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3.Chapter13
            童佳紓和紀子航把項目的事敲定了,沒了心理負擔,過了個愉快的周末。

            周一一大早,她提著小包下樓的時候,湯寧已經開著車等在了她的小區樓下,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她周六就和湯寧說了紀子航已經答應把項目簽給她的事,今天直接去紀子航公司。

            湯寧一身黑色職業裝,坐在駕駛座上,氣場強大,童佳紓一上車就邊系安全帶邊夸她,“湯姐今天這一身,英姿颯爽。”

            她豎了個大拇指,湯寧笑了笑,伸手拖著她的下巴,“一直都知道你厲害,沒想到還是小瞧了你,你這張嘴行啊,說說,到底是用了什麼法子說服了小紀總,也讓我取取經。”

            雖然博元的項目對她們很重要,但從一開始,湯寧對這個項目就沒多大把握,讓童佳紓去,也不過是讓她練練手,沒想到剛過一天,她就跑來說,博元的小紀總同意把項目簽給她們了。

            童佳紓開玩笑說︰“葵花寶典,不能外傳。”

            湯寧輕笑,沒再多問。

            車子啟動起來,童佳紓理了理頭發,說︰“其實沒什麼經可取,還是湯姐你教我的,人脈關系,有了人脈,事半功倍,我和博元的紀總,算是熟人了。”

            湯寧微怔,“你以前就認識紀總?”這讓她有些意外,做這一行的最看重人脈和背景,童佳紓剛到公司的時候,磕磕絆絆,過的並不如意。

            她聰明,努力上進,一點就通,紀總既然這麼快的願意把項目給她,證明兩人之間不止是認識那麼簡單,有紀總這樣的人脈,以前,也從沒听她提起過。

            童佳紓嗯了一聲,坦蕩道︰“高中同學,很多年沒見了,他能這麼爽快的把項目給我,大概也是看在我閨蜜的面子上吧,我閨蜜,是紀總的表妹。”

            眾所周知,紀子航的母親出身顯赫,A市黎家的小姐,紀總的表妹,應該也就是黎家的小姐了。

            她帶童佳紓這麼些日子,一直覺得童佳紓是個有潛力的小姑娘,只是太年輕,剛從校園里出來,沒什麼背景人脈,很多時候,她參加宴會,都會把她帶著,把自己的人脈介紹給她。

            現在看來,她這個小下屬,不僅努力上進,還不張揚。

            不過這些都是童佳紓的隱私,她也沒有打探別人私事的愛好。

            到了博元,前台禮貌的詢問有沒有預約。

            童佳紓說她們是君捷的人,過來談項目,已經和紀總約好了今天上午十點。

            前台打了個電話出去,之後對她們說︰“不好意思,紀總現在有客人,我先讓人帶你們到會議室等會。”

            現在是九點四十分,她們早到了二十分鐘。

            前台叫人帶她們去會議室,走廊上,她听到有人八卦的說︰“席宇彤來了,在紀總辦公室。”

            “哎,你們說,席宇彤和紀總是不是像緋聞傳的那樣。”

            “噓,不要亂說話。”

            童佳紓不知怎的,心里亂糟糟的,看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骨子里對紀子航的霸佔欲還是很強烈,即使知道,他從來都不屬于她。

            席宇彤到紀子航辦公室的時候,紀子航正在思考等會該怎麼逗童佳紓,他坐在椅子上,神情專注。

            席宇彤是被經紀人攙扶著進辦公室的,她拍戲的時候腿上受了點傷,算不上多嚴重,但她對于住院幾天紀子航都沒去看她,心里很不暢快,如今到了紀子航跟前,自然要盡力的表現慘一些,好激起紀子航的保護欲。

            紀子航看見她來了,瞥了眼杜茂通。

            杜茂通無奈的聳聳肩,這事跟他關系不大,席宇彤是公司的藝人,可以自由出入公司,加上她哥和紀子航的交情,紀子航對她很照顧,這一路上來,暢通無阻,人到了紀子航辦公室外面杜茂通才知道。

            小姑娘瘸著腿,總不好不放進來。

            “子航哥。”

            紀子航看著她說︰“腿沒好利索,跑什麼。”

            席宇彤抱怨道︰“我爸媽和哥哥都在國外沒空過去看我,我一個人住醫院太無聊了。”

            席美人眼神幽怨的看向他,就是抱怨他不去醫院看他。

            紀子航像是沒看到似的,語氣冷淡,“你粉絲沒去看你。”

            席宇彤,“那怎麼能一樣。”

            紀子航,“那你怎麼不打電話給你哥讓你哥回來,不過是一張機票的事,席朗這個哥哥做的太不稱職,我回頭抽空打電話去說說他。”

            席宇彤,“......”

            紀子航看了眼時間,吩咐杜茂通,“去準備十點的會議。”

            席宇彤從小到大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還沒這麼被忽視過,當下就不樂意了,“子航哥,我也有事和你說。”

            旁邊的經紀人見這語氣不對,連忙小聲勸道︰“宇彤,紀總現在忙,咱們等紀總忙完再說。”

            紀子航抬眼看她,“我十點鐘有個會議,中午要和合作方一起吃飯,下午要繼續處理工作,你傷還沒好,不要亂動,等會我讓人把你送回去。”

            席宇彤小脾氣上來了,“我就過來坐會,你就這麼急著趕我走。”

            紀子航淡笑,“如果你有什麼不適,你哥那里,我不好交代。”

            席宇彤心氣順了,說︰“沒什麼大礙,我又不是水做的,動都不能動,我難得有機會出來,還沒和你說說話呢,而且這次,我是有正事要和你商量的,你忙你的,我不打擾你,等你忙完了,我們再談,行嗎?”

            話說到這個份上,紀子航確實不好再攆人,他看時間要到了,對著辦公室的冰箱倒影整理西服。

            席宇彤笑著夸他,“已經很整齊了,很帥。”

            紀子航整理著裝被發現了,臉色有些僵硬,席宇彤突然想起了什麼,讓他等一等,從兜里摸出一塊表,“這塊表,和你今天這身衣服特別搭。”

            紀子航看了眼她手上拿的表,江詩丹頓,正是他之前看上的一款,這陣子忙,還未來的急讓人去訂。

            “馬上你生日要到了,我特意給你選的,本來準備你生日那天送給你,不過今天剛好和你這身衣服搭,我來給你戴上。”

            她笑著伸手要拉他的手,紀子航退了一步,避開她說︰“不用。”

            席宇彤手上一頓,沒事人一樣的說︰“干嘛不用,你手上這塊都舊了,早就可以換新的了,我這塊你一定要戴,不然我跟我哥說,你欺負我。”

            她半是調侃半是威脅。

            紀子航無奈的嘆了口氣,溫聲說︰“真不行,你嫂子不讓我戴別人送的東西。”

            席宇彤頓覺天旋地轉,渾身上下冷冰冰的,反應過來後,有些慍怒又覺得莫名其妙,“你騙我,你根本沒有什麼女朋友,你這樣說,一點意思都沒有。”

            紀子航大一暑假時,和席朗一起去他家玩,那時候席宇彤剛剛高考完,整天呆在家里沒事做,第一眼就被哥哥的室友給吸引了。

            當天晚上她就沒睡著,高中時候班上就已經有很多談戀愛的,可她一次戀愛都沒談過,她家世好,長相漂亮,自視清高,高中接觸過的那些男生,她一個都看不上眼,也沒有想要戀愛的沖動。

            直到遇到了紀子航,情竇初開,才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她旁敲側擊的跟哥哥打听紀子航的感情狀況,哥哥說他已經有女朋友了。

            剛剛開始的暗戀便被扼殺在搖籃中,她嫉妒死紀子航女朋友了,她想看一看那個女生長什麼樣,看看她到底憑什麼擁有紀子航這樣的男人。

            這麼多年了,紀子航一直說自己有女朋友,可他一次都沒把他女朋友帶出來過,連哥哥都沒見過他傳說中的女朋友。

            漸漸的,大家就覺得紀子航說他有女朋友是開玩笑,他太優秀,想要他的女人太多,捏造一個子虛烏有的女朋友,估計只是為了擋那些桃花。

            席宇彤知道紀子航現在還不喜歡自己,可他也不能編假話來騙她啊。

            紀子航握了握手腕說︰“沒騙你,真是你嫂子不讓。”

            他嘴上說著你嫂子不讓,心里卻在惋惜,如果童童真能不讓他踫別的女人的東西就好了。

            席宇彤見他出神,再也顧不上儀態,惱羞成怒的提起包,對著經紀人喊,“我們走。”

            紀子航看著她的背影,平靜的問杜茂通,“我頭發沒亂吧?”

            杜茂通,“......”

            他算是能確定了,等在會議室里的那位,就是紀總口中的,你嫂子。

            童佳紓坐在會議室里喝了一杯茶,等到九點五十五的時候紀子航還沒來,站起來在會議室里來回踱步。

            博元會議室的牆是透明玻璃的,席宇彤氣沖沖的走在前面,經紀人突然喊住她,“宇彤,會議室里的好像就是唐嬙給我發的照片上的女孩。”

            席宇彤恍然想起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是唐嬙跟她的經紀人說君捷有個公關,想攀上紀子航,紀子航去君捷的時候,這女孩很有心機的在廁所偶遇了紀子航。

            博元藝人的宣傳推廣這一塊原本就是君捷在做,席宇彤剛出道那會有幾個活動宣傳是唐嬙負責的,君捷和博元合約到期,一個月以前唐嬙就一直聯系她席宇彤的經紀人高佳,想讓席宇彤幫忙在紀子航跟前說說好話。

            高佳本來沒打算搭理唐嬙,直到上周五,唐嬙發消息過來說君捷想要博元的項目,湯寧為了搶到這個機會,指點手底下的女公關勾引紀總。

            席宇彤對這話是不大信的,但這次她在醫院住這麼久,紀子航都沒去看她,她心神不寧,就想著過來看看。

            沒想到竟然真的在這里,遇到了君捷的人。

            紀子航剛剛說的十點開會,也是要和君捷的人開會。

            她捏了捏手心,對高佳說︰“讓唐嬙現在到博元來,跟她說,我的宣傳推廣活動,交給她,讓她放心,博元的項目,不會簽給照片上的女人。”

            她不信,紀子航連這點面子,都不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