感的性格,只點明一句,免得造成鹿恬的逆反心理。

            鹿恬乖乖點頭,原著里田靜也是這麼說,但原主認為田靜勸她是想保持鄒家和孟家的合作關系,對套路到手的孟靖東十分敷衍,一步步接近作死路,得罪孟靖東又和于寧萱作對,和孟靖東離婚後田靜和鄒家的產業被于寧萱的男人們打壓,一個人帶累一家子。

            田靜十分的忙,兩人聊沒多久她便要開電話會議。鹿恬得以解脫,原主和田靜母女關系一般,同時減少她露餡的機會,其實她並不擔心露餡的後果,現在鹿恬就是她、她就是鹿恬,原著里沒發生的事她絕不承認和自己有關,只想盡力解決目前的麻煩擺脫劇情享受人生。

            確定未來目標後鹿恬愉快的去找鄒繁玩游戲,帶他虐菜,短短兩小時就拉近不少關系。

            “姐,你要是天天回家就好了。”鄒繁覺得姐姐比從前有意思。

            鹿恬高深莫測的搖頭︰“姐姐需要自由空間,但保證會回來看你的。”

            “好吧,姐姐去找姐夫,不和我玩了。”鄒繁說完怕被打,一溜煙兒跑出去。鹿恬懶得和他計較,回房洗澡睡覺。

            她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穿著真絲睡裙還不到膝蓋,光腳踩在地板上慢吞吞往床邊,忽然之間,陽光明媚的落地窗狂風大作,她回頭看去,一身黑色西裝宛如撒旦降臨的高大男子朝他走來,骨節分明的手里握著一根黑色皮鞭,男人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笑容。

            “女人,惹火我,你還敢跑?”

            他話音一落,細長結實的皮鞭跟長了眼楮似的朝她精準抽過來——

            鹿恬猛地一驚,醒了過來,臥室里陽光明媚,刺的人睜不開眼楮,她一時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現實,盯著臥室門板等待半晌也沒見夢中男子走來,再看一眼時間已經上午十點。

            “孟靖東的威力未免太強悍,好端端怎麼夢見他?”她自言自語著,想起夢里孟靖東的台詞忍不住打個寒顫,太狗血了!

            ——

            鹿恬乘著周末在家呆了兩天,周日返校給三位舍友帶了許多阿姨做的飯菜,果然大受歡迎。

            “鹿恬,于寧萱昨天到咱們宿舍找你,我們說你沒回來。”赫連晨吃人嘴軟,很牢靠的將消息報給她。

            “她找你做什麼?我從沒見過她那麼氣勢洶洶的,不是軟妹麼?”江菲菲最八卦。

            彭漾漾則是簡單的提醒︰“于寧萱很生氣,估計要找你麻煩。”

            “我和她有段孽債,以後還有的算呢。”鹿恬沒有說出實情,只請求舍友聯合起來保留宿舍一方淨土,否則她只能去校外租房住,可惜原主囊中羞澀,除去生活費零花錢,其余可支配收入基本為零。

            江菲菲迫不及待︰“吃瓜帶我哦,我給你掩護!”

            鹿恬答應實時分享趣聞,總算將室友這一關應付過去。

            “誒?周五陸教授的講座怎麼樣?”

            鹿恬一問,江菲菲一拍大腿,心痛不已道︰“陸教授講課時暈倒,已經送到醫院了。”

            “對啊,我們都嚇死了。”赫連晨遺憾又擔心︰“現場不讓拍照,你不知道陸教授臉色可嚇人了。”

            “朋友圈里有人轉發為陸教授祈福,咱們也轉一下吧?”

            三個妹子迅速去轉發,動態推送到鹿恬這里,她大致看一眼,也為陸教授轉發了,帥大叔繼續活著才好啊。

            市第一人民醫院

            孟靖東得到消息驅車匆匆趕到病房,陸教授剛從昏迷中睜開眼,看到他關切的神情勉強一笑︰“怎麼你也來了?”

            “姨父,你太逞強了,醫生說你必須在醫院休養,怎麼還跑去東大開講座?”孟靖東聲音低沉,眼神認真,沒有絲毫冷漠。

            陸教授擺擺手︰“沒什麼,已經和學校談好就該信守承諾,這是最後一次講座。”

            “你最近不是挺忙的?要是在忙就回去,我這里有醫護人員,不打緊的。”

            “沒什麼,我爸媽不放心你自己在醫院。”陸家老人年事已高,陸教授無兒無女,又對孟靖東愛如親子,他理當在病床前照顧一二。

            “靖東,你……”陸教授欲言又止。

            孟靖東心知他所問何事,但想起那人本能皺眉,含糊道︰“她挺好的,您甭擔心她先顧自己的病。”

            陸教授苦笑,只得點點頭,闔上眼楮,他手上還掛著吊瓶,在藥物作用下很快睡過去。孟靖東起身調高空調溫度,走到窗邊觀賞風景,思索片刻拿出手機給助理發一條消息。

            ‘她可曾聯系你?’

            宋詞回復很快︰“鹿小姐沒有聯系我,需要我聯系她嗎?”

            孟靖東很快回復過去︰“不必。”

            ——

            鹿恬坐在教室里打了個響亮的噴嚏,引來十幾道關注的目光,下一刻看到老師關切的眼神她心里頓時升起不好的預感。

            “這位打噴嚏的女同學,請你站起來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原主和她一樣學的財務管理,但她已經畢業一年,對大三的知識點一時反應不過來,幸好人好話不多的彭漾漾及時出手相救,她說了答案,順利坐下。

            “鹿恬,你手機電話不接麼?”坐她左邊的赫連晨從小說里抬起頭,看她手機來電一直亮著,好奇問道。

            “上課怎麼接電話,何況不認識的人。”其實打電話的八成是顧家人,從原主大鬧于寧萱訂婚典禮已經過去四天,顧家的DNA鑒定肯定出了結果,所以才來找她,再通過她聯系田靜。

            赫連晨隨口一問,繼續去看小說,鹿恬翻看書本太無聊,準備隨波逐流拿出手機,琢磨找個方法掙點錢才好,她從前就買股票,把零花錢擠出來大概能買點蚊子腿。

            她想了想,放棄自己掙扎,選擇給田靜發一條消息。

            “媽,能借我二十萬麼?”

            田靜大概閑著,很快回復︰“要錢做什麼?”

            “買股票,掙零花。”

            “證明你是你。”

            鹿恬拿起手機,迅速用前置攝像頭給自己拍一張發過去。

            田靜動作很快,不到五分鐘,二十萬打到鹿恬卡上,隨後還有一條消息︰“如果你能掙錢,你的分紅從今年開始自由支配。”

            田靜有家公司效益不錯,婚前和丈夫約定有百分二十五的股份是屬于原主的,原主成年後股份便轉移到她名下,只是分紅一直由田靜保管。

            鹿恬開開心心回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