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8.Chapter8
            紀子航︰這個是你吧?

            紀子航又發了一條消息過來,童佳紓盯著手機屏幕,滿心怨念。

            他記憶力有這麼不好嗎?

            剛見面時說不認識了還能說的過去,畢竟他貴人事忙,又好幾年沒見面了,可現在她已經和他打過招呼了,清清楚楚的告訴他自己叫童佳紓,他還一副跟自己不熟的樣子,就有些刻意了。

            童佳紓小心眼的想,紀子航估計是故意裝作對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防止自己這個昔日的老同學,巴結上他,求他辦事。

            還說什麼以後他都仗著她,讓她橫著走。

            現在倒好,她還沒要去吃他的喝他的呢,裝傻充楞,就怕被她這個老同學纏上,她童佳紓,怎麼著也是有正式工作,經濟獨立的姑娘,看起來也沒那麼窮困潦倒,至于讓他避如蛇蠍嗎?

            他想和她一點關系都不扯上,她偏不如他意。

            童佳紓腦子里想著一定要巴結上紀子航,手上已經不由自主的輸入,“你是?”

            她向來是睚眥必報的。

            紀子航裝作一副不認識她的樣子,打擊了她的自信心,她也要讓紀子航嘗嘗被人忽略的滋味。

            他這種從一出生起就受人追捧的富家公子,肯定受不了她這種目中無他的態度,還不得和她杠上。

            杠上了好,他敢杠,她就貼上他。

            十分鐘。

            紀子航沒給她消息。

            童佳紓挪了挪屁股,穩住。

            半小時。

            紀子航沒給她消息。

            童佳紓喝了杯熱水,穩住。

            一個小時後,童佳紓發消息給方西華。

            “尊敬的方西華學長,您跟紀總介紹我了嗎?”

            方西華︰“是的,紀總加你了嗎?”

            童佳紓心虛︰“加了......吧!”

            方西華︰“到底加沒加?”

            童佳紓︰“加了。”

            方西華︰“行,那你和紀總聊。”

            童佳紓︰“不行啊,學長,紀總不搭理我。”

            方西華︰“我們紀總對女生都很尊敬,既然加了你,就不會不理你。”

            童佳紓老實承認,“是我嘴賤。”

            她把自己和紀子航之間的那點苦大情淺跟方西華說了一遍。

            童佳紓︰“學長,我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挺不想讓紀子航連我是誰都想不起來。

            後面這句話她沒和方西華說。

            方西華︰“我親愛的小學妹,你是腦子......你跟紀總杠什麼,現在你有求于紀總,而且我們紀總很忙,不會有時間揣摩你心里的那些彎彎繞繞。”

            方西華還是沒忍心打擊她這個小學妹,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說她小心眼。

            方西華︰“此一時彼一時,不管你和紀總以前關系如何,現在是你有求于他,除非你還能像以前一樣,做博元老板娘,不然紀總沒道理對你好的。”

            博元老板娘,童佳紓一臉驚恐的回。

            “不不不,學長你誤會了,我和紀子航以前就是哥們關系,沒有曖昧的。”她倒是想和紀子航有點曖昧的,可惜紀子航不願意呀。

            方西華︰“童佳紓,你是傻子吧。”

            “......”

            什麼意思?

            童佳紓︰“學長,我覺得你的性格和你的長相一點都不一樣。”

            方西華︰“怎麼說?”

            童佳紓︰“我從照片上看,你長的很嚴肅,感覺是個做事很有原則,很傳統的男生,但是每次和你聊天,我又覺得您是個幽默風趣的男生。”

            方西華︰“你的意思是我長的老?”

            童佳紓︰“我尊敬的學長,你天真可愛的小學妹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我就是覺得,有時候,你和紀總挺像的。”

            “......”

            過了很久,童佳紓都沒接到方西華的消息。

            她抽空給紀子航又發了個問號過去,紀子航也沒回她。

            她深吸了口氣。

            方西華再次給她消息︰“剛剛助理來找我,很榮幸你會覺得我和紀總很像,不過紀總年少有為,可不是我能比的上的。”

            童佳紓︰“學長不要妄自菲薄,你也很厲害的。”

            方西華︰“紀總給我消息了。”

            童佳紓︰“什麼?”

            方西華︰“紀總說你是個呆頭鵝,和你合作會有風險。”

            童佳紓此刻更加清晰的認識到現實是多麼殘酷,她以為紀子航好歹會意識到她是故意氣他的,結果紀子航壓根就沒在意她。

            一拳頭打在棉花團上。

            童佳紓欲哭無淚,這樣下去估計不等到自己巴結上他,拿到博元的合作,他就得把自己拉黑了。

            童佳紓︰“學長,你跟紀總說我知道錯了,我不是故意的,問他還有沒有機會彌補。”

            方西華︰“不如你請我們紀總吃飯,道個歉,紀總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童佳紓總覺得學長看紀子航是帶著濾鏡的,不然怎麼總是夸他呢。

            童佳紓︰“好吧,學長,咱們晚上見面聊,你先去忙吧,想想還是挺激動的,除了大三時候學長在我們學校演講,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學長真人了,今天算是咱們的網友見面了吧。”

            童佳紓和方西華聊完,又繼續想辦法攻略紀子航。

            “紀總,那日見到你,恍然想起當年高中時,您對我的照顧,這麼多年,我一直都沒機會感激您,您看您什麼時候有空,我請您吃個飯吧。”

            童佳紓發完消息,雙手合十,希望紀子航看在自己態度如此誠懇的份上,跟自己見面。

            這回紀子航終于有消息了。

            “好的,今晚有空。”

            今晚她沒空呀,她要跟湯主管一起去見學長呀。

            童佳紓捏著手機給湯寧發消息。

            “湯主管,我們晚上和方總監約在哪里吃呀。”

            紀子航的時間肯定不能推,學長那邊本來就和湯主管有了飯局,不如她就把紀子航約到湯主管和學長吃飯的地方,到時候熟人見面,就順理成章的拼桌了。

            湯寧︰“我剛要和你說,晚上和方總監的飯局取消了,方總監要去非洲出差一段時間。”

            童佳紓有些懵,要去非洲出差,剛剛不是還好好的嗎?學長沒跟自己說呀。

            童佳紓︰“紀總,我下班後,到您公司接你,您喜歡中餐,還是西餐。”

            紀子航︰“雲隆灣不錯。”

            童佳紓仿佛听到錢包顫抖的聲音,雲隆灣是一家坐落在市中心的園林餐廳,鬧中取靜,世外桃源,據說很多人慕名而去,連路都找不到,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貴,童佳紓看過網上的信息,人均消費6000+,紀子航居然只用了不錯兩個字形容。

            童佳紓假惺惺的說︰“听說雲隆灣的路很難找,我對這家店不太了解,今天過去怕找不到路。”

            紀子航︰“沒關系,我認識路。”

            “......”

            童佳紓可後悔死自己那句嘴賤的問紀子航是誰了,不然現在也不用請紀子航吃飯賠罪了。

            她一點工作的心思都沒有了,蔫頭耷腦的在辦公桌前坐了一下午。

            紀子航吃飯倒是很積極,本來說好了她下班之後去他公司接他,結果才剛下班,他就發消息過來,說已經在公司樓下等她了。

            這麼著急干什麼,她還能跑了不成。

            童佳紓走出公司,左右瞥了眼,一輛黑色賓利從左側開過來停在她跟前。

            童佳紓彎身想要看清是不是紀子航,車窗降下,她恰好撞上一雙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上架著白金框的眼鏡。

            她愣在原地,對方面色冷淡的提醒她,“上車。”

            童佳紓走到後車座,拉著車門的手僵了僵,車門拉不開。

            她與車門斗智斗勇了半分鐘,無奈走到前面向紀子航求助。

            紀子航雙手環胸,靜靜的看著她,眼梢微吊。

            童佳紓特別不好意思,低著頭,小聲說︰“紀總,能幫我開下車門嗎?”

            紀子航扭過臉,把車門打開。

            童佳紓坐到副駕駛上系安全帶,她有些緊張,低著頭,好幾次都沒能成功的把安全帶插進去。

            紀子航也不催她,慵懶的靠在車座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童佳紓側著身子,垂著眼,睫毛像兩把小扇一樣輕顫,她的發絲很軟,被她染成了栗色,看起來毛茸茸的,紀子航不自覺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

            童佳紓蹭的一下抬起頭,一雙桃花眼像含了水一樣朦朧的看著他,讓他心神蕩漾,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這就有些壞事了。

            紀子航心想。

            他冷靜的提醒她坐好,伸手把她的安全帶扣進去。

            “坐好了嗎?”

            紀子航雙手放在方向盤上,腳踩著剎車。

            童佳紓眼角含笑,眼角略帶上紅暈,“好了,麻煩紀總了。”

            紀子航頷首,扭過頭,腳一踩油門,車子飛馳出去。

            童佳紓沒防備,花容失色的摳住了紀子航的胳膊,脫口而出,“紀子航,你慢點。”

            她說完話才意識到自己冒犯了,正要挽救,恍惚間看見紀子航唇角掛著笑,車速也緩緩慢了下來。

            車子平穩的前進,車里就顯得安靜許多,童佳紓注意到他的衣袖被她剛剛拽的有些褶皺,伸手在他胳膊上拍了拍,紀子航突然轉臉,四目相對,童佳紓突然覺得自己這樣像個小媳婦一樣,莫名心虛的解釋,“衣服皺了。”

            紀子航瞥了眼自己的西服,淡淡的說︰“還皺。”

            童佳紓雙手放在腿上,矜持的坐好,目視前方。

            紀子航又提醒了一遍,“還皺。”

            童佳紓怔了一下,看著他的胳膊,不皺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