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6.Chapter16
            童佳紓還沒想好要怎麼賠紀子航一個女朋友的問題,手機又嗡嗡的震動起來,余光掃到屏幕上的名字,她激靈一下挺直了腰桿,按了接听,聲音極其的甜美,“喂,紀總,請問還有什麼指示?”

            紀子航听到她如此狗腿的話,冷嗤,“指示不敢當,你把我從黑名單里放出來。”

            想到剛剛自己做的蠢事,童佳紓就想扇自己一巴掌。

            就紀子航的脾氣,還不知道要拿自己誤會他和席宇彤是男女朋友,並且把他拉黑的事情拿捏自己多久。

            她利索的把紀子航從黑名單里放出來,趕緊邀功,“紀總,已經放出來了。”

            紀子航陰陽怪氣的說︰“我還要謝謝你把我放出來?”

            童佳紓傻笑兩聲,“不敢,不敢。”

            手機再次被掛斷,童佳紓低頭,盯著漸漸暗下去的手機屏幕,嘆了口氣。

            又生氣了,這人可真是,不就是鬧了一個烏龍嗎?小氣,太小氣了。

            湯寧已經回辦公室了,她心神不寧的走到電梯旁按下電梯,斟酌著要不要給紀子航打個電話過去。

            電梯到一樓的時候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童佳紓垂著頭,等了片刻也沒見外面的人上來,她往右邊挪了挪,給外面的人讓地方。

            外面的人似乎並沒有進來的意思,只是一直站在那里,像惡作劇一樣,每當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他就會伸手把電梯門按開。

            童佳紓有點煩了,抬起頭正要詢問對方到底走不走,怎麼這麼沒素質,噌地睜大了眼楮,電梯外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裝,深邃的眸光正落在她略顯吃驚的臉上,透過瓖著白金邊的玻璃鏡片,可以感受到他的凝視。

            “在罵我?”

            “不敢,紀總。”

            童佳紓解釋的很急,倒顯得很心虛,她用手摸了下自己的額頭,紀子航雙手插在兜里,氣定神閑的看著她,他的眼眸極亮,像熾熱的火焰,她干巴巴的笑了兩聲。

            “紀總怎麼過來了?”

            “之前約好了一起吃飯,我向來守信。”

            他長腿一跨,堵住童佳紓,童佳紓歪著頭,看電梯門合上的那一刻,抬起頭望向紀子航,他一手撐在電梯上,她只能仰視著他,透過鏡片,他的五官溫和許多,薄薄的嘴唇,下巴上有一個小小的溝,紀子航以前說過,他這個是美人溝,可以旺妻。

            她的內心升起一股縹緲的感覺,忍不住伸手要摸一摸紀子航的下巴。

            紀子航唇角輕翹,童佳紓的手在快觸上他的下巴時,電梯叮的一聲,播報著九層到了。

            她們公司在九樓。

            她驚醒過來,訕訕的縮回了手,眼楮還烏溜溜的看著他。

            紀子航看她泛著水光的眸子,強壓住把她摟到懷里的沖動,聲音曖昧,“不能亂摸。”

            “沒,沒亂摸。”

            童佳紓當然知道這人有多金貴,不能隨便亂踫。

            “我就是比劃一下,你比我高多少,紀子航,你好高呀。”

            夸一個男人高,很大程度上,能夠滿足一個男人膨脹的自尊心。

            紀子航N瑟的挑了下眉。

            “你有一米八五嗎?”

            一八五,也太小瞧他了。

            “一八六。”紀子航糾正她。

            童佳紓恍然想起來什麼,“對,念念說過,時銳有一米八七,你比他矮一點點。”

            紀子航,“......”

            “在我面前,不要提別的男人。”尤其是比他高的男人。

            童佳紓嗯了一聲,擺了擺手,說︰“你能讓讓我嗎?”

            她要出去了。

            紀子航轉過身,率先邁著步子要出去,被童佳紓拽了回來。

            “哎,紀總,你干嘛呢。”

            紀子航扭頭看了她一眼,整理了下衣服,神色淡淡,“下樓。”

            “這里是我們公司,你去我們公司干嘛。”

            他來過她們公司,因為上次廁所事件,她已經是公司同事議論的焦點了,這次再和他一起去公司,那公司還不得炸開了。

            她都能夠想象公司要傳出什麼樣離譜的話來了,堅決不能讓他出去。

            紀子航說︰“我去你公司和你一起吃飯啊。”他臉上勾起一抹壞笑,“我餓了啊。”

            他餓了也不能去她公司吃呀。

            童佳紓一口氣差點沒憋上來。

            “不行,你不能和我一起去公司,我們公司食堂飯不好吃。”

            紀子航黝黑的眼楮凝視著她,無奈的說︰“那怎麼辦呀。”

            他還,他還學自己說話。

            兩人在電梯里拉扯了一分多鐘,童佳紓覺得自己要瘋了,這邊隨時都有可能有同事過來,讓人看見了,她勾引博元小紀總的罪名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她深吸口氣,說︰“你先下去等我,我把手機還給湯主管就去找你。”

            紀子航淺笑著威脅,“如果你不下來的話......”

            童佳紓無奈的說︰“你都在這了,我哪敢不下去呀。”

            紀子航噙著笑,童佳紓走出去,一邊摁電梯門,看著她那幽深的眸子,怕他搗亂,安撫說︰“乖乖等我,我馬上就來。”這句乖乖等我,跟哄孩子似的,沒想到紀子航听完她這句話,還真的站著不動了。

            童佳紓飛快的往辦公室跑。

            “湯主管,謝謝你的手機。”

            湯寧接過手機,說︰“我來點個外賣,你要吃什麼,我順便幫你一起點了。”

            “不用,我有點事,我要下去吃。”

            湯寧看了她一眼,了然的說︰“行,你吃完飯不用來了,放你半天假。”

            “啊,不用,我吃完飯就可以上來了。”

            湯寧說︰“紀總是大客戶,一兩個小時肯定不夠。”

            “你怎麼知道我是要和他一起去吃飯?”

            湯寧笑的意味深長,“沒有,我不知道,我就隨口一說,沒想到真是。”

            “......”

            湯主管變壞了,她套路自己。

            湯寧拍拍她的肩膀,說︰“沒關系的,去吧。”

            湯寧是個慷慨的老板,大方的放了她半天假,童佳紓打算等會陪紀子航吃完午飯就回家睡覺。

            她背著小包,電梯門一打開,就露出紀子航那張帶著憂郁氣質的臉。

            她嚇了一跳,趕緊上電梯關門。

            她說讓他乖乖等著他,他就真的站在電梯里,上上下下。

            童佳紓真是服了他了。

            折騰到現在都沒吃飯,兩人就近選了一家火鍋店,童佳紓剛剛站在店門口猶豫的時候,紀子航直接拉著她進去了。

            她本來還以為紀子航會嫌棄這種店呢。

            兩人吃完了飯,紀子航也一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童佳紓提醒他該上班了。

            “你下午不是不上班嗎?”

            童佳紓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湯主管把自己給賣了。

            “可是你要上班呀。”

            紀子航,“我也不用上班。”

            好吧,他是老板,他說了算。

            紀子航直截了當的揭穿了童佳紓現在很閑的事實,無奈只能給紀子航充當導游。

            沒辦法,誰讓她不僅收了他的超級VIP卡,還連帶著欠了他一個女朋友呢。

            童佳紓困倦的縮在副駕駛上,她中午吃完了飯都會有一小會時間犯困,身上蓋了一層軟綿綿的小薄被,她的長發,輕盈的披散在被子上,輕蹙的眉心讓她多了抹化不開的多愁善感。

            紀子航偏過頭,看她正睡著,伸手企圖撫平她眉間的不安,她睫毛輕顫,紀子航知道她醒了,手指頓了一下,食指微動,繞了她一縷頭發在指間把玩。

            童佳紓感覺自己被他逗貓一樣擺弄來擺弄去,只能假裝迷迷糊糊的醒過來。

            紀子航看她睜開眼,沒事人一樣的松了手,坐直了身體,淡淡的說︰“到了。”

            透過前車玻璃,能看到外面緊促的雲朵,蔚藍的天空,天公作美,接連幾月陰雨,今天倒是很給力的陽光明媚。

            “還困嗎?”

            童佳紓打了個哈欠,“我揉揉眼就醒困了。”

            “困就繼續睡,揉眼楮做什麼?”

            他說的時候,她的兩個手已經在眼楮上揉呀揉,紀子航拉開她的手,露出她一對烏溜溜的大眼楮,因為剛揉過,比平時大一些,眼皮也更深了,圓圓的。

            “我揉好了。”

            她咧著嘴,臉頰上帶著淡淡的紅暈,傻乎乎的。

            紀子航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

            “我沒笑。”

            童佳紓不跟他爭,紀子航問︰“腦子清醒了嗎?”

            童佳紓嗯了一聲。

            “那麼現在,你可以正式開始為我介紹B市的風土人情了嗎?”

            童佳紓宓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