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19.Chapter19
            胡志成和紀子航和和氣氣的握了手,胡志成指著玄關處鞋櫃上的一雙灰色拖鞋,“事先不知道你要來,家里也沒準備多余的拖鞋,這雙是我的,你先湊合穿吧。”

            甦琪听了胡志成的話都愣了,心里忍不住發笑,這可真是環境使人成長,平時只會默默付出的竹馬同學,今天居然強勢的一副男主人做派了。

            紀子航目光落在胡志成身前的圍裙上,不動聲色道︰“不用了,以後要經常來的,總不能每次都穿你的,等會我和佳紓去買點生活用品。”

            胡志成客氣道︰“那怎麼行,你是客人,哪能讓你自己去超市買東西,我去吧。”他把身上的圍裙拿下來,順手遞給童佳紓,“我去趟超市,廚房里我切了兩個果盤,你端出來招呼客人,鍋里面我燒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你餓了的話就先吃點。”

            兩個爭風吃醋的男人一來一往,誰也不讓著誰。

            胡志成沖著紀子航笑了笑,拍拍紀子航的肩膀,換鞋出去。

            紀子航因為他和童佳紓自然的互動,面上風輕雲淡,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他知道胡志成是在故意挑釁自己,也知道童童和胡志成之間沒有關系,充其量就是胡志成單戀佳紓罷了,他不在乎,他的童童如此優秀,有追求者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他心情糟糕的主要原因是,五年前,他可以坦然自若的把胡志成隔絕在自己和童童之外,可是五年過去了,這五年他對童童身上發生的事情太過片面,而胡志成卻一直陪在她身邊。

            他嫉妒胡志成,他清楚的知道童童和胡志成從小一起長大的感情,將是他永遠也抹不掉的。

            他筆直的站在門前,童佳紓對他說︰“進來吧,不用換鞋了,地上本來就不干淨。”

            她拿著胡志成的圍裙去廚房,紀子航走進來,甦琪招呼他坐。

            兩室一廳的房子,客廳面積不大,布置的很溫馨,擺了張白色的沙發和小茶幾,正對著電視牆面,他身長腿長,坐在小沙發上,略顯局促。

            平時還不覺得屋子小,大概是他氣場太過強大,總覺得直挺挺的坐在那里,與這里格格不入。

            甦琪跟著進了廚房,看童佳紓手里端著果盤要去客廳,拉著她的胳膊把她拽了過來,附到她耳邊,小聲說︰“老實交代,什麼時候和紀總勾搭上的,上回在醫院聊起他你還不說。”

            童佳紓白了她一眼,“沒什麼關系,你不要亂說。”

            “你都騎人家身上了,還沒什麼關系?”

            要不是手上端著果盤,童佳紓都想摁著她的頭把她塞馬桶里,她叮囑道︰“我回頭再跟你說,你不要胡說八道。”

            甦琪撇了撇嘴,“放心吧,我是那種沒有分寸的人嗎?”

            童佳紓端著果盤放到紀子航跟前,轉臉又要去忙活,紀子航拉住她的手腕讓她坐。

            兩人沉默著坐在沙發上吃水果,甦琪一直坐在一邊,捧著臉看紀子航,時不時的發出樂呵呵的笑聲。

            童佳紓怕她亂說話,一個勁的往她嘴里塞水果。

            胡志成回來的時候還提了一箱酸奶,紀子航看見了起身接過去,問︰“多少錢?”

            胡志成一愣,紀子航繼續說︰“你還在念書呢,研究室里的那點補貼你自己都不夠花。”

            胡志成臉色羞的通紅,骨子里的清高覺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梗著脖子,怒斥紀子航,“你瞧不起誰呢,你以為你有兩個臭錢就了不起啊。”

            積攢了一晚上的怨氣全都爆發出來,紀子航微微挑眉,淡淡的說︰“我沒有那個意思。”

            胡志成冷哼一聲,向來溫聲軟玉的人疾言厲色起來眉毛吊的都有些滑稽。

            “我給佳紓買東西,關你什麼事,你以為你是誰啊。”

            眼看兩人就要吵起來了,甦琪趕緊向童佳紓求救。

            童佳紓頭都大了,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打圓場說︰“好了,都別生氣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大家都是老同學。”

            紀子航,“我沒生氣。”

            胡志成,“誰生氣了?”

            童佳紓,“我生氣了,是我生氣了好不好。”

            這倆祖宗,她一個都得罪不起。

            晚飯自然也沒吃成,胡志成實驗室的導師打電話過來讓他過去有點事,臨走時憑借他的三寸不爛之舌硬是把紀子航說成了危險分子,不適合和兩個小姑娘共處一室,帶著他一起走了。

            紀子航走時童佳紓瞥了眼他的臉色,臭的不行。

            甦琪盯著兩個人的背影,感慨道︰“原來你這位竹馬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她還一直以為胡志成逆來順受呢,原來是順境生長習慣了,沒有壓力就沒有斗志,現在來了個競爭力巨大的博元太子爺,竹馬兄弟瞬間就爆發了。

            甦琪摟著童佳紓的脖子說︰“這兩個,你喜歡哪一個?”

            童佳紓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是天仙啊,人見人愛,他們倆都很優秀好嗎?我哪有資格在他倆之間挑三揀四。”

            甦琪捏了捏她嫩的出水的臉頰,“你這平時挺自戀一個人,怎麼到了正經時候這腦袋瓜子就不好使了,就竹馬兄弟和太子爺見面那□□味,十里之外都能聞見,要不是為了爭風吃醋,我甦琪明天就跟你姓,我叫童琪。”

            童佳紓無奈道︰“真沒有,你想多了,而且你才見紀子航一面,你怎麼知道他喜歡我?”

            甦琪高深莫測的笑了一下,說︰“我知道了,你喜歡的是紀子航,哎呀呀,竹馬默默陪伴五年,深情霸道總裁千里追妻,竹馬不敵天降慘出局。”

            童佳紓真想摁著他的頭把她塞馬桶里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童佳紓躺在被窩里翻來覆去的給紀子航發短信。

            “志成就是這個性子,你不要往心里去。”

            她消息發過去後,手機放在胸口,等到快睡著了紀子航才給她回了個消息。

            “本來就沒往心里去。”

            童佳紓剛要松一口氣,拍他馬屁說他大氣,就听他說︰“現在往心里去了。”

            童佳紓,“為什麼?”

            紀子航,“自己悟。”

            童佳紓,“......”

            童佳紓到底也沒悟出來紀子航什麼意思,她躺在天花板上,想著想著,她就想到多年以前,她第一次鼓起勇氣向紀子航表白。

            一中高中部每個年級都劃分為直升班勵志班和普通班三個等級,直升班都是初中便在一中念書,成績優秀的學生才能進的班級,童佳紓和紀子航所在的班級就是直升班。

            一個年級總共就三個直升班,直升班和直升班的老師之間競爭大,童佳紓班級的班主任老高和隔壁班王主任向來不合,老高是教英語的,十二十三十四三個班級的英語都歸他教,童佳紓所在的十三班因為女生偏多,英語一直都是年級組遙遙領先的。

            因為上一次考試十三班比十二班的英語平均分高了十二分,王主任心懷不滿,在教師大會上把老高舉報了,說老高因為私人問題,公報私仇,故意不認真教十二班英語,導致十二班英語成績比別的班級差了一大截。

            老師之間的爭斗牽扯到了學生,兩個班級的學生都為自己班班主任打抱不平,又不能真的在一起打一架,身為班長的胡志成跑去和十二班班長約戰,要來一場籃球比賽,如果十三班輸了,十三班集體同學代表老高向王主任道歉,如果十二班輸了,十二班集體代表王主任向老高道歉。

            十三班陰盛陽衰,會打籃球的男生不多,公認打籃球好的紀子航和時銳理所當然的代表班級出站。

            童佳紓是班上的文藝委員,加之和胡志成的關系,班上的後援活動基本都是她一手操辦。

            那時候時銳正在追求夏念,明眼人都看的出,她藏了點小心思,在定做班級應援牌的時候拉著夏念打掩護,班級其他人的牌子上面寫的都是十三班必勝,只有夏念和她的牌子不一樣,夏念的牌子上寫的是時銳兩個字,一周還點綴了小愛心,她的牌子上,寫的是紀子航的名字,不過到底不敢太招搖,沒有點綴上愛心。

            最開始訂制的時候,她是猶豫過要加愛心的。

            她和夏念跑到籃球場的時候,籃球場四周已經站滿了人,時銳和紀子航在學校的人氣一直很高,四周聲音很亂,喊什麼的都有,根本分不出來喊的是誰。

            童佳紓立馬組織班里的女生揮舞手中的牌子,喊加油。

            籃球賽還沒開始,十三班和十二班的女生拉拉隊已經開始較勁的比著哪個班級的聲音大,紀子航騷包的要命,沖著十三班的女生吹口哨,十三班女生立馬尖叫著喊︰“紀子航,你好帥。”

            童佳紓跟在人群中,拼命的揮舞手中的牌子,發自內心的喊,“紀子航,你好帥啊。”

            她的聲音淹沒在潮流中,她听著耳畔的人喊紀子航好帥,心里憤憤不平,她知道這些人里,大部分懷揣著和她一樣的想法,想泡紀子航。

            她也不知哪里來的勇氣,借著教夏念給時銳加油的理由,揮舞著手中寫著紀子航名字的牌子,跳起來喊,“紀子航,紀子航,你好帥,我好喜歡你,啊——”

            場上剛搶到球的紀子航听到她的喊聲被嚇了一跳,手一松,球就掉了。

            籃球落在地上來回跳動,童佳紓的心也跟著上下跳動,她那句話已經喊了出來,只能破罐子破摔的沖著場上瘋狂比愛心,假裝自己是個合格的拉拉隊隊員,掩飾內心的慌亂。

            紀子航只掃了她一眼,就不在看她,縱身一躍,給隊友傳球。

            那一球,是個漂亮的三分球。

            童佳紓的心情卻一點都不漂亮,她想紀子航果然是不喜歡自己,不然干嘛不看自己,球都比自己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