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20.020
            于寧萱似乎察覺到有人在看她,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是鹿恬後甜美的笑容差點掛不住,勉強朝鹿恬笑一笑,而後扭過頭去看講台。

            鹿恬覺得很詭異,從訂婚典禮上揭開身世之謎開始,于寧萱就將她視為死敵,還是第一次露出類似于討好的笑容。

            要做什麼?想和解麼?

            原著劇情里,于寧萱也走過這一步,站在正義女主的角度打算和原主和解,希望和平相處,還說︰“外公的遺願就是如此,我不計較從前的事,你也不要再糾纏了。”

            但是原主不接受,在多雙眼楮圍觀的場合里不會和于寧萱虛與委蛇,還要百般為難,讓她變成可憐巴巴的那一方被眾人同情。

            看小說時站在女主角度肯定認為女配是可惡的,但當女配不再是紙片人,脫離原本的路線,那原先的女主角會因為應對女配的改變而改變麼?說實話,鹿恬期待滿滿,她不會和于寧萱作對,卻也想看看,事情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

            下課後,鹿恬和舍友一起回宿舍,路上踫到于寧萱和她的舍友,于寧萱主動走過來,說︰“鹿恬,我想和你談談,我們去學校外面的咖啡廳好嗎?”

            于寧萱本就是可愛型的女孩子,被顧家和于家寵的天真爛漫,給原主的設定就是嫉妒她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活的很好。

            在其余六人興致勃勃的圍觀下,鹿恬輕輕一笑︰“對不起,我不想和你談。”

            要她命的人還沒抓到,她只想在人多的地方和舍友一起走動,單獨出門怕死的不明不白。

            “可是……”于寧萱抿唇,她無意與鹿恬爭什麼,外公外婆的疼愛她都可以還給鹿恬,如果可能大家日後和平相處,鹿恬要搶奪的東西她不在乎,她只是想兩家人和平相處而已。

            可鹿恬根本不給她機會,說完那句話轉身要走。

            于寧萱的舍友出頭打抱不平︰“鹿恬,你什麼態度啊?”

            鹿恬看都沒看她,徑直離開,與他們多費口舌,不如抽時間想想怎麼多掙點錢,她現在背靠顧家陸家還有一個孟靖東,借他們的勢經營自己的事業事半功倍。無論未來怎樣風雲變幻,自己有底牌才是最靠得住的。

            顧家于家的賠償已悉數轉到她名下來,陸乘揚的兩棟房子也已過戶,她手中流動資產不多,暫時不好賣房子,但歸總一下也有一筆數目不小的資金供她投資,至于項目還需要考察。

            她正想的入神,田靜打來電話,讓她有時間回家一趟。

            “有什麼事嗎?奶奶走了沒?”

            田靜哭笑不得︰“你怕她?昨天去你大伯家里了。”

            鄒母閑來無事總愛到兩個兒子家里輪流住著陪陪孫子,大伯家的兒子就是于寧萱前前男友鄒毅,從小被鄒母寵大。

            “我倒不是怕她,只是怕不小心頂撞她而已。”

            “我保證她不在,你快點回來。”

            這麼著急叫她回去做什麼?鹿恬到家發現田靜和鄒瑞都在家,連鄒繁也正經坐在那兒,有一絲絲分家的意味?

            “過兩天就要和孟家人見面,你們的婚事不是鬧著玩的,所以給你的陪嫁還有早就要給你的東西都要說清楚。”

            鹿恬以為田靜只是隨口一說而已,難得有些不安,陸乘揚和顧家的她收的心安理得,可田靜的財產都是她用血汗奮斗來的,她怎麼好意思收下?

            “陪嫁不陪嫁的,這沒什麼吧?”

            田靜嗔怪的看她一眼︰“說什麼傻話,哪個女孩子出嫁沒有陪嫁的?”

            “又不是古代,再說我現在有房子有錢啊。”

            田靜和鄒瑞對視一眼,鄒瑞笑道︰“恬恬,你還小,听你媽媽的就對了,她又不會害你,再說你嫁的人是孟靖東,如果沒有陪嫁,你媽媽怎麼放心?”

            “再說了,這些東西是給你的,從這只手放到那只手里,以後媽和你借錢,你會不借嗎?”

            鹿恬撓撓頭︰“那好吧,你們隨便定就好。”

            田靜滿意了,讓她一份份看文件,該給她的公司股權會轉到她名下,這麼多年約定好的分紅以房產等固定資產形式給她,陪嫁則是從他們夫妻共同財產里算的,房產車子和珠寶都有,粗略算一下結這一次婚大概會劃走他們夫妻五分之一的財產。

            鹿恬現在覺得她和孟靖東簽的離婚協議有點隨便,要是田靜知道了會不會想揍她?

            “鄒繁,這是你你姐姐該得的東西,等你結婚爸媽也會給你同樣的一份,知道不?”田靜沒想瞞著兒子,免得姐弟倆日後因為這些鬧矛盾。

            鄒繁根本不知道這些東西價值多少,很懂事搖搖頭︰“都給姐姐,我是男子漢,可以自己掙錢!”

            “我也可以自己掙錢啊!”鹿恬吼道。

            鄒繁扮個鬼臉,非要拉著鹿恬一起去玩游戲,兩人打打鬧鬧上樓去了,留下田靜和鄒瑞對著一疊文件苦笑。

            “你別擔心,鹿恬會明白一番苦心的。”鄒瑞安慰妻子。

            田靜嘆了口氣︰“我只希望她知道真相後不會埋怨我,其實我的手段和顧家沒什麼兩樣,都是拿錢擺平做錯的事。”

            鄒瑞拍拍她手背,給以無聲的安撫︰“陸家說什麼時候挑明了麼?”

            “暫時沒有,但瞞是瞞不住的,我才知道這幾天陸家的產業重心轉移到咱們這里,再加上顧家的關系,早晚會被人注意到,當年的許多人都認識我,與其鹿恬從別人口中知道當年的事,不如由我來告訴她。”

            “鹿恬最近懂事多了,你不要太擔心。”

            田靜還是不大放心,但見丈夫的神色也明白不好多說往事,掩飾過擔憂,笑著問他︰“你會不會覺得我給鹿恬太多了?”

            鹿恬和孟靖東結婚就是鄒家和孟家聯姻,外人雖然不會過問嫁妝多少,但兩家人都明眼看著,聘禮有沒有先不說,田靜必然不會委屈女兒。從利益上來說,兩家聯姻給鄒家帶來的好處遠比給出去的陪嫁多得多。

            “東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再說繁繁都不在乎,我更不會在乎了,恬恬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當然希望她嫁到孟家能過得開心。”鄒瑞真心實意道。

            田靜蹙緊的眉頭漸漸松開,她不想在丈夫兒子和女兒之間分個輕重,如此局面是最好的。

            等到周末,鄒家和孟家在約好的酒店見面,兩家到的時間差不多,不存在誰等誰、誰去外面接誰的問題,孟父孟母均是盛裝出席,非常重視。

            田靜松一口氣,孟家家大業大,如果孟母看不起鹿恬,在夫妻倆中間做點什麼,那最終受苦的還是她女兒。

            席間孟父孟母說話都很客氣,沒有半點看不起白手起家的田靜的意思。

            “他們既然已經領證,那親家看什麼準備婚禮,我們已經準備好了聘禮,絕對不會委屈恬恬的。”孟母滿臉笑容,好像孟靖東一直娶不上媳婦似的。

            田靜雖然準備好了嫁妝,但什麼時候結婚是他們兩人說了算,笑著推脫︰“他們倆都有主意,讓他們自己做主吧。”

            兩家父母連同鄒母、鄒繁同時看向鹿恬和孟靖東,等著他們給一個答復。

            孟靖東沉默不言,鹿恬怕說錯,悄悄伸手在桌子底下戳了戳他的腿,他不動聲色的將腿挪遠點,唇角漾起一抹微笑︰“恬恬大三課業繁重,況且婚禮場地婚紗都需要時間準備,今年太趕,我們打算等到明年或者恬恬畢業後再舉辦婚禮。”

            “也對,婚紗很重要,恬恬你喜歡什麼風格,媽媽可以給你聯系設計師設計哦。”

            鹿恬保持笑容︰“謝謝媽。”

            而後孟家將準備好聘禮交給田靜和鄒瑞過目,是很豪氣的一筆數目,田靜看完是很滿意,然後便開始頭疼她家準備的陪嫁是不是有點拿不出手?

            兩家大人商量聘禮陪嫁的間隙,鹿恬起身去了衛生間,躲在衛生間思考問題,孟家的姿態和原著里大不相同,原著里雖然沒有描述過這場見面,但原主和孟父孟母關系不和,孟母一定不會這麼熱情,難道他們知道她的身世了?原著里沒有提過孟靖東的感情問題,他是于寧萱崇拜的偶像男神,類似于白月光,只敢仰望,她將原著劇情在腦子里過一遍也沒想出別的原因。

            從衛生間出來,鹿恬還是沒想明白這個問題,洗過手一轉身看到在衛生間入口站著的孟靖東活生生嚇一跳。

            “你干嘛?”

            孟靖東瞥她一眼︰“你那麼長時間不出來,我以為你在衛生間出事了,來看看。”

            “謝謝,我活的好好的。”鹿恬沒好氣的說,跟著孟靖東的步伐往包廂走,短短一小段路,她走得很慢,然後到底沒忍住好奇心。

            “你父母這麼期待你結婚麼?”

            孟靖東可有可無的點點頭,他爸媽期待他結婚是有原因的,只是這個原因不必讓她知道。

            鹿恬似信非信,但他一副不想多說模樣,她也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知道不知道都沒什麼關系,一場交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