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28.Chapter28
            童佳紓喏喏的一臉心虛, 黎鴻菲湊頭過來, 問︰“怎麼, 難不成, 不是買給我兒子的?”

            席宇彤的目光不善的瞪著童佳紓, 童佳紓在黎鴻菲的眼神下, 總有一種被人捉/奸了的感覺, 她耳根子發燙,點頭說︰“是買給他的。”

            黎鴻菲拍了拍她的手背, 說︰“佳紓, 你這丫頭也太實在了, 女人就該對自己好點,有錢了多給自己買衣服, 買包包, 給子航買,不是浪費你的錢嗎?”

            童佳紓臉更紅了, 她實在不好意思開口說這錢就是紀子航的, 但又不能讓黎姨誤會,只好硬著頭皮說︰“阿姨, 買衣服的錢,是紀子航的錢,不是我的錢。”

            她從包里摸出卡給黎鴻菲看。

            黎鴻菲好笑的說︰“你這丫頭, 說什麼傻話呢, 什麼子航的錢不是你的錢, 這卡到你手里了, 那就是你的了,關子航什麼事?我跟你說啊,子航沒有錢,所有錢都是你的,明白了嗎?”

            童佳紓傻眼了,呆呆的看著黎鴻菲。

            完了,阿姨這話,明顯就是誤會了她和紀子航的關系呀,她這回可真的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不是,阿姨,其實我......”

            “好了,你不要說了,阿姨懂,你長的這麼漂亮,子航長的卻很一般,你是怕子航配不上你,所以才多給他買衣服,好好打扮打扮,才能和你更配是不是?”

            紀子航長的很一般?

            阿姨是對一般有什麼誤解?

            黎鴻菲爽快的刷了卡,拉著童佳紓要走,席宇彤快步追上去,擠了抹笑說︰“阿姨。”

            黎鴻菲笑容一斂,神色淡淡的說︰“席小姐啊,我今天要和我兒媳婦說說話,如果你有什麼事,我們改天再聊。”

            什麼?兒......兒媳婦?

            童佳紓瞪大眼楮,扭頭和甦琪對視。

            甦琪比了個大拇指,小聲說︰“你婆婆真好。”

            黎鴻菲听見甦琪的話,笑著夸,“你是佳紓的朋友吧,長的真漂亮,嘴巴也甜。”

            甦琪對黎鴻菲特別有好感,她家雖然勉強算個豪門,但是和紀家是不能比的,自從她家暴富以後,她媽媽就不像從前一樣和善了,她接觸的那些富太太,大多是眼高于頂,坐在一起只會攀比誰的鑽石買的大,誰的新款鞋子最多,全B市只有一個的限量版被誰買到了,挑選兒媳婦女婿的眼光也很高,要求門當戶對,要求學歷,要求長相,很少見到黎鴻菲這樣的頂級闊太還這麼親和。

            她都想勸童佳紓趕緊嫁了,這麼好的婆婆,哪里找啊。

            “阿姨,我是佳紓的朋友,我叫甦琪。”

            “甦琪,這名字听起來有點熟,前幾天和周太太喝茶時好像听她提起過,說看上了個小丫頭,長的漂亮,性格又好,想娶回家做兒媳婦呢。”

            “啊......周太太?”

            “是呀,她兒子是周研東。”

            甦琪噎了一聲,閉嘴不說話了。

            童佳紓看黎鴻菲一本正經的調戲甦琪,躲在後面偷偷笑。

            幾個人找了附近的咖啡廳,咖啡剛上來,黎鴻菲就問,“佳紓,你打算什麼時候和子航結婚。”

            童佳紓一口咖啡含在嘴里,差點沒噴出來。

            她放下勺子,規規矩矩的坐好,說話都磕巴了,“阿......阿姨,我暫時,還沒有結婚的打算。”

            “哦,好吧。”

            黎鴻菲低著頭,臉上難掩失落。

            童佳紓看了很愧疚,總覺得不該讓阿姨這麼失望的。

            之後黎鴻菲又和童佳紓隨便聊了些關于夏念生寶寶的事,還把照片拿出來給童佳紓看,眉眼之間,都透漏著很羨慕。

            臨別的時候,黎鴻菲叮囑童佳紓,“有空一定要經常和子航去看我。”

            童佳紓訕訕的點頭。

            黎鴻菲一走,她就給紀子航發消息,“紀總,我今天下午,和黎阿姨一起喝咖啡了。”

            紀子航,“???”

            童佳紓編輯了一段話,不知道怎麼跟紀子航說,難道要說你媽催我們趕緊結婚嗎?搞的好像她想嫁給他,收買了未來婆婆一樣。

            紀子航盯著手機屏幕上方那個對方正在輸入變成名字,等了片刻沒等到消息,打電話給他媽。

            “媽,你來B市了。”

            “是。”

            “你來了怎麼沒和我說呢。”

            黎鴻菲︰“怎麼,我去哪還要向你通報。”

            紀子航捂額,“媽,我沒有這個意思,咱們不是說好了,你先按兵不動,我會把人帶回去見你的嗎?”

            他媽那性子,憋不住話,還不知道和童童說了什麼呢,童童又是個對感情很敏感的人,追過她的男生,但凡對她表現出一點好感的,在她面前都會被拉入黑名單,連朋友都做不成的那種。

            黎鴻菲冷嗤,“什麼說好了,誰跟你說好了,一直都是你自己在說,我可沒答應,我跟你說,紀子航,我等不及了,你再墨跡,媳婦被別人追走了,我就拿刀把你頭砍下來。”

            “媽,你可就我這麼一個兒子。”

            “娶不到媳婦的兒子,留著何用。”

            這話說的特別戳心,好在紀子航長期生活在這種母愛比較偏激暴力的環境下,抗擊打能力比較強。

            “那您沒和童童說什麼吧?”

            黎鴻菲︰“我能說什麼?你媽是個要臉的人,不會說你偷偷躲在被窩里,邊哭邊喊童童,也不會說你每年跑去佛寺求佛祖保佑童童......”

            “媽,打住打住。”

            紀子航覺得他打電話給他媽就是找虐。

            黎鴻菲最後發出警告,“我去馨馨那里住一晚,明天就回去,你自己看著辦吧。”

            嘟嘟嘟,手機被掛斷了。

            他媽大老遠的從家里來一趟,見都沒見他就回去了,他這是有多不招他媽待見。

            童佳紓回到家,甦琪就一直在旁邊鼓舞著,嫁嫁嫁,趕緊嫁。

            童佳紓白了她一眼,“嫁什麼嫁,八字都還沒一撇呢,你別瞎起哄。”

            甦琪嘆了口氣,捏了個草莓放到嘴里,在沙發上翻滾了一圈,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

            “紓兒,我看黎阿姨好像認定了你這個兒媳婦,今天下午還說你高中時經常去她家玩,你以前是不是和紀總談過。”

            童佳紓閉口不言。

            甦琪撇了撇嘴,“紓兒,你過分了啊,我一直以為我對你已經很了解了,今天才發現,我對你一無所知。”

            童佳紓到洗手間里洗臉。

            甦琪躺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她一直以為,童佳紓父母雙亡,老家那邊也沒什麼牽掛了,才會大學四年都不回去,畢業後選擇留在這邊發展,她沒想太多,只是覺得佳紓身世可憐,可她從來沒抱怨過,又努力又堅強,所以她喜歡跟她待在一起。

            她突然想起來什麼,從沙發上下來,跑到童佳紓身邊,一臉神秘的問,“紓兒,你當初到B市來,這麼多年不回家,是不是為了,躲紀總這個桃花債。”

            水池里的水嘩啦啦的流,童佳紓甩了下手,心想,她才不是為了躲紀子航,紀子航算是她對A市,除了媽媽以外,最深的牽掛了。

            甦琪看她眼眸里閃過的情緒,知道她心里,藏著事。

            她不再多問,回到沙發上繼續吃水果,手機突然接到一條添加好友信息。

            紀子航?

            紀子航要加她做什麼?

            上次席朗生日,她和佳紓請紀子航幫她倆拍張合照,當然不是她膽子肥主動讓他幫忙拍照,是他主動要拍的。

            當時甦琪就表示讓紀子航把她和童佳紓的合照發到她微信上,結果紀子航沒加她微信,只說發給童佳紓,讓童佳紓轉發給她。

            這個細節讓甦琪對他的好感度直接從一百分加到一百二,都說這年頭,防火防盜防閨蜜,紀子航連自己的微信都不加,讓佳紓轉發消息,就代表他是個不會亂搞的人。

            她要照片的時候他都沒有順理成章的和她加微信,怎麼現在主動加她了。

            她忘了眼浴室的方向,點了添加。

            “紀總?”

            紀子航直奔主題,“想請你幫個忙。”

            甦琪,“請說。”

            紀子航,“听說甦小姐對古琴文化藝術很感興趣,段玉榮老師馬上要在A市舉辦一場雅集,不知道甦小姐,有沒有興趣。”

            段玉榮是著名的古琴大師,甦琪最喜歡的一位古琴大師,但段玉榮老師年紀大了,近些年甚少舉辦音樂會,私人舉辦的友人雅集,外界根本無從得知,甦琪只能從網絡上的視頻看一看這位大師彈琴。

            她激動的手都抖了。

            “段老師的雅集,我能去?”

            紀子航,“當然。”

            甦琪,“紀總您有什麼事,盡管開口。”

            紀子航,“甦小姐客氣了,A市風景不錯,我想你可以多在那邊玩一陣子。”

            甦琪懂了,紀總這是嫌棄她在這邊礙事,要把她支開,好對佳紓下手呢。

            這位紀總,也太小瞧她對佳紓的友情了吧。

            她是那麼容易就出賣朋友的人嗎?

            最起碼還得再加點籌碼吧。

            “紀總能幫我要張珂珂的簽名嗎?”

            紀子航,“可以讓她給你錄個視頻。”

            甦琪,“我明天就出發。”

            童佳紓從浴室出來就見甦琪在收拾行禮。

            “你這要做什麼?”

            甦琪蹲在地上打包行禮,“我明天要出去一趟,估計要一兩個月不回來。”

            “你要出去一兩個月不回來,明天就走,怎麼那麼突然?”

            是吧,突然吧,我也覺得很突然。

            甦琪悶著頭,心虛的不敢看童佳紓,咳嗽一聲說︰“段玉榮老師要舉辦一場雅集,機會難得。”

            “一場雅集最多不過半天的時間,你怎麼要去一兩個月。”

            “待在家里太悶了,我想出去走一走,你自己在家里,要小心啊。”

            童佳紓納悶的說︰“小心什麼?”

            甦琪憋了一會,吐出一句,“關好門窗,小心色狼。”

            童佳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