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22.022
            與彭漾漾團隊主創約好見面的地點是一間風格迥異的咖啡廳, 鹿恬和彭漾漾一起打車去的,沒有車實在太不方便,她決定抽時間就去買一輛車回來,只不過在學校里停車不方便,明年她不打算繼續住在宿舍, 名下的房子剛好在學校附近,住在外面更方便。

            出租車停下後, 兩人下車朝咖啡廳走過去,咖啡廳外站著一名身材頎長的男子,深秋時節, 金黃刺眼的朝陽照耀在他身上, 男子穿了一件薄薄的羊絨大衣, 單薄卻不會顯得弱不禁風,他正在背對著她們打電話,听到他們的腳步聲轉過頭來, 露出一個足以迷倒顛倒眾生的笑容。

            “漾漾, 你們來了。”

            “鹿恬, 這是斯岩。”彭漾漾低聲給他解釋道。

            斯岩?鹿恬記得這個名字,結合現在看到的閃到人眼楮的容貌,更加確信此人就是原著里于寧萱未來的合作伙伴兼愛慕者, 戲份僅次于陸正揚的妖精男配斯岩,未來會爆紅的流量男星, 一雙桃花眼輕而易舉就能勾走萬千少女的心神。

            “他是演員嗎?”

            彭漾漾點頭, 給他們彼此介紹;“他是咱們的男主角, 斯岩,這是鹿恬,我們新的投資人。”

            鹿恬開始好奇上一個投資人為什麼放他們鴿子,有斯岩在還怕電影火不了麼?

            “上一位投資人是斯岩的姐姐,他們家不願意他做這一行,所以勒令他姐姐撤掉投資。”彭漾漾很憂傷,她和斯岩是同病相憐,喜歡的事做不好就要回去繼承家業。

            斯岩長相很妖孽,表面性格很乖巧其實內里是腹黑妖孽,純粹是靠著無害的外表迷惑眾人,和鹿恬正常打過招呼後,微微一笑,殺傷力巨大。

            “原來如此。”原著里沒有描述過舍友們的生活,世界焦點都在圍著女主角。如果原主沒有和彭漾漾合作,沒有資金他們這部電影可能會流產,也可能拉到資金拍出來悄無聲息,所以後續才會讓于寧萱挖到這個寶,一舉成名。

            團隊主創坐到一起介紹創意和規劃,鹿恬對于不擅長的事不會輕易插手,而且從見到斯岩那一刻起這個投資就變成玩票性質的實驗,她想測試這個世界是真正按照真實世界運轉,還是圍著女主一人轉,看斯岩是否可以不靠女主而爆紅。

            斯岩將一杯咖啡推到鹿恬面前,眼楮里滿滿是單純的笑意。

            鹿恬知道這人不像表面上那麼無害,仍是回以微笑,抿一口咖啡專注听彭漾漾講電影拍攝進程。

            如果資金到位,他們很快就可以開拍,加上不久後就是寒假,他們時間充足完全可以在春節前完成拍攝,至于過審上映的問題都要依托彭漾漾父親的公司來完成,總而言之就是很快就可以看到測試效果。

            “鹿恬,你相信我,我一定不會讓你賠錢的。”彭漾漾推了推她鼻子上的鏡框努力保證。

            鹿恬從未懷疑彭漾漾的能力,端起咖啡和她的踫了踫︰“我當然相信你,預祝我們成功!”

            彭漾漾如釋重負,信心滿滿,鹿恬看的一怔,她穿越到書里,成為活生生的人,不是游戲里有程序設定的NPC,劇情外的世界果然多姿多彩。

            ——

            “孟總,鹿小姐最近在投資一部電影。”宋詞盡職盡責的給孟靖東報告鹿恬的動態,頭一次見他家上司如此關注一個女孩子,宋詞好奇的不得了,但卻不敢過問上司的私事。

            孟靖東有些詫異,點開宋詞發過來的資料,她投資的這部電影雖然是小成本,策劃團隊也都是新手上路,但好歹都是專業人士,還算靠譜,只不過他弄不懂鹿恬都在做什麼。

            鹿恬的改變很多很迅速,且坦坦蕩蕩不加掩飾,孟靖東想不到她為什麼改變,卻漸漸對她有了好奇,會吩咐宋詞關注她的近況,不僅僅是因為陸乘揚的囑托。

            他拿起手機,找到鹿恬的號碼,毫不猶豫的撥過去,對面很快接起來,鹿恬聲音里還有劇烈的喘息,他手一抖,下意識看下時間,周六上午十點,她……

            “我打擾你了?”

            “有什麼事嗎?”

            兩人異口同聲,鹿恬可不知道孟靖東在那邊想歪了的,從跑步機上下來,用毛巾擦擦額頭上的汗珠,一邊壓腿一邊听他說話。

            孟靖東掩飾性的輕咳一聲︰“是這樣,我叔叔明天要回美國一段時間,他听我爸媽說起你,周末晚上想和我們見個面吃頓飯,想問你有沒有時間?”

            “好啊,今天明天都可以。”這都是協議內約定好需要履行的內容,鹿恬答應的很爽快。

            “謝謝。”孟靖東不太自然的說。

            鹿恬後知後覺反應過來,有點欲蓋彌彰道︰“我剛才在跑步……”

            “好的,那我晚上去接你。”孟靖東想點頭,後來想起對方看不見,連忙改成說的,耳根微微發熱。

            “你告訴我地址,我買了車,開車過去吧。”鹿恬不太喜歡被人時時照顧,這會讓她想起從前是個心髒病人,被呵護的像個玻璃人。

            孟靖東沒有意見,掛掉電話輕舒一口氣,繼續埋頭辦公,宋詞支著耳朵沒听到任何有用的內容,只好拿起文件悄悄溜走,免得被老大發現他偷听。

            鹿恬掛掉電話繼續開始跑步,過了好一會兒她腦補出來孟靖東接電話的表情和語氣,笑到肚子疼,差點從跑步機上摔下來。

            “姐姐,你在笑什麼啊?”隔壁的鄒繁小朋友一臉驚恐,以為她瘋了。

            “小孩子你不懂!”鹿恬關掉跑步機,還在笑個不停,惹得上樓來看她的田靜也嚇一跳。

            田靜笑著說︰“還沒見過你笑成這樣……”

            鹿恬擺擺手,把笑意憋回去,恢復成正經模樣︰“我就是和孟靖東打了個電話。”

            “你真是,都是連名帶姓的喊,太不禮貌了!”

            “他也是這樣喊我啊,只叫名字太肉麻了,我喊不出來。”

            田靜很無奈︰“隨你隨你,只要小孟沒意見,你們倆願意怎麼樣都行!不過你整天不是在家就是在學校,怎麼不見你和小孟去約會?”

            “約啊,他剛才打電話就是約我晚上出去吃飯來著。”鹿恬決定趕緊收拾出來一處房子住進去,老是住在家里他們一定懷疑她和孟靖東的事。

            田靜眉頭輕蹙,總覺得鹿恬對孟靖東很隨便,一點都不像是已經領過證的情侶。

            “你們……”

            不過,田靜還沒說個開頭,就被鹿恬的話給打斷了︰“媽,你最近經常在家,公司沒什麼事忙麼?”

            她再一次暗示,田靜平時周末都泡在公司,很少在家悠閑,現在還要經常把她喊回家里吃飯,明擺著是要說陸乘揚的事,但她總是猶豫不敢說出口,怕傷害到她,有時候鹿恬都替她著急。

            “我在家休假你還有意見啊,公司還有你叔叔呢。”田靜猶豫不決,和顧家來往之後要見的人比以往多得多,鹿恬的身世隨時都有可能引起別人懷疑,何況孟家還是陸家世交,要捅破當年的事只差一層窗戶紙,只不過她怕女兒接受不了。

            陸乘揚手術後恢復良好,田靜去見過他一次,商議的都是有關鹿恬,不管她認不認陸家,當年的真相都應該全部告訴她,要怎麼選擇都由她自己做主。

            田靜深吸一口氣,將在一旁玩鬧的鄒繁哄走,握著鹿恬的手,猶豫再三還是開了口。

            “鹿恬,我想和你說說你爸爸的事。”

            鹿恬嗯了一聲,停止拉伸從瑜伽墊上坐起身,仰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田靜。

            “他,他、我和他見過面了,他知道了你的事,我、我一直沒告訴你,他、他是誰。”田靜思慮良久還是磕磕巴巴的。

            她這麼緊張,鹿恬于心不忍,想了想還是主動一點︰“媽,你就直接說吧,我有心理準備,我從前還當他死了呢。再恐怖也不會比死人復活恐怖吧?”

            田靜坐在那兒,雙手交握,很正式的姿勢︰“鹿恬,媽媽希望你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你好,我們不是有心瞞你的。”

            “好。”鹿恬答應,大人口口聲聲說的都是為了孩子好,其實孩子到底好不好,又有誰知道呢?

            她看起來很平靜,田靜忐忑著說出真相︰“其實你已經見過他了,就是……”

            “就是陸乘揚,對嗎?”鹿恬很平靜的將這個名字說出來。

            田靜很驚訝的看向她︰“你怎麼知道的?”

            “你這麼猶豫,還說我認識他,我聯想一下最近發生的事,隨口猜的,看來猜對了。”鹿恬臉不紅心不跳的說,確實是她猜到的,不過是很久前猜到的,她利用這件事做過什麼,是永遠不會告訴田靜的。

            “那你……是怎麼想的。”

            鹿恬聳聳肩︰“有他沒他我都長這麼大了,知道不知道沒所謂的。”

            “那你,還恨他嗎?”田靜顫著聲又問︰“你會不會恨我一直沒有告訴你真相?”

            鹿恬從瑜伽墊上站起來,跪坐在沙發上伸手抱了抱她︰“不會,我很愛你。”

            田靜回抱住她,潸然淚下,在多年前他們相依為命的日子里,她一直以為鹿恬是上天留給她一人的禮物,只想獨自擁有,現在這個寶貝仍然屬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