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6.006
            田靜微微一笑,听顧易給他們一家介紹顧家兄弟四個,五個人按順序出生,大房兩個,二房兩個,三房的兒子最小是顧悟。

            “這是我丈夫鄒瑞,我女兒鹿恬,兒子鄒繁。”

            表兄弟表兄妹互相打過招呼,顧家五兄弟陪著他們一家向里走,別墅里燈火通明,別墅前的噴泉變幻著形態,鄒繁看了覺得很炫酷,偷偷扯一下鹿恬的小手指︰“姐姐,我們家里也裝個噴泉好不好?”

            鹿恬皺皺鼻子,愉快的將問題拋給繼父︰“你問叔叔唄。”

            鄒家住的房子在高檔單元樓內,並不是別墅,想在家門口裝個噴泉不大容易,但在兒子期待的目光下,鄒瑞不忍心拒絕,道︰“等你長大咱們家就能有這樣的噴泉了。”

            顧易和善道︰“小表弟可以來奶奶家里住啊,那你每天都可以看到噴泉呢。”

            “那不行,我要和爸爸媽媽住在一起。”鄒繁人小鬼大,並不上當。

            他們一行人說說笑笑,很快邁上台階,里面的人听到動靜出來迎接,禮數到家,似乎對田靜一家非常重視。

            顧老太太拄著拐杖殷殷望向田靜,她動了動嘴,喊一聲︰“乖囡。”

            “媽媽。”田靜親親熱熱握住顧老太太的手叫了一聲媽。

            “乖囡回來了,回來就好,來來,快進來。”顧老太太眼眶濡濕,不住撫摸田靜手背,感慨萬千。老太太的三個兒子並媳婦也客客氣氣和田靜一家打了招呼。

            鹿恬頂著眾人打量的目光泰然自若,偶爾與顧邇對視甜甜一笑,她與于寧萱不同,于寧萱嬌柔可愛,她明艷動人,雖說他們有血緣關系,但到底是沒見過的陌生人,顧邇不自在的避開她的目光。

            等到大家到客廳落座,又是一番介紹,顧老爺子病重在客廳等待,見到田靜時神情激動,親生骨肉就這麼被人換掉,四十多年不曾相見,怎能不遺憾!

            “我要到法院起訴田老太!心思如此惡毒!”顧老爺子費盡力氣道。

            客廳內一陣沉默,顧老太太猶豫道︰“她已是風燭殘年,計較多了又能賠償咱們什麼?好在靜靜已經回來,別的就別計較了。”

            在座的人除了鄒繁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若和田老太太爭論到底,于寧萱母子的臉面就蕩然無存!

            顧老爺子哼了一聲,將田靜母子三人叫到面前仔細問了,又送上見面禮,他開了頭,其余人紛紛拿出給田靜一家的見面禮,鹿恬與鄒繁收紅包收到手軟,笑容比剛來時真實很多。

            等到保姆來請他們過去開餐,一行人到餐廳落座,大圓桌是特地換過的,為的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有團圓的感覺,鹿恬默默感嘆顧家的氣度和禮數,再看田靜眸中也多了兩分溫暖感動,在田家做女兒時沒得到親情,她心底還是渴望一絲來自父母的溫暖吧。

            用餐途中才是最繁瑣的,鹿恬不斷回答外公外婆舅舅舅媽表哥各種問題,他們中有一半是見過原主大腦于寧萱訂婚典禮的,此時和不記得那次的尷尬一般,將她捧得高高的,若不是兩位表哥眸中流露出的不耐煩,她差點都信了。

            對顧家五兄弟來說,姑姑是不是親生的根本不重要,小表妹卻是則和你真情實感的相處了二十多年,莫名其妙來個女人頂替他們親愛的表妹,這個女人還特別囂張妄想代替于寧萱,他們五人不聯合起來抗拒才怪。

            原主知曉身世後迫切想取代于寧萱,得到是與之相反的結果,于是更加憤怒,變本加厲去對付于寧萱。

            鹿恬不想評判誰對誰錯,要怪就怪田老太痴心妄想將兩家的女兒調換,而她才不稀罕所謂表哥的寵愛,大好人生讓素不相識的人參與進來做什麼?

            “恬恬怎麼不大高興,是不是不習慣啊?三哥帶你出去走走?”顧杉主動提議。

            鹿恬沒點頭,卻看向兩位老人,顧老爺子對她特別喜歡,笑著讓她出去走走,田靜不大放心的看向她,鹿恬回她一個放心的笑容。

            顧斯與顧悟起身也要一起去,鹿恬沒拒絕,帶上手機同他們三個出去。

            晚風徐徐,寬闊的花園里每隔不遠都有路燈照著,四人走在平坦小道上,一時沒人主動說話。

            “恬恬有男朋友嗎?四哥在東大讀研,怎麼一直沒見過你呢?”顧斯先開口,是直男式戶口調查。

            鹿恬忍著翻白眼的沖動,四兩撥千斤道︰“可能是我太不起眼,四哥看不見吧!”

            三人面面相覷,以她今晚的打扮誰敢說她不起眼?

            顧杉清清嗓子,走到鹿恬前面,自以為帥氣的一邊倒退走路一邊看向她︰“恬恬,我听萱萱說你們是從高中開始的好朋友?”

            “對。”鹿恬往旁邊走了走,顧杉隨她的動作向一邊靠,絲毫沒注意到有什麼異常。

            “三哥這麼說是想問,我為什麼坑了于寧萱一把要在她的訂婚典禮上揭穿一切,是嗎?”

            怎麼不按套路來?顧杉準備好的對話頓時被塞回肚子里,僵硬地笑笑︰“恬恬真聰明。”

            “還好,我只是明白一點點人之常情。”

            顧杉被嗆了一下,腳下被什麼東西絆倒,一屁股坐倒在地,另外倆兄弟一驚,繼而憋笑,鹿恬毫不客氣的咯咯笑出聲︰“三哥,別耍帥,看背後。”

            “……”

            一陣詭異的沉默之後,眾人走到涼亭里坐下,涼亭里有絲絲縷縷的草藥香氣,大約是用來驅趕花草周圍的蚊蟲,涼亭里放著一盞小夜燈,一看便知是有人方才在這里坐過。

            鹿恬不客氣坐到那方安靜的椅子上,隨手翻開石桌上放著的書,里面夾著兩朵干花,被細心處理過,她想捏起干花看一看,一直不吭聲的顧悟突然奪過她手里的書和花,厲聲道︰“不準你踫萱萱的東西!”

            “喔哦,原來你們七拐八繞是要讓于寧萱見我啊?”鹿恬看看四周,疑惑問道︰“于寧萱人呢?她剛才就在這兒坐吧?怎麼沒膽子出來麼?”

            一襲公主裙的于寧萱從陰影里站出來,眼眶里蓄滿淚水︰“鹿恬,你欺人太甚!”

            “嗯哼?我做什麼了?”

            “我和韓一凡分手,不會訂婚了!你滿意了麼?你處心積慮破壞我的訂婚典禮,到底想要什麼?想要嫁給韓一凡麼?呵呵,那你現在可以去韓家求親呢!”于寧萱氣的渾身顫抖,眼楮紅腫,顯然是哭過好久的。

            鹿恬卻沒有心情陪著三個穿西服的男人喂蚊子同時憐香惜玉,她上下打量了一眼︰“你說這事怪我?難道根源不是因為你的外婆麼?她要是不將兩個孩子換掉,能有現在的局面?韓一凡愛你痴心不改能悔婚?再說,你現在不還好好呆在這兒,我有毀掉你任何利益嗎?”

            “你——”于寧萱無話可說,因為鹿恬說的都是事實。

            顧悟卻先站出來︰“鹿恬,這里不是你家,你不能決定萱萱的去留!手伸太長的話不會有好下場的!”

            “這話我原路奉送給你!我只不過挑明真相,什麼都沒做,你們都這麼咄咄逼人,難道我發現真相不該說出來麼?”

            四人啞然失聲,顧斯最先反應過來,低沉道︰“你不該挑在萱萱的訂婚典禮上,你知道這樣對她傷害多大麼?”

            “你說的傷害是認清韓一凡渣男本質?”鹿恬好整以暇的站起身,輕輕掃了他們一眼︰“我不需要你們教我怎麼做事,大家日後橋歸橋路歸路井水不犯河水。否則,我鹿恬也不是軟柿子!”

            她說完便踩著高跟鞋離開,噠噠的響聲在夜里傳的很遠。

            于寧萱盯著她的背影發現確實無話可說,咬著下唇哭起來,三個哥哥看她哭的這麼可憐,柔聲勸道︰“以後有哥哥保護你呢,一定不會讓鹿恬欺負你的。”

            “嗚嗚,我們沒有血緣關系,哥,我舍不得離開你們……”于寧萱真實的傷心著,鹿恬除了挑開真相的方式太拉仇恨,別的仿佛真的沒有做錯過什麼。

            “沒關系,就算沒有血緣關系我們還是兄妹!”

            顧斯忽然想起一件事︰“這個鹿恬該不會就是那個幫你前男友瞞著出軌的事的那個鹿恬吧?”

            于寧萱又覺得剛才被鹿恬洗腦,她點頭,勾起兩件傷心事︰“對,就是她。”

            “哼,就該知道她不是什麼好人!”顧悟一副嫉惡如仇的表情。

            “萱萱,鹿恬段位不低,你以後不要單獨和她在一起,哥怕你吃虧。”顧杉揉揉被老樹根硌痛的屁股,總結血淚經驗。

            于寧萱記下哥哥們的諄諄教導,擦掉眼淚和他們一起向別墅而去。

            涼亭附近的監控忠誠記下他們的言行,老管家將幾人所言整理出來,交給提前退席的顧老爺子,他听完不怒反笑︰“靜靜和恬恬才像我顧家的孩子,整天哭哭啼啼的像什麼樣子?”

            老管家笑道︰“好在小姐已經找回來,老先生可以讓鹿小姐常回來陪陪您。”

            “嗯。”顧老爺子滿意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