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22.Chapter22
            “紀子航。”

            紀子航抬起頭, 車窗外樹影婆娑,紀子航覺得眼前出現了幻想, 童佳紓舉著手,掌心放了一塊草莓味的夾心糖。

            他笑著仰頭靠在車座墊上, 輕輕笑著從她掌心捏過那顆糖, “什麼時候拿的?”

            童佳紓拍拍自己的小包, 眼角彎彎,“剛剛在包廂里拿的,味道還不錯。”

            她笑著反手拉開車門下車, 手撐在車門上, 俯身向他道別,“我上樓了, 你路上開車小心些。”

            她轉身,微風掀起她的長發,她甩著小包轉了個圈, 走到電梯入口處回身, 沖著他笑了一下。

            紀子航坐在車里,看著童佳紓縴瘦的身影,她身上還是上班穿的衣服,藏藍色的煙管褲, 白色的襯衫,領口露出性感的鎖骨, 外搭一個藏藍色的小西服, 每一件都很整齊, 像個合格的職場精英,不再是當初那個看書都要閉著眼撒嬌偷懶的小丫頭了。

            他垂著頭,小心翼翼的撥開糖紙,把糖塞進嘴里,濃郁的草莓味化開,是甜的。

            他調轉車頭準備回去,手機響了起來,他捏起來看,是他媽打過來的,他猶豫了會,摁了接听。

            “臭小子,這麼久才接電話。”黎鴻菲性子火爆,對親兒子也一樣。

            紀子航笑著討饒,“媽,我開車呢,停了車才能接啊。”

            黎鴻菲冷哼,“我看你是不敢接我電話吧。”

            “那哪能啊,媽打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嗎?”

            “沒事就不能打電話給你了?你都多久沒打電話回家了,我看你是在外面玩的樂不思蜀,把我這個媽都給忘了吧。”

            黎鴻菲聲情並茂的指責兒子。

            紀子航手指按在太陽穴上,提醒他媽戲過了,“媽,大前天才通的電話。”

            “大前天通電話你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沒跟我說?”

            紀子航知道,他那個大嘴巴的妹妹把他的事都告訴家里了,甚至可能還添油加醋了一番。

            他輕笑一聲說︰“媽,還沒到時候呀。”

            “你到底能不能行,你這都去B市多久了,到現在都沒把我兒媳婦帶回來。”黎鴻菲吐槽親兒子毫不留情。

            “人家阿銳和念念,兒子都生了,今天你盛姨又跟我說,想和嘉木商量著,什麼時候讓他和馨馨結婚,你們哥三一起長大的,嘉木六七歲的時候就把馨馨拐到手了,念念高一剛跟她媽到黎家,人家阿銳就出手了,你呢,這都二十好幾了,磨磨唧唧,連個戀愛都沒談過,人家都成雙成對,就你光棍一條,你舅媽和你盛姨還每次都夸你,說你比以前沉穩了,這事業做得風生水起,大概是不想那麼早成家,我都沒好意思說你是有喜歡的姑娘,就是死活追不上,太丟人了。”

            “媽,我是你親生的嗎?有你這麼往自己兒子身上扎刀的嗎?”

            黎鴻菲冷哼,“我每天都會反思自己,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生出你這麼個連女朋友都找不到的兒子,你說說你,遺傳了我和你爸的好皮囊,怎麼就沒遺傳到我和你爸一丁點的智慧。”

            紀子航,“......”

            “你到底能不能行,不能行我去,我去把兒媳婦追回來。”

            紀子航嚇得趕緊說︰“哎,別別別,媽,我求你了,我保證,用不了多久一定把人給你帶回去。”

            黎鴻菲,“五年前,你就跟我說,你要帶女朋友回來看我,結果呢?”

            “人艱不拆,親愛的媽媽。”

            “你抓緊時間,爭取在阿銳和念念婚禮之前,把佳紓追到手。”

            距離時銳和夏念的婚禮,只有一個月了。

            “我盡量。”

            黎鴻菲嘆了口氣,突然飽含同情的跟兒子說︰“你要加油呀。”

            這句話,充滿了辛酸之感,紀子航覺得通話沒法繼續了。

            童佳紓回到家的時候,甦琪已經坐在梳妝台前卸她那些金光閃閃的飾品了,童佳紓走過去,挑起那個大金鏈子,問,“你打扮的這麼夸張干什麼?”

            甦琪一臉憋屈的說︰“還不是我媽,非跟我說周研東如何如何好,讓我好好表現,爭取能入了周研東的眼,說的好像我就嫁不出去了一樣,我說那要是我沒看上周研東怎麼辦,你猜我媽怎麼說?”

            “連周研東都看不上,你還想上天啊。”童佳紓學著甦琪平時描述她媽媽的語氣。

            甦琪一邊摘戒指一邊說︰“差不多吧,我媽說這次相親,不是我去看周研東,是周研東看我,只要周研東能看上我,我就得嫁。”

            “不至于吧。”

            “還不是我家隔壁和我差不多大的姑娘前陣子結婚,那家找了個女婿跟了不得了似的,天天跑我媽面前炫耀,我媽這急的,恨不得立馬把我給嫁出去,周研東是她一個朋友給介紹的,介紹時說的家世出眾,人品和長相都是一等一,我媽一打听,得知周家是什麼百年世家書香門第,從他爸爸輩才開始從商,總之呢,就是有錢又有財,能跟這樣的人家結親,剛好去去我家暴發戶的氣質。”

            “這樣好的條件,九成九是瞧不上我的,但還有那零點一的可能性,我怕他萬一看上我,我媽真讓我嫁給他,就特意去弄了這一身裝扮,好讓他覺得我是個庸俗又沒有大腦的女人。”

            童佳紓,“你這一身會不會太夸張了些。”

            甦琪,“夸張是夸張了點,但我往那一坐,我就甩開膀子,露出身上的大金鏈子,對他翻了個白眼,讓他有點自知之明,像我這種女人,不是他能高攀的上的,通常情況下,素質再好的人,都不會忍受我這麼沒素質的人。”

            “然後呢?”

            “然後。”甦琪氣憤的拍了下梳妝台,“這個周研東他不是一般人,他不僅沒被我這庸俗的氣質嚇到,他還跟我說今天他好哥們回國過生日,剛好就在我們約會的那個飯店,還非讓我跟他一起去給他哥們慶祝生日捧場,我這一身,一到那包廂那一屋子沒見過世面的就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我,真是丟死人了。”

            甦琪越說越覺得糟心,童佳紓微笑著找她算賬,“那紀子航是怎麼回事,你讓我去接你的時候,怎麼沒說紀子航也在。”

            甦琪心虛的轉了轉眼楮,“我去的時候,紀子航還沒過去。”

            “那後來你也沒跟我說呀。”

            甦琪雙手舉在頭頂老實認錯,“好吧好吧,是紀子航不讓我說的。”

            童佳紓半眯著眼,“他不讓你說你就不說,你什麼時候這麼听話了?”

            甦琪嘀咕道︰“紀子航答應我,以後不讓我席宇彤捆綁我女神。”

            “所以你就這麼把我給賣了。”

            童佳紓雙手捏住甦琪的臉,“你是要死嗎?”

            甦琪蹭的一下站起身往外面跑,兩人在屋里一個追一個趕,鬧了一身汗,最後並排躺在床上。

            甦琪一本正經的問,“佳紓,你和紀總上過床嗎?”

            童佳紓額角一抽,差點嚇得從床上滾下去,這姑娘,還真是敢猜,她沒好氣的說︰“我做了什麼讓你有這種錯覺?”

            甦琪嘿嘿笑了一聲,“我就覺得紀總那身材,那臉蛋,和他上床一定會□□吧。”

            “甦琪,你這腦子,一天到晚都在想什麼,能不能純潔一點,紀子航是想睡就能睡的人嗎?他連上廁所都讓人做安保。”

            甦琪突然笑的一臉猥/瑣︰“你說誰要是不小心在他上廁所的時候闖進去,再不小心看到他,會不會死很慘啊。”

            “那也不至于吧,紀子航也不是那麼霸道的人。”

            “怎麼不至于啊。”甦琪突然坐了起來,雙手搭在腿上,侃侃道︰“我前幾天看了紀子航一個小八卦,說紀子航這個人啊,看似溫文儒雅,但在商場上,殺伐果斷,最不留情面,你看現在娛樂圈那些綜藝節目,藝人宣傳,不都是抄來抄去,互惠互利嗎?”

            童佳紓也坐起來,拖著腮,認真的听她八卦。

            “都是商場上混的,但誰要是侵了博元旗下藝人的版權,那完了,除了接律師函,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博元那邊沒有和解,只有打官司,傳言他接手博元的第一年,天天啥事也不干,就和律師團隊待一起,合計著告誰,博元家大業大,想告誰還不是一告一個準,所以這兩年娛樂圈都格外注意版權了,尤其是不敢侵權博元,娛樂圈里的都說他是業界毒瘤,這侵犯了版權都這樣,那要是闖到廁所,不小心侵犯了紀總的肉體,那豈不是更要完?”

            童佳紓呵呵傻笑了一聲,身為一個覬覦過紀子航肉體的人,她的心,有點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