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10.010
            市第一人民醫院

            VIP病房依舊安靜,陸乘揚和護士道謝,門扉闔上,他靠在枕上閉目養神,寬大窗子里灑進來無數秋日陽光,落在身上暖洋洋的。

            “叩叩……”是保鏢敲門一貫的方式。

            “請進。”

            著便裝的冷臉保鏢推開門,請示︰“陸總,門外有一位女士來探病,說她是田靜。”

            陸乘揚的手一抖,雙手頓時失去溫度變得冰涼,他定定神溫和對保鏢道︰“請她進來。”

            “好的。”

            門外一直沒有人進來,陸乘揚下床穿上拖鞋戴好眼鏡,俯身將被子扯平,听到身後高跟鞋的響聲才轉過頭,他心髒怦怦直跳,從知道她來那一刻,到轉過身時,緊張的血液沖向頭頂,怔怔看向向他走來的女人。

            “陸乘揚,好久不見。”田靜穿著裁剪合體的手工女士西裝,溫婉的長發盤在腦後,保養得宜的雙手提著包,笑盈盈朝他開口。

            “田靜,好久不見。”陸乘揚說完這句話,就沒那麼緊張了。

            “請坐。”

            保鏢送上來兩杯果汁,而後關門離去,病房內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田靜仔細看了他半天,噗嗤笑出聲來,眼楮里有一層薄薄晶瑩淚光。

            陸乘揚眼眶發熱,也跟著笑出來︰“我很老了,但你依然很漂亮。”

            “謝謝。”

            兩人靜靜看著不再年輕的彼此,良久,又笑起來。

            “從何說起呢?”田靜主動開口。

            陸乘揚啞然失聲,沉默片刻主動道︰“我很抱歉,當年是我的過錯,如果不是我……”

            他指指腦袋︰“如果不是我出車禍,忘記你的存在,也不會讓你懷著鹿恬離開那座城市。”

            當年相愛的時候,就仿佛是鏡框里被時光燃成昏黃的老照片,追憶的時候記得最美的畫面,最甜美的笑容,可伸手去抓的時候怎麼也抓不住,二十多年過去,他們彼此快要記不清楚相處時的細節,但仍舊記得初見時的靦腆和怦然心動,刻在心上,想忘也忘不掉。

            田靜長長舒一口氣,低頭抹去眼淚,擺擺手笑著說︰“其實不怪你,如果沒有那場該死的車禍,你不會昏迷,也不會醒來不記得我,有緣無分而已。”

            “對不起。”陸乘揚喃喃,因為父母的世俗偏見不被看好,他開車出門遇上車禍,睜開眼時腦子里只有一片空白,連父母都不記得,當年的事他到現在仍舊只記得大概,他第一次心動愛上的女人在眾人指責,傷心欲絕的情況下被迫離開,再相見時已經……滄海桑田。

            “我接受你的道歉,事情已經過去那麼久了,所有的情緒已經煙消雲散,何況我當初我瞞著你父母和所有人我有了鹿恬。其實當初的日子也不是很難過,你父母給了我二十萬呢。”田靜打趣道。但經歷過的傷痛只有自己知曉,心愛的人看她像陌生人,即使有錢,可難治心傷啊。

            “都已經過去了。”

            陸乘揚艱難的點點頭︰“你一直都很堅強,這是我曾經最喜歡你的地方,現在依然欣賞。”

            “謝謝。”田靜優雅一笑,喝了一口果汁,問道︰“你現在過的好嗎?”

            “還算……不錯。”陸乘揚放在膝上,一板一眼的回答她的問題。

            “孟靖東是你的親外甥?”田靜問完,又補充一句︰“很抱歉,來之前我略微調查過你的人際關系,以免冒昧叨擾。”

            陸乘揚苦笑︰“沒什麼的,你不必道歉。靖東小姨是我的亡妻,我們九年前結婚,她六年前因為癌癥就去世了。”

            “你是什麼時候想起來的呢?”田靜漸漸平復,曾經相愛的兩個人被歲月磨去愛戀後,像老朋友一樣面對面坐著,喝茶談天。

            在她溫柔語氣帶動下,陸乘揚也逐漸恢復正常情緒,將這些年發生的事一一道來。

            “四年前我做了一場開顱手術,術後慢慢想起了從前的事,後來和我父母核實,他們將當年的事全部告訴我了,還有我們的合照信物一切有關你的東西,我來找過你。”

            田靜微笑著接下去︰“當時我已經結婚了,還有了孩子。現在看來我們冥冥之中另尋所愛的時間相同,還挺有默契的。”

            陸乘揚靦腆一笑,點頭掩去淚意︰“是,歸根結底是我對不起你和鹿恬……”

            “鹿恬,你把她養的很好,我無法推卸我的責任和愧疚,如果可能,未來我願意用我全部去彌補她,請你相信我,也給我一個機會。”

            提到鹿恬,田靜變得很冷靜,鹿恬小時候很執拗,對于親生父親的事一直不能釋懷,長大後雖然很少提及親生父親,但也絕對是不能輕易提起的禁忌。

            “對不起,我從未和她說過你的事。”既然已經分開陌路,他們會有各自的人生,田靜自信她可以將鹿恬好好養大,卻從未考慮過女兒是否想要父親。

            “這不怪你。”陸乘揚想起一件事,連忙解釋︰“靖東前幾天帶她來看我,我並沒有說明身份,只是想見見她,骨髓配型是我小人之心,我……”

            田靜很冷靜,她不好對陸乘揚說鹿恬是怎麼將孟靖東弄到手的,雖然心里有點不舒服,但還是表示諒解︰“好在有靖東這層身份可以有借口讓她給你做骨髓配型,否則我恐怕沒有辦法讓她來做配型。鹿恬她對你心存芥蒂,你們沒有直接找她說出真相,我很感謝。”

            “我不會和你搶女兒,我也和你保證不會讓我父母插手此事,他們並不知道鹿恬的存在。”

            “多謝。”女兒是田靜的底線,即便是陸乘揚也不可能輕易觸踫。

            “其實今天來見你是為了了卻我多年的心事,陸乘揚,你不必不安,當年很好,你在我心里也是個很好的人,只不過,都是前塵往事了。”

            陸乘揚珍而重之的道謝︰“謝謝你。”

            **

            鹿恬連續吃了三天的豪華大餐,陸振哲因此成為女生宿舍樓下的紅人,她是不願意這麼出風頭的,第三次送餐陸振哲雇了兩個女生送過來,鹿恬覺得很奇怪,急忙叫停。

            “不是孟靖東讓你給我送的吧?”

            陸振哲老老實實回答︰“不是,我賠罪的。”

            “別賠了少年,越賠你越說不清楚,我已經答應你了不會亂說的。”鹿恬自認為信譽還是有保障的,但如果說過之後陸振哲還要送,她也沒辦法,好在第四天陸振哲停止了送餐行動。

            江菲菲失去了八卦和大餐,怨念道︰“我還以為你倆能成呢!”

            鹿恬哼哼冷笑,她和陸振哲是不可能有什麼的。

            安安生生又過去兩天,孟靖東突然給她打來電話,鹿恬猜到結果,接起電話果然听到孟靖東的聲音比平常激動。

            “鹿恬!”

            “什麼事?”

            孟靖東定定神︰“醫生說骨髓配型通過了,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們來談一談接下來的事。”

            鹿恬拿過來日歷對比課表確定時間︰“我後天下午有時間,可以嗎?”

            “好的,謝謝。”

            他第一次情緒外露,鹿恬覺得怪稀奇的,回想一下原著劇情也能理解,孟家和陸家是世交,還特別提到過孟大佬有一位特別尊敬的人是陸家的長子,那人救過他一命,但很早就去世了,在文中並無過多描述,鹿恬和孟靖東關系不好又鬧翻,就是因為鹿恬很不尊敬那人。

            想來這人就是陸乘揚了。

            到了約定的日子,鹿恬簡單打扮一下就出門去見孟靖東,他們選定見面的地方是宋詞訂餐的餐廳,午餐時間飯店里人來人往卻不顯嘈雜,兩人在臨窗的位子坐下,高高的沙發將客人身形隱藏隔出來一方小天地。

            鹿恬發現孟靖東有一個特點,特別的守時,與她見面基本都是提前十幾分鐘到,這次也是。剛才他站在學校門外等人,長身玉立的背影怪讓人眼饞的,來來往往的女孩子男孩子幾乎都要看一眼,她走過去時是頂著不少艷羨的目光的。

            “想吃點什麼?”孟靖東心情不錯,難得穿了休閑裝,神情放松,顯得格外彬彬有禮。

            鹿恬不大餓,但這家飯菜味道不錯,她翻看菜單按照自己的喜好點了兩個菜,而後將選擇權交給孟靖東,他似乎對這家餐廳很熟悉,不用看菜單就念出來兩個菜。

            “這家總店在城東,我有一點股份,菜還不錯,你可以常來吃。”孟靖東看出她的疑惑,主動溫和解釋。

            鹿恬點點頭,並不多說,反而主動問起給陸乘揚骨髓配型的事。

            “鹿恬,這件事很重要,我需要你鄭重做好選擇,如果開始就不要後悔,你可以提任何條件,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我都可以答應。”孟靖東看似很有誠意的交出底牌。

            原著劇情是沒有這段內容的,鹿恬斟酌許久︰“那,如果我答應的話,需要你答應我兩個條件。”

            “你說。”

            “第一,你得原諒我算計你的事。”

            孟靖東不動聲色︰“還有呢?”

            “和平離婚。”鹿恬面無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