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16.016
            孟靖東走後,田靜做了點吃的端上樓,她敲過鹿恬的房門無人回應,擰門鎖可以順利打開,端著飯菜進去就見鹿恬躺在床上熟睡,她嘆了一聲氣要走,鹿恬卻是睡一會兒忘掉消毒水的味道被飯菜香味勾醒了。

            “媽——”

            田靜回過身,看她迷迷糊糊睜開眼不又想笑,慈愛問道︰“你呀,剛才就把小孟扔在樓下,連個招呼都不打,我以為你上樓是裝睡,沒想到是真的困了。”

            鹿恬喝一口甜甜的米酒蛋湯,湯上面還漂浮著香氣四溢的糖桂花,喝一口整個人都精神了。

            “不是還有你和叔叔在麼。”鹿恬毫不在意道,在離婚前她還是避免和孟靖東多接觸,多說多錯,最好到時間和平離婚,一拍兩散皆大歡喜。

            “說什麼話呢!你和我們能一樣。”田靜覺得不大正常,當初事出突然,誰也不知道鹿恬喜歡孟靖東,兩人睡在一起還逼著結婚的,現在看來兩人的相處也太平淡了。

            “你和小孟到底是怎麼回事?”

            鹿恬低頭吃飯不說話,總不能告訴她原主只是為了奪走于寧萱求而不得的人吧?還抵上自己全部身家的那種。

            田靜頭疼不已,她快要看不透鹿恬了,現在性格比以前開朗,做事穩重了,可卻弄不明白她要做什麼,孟靖東和陸乘揚的關系是雷區,要讓鹿恬知道,還不定要怎麼鬧騰。孟靖東看似脾氣教養都很好,那件事也不曾聲張,可太荒唐了……

            “鹿恬,你心里有什麼事告訴我,知道嗎?”田靜看著鹿恬無動于衷的模樣忍不住嘆息,她從前忙于工作對她少了關心,母女倆能說的知心話有限,現在也不好逼她吐露全部內容。

            田靜關上門離開,鹿恬繼續吃飯,她剛才表現出的抗拒不僅是因為她不願意和田靜交流,還有屬于原主的無聲沉默,原主變成這樣,誰都少不了責任,包括原主自己。

            “只是現在讓我撿了便宜。”鹿恬喝完湯,額頭冒汗,她將碗送到樓下,請保姆阿姨將孟靖東送來的螃蟹做了。

            樓下靜悄悄的,保姆阿姨客客氣氣道︰“先生和太太出門了。”

            鹿恬也不在意,回樓上繼續睡覺,直到傍晚保姆上樓叫她吃飯,鄒繁放學回來正在做作業,听到她的聲音蹬蹬蹬跑出來炫耀手里的飛機模型。

            “姐姐,這是姐夫給我買的哦!”

            “瞧你N瑟的。”鹿恬陪他玩了一會兒,然後去吃飯。

            晚間,鹿恬沒忘記去和孟母道謝,孟母挺高興的,就問了一句話︰“鹿恬,你覺得什麼時候合適,安排咱們兩家人見個面吧?”

            這是吃螃蟹的代價?鹿恬磕磕巴巴的說︰“媽,您和爸爸什麼時間合適,我再去問我爸媽。”

            孟母很和氣道︰“這個月我們都在國內,不會出差,你確定好時間聯系我就行。”

            掛掉電話,鹿恬給孟靖東打了個電話,詢問兩家家長見面的事,他們不約而同和家長隱瞞了協議離婚的事,一是解釋起來很麻煩,二是大家都是成年人,分分合合不必讓家長摻和進來。如果不能和平解決再將家長牽扯進來也不遲。

            孟靖東想了想︰“下周末如何?”

            到下周末她捐獻骨髓基本搞定,田靜和鄒瑞也有充分時間來排開行程,鹿恬答應了。

            體檢結果出來後,很快就是安排好的骨髓捐獻日期。不知是不是錯覺,臨近那個日期,鹿恬下樓去超市都覺得有一種被監視的感覺,可當她回頭看去又見不到任何異常人影,她不知是不是杯弓蛇影,但為了避免意外等待去醫院的時間里很少去家意外的地方。

            去醫院打動員針那天,孟靖東安排助理宋詞來接她過去,田靜和鄒瑞還出差在外,早上沒有出發前,田靜給鹿恬打了電話。

            “鹿恬,你是媽媽的驕傲,無論何時何地都是。”

            鹿恬沉默半天︰“媽,你也是我的驕傲。”

            田靜哽咽著掛掉電話,鹿恬只當什麼都沒察覺到,她應當是怕和陸乘揚接觸久了,發現真相吧?只不過母女倆缺少交流,這通電話後安慰兩句彼此說了再見。

            出乎意料的,來鄒家接她的人不止有宋詞還有孟靖東本人,環夢最近放假麼,連總經理都這麼閑的?

            大概是看出她的疑惑,孟靖東解釋了一句︰“我今天確實休假。”

            鹿恬哦一聲,和他一起坐到後座。

            孟家和陸家是世交,孟靖東是陸乘揚看著長大的,陸乘揚小時候還救過他的命,陸乘揚成為他姨父為兩家關系錦上添花,而鹿恬和孟靖東的關系也因此更加狗血。其實她挺欣賞孟靖東的為人,不驕不躁恭謙有禮,和平相處時會是個不錯的生意伙伴。

            上午市區高架上車流量不多算不上擁擠,宋詞和司機在前排,給孟靖東開車的司機是個經驗很老道的老手,不急不躁技術嫻熟,他注意到後面一直跟著一輛面包車,不超車也未曾鳴笛催促之類,穩穩跟在後排。

            孟靖東的車看似低調,其實是經過改裝的,為的就是人身安全,他的司機接受過專業培訓,對盯梢之類的事件很敏感,司機和孟靖東打了聲招得到允許後準備加速跑到前面去,面包車順勢而為,也跟上了上來。

            “孟總,對方是跟著我們來的。”

            孟靖東向後看了看,吩咐司機︰“快下高架。”

            司機答應一聲,聚精會神開車,鹿恬回頭去看那輛車,她心里毛毛的,蝴蝶效應總不會是她和孟靖東共赴黃泉吧?

            “我忘記跟你說,前兩天我出了家門總覺得被人監視,你覺得這兩件事是巧合麼?”

            孟靖東蹙眉,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我被人跟蹤了,你幫忙查一下這輛車,車牌號是……”

            他打著電話,鹿恬已經將安全帶系好,天大地大小命最大!

            後面的面包車緊追不舍,車身上似乎還有同城貨運公司的logo,好在馬上就要到高架出口,面包車忽然加速朝他們的車撞過來,司機連忙打方向盤躲開撞來的面包車,幾乎與右側車輛相撞,車身傾斜那一瞬間孟靖東撲過來護住鹿恬,鹿恬閉著眼楮只听到一聲巨大的聲響,兩人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沖去,頃刻之間天旋地轉——

            鹿恬狠狠撞在前排座椅上,而後司機猛地剎車,又跌落在座位上。

            “鹿恬——”

            她似乎听到孟靖東的聲音,睜開眼楮向身邊看去,孟靖東額頭上有兩道血跡,緊緊閉著眼楮,眉頭鎖在一起。

            “孟靖東?”她忍著想吐的欲/望,叫了他一聲。

            孟靖東睜開眼,微微點頭,他們扭頭去看後面的面包車。

            面包車朝他們撞來的一瞬間,司機緊急避開,面包車直直撞向高架護欄,車身已經變形,里面的人無一絲一毫動靜。

            很快,有警笛聲傳來,四名交警迅速趕來查看現場,附近醫院的救護車也很快趕過來,鹿恬松一口氣,總不會有車再來撞一次了。

            被送到醫院後,醫生給她做了檢查,她沒什麼問題,孟靖東踫到額頭是輕傷,宋詞有點腦震蕩,只有司機閃避時和別的車撞到,左臂骨折。

            “那面包車的司機呢?”

            “還在搶救。”孟靖東包扎過傷口,兩人在病房里休息,不過面包車司機還在搶救,交警也問不出什麼,一切只能等待司機醒過來再做打算。

            鹿恬盯著神色晦暗不明的孟靖東,輕聲問:“你覺得這個司機是想殺你呢,還是想殺我?”

            如果不是撞車,她現在應該去打了動員針等待采集造血干細胞,她要是車禍死亡,陸乘揚康復的希望徹底變成零,那原著里,陸乘揚突然死亡也是這樣的‘意外’?原著里,原主被醉酒司機撞死,和眼前這一幕何其相似,如果是雇凶殺人偽裝成酒駕,再無人查明真相,那可真是天衣無縫的計劃!

            “我會查清楚,給你一個交代的。”孟靖東沉聲說,而後讓人去安排面包車司機的搶救工作,想盡一切辦法將人救回來查清真相。

            鹿恬點點頭,她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身世血緣從出生就注定,她的出現礙了誰的眼,就要把那人給找出來鏟除,一直畏首畏尾下去可不是她的作風。

            “在查清事實前我會派人保護你的安全,希望你不要介意。”

            鹿恬當然不會介意,孟靖東派來的人一定是專業的。

            “那還要去打動員針麼?”

            她還未落音,陸乘揚忽然推門進來,臉色蒼白︰“暫時不要,等你身體恢復之後再說。”

            鹿恬卻不贊同︰“還是問問醫生吧,如果可以我想盡早做完。”

            害她的人也在害陸乘揚,陸乘揚會比她查的還要盡心盡力,這麼好的保護傘可不能輕易死了。

            二人拗不過她,醫生檢查過後確認身體沒問題,很快打了動員針,之後她到每一處活動都有一位身著樸素並不起眼的女保鏢跟著,鹿恬的安全感直線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