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穿成爽文女配 > 24.024
            “爸,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總得和我說一下吧?”陸正揚很委屈道。

            陸老爺子看他可憐,到底是最小的孩子,心中一軟, 說︰“你們才交往多久,你又是個沒定性的, 人家還是學生, 這麼匆匆忙忙往家里帶,誰能放心?”

            陸正揚一喜,往老爺子身邊蹭了蹭︰“爸,我又不是小孩了,我對萱萱是認真的。”

            “嗯?”陸老爺子質疑的看過來。

            他連忙補充一句︰“當然萱萱對我也是認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

            “還是等一等再說吧。”

            他口吻放軟, 陸正揚打蛇上棍,追問︰“那過年帶回家怎麼樣?”

            “說了再說,還有你先去問你媽。”

            “爸, 你分明知道我媽有中意的兒媳婦人選, 她怎麼會喜歡萱萱,何況你真想我重復大哥的悲劇?”陸正揚意圖戳一下老爺子的舊傷疤。

            他話未落音, 陸老爺子已經臉色一變︰“不許亂說!”

            “本來就是啊……”陸正揚小聲抗議道, 但見他爹臉色實在難看,立刻住口。

            “你先回去吧, 這件事我需要想一想。”

            陸正揚連忙道謝︰“爸, 你真好!”

            他腳步輕快地離開, 陸老爺子卻在他走後長長嘆了一聲氣, 這是什麼孽緣?如果他們當初不曾拆散陸乘揚和田靜,那麼于寧萱也不會出現在這里和陸正揚戀愛,若是因為往日教訓贊成他們在一起,鹿恬在陸家又該是何種地位?

            “走,去醫院。”

            深夜時分,陸老爺子的車停到醫院樓下,陸乘揚本來準備入睡,卻被敲門聲驚醒,開門一看是陸老爺子,驚訝問道︰“爸,我明天就能出院,你大晚上來醫院找我做什麼?”

            陸乘揚恢復不錯,明天就可以出院,但還需要和醫生溝通身體狀況,定期到醫院檢查。

            陸老爺子深深看他一眼,神情疲憊,而就在一瞬間陸乘揚突然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他惴惴問道︰“爸,你都知道了?”

            “是,我最近知道田靜是顧家走散的女兒,她身邊還有鹿恬,我就讓人查了一下。安胥今晚和他們吃飯,我找個借口讓他把靖東和鹿恬帶了過來,那孩子……很好,很像田靜。”

            陸乘揚想露出一個驕傲的笑容,可仔細一想鹿恬的成長跟他沒有絲毫關系,只能苦笑道︰“爸,鹿恬她還不知道這件事,您別……”

            “我知道,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面對大兒子,陸老爺子和他的相處狀態更像是平輩的朋友,溫和又平靜,這麼多年過去,陸乘揚不再是那個事事被父母左右的富二代了。

            “她是我的女兒,我欠她很多,我很想補償她。”陸乘揚眼眶發熱,努力強調道︰“爸爸,她是我唯一的女兒,如果不是因為那場車禍,她本該無憂無慮的長大。”

            “我們都虧欠她……”陸老爺子捏捏眉心,如果不是車禍,陸家原本是打算接納她,但車禍幾乎要陸乘揚沒命,當時他們固執的認為這是田靜帶給陸乘揚額的厄運,既然兒子已經失憶,不如讓他們徹底分開,讓陸乘揚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平心而論,他們給田靜二十萬不算虧待她,但是他們誰也沒想到田靜已經懷孕,而且在而是多年後救了陸乘揚一命。

            “田靜來看過我,她說最近會和恬恬說明我的身份,爸,我很怕她怪我……”陸乘揚雙手捧著頭,看向地面,有水滴啪嗒啪嗒落到地上。

            陸老爺子嘆息一聲,拍拍他的肩︰“我們以後好好補償她。”

            ——

            陸正揚送于寧萱回于家,于寧萱坐在車悶悶不樂,直到自家樓下才鼓起勇氣問︰“正揚哥哥,你爸爸是不是不喜歡我?”

            “怎麼會呢?剛才我爸和我解釋了,以為我拐騙妙齡少女,怕你以後不願意嫁給我這個大叔。”陸正揚故作輕松道。

            “真的?”

            陸正揚舉手保證,順道在她臉上親了一口,眼神溫柔繾綣,于寧萱心中安定,如果是這樣那等畢業以後也就沒什麼了。

            “小姑娘,你可快快長大,我等不及要把你娶回家了。”

            于寧萱靠在他懷里幸福無比,忽然想起一件事︰“你還沒和我求婚,我為什麼要嫁給你。”

            “那我現在和你求婚?”陸正揚開玩笑道。

            “你想得美,連一束花都沒有,我才不會答應。”于寧萱似真似假道,其實無論陸正揚拿什麼求婚她都會答應的,她愛上了這個男人。

            “你生日想要什麼禮物?”陸正揚滿含深意的問。

            他提起生日,于寧萱就想起顧老爺子送給鹿恬那一串深湖藍色的鑽石項鏈,那原本是準備給她的生日禮物,她極力勸服自己不在意,可鑽石項鏈的影子在眼前揮之不去。

            “哪有提前問人家想要什麼禮物的?你也太沒誠心了。”

            陸正揚忽然轉過頭深深吻住她︰“那這樣算不算有誠意?”

            于寧萱假意推了推他,沒推開,隨之沉迷這個吻里。

            ……

            于寧萱和陸正揚依依惜別後回到家里,顧雅蘭正在給肚子里的孩子準備小衣服小鞋子,听見她回來的動靜,打趣道︰“是正揚送你回來的?”

            “對啊。”于寧萱聲音里都帶著甜蜜,笑意溫柔,到顧雅蘭身邊和她一起整理那些小衣服。

            “你們倆好好處,等到過年說不定就可以去見家長呢。”顧雅蘭興致勃勃的給女兒謀劃道。

            提及這個,于寧萱不太愉快道︰“我們今天吃飯見到他爸爸,可是他爸爸似乎對我不太滿意,正揚說他爸爸覺得我還是個學生,年紀小。”

            顧雅蘭一驚,也不整理衣服了,拉著于寧萱讓她講了事情經過,听到鹿恬也在場時,她冷冷哼了一聲︰“說不定那死丫頭在陸老爺子面前說了你的壞話。”

            于寧萱不明所以︰“她能說什麼?”

            “說你品德不好啊,愛慕虛榮之類的,老人家不就最討厭這樣的女孩子,她隨便說點壞話,老爺子肯定以為你是貪圖陸家的權勢。”顧雅蘭分析的煞有介事。

            “可是正揚說沒事……”于寧萱又不確定起來。

            顧雅蘭嘆一聲氣︰“那就讓他去和家里周旋,對了,再過幾天就是外婆生日,你準備的什麼禮物?”

            于寧萱的生日與顧老太太接近,這也是顧老太太喜歡她的原因之一。

            “我還沒有準備。”于寧萱實話實說。

            “你這孩子,幸好我準備了,我請人親手織了一條羊絨圍巾,到時候你就說是你織,送給老太太她保準高興。”顧雅蘭拿出一條精致的紅色羊絨圍巾獻寶。

            于寧萱摸著柔軟的羊絨圍巾低聲道︰“媽,我們可以不用去討好外婆嗎?我覺得這樣搶來搶去好怪。”

            “哪里怪了?只是保持適當的聯系而已,如果咱們和顧家斷絕關系才被人說呢。”顧雅蘭不以為然道。

            “可是,我不喜歡和鹿恬爭,我們畢竟不是顧家的。”

            顧雅蘭將羊絨圍巾扔回盒子里,瞥她一眼道︰“什麼叫爭?你就是小孩子臉皮薄,這事端看老太太喜歡誰,外婆喜歡你,你就去老人家面前盡盡孝,報答她這麼多年對你的疼愛,這是應該的!”

            于寧萱總覺得她說的哪里不對,可想不出什麼反駁的話,只能低頭默認,差點將那羊絨圍巾給扯變形。

            同樣

            田靜也為顧老太太的生日花了點心思,今年是第一次給老太太祝壽,禮物總要新奇一些,鹿恬拜托她順便多準備一份,她不知老太太喜歡什麼,但知道老太太不太喜歡她,她犯不著巴巴的去討好。

            何況,她現在還有事要頭疼,陸乘揚知道田靜已經告訴過她真相,發過來的信息他還沒有回復。

            “媽,我要怎麼回他啊?”鹿恬故意來問她。

            田靜看了一眼,笑道︰“你想怎麼回就怎麼回唄,你之前不是挺干脆利落的?”

            她才不會給陸乘揚說好話,想認回女兒自己努力去!

            “那我還是不要回復了。”這樣才比較符合人設,甚至連孟靖東發來的消息,她也一概沒有理會。

            “都隨你,這件事由你做主。”田靜很輕松地說。

            鹿恬更放松了,拿喬還是很有必要的。

            “其實你要是點頭的話,陸家生活也不錯,二老膝下沒有孫子孫女,只有兩個外孫,這麼多年估計也在盼著有個孫子孫女,你一出現,他們肯定高興到不知所措。”田靜見她不為所動,忍不住說了兩句。

            鹿恬很好奇︰“媽,你就真的不恨他們?”

            “還好,我現在也能理解他們當時的心情。”

            理智來說,田靜是希望鹿恬至少和陸家保持不遠不近的關系,有利于提高她在孟家的地位,何況陸家家大業大,日後能給鹿恬更多保障,陸乘揚沒有孩子還保證以後不會有孩子,他肯定會將鹿恬視若珍寶,再加上鹿恬的救命之恩,就連陸老太太也不會說什麼吧?

            鹿恬听完田靜的分析,確定她是真的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