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20.Chapter20
            第二天鬧鐘響的時候,童佳紓困得睜不開眼,迷迷糊糊的伸手摸到手機把鬧鐘關掉,揉了揉眼楮,掀開被子起身,拉開窗簾和窗戶,面向樓下的花園,深吸了口新鮮空氣。

            她洗漱好甦琪從臥室里出來,叮囑她,“你今天出門把鑰匙帶著,我媽讓我今天回家一趟。”

            童佳紓點頭,“行,你路上小心點。”

            甦琪倚靠在衛生間門旁,面色猶豫。

            童佳紓,“有事就說,磨磨唧唧的做什麼?”

            甦琪,“我媽給我介紹了一相親對象,今天讓我回家相親的,我晚上要和那男的單獨出去吃飯,你注意一些手機動靜,一旦我發消息給你,你要立馬配合我。”

            童佳紓了然的點頭,“行,一有什麼事你就發消息給我,我去救你,你約吃飯的地點定位記得提前發我。”

            甦琪感慨說︰“我媽也太著急了,我這才畢業的小姑娘,讓她說的我好像人老珠黃,現在不找對象,就要孤獨終老了一樣。”

            “父母都這樣吧。”

            童佳紓往臉上拍著水乳,听她嗓子有點啞,問,“昨天和阿姨吵架了?”

            甦琪蔫頭耷腦的嗯了一聲,抱怨道︰“真是糟心,我現在日子過的挺爽的,想去哪就去哪,想買什麼就買什麼,這要是結婚了,肯定要面臨生孩子,到時候就天天帶孩子,現在的男人,十之八九是不會帶孩子的,都要女人來帶,帶不好還要唧唧歪歪的瞎抱怨,你說我好好的一個花季少女,我媽干嘛把我往火坑里推,偏偏還思想固執,說也說不通,就覺得婚姻才是一個女人的全部。”

            童佳紓安撫她,“阿姨會這麼想,也是因為你家的叔叔阿姨感情好,阿姨自己的婚姻生活很美滿,才會覺得你結婚了以後會像她一樣幸福,沒必要為了這種事跟阿姨吵的,就過去看看,不合適就回來,阿姨總不會逼你嫁給你看不上的男人吧。”

            甦琪嘆了口氣,“我不說了,你趕緊收拾去上班吧,別遲到了,記得密切關注手機動態。”

            “保證密切關注。”

            童佳紓收拾好時間已經不早了,拎著包匆匆忙忙往公司趕。

            她一到公司,就撞上從茶水間沖完咖啡回來的王莉,王莉一看到她就拽著她說︰“听說你一天就搞定了博元的項目?”

            “這你都知道了呀,我還想保持低調呢。”

            “這回你想低調都低調不了了。”

            童佳紓笑了笑,不以為然,“沒那麼夸張吧,就一個項目而已,咱們公司哪天沒有成交的項目啊,不過就是博元的項目逼格更高罷了,歸根結底,也還是工作。”

            王莉左右看了眼,拉著她到角落里,低聲說︰“你要注意唐嬙,她現在估計都視你為眼中釘了。”

            童佳紓嗯了一聲,“謝謝提醒。”

            王莉說︰“昨天你們簽合約的時候,唐嬙也去了。”

            童佳紓蹙眉,“她也去了?”

            “是呀,走的時候趾高氣昂的,和羅斐兩個人搞的動靜挺大,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倆是去博元簽合同的,結果最後這合約被你和湯主管給簽下了,唐嬙覺得面子下不來台,現在她組里的人到處造謠,說這項目本來是要給她的,結果不知道被你用什麼手段給搶過去了。”

            童佳紓震驚于唐嬙的不要臉,“這項目本來就是紀總親口答應要給我的,跟她有什麼關系。”

            王莉精準的抓到了她口中的紀總兩個字,眼中露出八卦的光芒。

            “哎,博元的那位紀總親口答應把項目給你的?”

            童佳紓坦然道︰“是呀,這項目原本就是在我們公司做的,這次紀總過來,本來也是有意于我們公司,加上我方西華學長的牽橋搭線,替我在紀總面前說好話,拿下這個項目,比我預料的要容易些。”

            王莉一听她這麼說,眼眸里的火花又熄滅了,喝了口咖啡說︰“我還真以為像她們說的那樣呢。”

            “她們說的哪樣啊?”

            童佳紓比較好奇,她就昨天下午半天沒來,這公司又傳出了多少個她的光榮事跡版本。

            “唐嬙這次也是下了大力氣,搭上了博元旗下那位當紅小花席宇彤的線,她昨天上午去博元,鬧出那麼大動靜,也是因為席宇彤親口答應她把項目給她,她覺得穩了才那麼囂張,結果最後這項目還是被你給簽了,這說明什麼?”

            說明她勾引博元紀總的事情石錘了。

            童佳紓被這種種狗血的巧合石錘氣笑了,她撩了撩頭發,對王莉說︰“我知道了,多謝莉姐,改天一定要請你吃頓大餐。”

            王莉白了她一眼,“你每次都這麼說,結果一次都沒去,你都欠我多少頓大餐了。”

            “這次一定補上。”

            童佳紓從走廊上經過的時候,每到一個部門,就能感受到那些偷偷瞟向她的目光,還有人竊竊私語的說︰“果然這年頭,臉好就是通往成功的最快捷徑。”

            “那當然了,誰不想找漂亮的,看著好看的人心情也會爽很多,博元的總裁也是男人啊。”

            童佳紓面上淡定,心里慪的不行。

            她踩著高跟鞋頂著大夏天的跑出去見客戶整個腳背都磨破了,為了搞定挑剔的雜志社老板娘,她連熬幾晚上,頭都要禿了,才有了今天的成績,現在讓她們這麼一說,好像自己全靠臉一樣。

            她走到辦公桌前,發現辦公桌上多了一份早餐。

            她提起早餐問旁邊的同事,“誰的早餐放我桌子上了。”

            部門里一位年紀比她大幾歲的同事劉珊珊笑著說︰“我看你平時好像不怎麼吃早餐,不吃早餐對胃不好,我今天早上買早餐的時候順手給你帶了一份。”

            童佳紓微怔,劉珊珊平時和她在公司關系一般,而且她為人比較精明,向來只愛巴結領導和對她有利的人,自己這種是入不了她的眼的。

            這突然間對她態度熱情起來,童佳紓心里清楚,這是沾了紀子航的光了。

            她也不是初出茅廬的菜鳥,笑著道了謝說︰“劉姐喜歡吃什麼,我明天買早餐也幫你帶一份。”

            劉珊珊忙說︰“不用不用,這是姐請你的。”

            童佳紓沒再多說,便宜不是好佔的,她改天得把這份早餐給還回去。

            她拿著水杯去茶水間接水,水剛接滿,身後一陣咚咚咚的高跟鞋聲,她扭頭,正對上板著臉的唐嬙。

            童佳紓不想搭理她,捧著水杯從她身邊經過的時候,听到她滿是嘲諷的話,“恭喜你拿到項目,雖然是靠爬床拿到的。”

            這話說的惡意滿滿,童佳紓也不是忍氣吞聲的主,她往後退了一步,正對著唐嬙的臉說︰“你沒拿到項目,看來是爬床失敗了。”

            唐嬙臉色一變,沉聲說︰“你不要以為你勾搭上了紀總,別人討好你兩句,給你買個早餐,你就春風得意了,像你這樣的女生多的是,男人生活的調味品罷了,玩膩了,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到時候,我看你還能不能像現在這樣牙尖嘴利。”

            童佳紓覺得她這是氣惱項目被自己簽了,不服氣,硬生生腦補了一出自己勾引紀子航的戲碼。

            她笑容優雅,也不辯解,故意氣她。

            “是又怎麼樣,博元的項目就是給我了,紀總就是寵我,我就是他的小心肝,你不服也給我憋著,說什麼做什麼前最好掂量一下,我現在是你能得罪的起的?”

            童佳紓吹牛臉不紅心不跳,反正吹牛又不要錢,而且唐嬙本來就看自己不順眼,就算自己什麼都不說,她一樣能在外面造謠的更難听,那不如自己借著紀子航嚇一嚇她。

            看著唐嬙吃癟的表情,童佳紓覺得自己可厲害死了,趾高氣昂的走出茶水間。

            童佳紓N瑟一把就把這事拋之腦後,晚上臨到下班的時候,甦琪打電話過來,聲音焦急。

            “佳紓,急救,快點,我相親對象哥們今天剛好過生日,這貨強硬的把我也帶來了,我現在如坐針氈,趕緊過來領我。”

            童佳紓問她要了定位,急匆匆的往她那邊趕。

            童佳紓跟著服務生到甦琪的包廂時,一推門的傻眼了,甦琪脖子上耳朵上手腕上全都掛著搶眼的金首飾,渾身上下金光閃閃,像寺廟里供奉的金身菩薩,原本熱鬧的包廂,因為她的到來,目光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包廂中間的牌桌上,還有兩個熟人。

            甦琪一看到她,如釋重負的說︰“我閨蜜來了。”

            坐在她旁邊的應該是他今天的相親對象,笑著說︰“讓你閨蜜一起玩會。”

            甦琪連忙搖頭,“我們倆回去還有事。”

            席宇彤瞥了瞥嘴,說︰“甦小姐最好還是先問問你閨蜜的意見,看看她想不想在這里吧,畢竟今天這屋里的男人,隨便勾上哪一個,都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

            手里捏著牌的紀子航目光一冷,坐她對面的周研東半眯著眼說︰“宇彤,怎麼說話呢,這位小姐是甦小姐的朋友,你東子哥哪里惹你不高興了,你要拿別人撒氣。”

            周研東就是甦琪今天的相親對象。

            席宇彤冷笑,“看來你們還不知道,這位小姐不得了,前幾天子航哥去她們公司,就被她使了手段,堵廁所里了。”

            她說完摸出手機,在屏幕上點了一下,童佳紓洋洋得意的聲音在包廂里響了起來。

            “是又怎麼樣,博元的項目就是給我了,紀總就是寵我,我就是他的小心肝,你不服也給我憋著,說什麼做什麼前最好掂量一下,我現在是你能得罪的起的?”

            童佳紓已經懵了,唐嬙把她說的話錄下來,發給席宇彤了。

            包廂里的人都錯愕的看向紀子航,這是玩的哪一出?

            童佳紓低著頭,如鴕鳥一樣,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果然裝逼遭雷劈。

            紀子航抬起頭,目光落在童佳紓身上,看著她閃躲的眼楮,在幾位兄弟八卦的眼神中,輕翹了下唇角,慢悠悠的拍著自己的大腿,聲音戲謔,“來吧,小心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