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7.Chapter7
            童佳紓哭喪著臉站在那里,湯寧輕笑一聲,明知故問,“怎麼還不走。”

            童佳紓斟酌一番,問,“可以不要博元的項目嗎?”

            湯寧詫異的挑了下眉毛,雖然這個挑戰對童佳紓來說很大,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童佳紓向來都是不輕易言敗的人,從畢業到公司什麼時候都不會開始,每天在公司都保持著積極狀態,像個小戰士一樣,求知欲強,能吃苦,又能堅持,每次都讓她刮目相看。

            在她身上,她能看到那種二十多歲小姑娘的活力。

            即便知道結果可能不盡如意,也會盡力一試,這次還沒開始就要放棄,不是她的性格。

            她把文件合上,專心和童佳紓溝通。

            “沒關系的,只是試一試,盡力就行,全當鍛煉自己,做不成對你沒什麼影響,但是你依然可以從中學到經驗,萬一做成了,對你以後的幫助很大。”

            童佳紓說︰“紀總親自到君捷都沒有同意合作,翻盤的機會不大,而且今年下半年開始,公司好幾個部門裁人轉崗,我們公司面臨的挑戰很大,與其花時間在不可能跟我們合作的博元上,不如早早認清現實,去尋找更多合作方,免得得不償失,最主要的一點,影視公司都有自己的公關團隊,博元影視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他們的公關團隊已經很成熟了。”

            湯寧認同的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我們在博元確實浪費了太多時間,從一開始我對這個項目就不看好,但是我和周總聊了一下,今年大環境趨勢不好,同行業之間競爭力大,我們必須要想在同行業中脫穎而出,就必須做的和他們不一樣。”

            “很多公司認為影視公司有公關團隊,不需要和公關公司合作,但縱觀這幾年的娛樂圈,突然爆紅的藝人很多,藝人走紅以後她的所有工作流程都和走紅前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時候活動,片約紛至沓來,出錯也多,專業的公關團隊需要慢慢成長,不可能一下子就建立,但是藝人的走紅是不可預見的,在藝人走紅以前,公司不可能付出這麼大的成本去給她運營,她們是需要專業的公關公司來幫助她們的,即便是博元也一樣,但一般公司格局不大,不願意出這份錢,我們需要依靠博元,來吸引更多的影視公司跟我們合作。”

            童佳紓進公司一年多了,又有湯寧的指導,工作能力成長的很快,處理一般項目游刃有余,這是一個很奇妙的過程,從一個什麼都不會的職場菜鳥蛻變成領導的得力助手,童佳紓為此還沾沾自喜過,听了湯寧的分析,才知道自己和湯寧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湯寧如果不和她說這些,她甚至覺得周總一直吊死在博元這顆樹上的行為是傻叉呢。

            “您剛剛說,唐主管也會想辦法拿到博元的項目?”

            湯寧嗯了一聲,“她向來自傲,一定會盡全力去拿博元的項目,但是這樣會影響我們手上的其他工作,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和你分工,博元那邊你負責去談,手上的項目全部交給我,我來替你解決。”

            童佳紓覺得挑戰有點大。

            湯寧看她若有所思的臉色,走到她跟前,笑著拍拍她的肩,“你是我的得力干將,我坐上總監的希望可就壓在你身上了。”

            什麼?

            童佳紓驚恐的看著湯寧。

            湯寧輕描淡寫的說︰“我們公司總監的位置一直空著,周總說我和唐嬙誰能拿到博元的項目,就升誰做總監。”

            她說的輕巧,仿佛並不擔心升職的事。

            但她和唐嬙向來不合,唐嬙又不是一個大度以和為貴的人,如果讓她坐上總監的位置,湯寧這整個組都別想有好日子過了。

            童佳紓深吸了口氣,捏著拳頭說︰“我一定會拼盡全力的。”

            湯寧假惺惺的說︰“不要為難自己。”

            童佳紓幽幽的說︰“我最尊敬的湯主管,您能別這麼虛偽嗎?”

            一邊說這個項目關乎她升上總監,一邊讓她不要為難自己,這麼嚴重的後果,她能不為難自己嗎?

            湯寧哈哈大笑,在她的臉上戳了戳。

            “那我來點實際的,你晚上有空嗎?”

            本來有空,現在估計是沒空了,這麼大的擔子壓在她身上。

            “怎麼了?”

            “晚上跟我去吃個飯,我給你介紹個人。”

            做這一行的看重人脈,童佳紓很慶幸遇到了個好領導,願意帶她。

            “什麼身份?”

            問這句話不是她勢利眼,而是她到公司,湯寧給她上的第一堂課就是,穿著打扮。

            見不同身份年齡的人,打扮也要有所不同,要讓對方看起來舒服。

            “我們公司的前任總監,方西華。”

            童佳紓激動的說︰“方總監?”

            湯寧看小姑娘開心那樣,笑著說︰“怎麼,你也是方總監的小粉絲?”

            童佳紓說︰“是呀,方總監是我學長,我考上C大的時候他已經畢業了,大三那會他到我們學校演講,我那時候剛開始了解公關,有幾個問題不懂,就發了郵件給他,他都很耐心的回復我了,他是我做一行的啟蒙老師,我現在還有很多問題,都是請教他的呢。”

            湯寧有些意外,“所以你一畢業就到我們公司面試,也是因為他?”

            童佳紓點頭,“算是吧。”

            畢竟那時候還年輕,就覺得偶像在的公司肯定是很好的,本來還以為能見到方西華,當面感謝他,沒想到那麼不巧,她到君捷入職的前兩天,方西華跳槽到了博元。

            湯寧,“那剛好,本來我還想介紹你和他認識呢,咱們公司最早拿到博元的項目,就是方總監去談的,那時候所有人都覺得他不行,博元不可能看上我們君捷這種小公司,但偏偏這事就讓他給做成了,他現在在博元做副總,你如果和他熟悉的話可以試著請他幫忙,他既然還願意幫周總,想必也很樂意幫助你,你可以和他交流交流經驗。”

            想起方西華,童佳紓就覺得心里踏實許多,方西華給她的感覺就是很靠譜,好像沒有他做不成的事情一樣。

            湯寧又跟童佳紓說了幾句話。

            童佳紓從她辦公室出來,整個人就像是被她洗腦了一樣,居然剛愎自用的覺得博元的項目她一定會拿到,而且非她不可。

            她回到座位上,完全感受不到饑餓,摸出手機,猶豫了一番,點開了那個熟悉的頭像。

            童佳紓︰尊敬的方西華學長,你在嗎?

            這條消息發過去很久,方西華才回︰不尊敬的童佳紓學妹,我不在。

            “......”

            她這個學長,長著一張一本正經的嚴肅臉,但聊起天來極其幽默,不過童佳紓和他網上聊了兩三年,現實生活中卻從來沒有面對面的說過話。

            童佳紓︰哦,我最尊敬的學長,今天我和我的主管聊天,恰好聊到您當年在君捷的豐功偉績,當年,您以一己之力,撬開了君捷通往博元的城牆,真是讓我們佩服的五體投地。

            方西華︰你再這麼說話,我要打你了哦。

            童佳紓︰學長,有個事想請你幫忙。

            方西華︰想讓我幫你拿到博元的項目?

            童佳紓︰學長您真是太機智了。

            童佳紓懷疑學長正在對著手機屏幕翻白眼。

            方西華︰我當初拿到博元的合作是和黎總談的,博元影視這一塊現在的負責人是紀總,紀總做事向來有自己的原則,我在博元負責的是進出口銷售,國內市場部這邊我說不上什麼話,這事能出力的地方不多,不如,我直接把紀總介紹給你。

            把紀子航介紹給自己。

            童佳紓下意識的回︰不用了,紀總忙,沒工夫搭理我的。

            五分鐘後,方西華發了條消息給她。

            “已經把你的微信推給紀總了。”

            童佳紓︰“......”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個陌生人請求加她為好友。

            童佳紓看頭像就知道這個是紀子航。

            她以前的微信號是有紀子航好友的,但已經許久不用,換了個新號,紀子航的微信頭像還是高中時用的,清晨剛升起的太陽,散發著碎金色的光芒,那是她高二的時候用紀子航的手機在教學樓前拍的,那時候她的拍照技術很爛,這張照片卻拍的特別文藝範,炫耀的跑去跟紀子航N瑟,紀子航當時就拿這張照片做頭像了。

            那時候她心里美滋滋的,暗搓搓的把自己的頭像換成了月亮。

            月亮的光芒來自太陽,她覺得紀子航就是自己的太陽,她所有的光芒都是紀子航給的。

            沒人發現她的這點小心機,她小心翼翼的保護著自己的這個秘密,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

            她點了同意,正猶豫著要不要給紀子航發個消息過去,那天在公司,兩人也算是打了招呼,他應該不至于還不知道自己是誰吧?

            她正這麼想著,紀子航給她發了一張圖片。

            她們的高中畢業照。

            還特意用紅筆把她的臉給標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