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1.Chapter11
            童佳紓呆呆的看著紀子航,不知道他怎麼又生氣了,她明明是在說他好話啊。

            紀子航看她一臉懵懂,深吸口氣,雙手插在兜里,轉過身去,迎面對著院子里紗燈影綽的光,整個人顯得蕭條,寂寥。

            童佳紓胸口堵得慌,然後仔細回想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讓剛剛還囂張冷酷的紀子航變得如此意志消沉。

            剛剛就是琪琪打電話給自己,自己拍了一通他的馬屁,然後說等會就回去。

            拍他馬屁的話總不會踩著他的雷點,那就只可能是因為琪琪打電話給自己,自己說等會回去惹他生氣了。

            可他為什麼生氣呢,她忍不住想,該不會是他誤會琪琪是男生,現在打電話催自己回家,按照正常人的思維,都該是同居了的男朋友。

            他突然生氣,是誤會自己有了男朋友?

            童佳紓也不知道自己腦子怎麼下意識的就想到了這上面,忽然覺得美滋滋的,下意識的解釋道︰“給我打電話的是我室友,我們合租住一起,問我什麼時候回去。”

            她歪著頭看他,他眼梢微吊,唇角下耷著,冷眼望著窗外的一樹梅花,他對她的話沒什麼反應,童佳紓咬咬牙,補充道︰“合租室友是女的。”

            不管他在不在听,她就是不想讓他誤會。

            “我知道。”

            “你知道?”她湊近他,以為自己听錯了,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是和別人合租的呢。

            他突然轉身,半眯著眼楮問︰“跟我說這些做什麼?”

            他不是因為自己接了琪琪的電話才不開心的嗎?

            童佳紓一臉心虛,她這自作多情的毛病總改不了,尷尬的咳嗽一聲,說︰“啊,沒什麼,就我室友是女孩子,你知道的,女孩子膽子都很小,我太晚了不回去她一個人會害怕。”

            童佳紓昧著良心說瞎話。

            紀子航不悅的皺眉,“你約我吃飯時,說是要感謝我當初對你的照顧,一晚上都在說些有的沒的,我很閑?”

            她委屈的瞥了瞥嘴。

            她當然知道他不閑,可要感激他約他吃飯的話明顯就是托詞,求他辦事才是最終目的。

            “科學證明,人的大腦一直處于高度緊繃狀態也不好,偶爾,也是要休息一下的。”

            紀子航語氣冷漠,“科學?什麼是科學,科學證明的時候你在了?”

            這句話听著實在是耳熟,就好像是她杠別人一樣。

            杠精。

            學自己說話。

            好不爽哦,好想杠哦。

            不過還是要忍住。

            她抿著唇,努力的憋住自己想要杠他的話,一雙桃花眼瞪大,烏黑的水眸霧蒙蒙的,楚楚可憐,像是他欺負了她一樣。

            他看著她,無奈的放緩語氣︰“好了,以後和我一起吃飯,少聊工作的事,我不喜歡。”

            這話童佳紓實在不知道怎麼接。

            他說以後和他一起吃飯,說明他本身不排斥和她一起吃飯,願意抽出他寶貴的時間和她這個老同學敘敘舊,可他不願意和她談工作的事,那她花費大量資金約他出來吃飯,除了能看一看他這張帥氣的臉以外,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她斟酌一番,試探的說︰“紀總,我也不想聊工作的事,可是你也知道,現在領導把和貴公司合作的任務交給了我,我如果不完成的話,心理壓力就會很大。”

            她拐彎抹角說了半天他不接招,反而惹的他不高興,索性就攤開了說,反正這事的決定權在他不在自己,他如果不同意,任憑自己找關系說破天也沒用。

            紀子航俯身,湊到她跟前,盯著她的眼楮,那張英俊的臉上帶著戲謔,“童佳紓,你是在向我撒嬌嗎?”

            童佳紓一時沒反應過來他的腦回路,“我什麼時候撒嬌了?”

            紀子航半眯著眼楮,“沒有?”

            兩人離得太近,他呼吸的熱氣都撒在了她的臉上,她別扭的把頭偏過去,紀子航伸手把她的頭掰正,讓她對著自己。

            童佳紓氣呼呼的說︰“紀總,您就給句準話,我到底還有沒有機會。”

            紀子航意味不明的說︰“你當然有機會。”

            童佳紓眼楮一亮,又听紀子航說︰“不過你要有充分的理由說服我。”

            童佳紓點頭,“有的有的。”她正要把湯寧教給她的那一套明星的走紅是不可控因素,走紅之後需要迅速的有專業公關團隊進行宣傳拿出來說時,紀子航像是知道她要說什麼一樣,堵了她的話,“專業的公關團隊進行藝人宣傳的好處就不必說了,我們公司目前在和安川公司談。”

            童佳紓听紀子航說到安川公司時就覺得合作的事涼了,安川公司是老牌大型公關公司,擁有強大的調研體系,國際網絡傳播的經驗遠非君捷這種近幾年剛發展的小公關公司可比,君捷在安川這種老牌公司面前,簡直連一個螞蚱都算不上。

            她小聲說︰“那我們還哪里有機會啊。”

            紀子航笑笑,說︰“小事而已,跟誰合作還不是我一句話的事,不過不是你們有機會,是你,我這個機會是只針對你,我的老同學。”

            童佳紓看他笑,就覺得如春風拂面,暖洋洋的。

            “只針對我的機會。”

            “對,看你表現。”

            他的呼吸噴到她的臉上,隔著鏡片,他的眼眸劃過一抹笑意。

            “看我表現?”

            童佳紓雙手環胸,想到之前接觸了一些娛樂圈的經紀人,都說娛樂圈很混亂,那些富家公子哥玩的很開,為了資源,小明星們一個個卯足了勁的討好那些公子哥,圈子里的富家公子,就沒幾個好東西。

            紀子航是博元的太子爺,手握娛樂圈資源的小半個江山,就算他不主動出去玩,也有大把的人托關系往他床上送人。

            他這意味不明的話,不會是染了圈子里的那些壞習性,讓她也跟那些小明星一樣討好她吧。

            她往後退了幾步,看著紀子航的眼神帶著警惕。

            紀子航看她表情就不對勁,蹙眉,在她額頭上拍了一下。

            “你腦子里想什麼齷/齪事。”

            童佳紓瞪大眼楮,死鴨子嘴硬,“沒,我什麼也沒想。”

            紀子航冷哼一聲,“你想也沒用。”

            “......”

            他說的怎麼好像是她要佔他便宜一樣。

            他微仰下巴,一副神聖不可侵犯的模樣,童佳紓想到這可是一位為了避免女人騷擾,連上廁所都要進行嚴密安保措施的神人,肯定跟圈子里那些愛玩的公子哥不一樣。

            她撇撇嘴,小聲嘟囔,“我才沒想呢。”

            紀子航冷冷的掃她一眼,“項目不想要了。”

            “想。”

            聲音洪亮有力。

            “你求我。”

            “什麼?”

            紀子航看她眼楮瞪得圓圓的,故意逗她,“你求我,我就把藝人那邊的項目給你。”

            童佳紓毫不猶豫,“求你了。”

            紀子航,“......”

            本來還以為能看到她糾結羞澀的小表情,結果她這麼爽快,好像讓她開口求他,並不是什麼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童佳紓見他不說話,很沒原則的繼續哀求,“求你了,紀子航,求求你了,把博元的項目給我吧。”

            她不僅求了,還聲情並茂,雙手合十,態度虔誠。

            紀子航心里慪的要死,說出的話又不能不算數。

            “下周一到公司詳談。”

            童佳紓喜笑顏開,“真的,這個項目,你給我了?”

            紀子航,“沒听清就算了。”

            “哎,我听清了,紀總您一言九鼎。”

            她開心之余,不忘叮囑,“那周一的時候我和我們湯主管一起過去聊,不過我們公司另外一個同事也想爭取和博元合作,她和我是競爭關系,到時候,你一定要看到我才能簽合同,不能隨便去個君捷的人你就把合同給簽了。”

            職場競爭大,同公司搶資源的比比皆是,尤其是客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以為一個公司的簽誰都一樣,童佳紓剛到公司的時候就被唐嬙用這種手段搶過去一個項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次的事關乎湯主管升總監的事,可是一點差錯都不能出。

            紀子航這回倒是答應的很爽快,“好,見不到你,一定不簽合同。”

            听起來,心情還不錯的樣子。

            童佳紓美滋滋的,服務員進來詢問還有沒有什麼其他需要,童佳紓以為這是在暗示買單,從小包里抽出一張卡遞向服務員。

            紀子航把她的卡接過去,說︰“不用。”

            童佳紓強忍著肉疼說︰“不行,說了這頓我請,就是我請。”

            她把卡拿過去,直接塞到服務員的手里,說︰“買單。”

            服務員手里拿著卡,如燙手的山芋一般不知所措的看向紀子航。

            童佳紓難得闊氣,一手叉腰,派頭十足,“看他干嘛,這單我買了,你照單刷就行了。”就差說不差錢了。

            服務員看著紀子航,為難的說︰“紀總。”

            紀子航悶笑一聲。

            童佳紓納悶道︰“你笑什麼,請你吃頓飯,我還是請的起的。”主要是項目拿到了,這頓飯就是再貴也值了。

            紀子航笑著說︰“你的心意我領了,不過這次真不用,佳紓,雲隆灣是紀家的產業。”

            他使了個眼色,服務員拿出一張純黑色的卡放到她跟前。

            “你要是喜歡,以後可以隨時到這里吃飯,咱們A市人到這B市,難免親厚些,互相照應著,你過來的話,免單。”

            童佳紓總有一種不現實的虛幻感,從重逢到現在,紀子航總算是說出一句人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