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30.Chapter30
            “一看就什麼?”紀子航唇角輕翹, 邁著腿向她走過來。

            童佳紓搖頭, “沒, 沒什麼, 你不是餓了嗎?我在給你煮泡面。”

            他面無表情的盯著她, 空氣仿佛凝滯住, 童佳紓從他身側繞過去, 到冰箱拿了個雞蛋,雞蛋砸在碗邊, 一不小心, 殼全部掉進了蛋液里, 她手忙腳亂的去找筷子。

            紀子航走到她身後,唇角湊到她的耳邊, 輕輕的說︰“你心跳加速了好多。”他的雙手放到她的兩側肩膀, 光潔的玻璃磚上映出他輕快的表情,眼眸似笑非笑。

            童佳紓不自在的縮了下脖子, 想要往旁邊挪, 他伸出一只手,撐在前面的牆壁上, 把她整個人圈在廚房的拐角。

            她能感受到他身上沐浴乳的香味,後背胸膛若有似無的貼著自己,呼吸噴灑在她的後頸, 童佳紓腦袋發懵, 他不說她還沒覺得有什麼, 他一說她就感覺自己心跳真的很快, 她下意識的一手捂住胸口,身後紀子航悶笑一聲,童佳紓強忍著脾氣,威脅道︰“你再這樣,就沒有吃的了。”

            她指的是泡面。

            紀子航淡淡的說︰“沒有東西吃,我就把你吃了。”

            他的語氣輕松又平常,好像吃了她,就像吃泡面一樣。

            都是成年人了,童佳紓不免腦子里開始跑黃料,當她想到此刻站在自己身後的他連上衣都沒穿時,童佳紓想哭了,這人變的也太快了吧,平時一副禁欲系,誰踫他一下就把誰送進監獄,讓誰家破人亡的貞潔烈男架勢,結果還不是為了口吃的,連這麼沒羞沒皮的話都說出來,簡直是沒有節操。

            她故作淡定的說︰“紀子航,你再這樣,我要報警了哦。”

            紀子航神色詭異,“佳紓,你要報警告我什麼呢?就算我對你做了什麼,警察來了不會信你,比起你告我強/奸,警察應該會更相信是你見色起意,事後又想敲詐勒索,而且你家小區樓下有監控,監控能顯示,是你強拉我上樓的,而非我主動上樓,所以你報警沒用,我會反過來告你仙人跳,踫瓷。”

            童佳紓用血的教訓總結出一個道理,以後大馬路上遇到車拋錨的男人,千萬不能伸出援手。

            這人是怎麼正氣凜然的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還井井有條,果然商人都是狡詐的。

            她妥協了。

            “大哥,勞煩高抬貴腳,移駕客廳,再不做鍋里的水都要燒干了。”

            紀子航看了眼,一臉大爺的吩咐,“湯不要太咸,雞蛋不能有殼,樣子不好看我不要,不然,我就報警了哦。”

            想打他怎麼辦?都寄人籬下了還這麼橫。

            “知道了。”她沒好氣的說。

            紀子航滿意了,終于肯離開廚房了,童佳紓對著他的後背用鍋鏟對著他的頭比劃了一下。

            “不要用鍋鏟對著我的頭。”

            童佳紓︰“......”這人,開了後眼吧。

            他像能听到她心里話一樣,“我後面沒長眼楮,你家客廳正對著廚房門有一面鏡子。”

            童佳紓尷尬的呵了一聲。

            她平時煮泡面味道很好,畢竟平時做的最多的就是泡面,偏偏今天她越想做好,就越做不好,雞蛋打了兩個都是整個殼掉到鍋里,她用筷子挑的眼楮都花了,最後自暴自棄的給紀子航端了上去。

            當她端著雞蛋混著蛋殼的雞蛋煮泡面放到紀子航的面前時,她的心都是虛的,紀子航抬起頭看她。

            她咳嗽一聲,強行辯解,“雞蛋加了蛋殼,才好看,軟中帶硬,柔中帶剛。”

            本來以為又要受到紀子航的一番冷嘲熱諷,沒想到他端過去,二話沒說就吃了。

            吃完還很主動的去把碗給刷了。

            窗外雨下的越來越大,童佳紓問紀子航,“杜助理有空來接你嗎?”

            紀子航坐在沙發上,像一個被遺棄的孤兒,搖了搖頭,“他昨天回老家了。”

            “那還有別人能來接你嗎?”

            紀子航微闔上眼,倚靠在沙發上,眼底透著一絲疲倦。

            童佳紓看了眼時間,已經十點多了,她明天還要上班,以往這個點她都該睡覺了。

            “我在網上叫個車試試?”

            空氣突然黯淡,紀子航冷冷的說︰“我坐著等一會,雨停了,我就下去打車。”

            童佳紓對上他幽深的黑眸,突然覺得心虛,怎麼好像她要趕他走一樣。

            “那你先坐著看會電視。”

            她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拉開浴室門的時候,沒看到紀子航的人影,她以為紀子航已經走了,擔憂的看向窗外。

            狂風呼呼的拍著窗戶,雨幕如簾,防盜窗沙沙的響,她低低的咒罵一聲,“鬼天氣。”

            她抬手抓了把頭發,余光瞥見那白色沙發上側躺的高大身形,這不省心的哪里是走了,這是躺著睡了。

            窄小的沙發上,紀子航和衣躺著,雙腿交疊,搭在茶幾前面的小凳子上,他的眉心蹙著,面龐發紅。

            童佳紓的手踫上他的額角時,只是覺得他在雨里淋了那麼久,剛剛洗完澡出來又沒穿衣服晃了那麼久,可能是發燒了。

            窗外空中轟鳴鳴的叫著,天花板上的白熾燈光虛浮的飄在他的眼睫,他悠的睜開眼,狠狠的攥住她細白的手腕。

            “做什麼?”

            她低著頭,發絲垂到他的脖頸,癢癢的,童佳紓嚇了一跳,呆呆的望著他,說︰“我看你臉有點紅,怕你發燒了,你難受嗎?”

            紀子航胸口起伏,眼底里醞釀的情緒似乎是要把她燒著一般,良久,他蔫蔫的,拉著她的手放到了胸口,聲音低啞,“難受。”

            理智告訴她,應該推開他。

            可他拽著自己的手,說難受的時候,她怎麼都下不去手。

            她們就這樣在沙發前待了十幾分鐘,他的呼吸漸漸綿長,手腕被他攥在懷里,起了一層薄薄的汗,他的身上很燙,閉著眼楮,臉上通紅。

            “紀子航,起來。”

            沙發上的人一動不動。

            “紀子航你起來,你生病了,我去給你拿藥。”

            “別動,別吵。”他翻了個身,差點從沙發上摔下來。

            “紀子航,這里不能睡呀,要睡去床上睡。”

            “好的。”紀子航的下巴在她手背上蹭了一下,慢悠悠的站起了身。

            童佳紓︰“......”

            童佳紓上午從部門開會開始就在犯困,湯寧看了她好幾眼,會後單獨把她留下來,關切的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童佳紓搖頭,“沒事。”

            她昨晚為了照顧那祖宗,折騰的沒睡好。

            湯寧說︰“你這陣子都心神不寧的,工作狀態不太好,你今年年假還沒休,要不要出去放松放松。”

            童佳紓說︰“不用,這陣子手上項目比較多,再等等吧。”

            “對了,博元的紀總。”

            一提到紀子航,童佳紓神經敏感的打起了精神。

            湯寧笑著說︰“沒什麼,我就隨便提了一下,你別緊張。”

            童佳紓意識到湯主管是在逗自己,紅著臉說︰“我跟他沒什麼關系。”

            “我知道,你們只是同學,我也沒說你們有關系啊。”

            湯寧雙手撐在下巴上,平時高冷的女強人瞬間變得一臉八卦,童佳紓招架不住,落荒而逃。

            晚上童佳紓下班經過菜市場買了一堆菜,推開門的時候客廳里和她走的時候一模一樣,她下意識的走向自己的臥室,昨晚紀子航睡在她的房間,她睡在甦琪的房間。

            房間里隱約傳來激動的男聲和熱烈的鼓掌聲,她推開臥室門,就看見紀子航靠在床頭,唇角輕抿,手里拿著手機,正在播放著籃球比賽,听到門的聲音,抬頭看了她一眼,“回來了。”

            這語氣,還真把這里當做自己家了。

            童佳紓沒好氣的說︰“怎麼還不走?”

            “沒有衣服。”

            “你衣服不是穿的好好的在什麼嗎?”

            紀子航抬眼,“內褲沒有,走路不方便。”

            “你昨天來的時候沒穿?”

            “都髒了,而且昨天還淋濕了。”

            童佳紓指責道︰“家里一天都沒人了,你自己在家,都不會動動你那金貴的手,洗一洗,現在都干了,你不洗,難道讓我給你洗嗎?紀子航,昨天下雨了,而且你發燒了,沒地方去,我照顧你也算是盡了咱們好同學的情分,可你現在好手好腳的再這樣,就說不過去了。”

            紀子航關了手機視頻,坐起來。

            童佳紓凌人的氣勢削減了很多,低著頭,喏喏道︰“紀總,你可要記得,是我幫了你。”以後合作項目也多關照著她點。

            紀子航半眯著眼楮,片刻後,張開雙臂,“來吧,抱一抱你,犒勞你。”

            童佳紓無語了,他把自己當什麼了,她辛苦伺候他這麼久,他就抱一抱回報自己?搞得好像她說了這麼多,是覬覦他的美色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