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0.Chapter10
            童佳紓快氣死了,她自己調侃自己也就罷了,有他這麼說一個如花似玉姑娘的嗎?

            她鼓了鼓腮幫子,手下筷子用力,面前的雞蛋羹被她攪來攪去,毫無美感。

            她自己也被惡心到了,眉心輕蹙,稍稍把面前的小花碗往旁邊挪了挪,繼續造作第二盤菜。

            紀子航沒有打擾她,任由她搞破壞。

            一塊牛肉被她切了七八塊,她停下刀,望向窗外,就這一會功夫,天色已經徹底暗沉,院子里亮著兩排橙紅色的紗燈,微風習習吹來,她長長的吐了口氣。

            紀子航突然關切的問道︰“怎麼不吃,是飯菜不合胃口?”

            童佳紓沒好意思說自己是心疼錢,鎮定自若的說︰“飯菜很好,是我胃口不太好。”

            紀子航問,“一直這樣?”

            “啊?”

            紀子航說︰“瘦了許多,你這幾年,吃的都這麼少?”

            童佳紓怔了一下,抬眸看向他時,他微抬著下巴,面色又恢復了冷淡,仿佛剛剛那關切語氣,只是她的錯覺一樣。

            童佳紓淺笑一聲,“只是近來胃口不好,以前每頓都吃很多,紀總怎麼知道我瘦了很多?”不是不記得她了嗎?

            紀子航被反將一軍,不動聲色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畢業照上有你,看著比照片上的瘦。”

            童佳紓點頭,見他這會興致不錯,話也多了,趁勢提起項目的事。

            “听說博元影視要並入博元了?”

            博元影視是早幾年紀子航的母親黎鴻菲一時興起開的影視公司,不過她們那種人,只要做了,肯定就是要做到最好的。

            紀家就紀子航這一個獨子,紀家的所有產業,自然都是要他繼承的。

            紀子航雙腿交疊,靠在椅子上,揚起下巴,她能看到他的喉結滾動,聲音低沉溫和,“你對博元倒是很了解。”

            童佳紓目光閃爍了一下,“我是有備而來的。”

            這句話說的相當有水平,她剛畢業到君捷那會湯寧見她年紀小,一般客戶都會選擇經驗稍微成熟的公關,就教她說話不要太直白,但又不能讓對方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如果紀子航真的只是一個普通客戶,說不定會對她另眼相看,覺得她雖然年輕,但做事穩妥。

            可惜對面是紀子航,她在他面前越專業,他就越生氣。

            他不想和她聊工作的事。

            他放下酒杯,轉了轉腕上的手表,童佳紓瞥見他這微妙的動作,心里有些著急。

            這很明顯就是對她的話不感興趣了。

            她開始套近乎,“我記得影視部還是黎阿姨以前為了追星方便特意開的公司,現在公司合並,阿姨是興趣變了嗎?”

            她小心翼翼的看向紀子航,果然提起阿姨,他的臉色都柔和了許多,看著她的眼神中竟帶有一絲溫情。

            童佳紓知道他這難得的溫情不是因為自己,可他的臉正對著自己,她還是有些受寵若驚。

            她開始倒豆子的夸贊黎鴻菲的豐功偉績,隨便玩玩都能把公司做大。

            紀子航狹長的眼角微翹,童佳紓見狀覺得差不多了,順勢再提合作的事。

            “紀總,您看,黎阿姨當初既然能看上君捷,跟君捷合作,證明君捷還是有這個能力的。”

            她還未說完,紀子航打斷她,“你怎麼總提這些,今天是咱們老同學敘舊,說這些就掃興了。”

            童佳紓收斂起剛剛攀交情的自得之態,紀子航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你也沒吃什麼東西,讓人送些開胃小菜來吧。”

            他悠然自得的伸手從後面取來菜單,注意著她沒吃什麼東西要加菜,一副體貼入微的模樣。

            如果這頓飯,不是她請的話。

            童佳紓見他真要點菜,連忙說不要。

            紀子航沒搭理她,扭頭喚服務員,童佳紓從位子上站起來,走到他跟前,白皙縴細的手指拽上菜單,語氣近乎哀求,“吃不下這麼多。”

            紀子航收了手,菜單被她寶貝似的抱在懷里。

            “真不用?”

            童佳紓頭搖的撥浪鼓一樣。

            再點,她真的要破產了。

            紀子航促狹的看著她,她臉上涌上尷尬之色,“紀總,不是我小氣啊,實在是這些菜已經夠了,我們兩個人吃不完。”

            紀子航悶笑一聲,“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這些菜,都不合你胃口,你該多吃些的。”

            他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排骨遞到他身側的小盤子里,為了避免紀子航以她吃很少為由點菜,擼著袖子坐在紀子航身側。

            是時候,展現真正的實力了。

            她口味重,拿起筷子往不遠處瞥了眼,紀子航會意,體貼的為她端來了調味辣椒。

            她把肉片放到辣椒醬里面蘸著吃,唇上紅彤彤的,光潔的額角往外冒汗。

            她吃東西很認真,帶了手套吃蝦,紀子航看著她吃,心情暢快,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口酒。

            童佳紓看他光看著自己,下意識的說︰“這個蝦還不錯,紀總要不要嘗嘗?”

            紀子航點了點頭,又往自己的手上看了眼,蹙著眉說︰“麻煩。”

            童佳紓想起來紀子航以前就不喜歡吃蝦蟹一類的東西,一說要去吃海鮮,他都一臉嫌棄。

            不過她喜歡吃,每次都要拉著他一起去,他又不愛吃,她就剛好得了個免費勞動力,讓他剝蝦剝螃蟹。

            想到這里童佳紓異常心虛,原來他不是不愛吃,只是覺得麻煩,結果她還逼著他給自己剝蝦剝螃蟹,感覺跟壓榨他一樣。

            還好他不太記得自己了,應該也不太記得自己壓榨過他這事了吧。

            童佳紓換了個手套,剝了個蝦尾,討好的送到紀子航面前。

            紀子航倚靠在椅子上,懶懶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張開了嘴。

            童佳紓簡直被他這懶勁弄的沒脾氣,她都給他剝好了,他就不能高台貴臀,往這邊挪一挪嗎?

            “怎麼樣,龍蝦好吃吧。”

            她看他吃了,一臉快夸我的表情。

            紀子航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說︰“你做的嗎?”言外之意,不是你做的好吃跟你有什麼關系。

            童佳紓吃癟,“不是。”

            紀子航又不說話了,大爺樣的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繼續。

            她這小暴脾氣。

            要不是有求于他......好像也不能怎麼樣。

            童佳紓瞥了瞥嘴,“不是我做的,是我剝的。”

            紀子航輕笑一聲,語氣刻薄的說︰“你剝的蝦線都沒抽掉。”

            童佳紓噎了聲。

            有的飯店在做龍蝦時,廚師會提前把蝦線處理好,但有的廚師考慮到口感和肉質,需要食客自己處理,今天的龍蝦就是需要自己處理的。

            雖然知道蝦線很不干淨,但不說出來的話,也不感覺有什麼,童佳紓一般情況下也是會把蝦線抽出來的,只是今天紀子航在旁邊坐著,一副她吃的少就要再點單的架勢,她吃的急,就沒顧得上這麼多。

            紀子航惡毒的補充了一句,“你知道蝦線是什麼嗎?”

            童佳紓忍不住了。

            “我知道,是屎,你也吃了。”

            她反擊的快準狠,並且成功的看到了紀子航臉上微妙的變化,大概是被惡心到了吧。

            房間里氣氛詭異,童佳紓再一次罵自己嘴賤。

            又說錯話了,她有些喪。

            好像在紀子航面前,她總容易得意忘形,如果今天這里換一個客戶,她是不敢說什麼的。

            紀子航把那一盤龍蝦端到自己面前,慢條斯理的戴了手套,給童佳紓演示正確的剝蝦方式。

            他的手指很好看,炫技似的就把一個蝦肉剝了出來。

            童佳紓很捧場的露出驚訝的表情,夸獎道︰“紀總真厲害。”

            紀子航冷冷的掃了她一眼,她把紀子航剝的肉給吃了,繼續狂拍馬屁。

            “紀總剝出來的蝦,就是比我剝的好吃。”

            紀子航面無表情的繼續剝蝦,童佳紓繼續毫無自尊心的吹捧,紀子航就這麼在她的吹捧之下,把那一盤蝦,都剝光了。

            童佳紓吃的有些撐,紀子航摘了手套,在服務生準備好的銅盆里洗手。

            童佳紓洋洋得意,看來紀子航只是性子冷淡了些,骨子里還是單純的,哄一哄,捧一捧,就主動給人做勞動力了。

            放在椅子上的手機鈴聲響了,童佳紓拿起來,見是甦琪打來的,捏著手機走到窗戶旁按了接听。

            “喂,琪琪。”

            “沒被人佔便宜吧?”

            甦琪知道童佳紓今天晚上要和客戶約吃飯,但是不知道是紀子航。

            “沒,我這個客戶,人很好的,我們聊的很愉快。”

            她音調稍微調高,很有心機的讓紀子航听到。

            “沒事,我等會就回去。”

            她掛了電話,回過頭,紀子航站在屏風前,深色的瞳孔陰沉如水。

            “紀總,您怎麼了。”

            “童佳紓。”他突兀的喊著她的名字,咬牙切齒說:“你好的很。”

            在她心里,他就是個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