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8.008
            韓一凡是個高富帥,往女生宿舍樓下一站絕對是招蜂引蝶的人物,他不是本校學生,也有三兩人認識他,畢竟是隔壁學校赫赫有名的學霸校草,他明年就要出國留學,不知多少少女遺憾以後再也見不到校草。

            于寧萱原本是要和韓一凡一起出國的,金童玉女雙宿雙飛,絕對是圈子里可以立為楷模的佳話,但這一切都讓原來的鹿恬揭穿換嬰真相後破壞掉了。即便原主是受害者,但咄咄逼人的受害者總是不討喜的,高高在上的明珠即將跌落在泥地里才更惹人憐惜,原主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得勢不饒人的小人罷了。

            韓一凡來東大找原主到底發生了什麼在原著里一筆帶過,原主對韓一凡有那麼點念想,頂著和孟靖東的婚姻關系玩了幾天曖昧,後來被孟靖東發現才斷的一干二淨,而于寧萱踹掉韓一凡和長腿叔叔相遇,後來就是韓一凡因為錯過于寧萱和母親吵架,悔恨終生的劇情。

            鹿恬踩著高跟鞋在他面前站定,高跟鞋足有十厘米,她原本身高就有一米六九,此時視線幾乎可以平視韓一凡。

            “找我有什麼事嗎?”

            韓一凡是討厭這個女人的,因為如果不是在訂婚典禮上揭穿當年換嬰的事,那麼他和于寧萱木已成舟,以後再傳出來消息也不大能影響他們的關系,可偏偏……

            “鹿恬,你在我和萱萱訂婚時揭穿真相,就沒想過萱萱的感受麼?你們可是最好的朋友。”

            他話一出口,鹿恬就以看小寶寶關愛眼神看著他,韓一凡頓時覺得無比詭異,強撐著氣場︰“怎麼,我有說錯什麼嗎?”

            “第一,我和于寧萱早就不是好朋友了,否則你倆不會成為男女朋友,第二你覺得我不該揭開真相?我們就活該應付于寧萱的極品外婆?”

            “你完全選一個更委婉的方式!”

            鹿恬一挑眉︰“憑什麼?既然要挑開真相,我們當然不能做幕後英雄,難道認親後還讓外人以為于寧萱的媽媽才是貨真價實的顧家千金?憑什麼要我替你們著想?”

            韓一凡二十多歲的人生里從沒有過和女孩子吵架的經驗,尤其面對的還是個牙尖嘴利的高手,他面紅耳赤,你你你半天也沒說出什麼合適的話來。

            “于寧萱要和你分手,你卻來找我?我是你倆的媒人啊?要對你們負責?”鹿恬走近兩步,盯著韓一凡的眼楮戲謔道︰“你不去挽回于寧萱卻來找我,我倆可是同一所學校的,她宿舍就和我隔一棟樓,你就不怕被人看到說你嫌貧愛富,才知道于寧萱的身份就來勾搭我這個真正的顧家外孫女?”

            “誰勾搭你了?你一女孩子說話怎麼這麼……”

            他還沒說出不要臉三字,鹿恬冷冷一笑,又逼近一步︰“還想罵人?信不信我敢動手打你?”

            “你,不講理你!”

            “我覺得我很講道理的!你最好從我面前消失,否則我不敢保證會在于寧萱面前說些什麼!當然我不至于為你不顧自己的名聲,但我可以把你說的很不堪,你要不要試試讓你前女友對你失去信任一百種方式?”

            韓一凡不敢置信的看著她︰“鹿恬,你變了……”

            “沒錯,就你還沒變。”鹿恬冷哼,媽寶男!她才不要點醒他,一甩長發踩著高跟鞋噠噠離開。

            韓一凡自知沒面子,在樓下站了一會兒就灰溜溜走了。

            鹿恬回到宿舍面對舍友們好奇的目光,簡潔明了的解釋︰“來尋仇的。”

            “啊,他沒怎麼著你吧?”

            “大庭廣眾之下,他敢做什麼?”就是以後可能對和她吵架有陰影而已。

            舍友們頓時放心,各自玩各自的,鹿恬脫掉鞋子換個舒服的坐姿刷手機,剛點開同花順的圖標,就進來一個電話,看到來電顯示時立刻挺直坐好,惹得赫連晨看她好幾眼。

            “是我。”一道低沉磁性的聲音從听筒傳來。

            鹿恬清清嗓子︰“你說,我听著呢。”

            “明天十點後有時間嗎?”

            鹿恬看一眼課表,明天只有十點前有課,原來是查過她的課表才這麼問的︰“沒有。”

            “那好,我明天十點半過去接你。”

            鹿恬答應了,在他掛掉電話前問了一句︰“我打扮什麼有需要注意的麼?”

            孟靖東明顯詫異,頓了一下才說︰“沒有,穿你喜歡的就好。”

            他很快掛掉電話,鹿恬回到宿舍,她不習慣在宿舍接電話,更不想讓舍友看到她那麼慫的一面,她把白天的戰利品一一擺出來,最後選定一條中規中矩的墨綠色長裙。

            赫連晨捧著小說分出一點目光給她,上下打量半天問道︰“鹿恬,你買這條裙子時我都想問你了,是準備見家長穿麼?那麼乖?”

            “我平時不乖麼?”鹿恬反駁,同時給自己梳了一個丸子頭,配上上袖長度到手肘,領口系的嚴嚴實實,下裙到膝蓋以下的長裙,果然很清新乖巧。

            “反正沒有這麼乖吧。”赫連晨注意力都在小說上面,江菲菲沉迷八卦,一心學習的彭漾漾認真看一眼在鏡子前照來照去的鹿恬,確認她肯定有情況。

            晚上鹿恬早早洗漱敷個面膜保養肌膚,忽然接到田靜的視頻電話,她直接把視頻點開接上耳機。

            “姐姐,你是鬼嗎?”鄒繁路過,在鏡頭前扮個鬼臉又跑開。

            鹿恬威脅要打她,礙于面膜的關系不敢有太大動作,田靜在溫柔看她的鬼臉,而後問︰“你是不是把我給你的二十萬還回來了?”

            “對啊。”她漫不經心的,似乎沒將二十萬放在心上。

            田靜就覺得很奇怪︰“你有錢了?”

            鹿恬看一眼舍友,用口型說︰見面禮。

            “那倒是有不少錢,但你也不用還給我,給你就是給你了,不是借的。”田靜在反思從前是不是管的太嚴厲,才讓鹿恬羨慕于寧萱,不聲不響就把這件事挑出來。

            “哎呀我自力更生,不缺錢的。”當初說借就是借,她自己能掙錢,不會理所當然的做個米蟲。

            “好吧,那你缺錢一定和我說。”

            鹿恬舉手保證,兩人又聊一會兒才掛掉視頻,她扔下手機就去揭面膜,田靜卻覺得不安,順手點開鹿恬的朋友圈看她的狀態,最近的都是分享吃到了什麼好吃的,鄒繁在下面哭著喊著要她給帶一份回來,她慢慢往下拉,卻看到一個眼熟的名字,臉上的笑容也漸漸凝固起來。

            陸乘揚……她有多久沒听過這個名字了?

            點開學生們為陸乘揚祈福的詳細內容,她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巴︰“怎麼會這樣?”

            **

            鹿恬起了個大早和室友一起去上課,整整兩節課都是心不在焉的,等到下課把課本塞給赫連晨讓她幫忙帶回去,她背著包包慢慢朝校外走,力求十點半剛好到達校門口。

            但上課的階梯教室離校門很近,她很快就走到約定地點,在去奶茶店里坐坐和路邊等兩邊糾結時,一輛黑車悄無聲息來到她面前,駕駛座是孟靖東的助理宋詞。

            難道孟靖東沒來?她松一口氣,打開後車門準備上車,卻見他一身正裝身姿挺拔,膝上還放著筆記本電腦。

            “要不我坐前面吧。”

            孟靖東看她一眼,還未說話,就見她乖乖上車,眸中閃過一絲疑惑,只是他本來就不是話多的人,何況是和鹿恬在一起,目光繼續轉向電腦界面。

            鹿恬上車後目不斜視,後車廂一度很寂靜,原本想說點什麼活躍氣氛的宋詞也只能閉口不言,上午十點路況通暢,他們很快來到市第一人民醫院,孟靖東合上筆記本,看了鹿恬一眼,鹿恬目光被急救車吸引,沒有注意到他打量的目光。

            “生病的人是我姨父,我小姨的丈夫,他平時對我很好,我們在他面前需要表現的和睦一點,你明白嗎?”

            鹿恬了然︰“就是秀恩愛唄。”

            孟靖東點頭︰“沒錯。”

            快到病房時孟靖東給了提示,鹿恬絲毫沒有心理障礙的挽上他手臂,嘴角上揚標準的禮貌又不失溫柔的笑容。孟靖東嘴角抽了抽,他開始不明白鹿恬這個人了。

            高級病房的樓層很安靜,走廊里只有鹿恬高跟鞋擊打地面的聲音,噠噠噠節奏感很好。

            直到孟靖東在一間病房門口停下,看她一眼,鹿恬會給他一個眼神,示意已經做好準備。他擰開病房門,病房里靜悄悄的,到處都是白色,空氣中還有淡淡的消毒水味,鹿恬覺得心髒有點不舒服,經常和醫院打交道的她並不喜歡消毒水的味道。

            病床上躺著一個男人,越走越近時鹿恬能看到他大致的眉眼,她覺得有一些眼熟,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再近一些,她看到男人蹙緊的眉頭,和汗濕的鬢邊,他似乎睡得不大安穩。

            但此時,鹿恬已經認出眼前此人是誰,東大的客座教授,就是赫連晨她們說得白血病那個陸教授,可陸教授居然是孟靖東的姨父,她頓時有一種世界很小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