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8.Chapter18
            “喂,你說什麼呢?快把手機還給我。”

            紀子航冷著臉把手機舉高,童佳紓跳起來都沒踫到手機,急的拉著他的胳膊。

            他胳膊直直的舉在那里,紋絲不動。

            真是太氣人了。

            紀子航的衣袖被他拽的手腕都露出來一小截,悠然自得的看著她跳腳。

            此地水色秀麗,空氣怡人,鳥語花香的小鎮傳來陣陣游人的談笑聲,小攤主的叫賣聲,手機那邊的甦琪听著背景聲音覺得童佳紓不像是騙子拐賣了,好奇地問,“你是誰啊?”

            紀子航掃了童佳紓一眼,“你覺得呢?”

            甦琪試探性的問,“听先生這囂張的宣布主權,大約是佳紓家里的男人?”

            他按了免提,甦琪的聲音清晰的傳到了童佳紓耳里,她听的心都提起來了,瞪大眼楮看著紀子航。

            紀子航輕笑一聲,沒有否認,他正要開口對著那邊的甦琪說什麼,童佳紓擔心這兩個胡說八道,伺機而動,繞到他背後,胳膊摟住他的脖子,跳到了他的背上。

            “哎,別鬧。”

            他一手向後摟住她的腰,童佳紓趁機搶過手機,對甦琪說︰“琪琪,是我。”

            甦琪一听是她的聲音,“怎麼換成你了,掃興,你男人呢?”

            童佳紓覺得自己要被甦琪這敵我不分的態度氣吐血了,憤憤的說︰“他被我騎著呢。”

            “噗……他被你騎著?你這麼狂野的嗎?”

            “啊,不是不是,他不是被我騎著。”

            紀子航扭過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羞紅的臉。

            “所以你是承認他是你男人嘍,快說,你什麼時候在我福爾摩斯.琪的眼皮子底下和別的男人暗度陳倉的。”

            童佳紓注意到紀子航心情頗好的挑了挑眉毛,在憋笑。

            她懶得再跟甦琪解釋,直接說︰“我晚上回去再說。”

            她結束通話,把手機裝到包里,松了口氣。

            紀子航戲謔的聲音傳來,“你要在我身上騎多久?”

            四周隱約有行人看過來,童佳紓臉上發燙的從紀子航身上跳下來,對上紀子航調侃的眼神,結結巴巴的給自己找借口,“你怎麼跟琪琪亂說話呢?”

            紀子航整理被她拽的發皺的衣袖,詫異道︰“我亂說什麼了?說我是你男人的是你閨蜜,承認我是你男人的是你,跟我可沒什麼關系?”

            他一臉坦然的把自己從剛才那場鬧劇中摘干淨,抖了抖衣角,一身正氣的指責她,“你還說出騎在我身上這種讓人誤會的話。”

            童佳紓噎了一聲,貌似是這樣的。

            可剛剛先發起挑釁的人明明是她,童佳紓心氣難平,“你還說人家成成是野男人,人成成招你惹你了。”

            紀子航唇角下耷著,陰陽怪氣的說︰“什麼成成,叫的這麼惡心。”

            童佳紓,“你這人怎麼這樣,成成這名字怎麼了,我從小到大都這麼叫他,他小名就是這個,家里人也這麼叫他。”

            紀子航默了會,童佳紓以為他意識到自己不對了,正打算轉移話題,畢竟沒必要為了這種小事追究,就听紀子航說︰“娘炮。”

            童佳紓提了一口氣,“你說什麼?”

            紀子航又沉默了。

            娘炮自然說的不是她,她本來就是女的。

            娘炮說的是無辜躺槍的胡志成,童佳紓很為胡志成打抱不平,剩下的小吃她也吃不下去了,一股腦的塞到他手里,雙手插腰,不住點頭,“你說你這人,不喜歡你可以不听啊,干嘛非要罵人呢,你說成成這名字娘炮是吧。”

            紀子航幽深的眸子落在她氣急敗壞的臉上,又沉了幾分。

            童佳紓抿著唇,“行,你嫌成成這名字娘是吧,好,航航。”

            紀子航愣了一下,眸中劃過一抹不知名的情緒。

            童佳紓猜測他大概是被這個被他稱之為娘炮的名字惡心到了。

            他閉著眼,說︰“你再叫?”

            童佳紓歪著腦袋,“航航,航航,航航,唔......”

            她來不及反應,周身就被濃烈的男性氣息包裹,嘴唇被他貼上來時,她渾身僵硬,雙手拼命的掙扎推他的胸膛,他騰出一只手握住她的雙腕,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

            “紀......”

            她趁著他停下來的空檔,剛說了一個字,他的唇舌趁機抵了進去,他松開她的手腕,摟住她的腰身把她往懷里帶,唇舌在碾磨,她的第一反應沒有推開他,暈暈乎乎的,雙手緊張的拽住他的衣袖。

            涼風吹過時,童佳紓雙手捂住嘴,瞪著烏溜溜的大眼楮,一臉不知所措,“你......你親我。”

            紀子航胳膊搭在橋石上,她的嘴唇微微紅腫,眸子里含著一片朦朧的水光,眼尾嫣紅,小步的往後挪著,慫兮兮的質問他,像被拔了刺的小刺蝟。

            紀子航伸手按在她的唇角,她驚得不知所措,他的食指在她紅潤的唇上摩挲,低聲說︰“還叫嗎?”

            童佳紓搖頭,她再也不敢叫他覺得娘炮的名字了。

            她嘴賤,只是沒想到他居然用嘴來堵她。

            紀子航勾了勾唇角,捏住她的耳朵,“這才乖。”

            你才乖,你全家都乖。

            童佳紓抿緊了唇,敢怒不敢言。

            “以後還亂喊嗎?”

            童佳紓保證,“我以後再也不叫你航......大哥。”

            紀子航俯身湊近她,童佳紓捂著嘴唇後仰。

            “還有成成,不許再叫這麼肉麻的名字。”

            憑什麼,她叫成成,成成都沒意見,他憑什麼管這麼多。

            她忍不住想杠。

            “也別用疊字叫任何男人,我听到了會忍不住想到你喊我......航航。”

            他修長的食指豎在唇邊,眼尾上翹,威脅滿滿。

            童佳紓比了個OK的手勢。

            紀子航撲哧笑了一聲,咧著嘴,碎金色的陽光映在他俊朗的臉上,依稀間,那個愛笑的少年又回來了。

            他扭過頭,長腿跨著台階,一階一階的往下邁,步伐囂張。

            童佳紓站在石橋最高端,雙手叉腰,小聲嘟囔,“航航,航航,我就叫。”

            傍晚紀子航開車把童佳紓送到小區樓下,她解開安全帶下車,紀子航也跟著推開車門出來。

            童佳紓一臉疑惑:“你干嘛呀?”

            紀子航說︰“不請我上去坐坐?”

            “合租房,不方便。”她拒絕的干脆利索。

            “是嗎?”紀子航眼神陰測測的,“大志怎麼可以上去。”

            大志?這是說胡志成?

            “成......”想到這廝听到疊字有陰影,她喚了個稱呼,“志成和琪琪很熟,而且是琪琪主動邀請志成上去的,可是你不一樣,合租的房子,帶個對方不認識的人,很沒禮貌。”

            紀子航點頭表示贊同,說︰“行,那我不上去了。”

            這麼好說話,童佳紓有些懷疑。

            紀子航輕笑著說︰“你上去吧。”

            童佳紓,“我已經到家了,你先回去吧。”

            紀子航,“你先上樓。”

            童佳紓,“你先走。”

            紀子航,“我不走。”

            “......”

            “我等大志下來敘敘舊。”

            “不行啊。”

            “嗯?”紀子航挑眉。

            童佳紓有些難為情,還沒說話,就听不遠處傳來熟悉的尖叫聲,“啊......”

            童佳紓心里咯 一下。

            甦琪穿著棉拖鞋,踏踏踏的小跑過來,指著紀子航說︰“你不是那個......那個博元的太子爺。”

            紀子航微笑,自我介紹,“紀子航,琪琪小姐你好。”

            甦琪嗓門極高,“你知道我的名字?”

            小區底下很多人都往她們看,童佳紓覺得丟臉死了,上前拉住甦琪的胳膊。

            甦琪掙開她,再一次跑到紀子航跟前說︰“你不會就是手機里的那個,佳紓的男人?”

            紀子航含蓄又謙虛的點了點頭。

            甦琪捏著拳,激動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跟佳紓什麼時候認識的?”

            童佳紓干咳一聲,“琪琪,你誤會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甦琪擺了擺手說︰“沒關系,有誤會咱們都慢慢說,紀先生,我們先上樓,上樓慢慢說。”

            紀子航看了眼童佳紓,說︰“這樣會不會太唐突,佳紓說她和你是合租,擔心貿然帶個男人回去不方便,對你很不禮貌。”

            “哎,方便方便,有什麼不禮貌的。”

            童佳紓瞪了甦琪一眼,使勁的掐著她的胳膊。

            甦琪皺著眉,“你掐我干什麼?”

            紀子航,“你掐人家做什麼?”

            童佳紓,“......”

            紀子航被甦琪恭恭敬敬的請到了樓上,客廳里,胡志成身上系個圍裙,正在忙前忙後的打掃衛生,听見開門的聲音,也沒回頭,拖長腔調說︰“這個室內沒人的時候,窗戶一定要通風,衛生清潔要做好,你們呢,兩個女同學住一起,一定要注意安全問題,這個安全問題呀......”

            他回身,正面對上站在門外的人,臉色一變。

            紀子航笑著伸手,“班長。”

            胡志成扯了扯唇角,左手插在兜里,右手迎上來,腰間的圓形玉佩一晃一晃的,“老紀啊。”

            甦琪一拍腦袋,糟糕,怎麼把這個給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