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2.Chapter2
            童佳紓目光掃過甦琪的手機屏幕,輕點了下頭。

            她當然不會認錯紀子航。

            在得到肯定的答復之後,甦琪坐在椅子上捶胸頓足,“博元的這位太子爺到底有沒有眼光啊,論演技,論長相,席宇彤都被我女神甩了十條街都不止,我女神還是他們博元的搖錢樹,為了捧小情人,連搖錢樹都不要了,簡直是墮落。”

            “不過席宇彤也真是好命,博元太子爺不僅帥氣多金,資源不要錢似的往她身上砸,關鍵是人還體貼,席宇彤生病了他還特意過來看。”

            背靠大樹好乘涼,何況還是紀子航這樣的大佛。

            甦琪強忍著才沒化身檸檬精,嘆息道︰“只是苦了我女神啊,拼死拼活的工作,本來是業界公認的無黑點女星,現在可好,被席宇彤那朵白蓮花倒貼炒作不說,還被白蓮教潑了一身髒水,等白蓮花大紅之後,我女神在博元的處境肯定更難。”

            白蓮教是楚昱珂粉絲對席宇彤粉絲的黑稱。

            童佳紓笑了下,安慰她︰“怎麼會呢,你女神演技棒,顏值高,就算是被人潑髒水也不過是黑粉無病呻吟罷了,實力和咖位都擺在那里,就算離開博元也能風生水起,何況博元能做到今天這麼大的規模,領導層的業務能力還是不容置疑的,生意人,哪有跟錢過不去的。”

            甦琪頻頻點頭,贊同她的話,“我女神當然厲害,不過我女神現在合約還在博元,博元這麼捧席宇彤,踩她上位,想想就糟心。”

            娛樂圈水深,論資排輩,同一公司女明星很容易起資源沖突,不紅的時候抱大腿,紅了就搶資源,爭當公司一姐的地位。

            甦琪沒忍住繼續八卦,“看博元太子爺還親自到醫院來看她,不像是圈子里隨便玩玩的樣子,該不會真像網上說的,席宇彤背後的人不是包養她,而是在正經談戀愛吧,不然博元太子爺干嘛對她這麼好?”

            童佳紓听著甦琪的話,不自覺的捏住輸液管,想要附和甦琪的話,喉嚨似是被黏住了發不出聲。

            紀子航對一個人能有多好,沒有人比她更清楚。

            想當年自己一句戲語說想要天上的星星,紀子航當時就爬到了樹上,說要給她摘星星。

            童佳紓和紀子航從初中就在一個班級,不過一直沒怎麼說過話,真正熟悉起來是在高中的時候,紀子航的舅舅二婚,他的新舅母有個和他們差不多大的女兒,同一個年級,叫夏念,紀子航的舅舅托關系把夏念轉到他們班級。

            夏念是個漂亮又乖巧的小姑娘,看起來嬌滴滴的,性格卻很堅強,軍訓時剛好和童佳紓站在一起,夏念是個路痴,又剛到一中,對校園的地理環境不熟悉,經常迷路,童佳紓那時候是個自來熟,又熱心腸,有空就帶著夏念熟悉學校環境。

            一來二去,兩人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整個高中三年都坐同桌。

            自然而然,童佳紓和夏念的便宜表哥紀子航也熟悉了起來。

            紀子航是紀家這一代的獨生子,赫赫有名的博元集團就是紀家的,有錢有勢,底蘊深厚,童佳紓原本和他就是兩個世界的人,要不是因為夏念,即使是在同一個班級,也不會有什麼交集。

            私底下倒是和班上的其他同學討論過紀子航的八卦,在那個躁動的青春期,長相好,家世好,成績好的男生總是容易成為女生的焦點。

            紀子航和他那幾個同樣家世出眾,顏值高的哥們幾乎被傳成了一中的神話,他長相陽光帥氣,一下課就吆喝著後面坐著的一排男生出去打籃球,咧著嘴,笑的沒心沒肺。

            看似平易近人,到底是上流圈的公子,都說豪門是非多,從小受到的教育也和常人不同,喜怒不形于色,童佳紓那時候性格活潑,是個自來熟,但骨子里有點慫,不敢招惹紀子航這類人。

            她心底里覺得紀子航這樣出身的人,怎麼可能像他表現出來的那樣純良。

            和紀子航熟悉之後,童佳紓才發現,紀小公子,是真的很純潔,童佳紓那時候性格張揚,在發現他無害之後經常說話逗他,有時候把人惹急了,他就默默的坐在座位上不說話,唇角下耷著,黑眸幽幽的盯著她,等著她道歉。

            童佳紓是拗不過他的,她要是不哄他,就會一直感受到紀少爺氣憤又幽怨的眼神,他別扭起來,是個驢脾氣,眼楮一眨不眨的,盯她久了,眼眸濕漉漉的。

            童佳紓最受不了這種眼神,不耐煩的從抽屜里摸出一根棒棒糖塞他懷里,算是哄他了,這是兩人之間的一個暗號,童佳紓給他糖,就是道歉了,他也不得寸進尺,收了糖立馬就咧著嘴笑的沒心沒肺。

            初時童佳紓一個月準備一根棒棒糖,後來進化到一周七根棒棒糖,童佳紓就吐槽紀子航是氣包包,天天生氣,結果氣包包還不給說,一說就又要瞪人。

            童佳紓捧著自己的零花錢跑去小賣部買棒棒糖,一邊肉疼一邊恨自己嘴賤,零花錢都給紀子航買糖了。

            回憶往事,童佳紓仰靠在椅子上,手指搭在眼上,白熾燈光透過指縫瀉到眼眸,她閉上眼楮,忍不住暗想。

            白駒過隙,滄海桑田。

            她的小跟班,是別人的了。

            電梯里,杜茂通按了五樓,紀子航斜了他一眼,“你要去五樓?”

            杜茂通疑惑的說︰“席小姐不是在五樓嗎?”

            席宇彤的哥哥席朗是紀子航大學室友,姑娘想進娛樂圈,放到別的公司家里不放心,就走了紀子航的門路放到了博元集團旗下的影視公司,昨天拍戲時受了傷,正好就在這家醫院。

            公司女明星受傷入院,紀子航是不管的,這種小事也用不著驚動他,但礙于席朗的情面在,多多少少都要照顧些,今早席朗還特意打電話過來說人在國外,暫時走不開,希望紀子航能幫忙照顧妹妹,杜茂通還以為紀總過來是特意來看席小姐的,可似乎不是這樣?

            紀子航蹙眉,“她怎麼也在?”

            杜茂通︰“......”早上席朗打電話過來讓你幫忙照看妹妹,您可是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杜茂通望著老板,拿捏不準老板這是什麼意思,但他感受到老板現在心情不怎麼好,不再多問。

            紀子航從兜里摸出手機,手指在屏幕上劃了兩下,神情淡淡的說︰“讓林逸派人代表公司去看她。”

            杜茂通應了聲,心想席朗一番撮合的苦心又白費了,那位還在病中的席小姐也要心碎了。

            林逸是娛樂部總監,紀子航讓他派人去看因戲受傷的席宇彤,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擺明了就是避嫌。

            杜茂通跟在紀子航身邊這麼久,只隱約听過,老板心里有人,不過一直沒見過真人,也不知是什麼樣的美人,讓老板無視身邊這麼多愛慕者。

            司機把車開過來,杜茂通跟在紀子航身後上了車,剛要聯系林逸,就听紀子航說︰“聯系君捷公關的周總,說我後天有空。”

            杜茂通微怔,君捷公關公司周總的邀約,紀總上個月不就已經拒了嗎?

            杜茂通偏頭,老板雙腿交疊,倚靠在座位上,唇角輕揚,笑容耐人尋味。

            *

            童佳紓從醫院回去簡單洗漱一番躺在床上,腦袋昏昏沉沉的,卻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著,從被子里伸出手到床頭一通亂摸,探尋到手機,摁了開機。

            手機嘟嘟嘟的發出一長串消息提示音,都是工作微信群的消息。

            屏幕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半了,這個點了微信群里還在熱鬧的說著什麼事,大約是喜事,消息條數太多,童佳紓沒翻到上面,就看到基本不在群里說話的周總在發紅包,幾位主管也不停的發著紅包。

            她點了最底下的一個,看了自己搶到的紅包數,挑了挑眉。

            一頓飯錢了。

            她又往上面點了幾個,幾位主管出手都挺闊綽的。

            她搶紅包搶的歡快,手機突然接到湯主管的一條私聊信息。

            “搶了紅包怎麼不知道在群里說幾句好听的話?”

            她愣了一下,趕緊去工作群里往上翻聊天記錄,底下全都是公司同事在拍周總的馬屁,說公司在周總的領導下越來越好。

            她還沒看到發生什麼事,湯主管就又發消息過來了。

            “周總約到了一個大人物,後天要到我們公司參觀,你要多在公司同事面前刷存在感,不要整天跟個悶葫蘆似的只知道做事。”

            湯主管簡單明了的說了今天微信群里這麼熱鬧的原因,又開始教童佳紓職場生存之道。

            童佳紓一進公司就跟在湯寧手底下做事,湯寧對她很器重,什麼都願意教她,是個難得一見的好領導。

            童佳紓到工作群里附和著說了句話,又和湯寧聊了幾句。

            順便請了一天假,她身體實在是吃不消了。

            她睡不著覺,翻著手機,又登上了許久不用的QQ賬號,空間里空蕩蕩的,說說和相冊都被她清理干淨了,只剩下十幾條留言孤寂的躺在那里,最上面一條的留言時間是五年前,紀子航留的,狗屎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