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2.Chapter12
            她眼楮撇著那張超級VIP卡也沒跟他客氣,紀子航這人向來大方,愛好扶貧,他送的東西如果不要,他會不高興的。

            她一邊把卡往包里裝,一邊假惺惺的說︰“紀總您這真是太客氣了,沒必要。”

            紀子航掀了掀眼皮,看她樂的跟中了五百萬一樣,沒有揭穿她。

            童佳紓剛收好了卡,就听紀子航說︰“以前跟我爸到過這邊談生意,這次過來發現許多地方,都與從前不一樣了。”

            童佳紓笑著說︰“B市發展一直都走在祖國的最前端。”

            紀子航嗯了一聲,漫不經心的說︰“擁堵,市儈。”

            這就是他對B市的評價?

            童佳紓覺得這人嘴可真毒,不喜歡也不能隨便噴人家啊,A市與B市同為祖國兩大經濟中心,齊頭並進,難免都有了爭當老大的心思,A市說他們是祖國經濟第一,B市說他們才是第一,日久天長,兩邊人都覺得對方很沒有自知之明,互相看不上眼,就要抹黑對方。

            A市人嫌棄B市人粗俗小氣,市井嘴臉。

            B市人鄙視A市人虛偽,裝腔作勢。

            當然了,這也就是那些閑著沒事干,吃飽了撐得人才會在網上相互攀比打嘴炮,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要拿出來地域黑。

            大部分人還是很友好的,能夠相互包容的。

            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A市人,B市上大學工作的童佳紓覺得A市B市都很好,各有各的特色,文化差異不能成為攻擊對方的理由嘛。

            何況紀子航自家公司都開到B市了,賺著B市人的錢,還要黑人家的行為,簡直太不道德了。

            她就忍不住要替B市人說說話了。

            “紀總貌似對B市人有些誤解,老實說,我剛到這邊的時候,也覺得這邊人自私又無情,出去坐個摩的,事先說好了十元錢,坐到地方以後非要收我二十元錢,大馬路上,拉著我一個小姑娘不讓走,你說,這不明擺著看我一個外地的小姑娘人生地不熟,要欺負我嗎?”

            紀子航雙手交握,臉色不太好看,“你吃了很多苦。”

            童佳紓愣了一下,笑嘻嘻的說︰“吃苦倒是不至于,到一個新環境,難免要遇到些挫折,不過這種坑錢的,我肯定不能如他願啊。”

            紀子航問︰“遇到這種情況,你一個小姑娘能做什麼,最好,還是破財消災吧。”

            童佳紓挺直了腰板,不甚贊同的說︰“你也太小瞧我們女人了吧,這種事情,不過就是打嘴炮的事,我能輸嗎?我當時就強烈的譴責了他一番,我說你這種行為是不道德的,你欺負我一個小姑娘,你這是缺了大德,連狗屎都不如。”

            紀子航眼神懷疑的盯著她,“這樣確定沒被打嗎?”

            “怎麼可能,光天化日之下,能做出這種坑小姑娘十塊錢事情的人,哪有膽量打人,這種人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

            紀子航似乎是松了一口氣,問,“然後呢?你最後多給他錢了嗎?”

            童佳紓沒想到紀子航對這些芝麻蒜皮的事還挺感興趣。

            “那當然沒有多給。”童佳紓一臉N瑟,侃侃而談︰“我當時對他進行了一番強烈的思想教育,他似乎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剛好這時候旁邊經過一個老大爺,長的慈眉善目,勸了那開摩的的兩句,說這麼短的路收十塊錢就行了,最後我就只給了十塊錢,怎麼樣,我厲害吧。”

            紀子航面色緊繃,“厲害沒看出來,魯莽,天真倒是真的,為了十塊錢,不知輕重的與人爭執,你有沒有想過,敢這麼明目張膽的坑你,說明是做慣了這種事的,早就算準了你一個外地小姑娘不能拿他怎麼著,這種人既做了這種事,又怎麼會被你三言兩語喚醒良知,你激怒他,他把你打一頓怎麼辦?”

            童佳紓莫名其妙被他說了一通,心氣難平的說︰“最後人家也沒打我啊,你怎麼想的這麼多,哎,我重點不是說摩的的事,你先別打岔。”

            紀子航身體略僵,端起酒杯啜了一口,面色如常的揮了揮手指,示意童佳紓繼續。

            “因為摩的的事,我對B市人的印象差到了極點,心想以後再也不坐這邊的摩的了,我那時候手里還拖著箱子,坐了地鐵出來到學校還有一段距離,打的太貴,只能選擇坐摩的,但也不敢說話,怕讓人听出是外地人,欺負我,結果那個開摩的的還是猜出來我是外地人了。”

            紀子航坐在她旁邊,凝神看著她。

            她接著道︰“他問我是哪里人的時候,我滿心戒備,一句話都沒回他,他還說了一路,說我看起來和他女兒年紀差不多,他女兒也不在本地上大學,看到我就想到她女兒,一個人在外面不容易,希望女兒在外面能遇到好心人,到了校門口時摩的不能開進去,他看我一小姑娘拖著大箱子不方便,還主動替我把箱子提了進去,我那一瞬間,就覺得柳暗花明,覺得這世上還是好人多的,我們不能因為部分人,去否定一個地方的所有人,B市有很多古鎮,小店里的老板都很風趣幽默,紀總你有空多去這些地方轉轉,一定會喜歡上這地方的。”

            紀子航放下,“好,等我有空的時候,就和你出去轉轉,多了解了解這邊。”

            童佳紓隱約覺得不對,她是要他有空多出去轉轉,沒說她要和他一起出去轉轉呀。

            “我在這邊人生地不熟,咱們A市人,要相互照應。”

            他說的理直氣壯,言外之意,他需要一個導游來帶他好好的參觀了解B市。

            童佳紓瞥了眼自己的小包,突然覺得自己那張卡不該收的。

            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她收了他的卡,就不太好拒絕他的要求了。

            她點了點頭,說︰“好的,等項目落實了,就可以出去放松放松了,今天時候不早了,你看......”

            她食指指著門的方向,紀子航輕笑,伸手勾住她的包,“送你回去。”

            童佳紓連忙說︰“包我自己背就好了。”

            紀子航繞到她背後,一只手把她披散在背後的頭發攏起,指腹微微刮過她的後頸,激的她輕打了個顫栗。

            他把包掛在她身上,手指一松,頭發整齊的垂下。

            他手指挑了一縷頭發,夸贊道︰“頭發不錯。”

            他的頭微低,呼吸都噴到了她的耳廓,貼的很近,姿勢著實有些曖昧,她開始忍不住胡思亂想,紀子航如此熟稔的替她背包,又體貼的把她的頭發握起來不至于弄亂頭發,一看就是情場老手。

            她笑的勉強,拍掉他的手說︰“回去了。”

            紀子航晚上喝了酒不能開車,叫了司機,兩人坐在車後座,狹小的空間里,兩人都沒說話,紀子航闔上眼,靠坐在椅背上,褪去鋒芒,眉宇間竟有些疲憊。

            童佳紓偏著頭看著他,見他呼吸勻稱,似乎是睡著了,從車後面扯過一個絨氈蓋到他的身上。

            她看向窗外,這個點,正是燈火交錯,路面上的鳴笛聲連成一片,她揉了揉額角,唇角輕輕翹起。

            不知從什麼時候喜歡上了這種嘈雜的聲音,仿佛在這種喧囂的吵鬧里,才能感受到真實的感覺。

            紀子航輕掀了下眼皮,手里攥著蓋在身上的絨氈,小心翼翼的,偷瞥著她。

            喜歡真是一件毫無道理的事情,她那麼決絕的離開他的世界,他發狠了要忘記她,最後還是像傻子一樣,守在曾經送她回家,坐過無數次的地鐵十二號線。

            那條地鐵線,他坐了四年,就為了有一天她回家,他能踫巧撞上她,裝作風輕雲淡的對她說一句好巧,證明他們很有緣。

            可他從未遇見過她。

            終于在這一年,他違背了家里為自己鋪好的路,離開親人,朋友,來到了有她的城市。

            這次,他不會再讓她走掉了。

            車子停在她租住的小區樓下,她推開車門,扭頭對紀子航說:“合租的房間,不方便請你上去。 ”

            紀子航頷首。

            童佳紓下了車,手撐在車門上:“謝謝你送我回來,晚餐很愉快,不過說好了,下次我請,你不要再把我帶到紀家產業去了。”

            紀子航捏著額角,漫不經心的說:“以你目前的收入情況,花費一兩個月的工資請吃飯,很沒必要。”

            “……”

            童佳紓覺得自己跟他客氣簡直是自討苦吃。

            雖然他說的是實話,但也太扎心了,真的不知道紀子航這些年經歷了什麼,好好一個五好少年,變得這麼毒舌,簡直就是個不□□,不知哪會踩到他他就要把人家給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