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4.004
            鹿恬拿到錢呆在宿舍的時間很多,舍友都很奇怪,原主平時不喜歡待在宿舍,經常和朋友們出去玩,現在轉性了。

            “很奇怪嗎?”

            赫連晨搖頭︰“不奇怪。不過有人和我打听你,想追你。”

            鹿恬心道幸好剛才把水咽下去了,孟靖東那個樣子,她可沒膽子給他戴綠帽子。

            “你們不要給他我的聯系方式哦,我暫時不打算找男友。”一心掙錢。

            這個道她們自然明白,沒有經過鹿恬允許肯定不會私自給電話,但是班里知道鹿恬聯系方式不少,很快微信里出現一條好友申請。

            “仁兄口氣有點大哈,中二期還沒過吧?”——我是陸振哲,鹿恬,做我的女人吧!

            鹿恬毫不猶豫點下拒絕,江菲菲看過名字抓耳撓腮︰“我好像听過仁兄的名字,經管的院草?”

            “那不也是一根草麼?最近听到好多姓陸的。”

            彭漾漾掰著手指頭如數家珍︰“咱們學校有好幾個特牛的教授都姓陸,咱們院院長就姓陸,你現在才發現是不是太晚了點。”

            “是麼?”鹿恬閑著沒事,打開學校網站果然看到幾位大佬姓陸,下一秒手機響起她的注意力立刻被轉移。

            是個陌生號碼,她心知是顧家的人,接起來時還當做不知道。

            “你好。”

            “你好鹿恬,我是季新芳夫家姓顧,于寧萱的外婆,你應該知道我是誰,對吧?”——顧外婆很溫柔,不疾不徐,光憑聲音眼前就浮現出一位優雅老太太形象。

            鹿恬起身到宿舍走廊里接電話,走廊臨窗,她拉開一扇窗吹風︰“我知道,您說。”

            “我想見見你媽媽,你能幫我說一聲麼?”

            “可以。”

            “謝謝,你是個很聰明的孩子。”

            她居高臨下的點評語氣讓鹿恬很不喜歡,她回一句不謝,而後兩人各自掛斷電話。

            原主當初幾乎是迫不及待與外婆家相認,無端讓人看低,這次鹿恬打算換個套路,原主做過的事無法改變,但原主和于寧萱交集越來越多是從顧家認親開始的,她和田靜想冷處理,認親可以認,走動呢以後再說,無論顧家願意寵著養女等人,還是要彌補田靜,只要她不像原主要求那麼多,就不會有養女和親女間的戰爭。

            然後——鹿恬看一眼湛藍天空,她就可以天高任鳥飛。

            顧家那邊,顧外婆掛掉電話,眼神惆悵。

            于寧萱和其母顧雅蘭就陪在顧外婆身邊,很委屈的看向顧外婆,顧雅蘭親生母親已經找來,田老太太保留著年輕時的戰斗力,將顧雅蘭纏的無可奈何,加之知曉身世,盡管嫌棄的不得了,還是給了田老太太一筆錢,將她打發回去。

            “媽媽,鹿恬怎麼說?”

            顧外婆很疲憊的嘆氣︰“她說會聯系田靜,至于什麼時候不肯保證。”

            田靜事忙,公事找她預約都排到半個月後,私事找根本見不著人,貿然去私人住宅打擾很不禮貌,只能通過鹿恬來說。

            “鹿恬肯定是欲擒故縱,明明是她提出來這件事!來破壞我的訂婚典禮!”于寧萱很生氣,韓一凡家現在按兵不動,就等顧家確定哪個是親生女兒,畢竟顧家勢大,而于家這幾年依附顧家,若她不是顧家的親外孫女,韓一凡母親說不定要悔婚。

            顧外婆擺手阻止她多說,外孫女如何不打緊,她想的是田靜,田靜從小到大受了那麼多苦,田靜心里難道沒有怨氣?四十多年時間里都沒發現女兒的真假,她心里實在遺憾。

            “萱萱,你先出去,我陪你外婆說說話。”顧雅蘭讓于寧萱先出去,她最了解顧外婆的心思,由她來勸解更好,于寧萱咬咬唇,委委屈屈的出來。

            恰巧準未婚夫韓一凡打來電話,小心翼翼的討好她。

            “一凡,你家里怎麼想的?”

            韓一凡脫口而出問道︰“親子鑒定結果是什麼?”顧家行事不容別人窺探隱私,他們不公布結果,別人很難打探到。

            于寧萱眼眶里瞬間積蓄起滿滿的淚水︰“韓一凡,你太讓我失望了!你們家要嫌棄我不是外婆的親外孫女,那我們就分手好了!”

            她說完就掛掉電話,跑回房間里哭泣。

            顧家年輕一輩女孩少,對于寧萱非常寵愛,因此顧家別墅里有她固定的房間,她常年在顧家住著。

            “鹿恬,事情變成這樣,你滿意了?!”

            鹿恬看到她發來的微信消息一頭霧水,她又沒走原著劇情,一心掙錢呢好不好?她懶得招惹女主,關掉手機沒回復信息。

            “鹿恬,你是在炒股嗎?”赫連晨接水路過她的位置,看到K線圖隨口問道。

            “對。”鹿恬看著入手的股票一路飄紅,心情很好。

            赫連晨瞬間來了興趣,撲過來問她︰“能不能帶我玩?”

            鹿恬不喜歡和朋友有口頭上的金錢牽扯,何況股票期貨有漲有跌,她不能保證絕對掙錢,萬一把人帶到坑里去怎麼辦?

            “我拿壓歲錢玩的,不確定最後是掙還是賠,你確定要入坑?”

            她們雖然學財務管理,但其實對炒股根本一竅不通,赫連晨頓時萎了,零花錢玩沒了怎麼和家里交代?還是老老實實的吧。

            “等我找到掙錢的好辦法,一定帶你們玩,存錢哈少女!”

            三位少女握拳篤定要存錢,只是要出門逛街時,完全忘記前一刻的打算。

            鹿恬原本準備背著包包出門,可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腿軟了,她自己也說不清楚怎麼就那麼怕孟靖東,老老實實接起電話並放了舍友鴿子。

            宿舍里只有她一個人,鹿恬規規矩矩坐在凳子上。

            “鹿恬。”

            “在。”

            那邊似乎頓了一下,而後問道︰“我三十分鐘到你們學校,希望你出來見我一面。”

            “好、好的。”

            孟靖東說完就掛掉電話,鹿恬握著手機,癲狂的抓抓頭發,怎麼就沒出息到這種地步?連什麼事都不敢問!

            不過,孟靖東這事原主做的實在缺德,連帶她心里都無法忽略。

            時間緊迫,鹿恬抽出一條掐腰牛仔裙換上,化個淡妝梳好頭發抓著包包出門,她走在路上滿心糾結,絲毫沒注意到路過同學驚艷的目光。

            一雙長腿又細又白,貼身裁剪的牛仔裙勾勒出玲瓏身形,腳下踩著細高跟,氣場全開。

            陸振哲就是這些學生其中之一,快走到校門口才發現一直看的女孩子就是那個對他愛答不理的鹿恬,他本想上去搭訕,又怕人家不認得沒面子,便在暗中注意她的行動。

            鹿恬在校門口等什麼人,不到十分鐘就看了兩次表,陸振哲的室友暗搓搓猜測︰“鹿恬該不會被包/養了吧?”

            下一刻,跟驗證他的猜測似的,一輛低調的奔馳停在鹿恬面前,後座的男人降下車窗,鹿恬便乖乖打開車門,奔馳沒有停留,從校門口駛過。

            “我耤A鹿恬還真被人包/養了啊!看不出來啊!”

            陸振哲蹙眉,總覺得這車在哪里看到過,偏偏怎麼都想不起來,不過室友說話難听,他下意識阻止︰“別在背後議論女孩子,她要怎麼做是她的自由。”

            室友很不屑,目光卻在校外走動的大胸細腰美女身上流連,漫不經心道︰“嘿,她做她的,我說我的,誰礙著誰了,那句話叫什麼來著?又當又立,懂麼?!”

            陸振哲厭惡蹙眉︰“你怎麼不知道那是人家家里的車?”

            “你認識啊?”室友頓時住口,有錢有顏的女孩子當然和那種不一樣了。

            陸振哲沒解釋,找個借口徑直甩開室友,叫了一輛出租朝市人民醫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