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9.Chapter9
            紀子航看她那忽閃忽閃的大眼楮,一手打著方向盤,唇角輕翹,故意逗她。

            “童佳紓,你把我衣服弄皺了。”

            路燈變成了紅色,他停下來,側著身子,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車里打了空調,有些熱,童佳紓剛脫了外套,黑色的毛衣裹著她縴細的腰肢,白皙的皮膚浮現紅潮,听他幾次強調她把他的衣服弄皺了,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不自覺的半眯起來。

            什麼意思?該不會是讓自己賠他衣服吧。

            童佳紓粗算了一下他西服的價格,覺得不是自己能承擔的起的,裝傻充愣的坐直了身體,腦袋扭向右邊,一本正經的欣賞車窗外的風景。

            紀子航只能看到她長長的睫毛輕微煽動。

            車里又陷入了靜謐,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煩,童佳紓雙手搭在腿上,老老實實的坐著。

            偶爾余光偷偷瞥向紀子航,就見他雙手撐著方向盤,眼神大概還是憂郁夾雜著幽怨,整個人散發著孤獨的氣息。

            童佳紓最受不了他這種眼神,嘿嘿的笑了兩聲。

            紀子航淡淡的掃了她一眼。

            童佳紓捂住嘴,自己都感覺自己很傻了。

            她主動挑起話題。

            “紀總為什麼會到B市?”

            話一出口,車內的氛圍更加微妙。

            紀子航目視前方,認真的開車,童佳紓也不介意他不回答,進君捷這一年多,遇到難搞的客戶多了去,她這一行,最擅長的就是自己給自己台階下。

            “我以為紀總,會留在A市。”

            “為什麼這麼想?”

            童佳紓︰“因為那里是紀總的家啊,紀總出生在A市,又是在A市上的大學,博元的總部也在A市,雖然B市繁華不輸A市,但總歸不是生長的地方,哪有在家里舒服啊,沒幾個人有勇氣跳出舒適圈的。”

            她說的理所當然。

            紀子航眼神復雜難辨,半晌才慢悠悠的開口,“公司內部決定。”

            童佳紓哦了一聲,大約是被她問煩了,紀子航順嘴問了一句,“你呢?”

            童佳紓,“我什麼?”

            紀子航,“你為什麼會到B市?”

            童佳紓笑了笑,“因為我沒得選啊。”

            紀子航怔了一下,童佳紓側靠在椅子上,眼角彎彎上翹,她笑著笑著,忽然垂著頭,眼神忽然暗淡下去。

            紀子航想問她為什麼沒得選,話沒出口,胸口發悶,喉嚨也跟著梗的酸澀,按在方向盤的手掌攥了起來。

            童佳紓突然坐起來,深吸一口氣,紀子航以為她要說什麼勵志感言,沒想到她開始狂拍馬屁。

            “紀總能力出眾,相信博元在紀總的帶領下,一定能更加輝煌。”

            紀子航笑了笑,沒讓她一個人冷場。

            車子開進一片綠林之中,四周綠植環繞,紅彤彤的風鈴花扶上欄桿,鐵線蓮簇擁在庭院牆壁,滿園芳香。

            清澈的湖水中央亭台飄來松沉曠遠的古琴聲。

            童佳紓下了車,跟在紀子航身後,一個穿著灰色西服的中年男子站在游廊里,見到紀子航,便匆匆迎了上來。

            “紀總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

            紀子航同他握了手,轉身給童佳紓介紹,“這是雲隆灣的林經理,這位是我朋友,童佳紓。”

            “童小姐好。”

            林經理主動伸手,童佳紓愣愣的站在紀子航身旁。

            紀子航悶笑一聲,又和林經理握了一遍手,說︰“林經理不用客氣。”

            林經理了然的收回手。

            “包間已經準備好了。”

            童佳紓心想,完了,網上的人均消費估計是騙人的。

            經理把他們倆領到包間便退了出去,房間四周擺著屏風,書畫,古琴,燻香。

            窗戶一眼望過去,院落里花團錦簇,童佳紓的心情卻和那些開的明艷的花朵截然相反,一點都不美妙。

            服務員拿了菜單過來,紀子航抬手,很有紳士風度的示意把菜單給童佳紓。

            童佳紓把菜單粗粗看了一遍,一樣菜都沒點出來。

            她強裝淡定,說︰“我喜歡吃的菜,好像都沒有。”

            紀子航笑了笑,“帝王蟹不要來一只?”

            童佳紓咽了咽口水,這可是她的最愛啊。

            她搖了搖頭,“這個季節不是吃蟹的好時候。”

            “那來盤魚吧,他們這里的招牌菜,是魚肉泡饃。”

            魚肉泡饃,這麼文雅的地方還有這麼接地氣的菜,應該不是特別貴吧。

            童佳紓剛剛只覺得菜單上的每道菜都很貴,但具體菜價也不記得了,只是憑借直覺魚肉比帝王蟹性價比高多了。

            “好的,來一盆魚肉泡饃。”

            她把菜單遞給紀子航,“紀總點吧,您是客人。”

            她打腫臉充胖子,反正來都來了,不出點血,是不可能的。

            紀子航接過菜單,把袖口卷到手腕處,骨節分明的手指白皙修長。

            童佳紓眼睜睜看著他不知人間疾苦式點單。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這幾個,這幾個。”

            紀子航把菜單交給服務員。

            服務員柔聲問道︰“還需要什麼嗎?”

            童佳紓幽怨的瞪著服務員,還要什麼要,就兩個人看不到嗎?

            紀子航很體貼的詢問童佳紓,“你還有什麼要點的嗎?”

            童佳紓含蓄又矜持的說︰“沒有了,夠了。”

            紀子航嗯了一聲,童佳紓正要松一口氣,就听對面那個殺千刀的小紀總說。

            “你們這兒最近點單量高的菜,我還沒點到的,全要一份,你看著上。”

            全要?

            讓服務員看著上,這不就是把命運交到別人手里,那服務員肯定要拼了命的宰她呀。

            童佳紓驚恐的瞪大眼楮,紀子航問,“怎麼了?”

            童佳紓咬了咬唇,都快哭出來了,“沒。”

            她垂著頭,哀嘆自己即將飛走的毛爺爺,菜還未上,紀子航摸出手機不知在給誰發消息,眸中帶著笑意,看起來心情不錯。

            童佳紓也摸出手機,默默點到支付寶余額看了眼。

            手機突然接到一條消息。

            “小學妹,你和我們紀總聊的怎麼樣了?”

            童佳紓抬頭看了眼紀子航,殺千刀紀總正低頭看著手機,唇角掛著若有似無的笑,看起來心情不錯。

            她跟學長吐槽,“不怎麼樣。”

            方西華,“怎麼了?紀總還是不理你?”

            童佳紓,“不是。”

            方西華,“那怎麼了?”

            童佳紓,“學長,我想哭。”

            方西華,“親愛的學妹,學長很遺憾,肩膀不能借給你靠,但人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你要學會堅強。”

            童佳紓,“我可能是過不了今天這個檻了。”

            方西華,“紀總不願意跟你合作?”

            童佳紓,“我還沒和他聊到合作的事呢,你不是讓我請他吃頓飯,給他賠禮道歉嗎?我就請了,結果他說他要到雲隆灣,雲隆灣學長你知道的吧,貴我就不說什麼了,畢竟紀總從小到大吃的青菜都是空運過來的,可你知道他一個人點了多少菜嗎?”

            方西華,“多少?”

            童佳紓,“他點了的就有十幾道,但是他還讓服務員把最近點單量高的菜全都上一遍。”

            方西華,“學妹,做人要大氣一點。”

            童佳紓,“你覺得是我不大氣?”

            方西華,“我親愛的小學妹,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

            童佳紓看他這欠扁的語氣就想到紀子航,她抬眼瞥了下紀子航,她現在惹不起那位大佬,近乎無理取鬧的把氣撒在了學長身上。

            “你就是這個意思,你即將失去你天真可愛的小學妹了,為我們翻船的友誼干杯。”

            方西華,“喂,紀總惹你不高興,干嘛遷怒我啊,我不是你最尊敬的學長嗎?”

            童佳紓,“你不跟我一起diss紀子航,別想要我這個小學妹了。”

            方西華,“這樣不好吧,我們紀總是個好人呀。”

            童佳紓,“再見。”

            她把手機摁滅放到一旁,剛好服務員推門進來上菜。

            菜香四溢,童佳紓盯著面前琳瑯滿目的菜肴,心都在滴血。

            難得她也有對著美食,食不下咽的時候,紀子航倒是吃的很香,他吃相很文雅,吃到一半,覺得少了點什麼,又讓服務員開了一瓶不知道什麼年份的酒,童佳紓已經自暴自棄了。

            紀子航端起酒杯,沖著童佳紓晃了晃。

            她趕緊站起來,桌子太大,兩人的酒杯踫不上,只是搖搖的舉杯走了形式。

            紀子航問,“酒量如何?”

            童佳紓,“一般。”

            紀子航笑了笑。

            童佳紓,“紀總是不是覺得我很傻?”

            紀子航抿了口酒,笑著說︰“怎麼會?”

            童佳紓,“那紀總覺得我聰明?”

            她問的真誠,手指捏著酒杯,似乎有些緊張,牙齒微微的咬了下嘴唇,上身前傾,眼楮閃亮亮的,清澈又天真。

            這樣純真的一張臉,可讓人怎麼忍心打擊她。

            “挺聰明的。”

            童佳紓開心的翹起唇角,臉頰的小梨渦勾的人心癢。

            “紀總這樣智商超群的人都覺得我聰明,那我也就厚顏的自戀一下,紀總您是信的過我的智商,既然如此,您能不能再考慮一下,和君捷合作的事。”

            紀子航噎了一聲,本來以為自己打擊了小姑娘的自信心,想要安慰一下她,沒想到她給自己下了套。

            童佳紓端起酒杯,笑眯眯的看著他,一副他不考慮跟君捷合作就是他自己打自己臉一樣。

            紀子航輕笑一聲,評價道:“是挺厚顏自戀。”

            童佳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