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5.Chapter15
            童佳紓握著手機猶豫,沒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也騙不了自己,再次相遇,她覬覦紀子航的那顆心還蹭蹭的燃燒著烈火,尤其是和紀子航近距離接觸的時候,內心更是猶如一條脫韁的野馬,拉都拉不回來。

            紀子航答應跟她吃飯,答應跟她簽合約,她都忍不住自戀的覺得紀子航對自己還是不一樣的,女人就是這樣的感性,受了別人一丁點的好,就忍不住多想。

            直到今天看到席宇彤,她那鄙視的眼神,高高在上的姿態,都讓她自慚形穢,無地自容,她才意識到,他真的不屬于自己了,他已經有了別人。

            哪怕她沒有做過對不起席宇彤的事,可她也無法問心無愧的拍一拍胸膛,因為她確實覬覦了她的男朋友。

            而且席宇彤已經用一種敵視的眼神看她了,這說明,無論她跟紀子航之間關系純不純潔,她都影響到了席宇彤這個正牌女友的心情。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這種行為是不道德的,她不能再這麼放任自己的情感,她應該遠離有婦之夫,女人不能為難女人。

            她斟酌片刻,故作輕松的發消息給紀子航,“祝你和席小姐用餐愉快。”

            紀子航,“我為什麼要和她一起吃飯,我在等你。”

            “可是......”

            “可是什麼?”

            童佳紓覺得男人沒有女人心思細膩,尤其是紀子航這種重視友情的人,他可能自己也沒意識到,他為了幫她這個老同學,已然惹了他那個女朋友不高興了。

            她拐彎抹角的提醒紀子航。

            “紀總,問你一個問題。”

            紀子航言簡意賅,“問。”

            “如果你的好哥們和你的女朋友發生矛盾,你會幫誰?”

            童佳紓盯著手機好一會都沒等到紀子航的回答。

            童佳紓又發了個消息過去,“就我的意思是,你的哥們有事情求你幫忙,但這件事情,你幫忙了,就會讓你的女朋友心里不舒服,可是你不幫忙,依你的性子,又會覺得對不起兄弟,這個時候,你會怎麼做呢。”

            紀子航看到童佳紓發過來的消息,原本糟糕的心情一掃而空,胳膊肘放在辦公桌上,身體微微前傾,唇角不住上揚。

            杜茂通一到辦公室門口就見剛剛還在大發雷霆的老板這會如沐春風,一臉蕩漾,這是在童小姐那里得到了愛的撫慰?

            他敲了敲辦公室的門,紀子航抬頭,和藹可親的說︰“進來。”

            這麼溫柔的聲音,杜茂通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紀總,這是您剛剛要的文件。”

            紀子航對杜茂通說︰“先放著,我們和席宇彤的合約,還有幾年?”

            杜茂通怔了一下,“席小姐的合同我們簽的是五年,還剩不到三年。”

            一般老板主動詢問合約,都是合約即將到期準備繼續談是否續約的事,像席小姐這種合約連一半都沒過的,是頭一次遇見。

            “如果解約,我們需要賠付多少違約費,還有接下來她的商務合作問題,你去和林逸商量一下,看看怎麼做,能讓席宇彤和博元解約,咱們這邊賠多少違約費都沒關系,要把對她的影響降到最低。”

            老板居然要和席宇彤解約,杜茂通實在不明白老板為什麼要這麼做,博元從來沒有主動和旗下藝人解約過,一般公司也不會主動和藝人解約,藝人做錯了事,直接冷藏就是,哪里用的著主動解約還要賠付一大筆違約費,除非是藝人犯的錯引起共憤,受到所有網友一只攻擊,道德敗壞,影響到公司利益了,公司才會考慮解約。

            眼下席小姐正當紅,前途一片大好,這個時候談解約,杜茂通都能想到林逸那抓狂的表情。

            為了捧席宇彤,林逸可是把楚昱珂都給得罪了。

            “紀總,席小姐目前的公眾形象很好,粉絲團隊也很盡職盡責的在給席小姐宣傳,公司這個時候和一個沒有黑點的正當紅小花解約,對公司的形象很不利,很有可能受到席小姐粉絲的抵制攻擊,而且林總監那里,可能也不會同意和席小姐解約。”

            不是可能不同意,是肯定不同意。

            紀子航拇指在手機屏幕上撥了撥,現在和席宇彤解約,確實很不理智。

            他皺了皺眉說︰“當初把席宇彤放在我們公司,就是我考慮不周,忽略了童童。”那會席朗跟他說這個的時候,他也沒考慮太多,就讓林逸去安排了,往公司安排個人,他是沒太放在心上的。

            可是現在童童是在暗示自己,席朗請他幫忙照顧他妹妹的事,讓童童心里不高興了。

            他忍不住N瑟,童童這意思,就是帶入自己女朋友的角色了啊,原來童童也喜歡自己。

            他抖著肩膀哼笑一聲,把杜茂通晾在一邊,心情頗好的繼續給童佳紓發消息表達自己的忠誠。

            “當然是女朋友重要,哥們算什麼,你看阿銳,他和念念談戀愛的時候,從來不會顧忌我的感受,馨馨也是,為了嘉木,連親哥都能出賣,在我們心里,另一半始終都是放在第一的位置,誰都不可能越過。”

            童佳紓看著他發過來的消息,咬著唇,下定決心的說︰“你看,你都這麼說了,今天上午的事情,就算過去了,以後就不要發生了吧,異性之間,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紀子航,“好,听你的,保持距離。”

            童佳紓拿著手機,臉色慘白,她這是和紀子航說開了,以後保持距離,不再聯系了,是她太貪心了,貪戀著紀子航的好,這樣對紀子航的女朋友一點都不公平。

            紀子航咧著嘴,盯著手機,心想,果然是他的童童,還是那麼霸道,吃醋都這麼可愛。

            上午才踫到席宇彤,這會就來警告自己要和席宇彤保持距離了,童童真的是世界上最會說情話的女孩子。

            紀子航覺得他戀愛了,他要被戀愛的感覺沖昏頭腦了。

            他繼續發消息,“你現在到哪了,我去接你,咱們一起去吃飯。”

            消息發送失敗。

            “......”什麼情況。

            和對方不是好友關系,童童把他給刪了。

            他豁然起身,直接打電話過去。

            童佳紓靠在車窗上,手機嘟嘟嘟的響了起來,她把手機放在腿上,任由手機震動。

            湯寧把車開到地下車庫,停好了車,見童佳紓還靠在那里發呆,提醒道︰“不接?”

            童佳紓不再猶豫,把手機掛斷。

            要保持距離就干脆利索點。

            她把紀子航的電話也放到了黑名單。

            湯寧接到博元紀總給她打電話的時候,絲毫不覺得意外,她直接把手機遞給了童佳紓。

            “還是接一下吧,要說什麼,電話里說清楚。”

            童佳紓尷尬的說︰“說不定不是找我的。”

            湯寧笑了笑,“那就是要談工作,這個項目本來就是你接的,由你談,再合適不過。”

            童佳紓接了電話,那邊傳來紀子航質問的聲音,“童佳紓,你什麼意思,你把我刪了。”

            童佳紓知道他生氣,大概是從來沒有被別人主動刪除好友過。

            她咬了咬唇,壓低聲音說︰“紀總,今天上午,席宇彤小姐看到我時,情緒很不對,相信你也感受到了,雖然我們之間僅僅只是老同學關系,我再自戀一些,曾經,我們也是哥們關系,但......要保持距離,就還是徹底一些,不能說一套,做一套,您說呢?”

            “童佳紓,你可真是好樣的,虧我還以為你......”紀子航冷笑說︰“你不僅自戀,你還自作聰明,席宇彤情緒不對跟我有什麼關系。”

            童佳紓有點懵。

            “她不是......”

            “不是什麼。”紀子航打斷她,“難道你以為她是我女朋友嗎?”

            “我......”

            “童佳紓,我對你太失望了。”

            童佳紓悶悶的說︰“我也對我自己挺失望的。”她喜歡一個人,從來都不敢說。

            紀子航听她聲音不太對勁,意識到自己太沖動了,深吸口氣,想要保持冷靜,還是忍不住咬牙切齒的說︰“我這麼多年,清清白白的做人,我哪來的女朋友,你嗎?”

            童佳紓傻眼了,再一次深切體會到紀子航對于他的清白是多麼看重,她就不小心誤會席宇彤是他女朋友,他就瘋魔了。

            “對不起,我不知道。”

            “對不起有用嗎?我無緣無故被你說的初戀沒了,你賠嗎?”

            童佳紓,“......”這怎麼賠?

            童佳紓欲哭無淚,正要再解釋兩句,那邊那位胡攪蠻纏的已經一錘定音。

            “你賠,就你賠。”

            “不是,紀總,你不能......”

            嘟嘟嘟......

            紀子航把電話掛了。

            童佳紓盯著已經掛斷的電話,覺得腦子有點暈,她去哪賠紀子航一個女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