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7.007
            顧家一眾人已經轉移到客廳說話,鹿恬波瀾不驚的到客廳坐下,顧老太太問起她的表哥們,她笑盈盈的說︰“他們在陪于寧萱說話,我留在那兒不太合適,就回來了。”

            顧老太太很意外,明顯被噎了一下,勉強對田靜解釋︰“萱萱前兩天一直住在這兒,我們沒別的意思。”

            田靜笑容不變︰“沒關系,恬恬脾氣沖,小孩子在一起玩有摩擦是正常現象。”

            顧老太太的大兒子顧清源站起來打圓場︰“咱們一家人日後相處的時間長著呢,我看恬恬就很好,女孩子有主見不吃虧。”

            “是啊,我喜歡恬恬的脾氣,恬恬以後星期天多來看看大舅媽,我們家就在你學校附近,大舅媽做飯可好吃了!”顧清源妻子笑的真心實意,另外兩對舅舅舅媽也在附和。

            “恬恬確實是個好孩子。”顧老太太笑意不達眼底。

            鹿恬露出一個靦腆的笑容︰“其實我缺點可多了,大舅媽以後我去找你,你可不要嫌煩哦。”

            “絕對不會,大舅媽盼著你去還來不及呢!”甭管真的假的,她們三妯娌特別稀罕女孩兒,誰讓她們都沒能生個女兒出來呢。

            等三兄弟將于寧萱送回去再來到客廳,顧邇松一口氣,好在這三人沒傻到將于寧萱帶過來,不然今天指定更熱鬧,誰也沒提他們幾人出去做了什麼。

            鄒繁困得睜不開眼,揉揉眼楮問田靜︰“媽媽,我們什麼時候回家啊?”

            田靜一看表︰“都十一點多了,媽媽,我和鄒瑞先帶著孩子們回去吧,鄒繁明天還得上學呢。”

            “那那,你們不留下住啊?”顧老太太很舍不得。

            “明天周一,我們四個要麼去學校要麼去公司,媽媽,等周末我們再來看你和爸爸。”

            “那好吧,一定要來啊,這就是你的家。”顧老太太說著眼淚差點掉下來,田靜和她的兒媳們連忙安慰,他們正要離開時,老管家匆匆而來,大步走到鹿恬面前。

            “李爺爺,是外公有什麼事嗎?”盡管只介紹過一次,鹿恬還是準確喊出了老管家的姓氏。

            李管家遞過來一個首飾盒,笑道︰“這是老先生給恬恬小姐的補償禮物,他請您一定收下。”

            “長者賜不敢辭,李爺爺幫我謝謝外公。”鹿恬大大方方手下禮物。

            李管家很客氣的笑笑,眾人目送田靜一家四口離開。顧老太太擦擦眼淚,傷感道;“靜靜有自己的家庭了,我知道的太晚了,什麼也幫不了她。”

            “媽,小妹已經找回來了,一家子過的幸福美滿,你就別多想了。”顧清源勸說,怕老人家一喜一悲身體承受不住。

            “對了,小三小四,你們帶恬恬出去做什麼?弄得你爺爺要給恬恬補償?”

            顧杉顧斯顧悟都沉默不語,他們不覺得自己做得不對,反而覺得顧老爺子很現實,顧雅蘭和于寧萱都是無辜的,找到親生的瞬間就能把非親生的放棄,但顧老爺子當著眾人的面給鹿恬禮物無疑是在斥責他們三個不會辦事,他們只能把事情咽回去,模模糊糊描述一番。

            “鹿恬在花園遇見萱萱了,她們倆本來就有矛盾,吵了兩句,真沒別的。”

            顧杉顧斯的父親顧清茂皺眉︰“小姑娘家的事你們摻和什麼,恬恬才是你們的親妹妹,以後不許搞什麼小動作,要是讓我發現肯定不給你們好果子吃!”

            “知道了爸。”倆人氣嘟嘟的保證。

            顧清培看一眼獨生兒子顧悟,暗暗警示,顧悟擰著脖子不表態,他和于寧萱年齡接近一起長大感情很好,顧清培拿兒子沒辦法又不能當著所有人的面教訓,只能作罷。

            ——

            回家的路上,鄒繁一點都不瞌睡了,興致勃勃拆開他們收到的禮物,收到的紅包很乖巧的交給田靜,玩具之類自己抱在懷里,鹿恬將紅包拆開粗略算一下,她的啟動資金翻倍了。

            至于顧老爺子給的那寬大首飾盒,她最後打開,是一條鑽石項鏈,最中間那顆深湖藍色的鑽石大約有五六克拉,堪稱璀璨奪目。

            “這條鑽石項鏈應該是顧老爺子今年新年拍下的,當初說要送給外孫女做生日禮物,價值千萬。”田靜接過項鏈欣賞了一會兒便說出來鑽石項鏈的出處。

            “深湖藍色的鑽石可遇不可求,比粉鑽還要難得,鹿恬,老爺子很喜歡你。”

            于寧萱的生日在秋天,這條項鏈還沒來得及送出去,就被鹿恬截胡了。

            “這大概是個意外……”鹿恬自言自語道。

            田靜瞟她一眼,強勢道︰“什麼叫意外?你外公給你就是你的,收好,以後當成嫁妝。”

            “媽,你拿著戴吧,我沒什麼場合需要戴它。”

            田靜當然不肯要︰“等你和小孟舉辦婚禮戴它正合適,回去放在保險櫃里吧。”

            和小孟結婚?鹿恬忽然想起來前兩天孟靖東給她的見面禮也是一條價值連城的項鏈,她放在房間保險櫃里沒讓任何人知曉。此時難免心虛啊,她和孟靖東是沒有可能結婚的。

            回到家里,鹿恬將孟母給的項鏈拿出來,兩條項鏈擺放在一起,一粉一藍熠熠生輝,漂亮極了。

            “現在是我的了!”就算拉女主仇恨又怎樣,又不是她和老爺子討來的。

            第二天鹿恬去銀行將舅舅們給的支票紅包兌現,瞬間腰包鼓鼓,輕松就能將田靜給的二十萬還回去。

            赫連晨給她佔了位置,卻遲遲不見人來,連發兩條消息說老師要點名,鹿恬這才匆匆往學校趕,但到學校已經錯過一節課。

            “老師沒點名吧?”

            “你運氣好,老師剛才要點名,但是想下課了。忘記跟你說,咱們財務成本老師懷孕回家生孩子,從今天開始換成陸老師給咱們講課。”赫連晨特地強調老師姓陸。

            鹿恬沒放在心上,但到上課時發現是個氣質過人的漂亮中年女老師,舉手投足都很有韻味,她默默欣賞的眼神太專注,陸老師選人回答問題時毫不猶豫叫了她。

            好在問題不難,鹿恬能回答的上來,坐下後悄悄跟赫連晨說︰“我最近被提問的次數太多了,以後不敢翹課怎麼辦?”

            赫連晨嘿嘿一笑︰“那你就天天來上課唄,男生都盼著你來上課。”

            “什麼?”

            “最近你穿衣風格大變,咱班男生突然開竅了唄。”

            鹿恬搖搖頭,根本沒有將這事放在心上,三心二意听老師講課,講台上的陸老師偶爾看看她,眼神很奇怪。

            下課後,鹿恬和舍友一起去食堂吃飯,好巧不巧遇到同在一所學校的顧斯和他女朋友,顧斯身後還跟著于寧萱,狹路相逢于寧萱看都沒看鹿恬,端著餐盤要走。

            鹿恬似笑非笑的喊了一聲哥,幾人就此別過。

            八卦的江菲菲認識顧斯,纏著鹿恬問怎麼回事︰“我之前和你說起顧斯,你不還說你不認識嗎?”

            “這都源于一個很狗血的故事,我們吃完飯再說吧。”

            “鹿恬,你不說我吃不下飯,說嘛說嘛。”

            原主和于寧萱在同一所大學上學,兩人之間還有這麼曲折離奇的淵源,原主自然沒有放過大肆擴散的機會,她公布身世的一段時間內,校園論壇里都是關于兩人的討論,很快又被人刪帖,輿論沒有對于寧萱造成什麼傷害,但她咄咄逼人的一面讓旁觀者指指點點。

            鹿恬不打算拿身世做什麼文章,但室友開口問又不能一直瞞著,這簡單說了一下。

            “我外婆在鄉下生的我媽,被那那戶人家的主婦調包,我媽前段找到親生父母,我和顧斯成了表兄妹關系。”

            “你說的太敷衍了吧。”江菲菲抗議完又自行分析:“那你媽媽是顧斯奶奶的女兒,于寧萱的媽媽豈不是……”

            “你猜的沒錯。”

            三人都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這麼小概率的事情發生在身邊太讓人驚奇,偏偏當事人無比淡定,她們實在不好意思打听有沒有發生什麼豪門爭斗戰,那一定很精彩!

            鹿恬屏蔽舍友們期待的表情,因為她們期待的劇情她是不會走的。

            認親後,田靜一家又去過一次顧家,大家關系保持著表面上的和氣,鹿恬很喜歡現在的氛圍,簡單省心又安全。

            她現在只擔心一件事,孟靖東說要找她但一直沒有音訊,而她自從去過孟家白天要回復孟母不定時發來的消息,晚上睡覺偶爾還會夢到這位大佬,睡眠質量直線下降,但又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沒有主動去找孟靖東,一個人自娛自樂過得很開心。

            初秋時,鹿恬和舍友一起出門逛街買了新款秋裝,高高興興提著衣服回來,卻發現宿舍樓下站著一個人。

            一個已經被她拖入黑名單還鍥而不舍想要找她說點什麼的人,于寧萱的前未婚夫——韓一凡。想到原主和韓一凡的糾葛,鹿恬深吸一口氣將衣服交給舍友帶回去,打算一次解決這個小麻煩。

            韓一凡站在原地看鹿恬朝他走過來,總覺得她和從前有點不一樣,笑起來的樣子有點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