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26.Chapter26
            “接我?”她看了眼甦琪,說︰“可是我今天要和琪琪一起。”

            紀子航听她找借口不想和自己一起, 心里很不爽, 面上裝作風輕雲淡。

            他走到她們倆跟前, 說︰“研東邀我和他一起用餐, 說他一個男人,和兩個女孩子一起,不好意思。”

            甦琪說︰“男人和女人一起還會不好意思?這也太害羞了吧。”

            這麼靦腆內向不像她了解的周研東啊。

            紀子航幽深的瞳孔對著甦琪, 一本正經道︰“並非害羞,只是研東向來潔身自好,我們曾經探討過這個問題,覺得這是對未來伴侶的忠誠。”

            “哦哦哦, 原來是這樣。”

            甦琪低著頭, 臉上有點紅,拽住童佳紓的胳膊。

            紀子航邁著長腿走在前面,甦琪在後面跟童佳紓比著口型小聲說︰“這氣質也太正了,禁欲系啊。”

            童佳紓心想, 那是你沒見過他浪上天的時候。

            童佳紓和甦琪跟著紀子航到了包廂,包廂里周研東坐在窗戶前, 面前擺著一套茶具, 手里提著溫壺向紫砂壺里倒入沸水,等把所有茶具清潔了一遍, 才站起身, 微笑著說︰“都坐啊, 甦琪, 還有這位......子航的心肝小姐。”

            童佳紓尷尬的笑了一聲,這位周研東,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周研東說︰“不好意思,我對心肝這兩個字印象更深。”

            童佳紓笑著說︰“沒關系,我叫童佳紓。”

            周研東嗯了一聲,“我記住了,子航的心肝小姐。”

            童佳紓表情復雜的看向紀子航,蹭到他身邊哼哼唧唧的,喉嚨里發出模糊的音節。

            紀子航不解的看著她。

            童佳紓歪著頭,覆到他耳邊說︰“你沒跟他說,我們倆那天是裝的嗎?”

            紀子航漫不經心的整理了下衣服,靠著椅子,雙腿交疊,眼梢都沒抬。

            “難道要我跟我的兄弟說,我欺騙了他們?”

            童佳紓知道那天裝情侶的行為有欠妥當,可也不能一直這麼不說,讓人家誤會,也不太好。

            不過紀子航那天是出于好意才幫她的,在場的都是他的朋友,除了黎馨和甦琪,其他的她一個不認識,當然席宇彤她自動忽略不計了,說是假的也不丟什麼人,反正大家以後也都不會見面,但是紀子航不一樣,他堂堂博元的總裁,傳出去只怕有損形象。

            哎呀,腦殼疼。

            早知道就不為了一時爽快裝逼了,果然做人還是要三思而後行啊。

            飯菜很快上來,他們四個兩兩坐著,童佳紓和甦琪一排,對面是紀子航,甦琪和周研東做對面,她和紀子航這都算是陪著朋友來看相親對象來了,不是主角,兩人就那麼坐著沒說什麼話。

            童佳紓一直吃東西,甦琪和周研東聊的倒是很投機,主要是周研東這個人,很會討女人喜歡,挑的都是女人喜歡的話題,尤其是對于甦琪這種剛畢業心思單純的女生,他真是一捏一個準。

            甦琪被他逗的直笑,童佳紓在旁邊看著都覺得周研東這樣家世顯赫,又很會討女孩子歡心的人,應該不會有撩不到的女人吧。

            她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紀子航,他從剛開始一直坐在那里,東西都很少吃,感覺周圍的空氣都被他冰凍了。

            她瞥了瞥嘴,紀子航身體突然前傾,長睫差點戳到童佳紓的臉上,“你今天怎麼這麼好看?”

            童佳紓心漏了一拍,閃開了,臉上發燙,不知道紀子航怎麼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話。

            他似無所覺的指著她面前的千層蛋糕說︰“你弄一塊,給我嘗嘗。”

            童佳紓被他這驟然失常的行為嚇到了,周研東和甦琪也被他們吸引往他們看了眼,不過很快就移開了目光,繼續聊他們自己的了。

            紀子航桌子下的腿踢了童佳紓一腳,童佳紓看著他,他抬了抬下巴,催促道︰“快點。”

            童佳紓用旁邊沒用過的勺子舀了一塊,遞到他唇邊,心里嘀咕,這人還真是,這麼多年了,都改不了愛吃甜食的習慣。

            紀子航心滿意足的嘗到了她喂的蛋糕,用手機發給她一條消息。

            “心里平衡了嗎?”

            童佳紓,“???”

            紀子航,“我以為你是看研東和甦琪聊天,心里羨慕,所以也滿足你秀恩愛的心。”

            童佳紓覺得自己冤枉死了,她什麼時候想秀恩愛了,何況還是和一個假的男朋友。

            周研東和甦琪的話題似乎聊的差不多了,甦琪從包里摸出禮盒,推到周研東面前。

            周研東挑挑眉毛,“這是?”

            甦琪很有大款包養小白臉的派頭,“送給你,打開看看,戴著合不合適。”

            周研東唇角興味的翹了翹,打開盒子,看到里面是個腕表。

            不得不說,甦琪真的很有做暴發戶的潛質,這麼貴的東西,她只看了價格和銷量最高的,並沒有思考過佩戴者合不合適。

            雖然這塊表外表不太好,但貴是真的貴。

            周研東很給面子的摘下自己手腕上的表,當場把甦琪送給他的帶了上去,炫耀似的在紀子航面前晃了晃,“挺合適,謝謝,這還是我第一次收到女孩子這麼精心準備的禮物。”

            這話說的甦琪都心虛了,因為她只是查了他送的那個手鐲的價格,然後到店里詢問了導購小姐同等價位的表,然後刷卡走人,挑選過程不到三分鐘。

            紀子航假裝不在意,眼神直勾勾的看向童佳紓。

            童佳紓心里咯 一下,看她干嘛。

            周研東輕笑一聲,暗示性十足的說︰“子航的生日快到了吧,打算就在這邊過,還是回A市。”

            紀子航說︰“看情況吧。”

            童佳紓心里盤算著,紀子航的生日,好像就是下周了。

            周研東看向童佳紓。

            童佳紓挺直腰板,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干啥?干啥啊這是,看她干什麼。

            周研東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想必童小姐一定給子航準備了生日驚喜吧。”

            童佳紓要被氣死了,這個周研東可真是,自己春風得意就算了,還非要找她的不痛快,不是她小氣,而是她現在根本沒立場送紀子航禮物,何況紀子航這種人,用的東西都是最精致的,她哪買的起啊。

            好吧,她就是小氣。

            她憤憤不平的吃了口蛋糕,低頭裝傻。

            紀子航默默的坐在對面,唇角微微下耷,黑眸幽幽的盯著她,童佳紓才發現他今天沒戴眼鏡,眼神憂郁,真是要命了,要死了,她最受不了這種眼神。

            這哪里是讓她準備什麼生日驚喜,這分明就是剝削,壓榨,逼著她送他禮物。

            她手上的勺子用力插/進蛋糕里,軟綿綿的奶油被她這麼暴力對待塌了一片,她從中間舀了一塊喂給紀子航,皮笑肉不笑的說︰“既然是生日驚喜,提前說出來了,還算什麼驚喜。”

            她怨怪的睨了周研東一眼,“周總可真是會拆台。”

            紀子航吃的都堵不住嘴,真的像一個男朋友一樣蹙著眉說,漫天的醋味。

            “別用那種眼神看別人。”

            童佳紓心疼自己即將飛出去的毛爺爺,又看紀子航這麼拽,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已經答應了要準備禮物,到時候肯定要買的,不過一想到錢,她就覺得剛剛吃進肚子里的蛋糕,太膩了。

            周研東笑著拍了下紀子航的肩膀,“那就只能等著你生日那天,才能有幸看到那個驚喜了。”

            童佳紓的臉又白了三個度。

            甦琪感受到了童佳紓身上的窮酸氣息,替她解圍,“生日驚喜當然是準備給紀總一個人的,你就不要湊這個熱鬧了吧。”

            周研東後知後覺的說︰“也是。”

            這是個不完美的蹭飯體驗,如果可以評價,童佳紓一定要給差評。

            午後的陽光不錯,說好絕對不和周研東在童佳紓眼皮子底下卿卿我我的甦琪果然說話算話,她跟周研東單獨去逛園子,留下了童佳紓和紀子航面對面仰躺在包廂陽台的椅子上,消食。

            “你生日會請哪些人?”

            紀子航故意逗她,“怎麼,女朋友要把關。”

            童佳紓沒好氣的說︰“是呀是呀,你生日宴不許請別的女人去。”

            紀子航很有理智的拒絕了,“那肯定是不行。”

            童佳紓沒來由的胸口泛酸,“那你還說什麼?”

            紀子航悶笑,“今年生日原本我媽是要來的,如果你實在不想,她也可以不來。”

            這怎麼行,怎麼能因為她瞎說的話不讓阿姨來呢,童佳紓覺得羞愧,訕訕的說︰“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你的生日你做主。”

            紀子航嗯了一聲,說︰“那天你也要來,我上次的幾個朋友也要過去,他們都認為,你是我的女朋友,你不去,不合適。”

            童佳紓再一次為自己之前嘴賤犯下的錯誤懺悔。

            “我覺得不用吧,他們也不會這麼較真,你就說分了。”

            紀子航面色不快,冷聲說︰“這才幾天,就分了,別人會怎麼看我。”

            童佳紓愣了,心里嘀咕,紀子航似乎很注重自身清白。

            童佳紓撓了撓頭,“那我要是去了,那個禮物,你能不能不要太計較。”

            紀子航不解。

            童佳紓坦誠道︰“我沒什麼錢買貴重的物品,怕太宣揚,眾目睽睽之下拆禮物,會丟你的臉。”

            紀子航眉眼柔和許多,輕笑著說︰“我當是什麼呢。”

            他漂亮的指頭晃了一下,變魔術似的夾了張卡,懶洋洋又隨意的遞給童佳紓。

            “這張卡你拿去,認真挑一個。”

            童佳紓瞥了眼,運通的無限額黑金卡。

            她唇角抖了抖說︰“無限額的卡,你不怕我卷了你的錢跑路嗎?”

            紀子航面色無波,毫不在意,“不過是名頭好听點,說是無限額的卡,其實就是信用卡,固定額度也就一千萬而已,超過了是要向銀行申請的。”

            什麼叫也就一千萬而已,簡直是壕無人性。

            “這卡太貴重了,給我不太好吧。”

            紀子航,“你吃飯時候一直坐在對面挪來挪去,不是想問我要錢?”

            童佳紓,“......”她窮酸的氣息表現的有那麼明顯嗎?

            她小心翼翼的把卡拿過去放進錢包了,怎麼看自己的包都覺得不順眼,她膨脹了,覺得自己兩百元的包配不上裝紀子航給她的那兩張卡。

            紀子航就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蟲。

            “你也給自己買幾件奢侈品。”

            童佳紓,“算公費嗎?”

            紀子航氣笑了,“當然。”

            童佳紓拍著胸說︰“放心好了,絕對不丟你紀總的臉面。”

            紀子航慵懶的伸長了腿,腳尖湊到她的腿旁。

            “那就期待你的表現了。”

            兩個人對視一笑,像是地下組織對上暗號一樣,達成了合作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