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31.Chapter31
            童佳紓把菜放到廚房的料理台上, 本來準備隨便點點外賣, 考慮到紀子航是病人,外賣看不到店面, 不知道干不干淨,那金尊玉貴的身體估計受不住。

            她系了圍裙在身上,準備食物,食材都是賣菜的處理好了,清洗比較方便, 她做了一個土豆燒排骨,咖喱牛肉,番茄炒雞蛋,又燒了個紫菜湯,忙活了一個多小時。

            紀子航已經從臥室看視頻, 變成了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大腿敲在二腿上, 腳尖時不時的晃悠兩下, 跟個皇帝似的。

            童佳紓端了菜到餐桌上, 紀子航聞著香味起身坐到餐桌前, 掃了眼, 都是童佳紓自己愛吃的菜,沒有一樣是他特別愛吃的菜。

            雖然人在屋檐下不該這麼挑, 可他心里不免還是酸溜溜的, 居然這麼不重視他。

            他蹙著眉, 故意找茬, “怎麼沒有我愛吃的?”

            “鬼知道你愛吃什麼?”

            空氣似乎凝滯,童佳紓發誓,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沒有經過深思熟慮。

            紀子航臉色難看,坐在餐桌前,筷子都不想動了。

            雖然沒有他特別愛吃的,但他對所有食物都差不多能吃,只有極個別的菜他稍微喜歡吃一些,童佳紓今天做菜就是考慮到他,怕他挑剔自己做菜不好吃,還特意去買了豆瓣醬調味,咖喱也是買好的食材調料,做出來很香,但紀少爺生氣了,賭氣不吃,又不走,就坐在餐桌前給她使臉色,讓她知道自己生氣了。

            主要是童童那句話太扎心了,什麼叫鬼知道他愛吃什麼,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怎麼可能不知道對方愛吃什麼,童童這就是不喜歡自己。

            屋里低氣壓能凍死人,童佳紓憂心忡忡的看著失魂落魄的紀大少爺,替他擺好餐具,說︰“紀總,可以吃飯了。”

            紀子航眼皮子都沒抬一下。

            童佳紓肚子餓了,工作一天,又回來做了這麼長時間的飯,實在沒心思跟他周旋。

            不吃她自己吃。

            她坐在旁邊,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排骨放在嘴里,她都要贊自己一句廚神在世了,軟嫩可口,下了功夫燒的,放了滿滿一鍋的水,整整熬了一個多小時熬到只剩一點濃湯汁,不吃拉倒。

            紀子航余光瞥見她腮幫子一鼓一鼓吃的香,沒心沒肺的女人,居然不給他台階下。

            他冷冷的說︰“我要吃草莓。”

            童佳紓怔了一下,說︰“家里沒有草莓。”

            吃什麼草莓,這不是給她找事嗎?

            成功吸引童佳紓注意的紀子航抿著唇角。

            童佳紓夾了一塊排骨放到他的唇邊,說︰“沒有草莓,吃排骨行嗎?”

            紀子航傲嬌的抬著下巴,冷哼一聲,“不吃。”

            童佳紓听他這語氣就知道是氣未消,哄道︰“你嘗嘗,很好吃的,我特意給你做的,湯汁都熬了一個小時。”

            什麼特意給他做的,就會說好話哄人,分明就是她自己喜歡吃的。

            紀子航,“拿開,我今天就不吃這個。”

            童佳紓,“吃一個,就吃一個,真的很好吃。”

            “就不吃。”

            童佳紓不跟他廢話,直接把肉塞到他嘴里。

            紀子航愣了一下,神色怪異的看著她,童佳紓笑著比劃,“嚼啊嚼,嚼啊嚼。”

            紀子航沒忍住,偏著頭翹了翹唇角,回過頭看童佳紓洋洋得意的看著他,神色一斂,“童佳紓,你別像哄孩子一樣哄我。”

            童佳紓搖頭,“我哪敢啊,你還要嗎?不要我全吃了啊。”

            紀子航淡淡嗯了一聲,冷冷的說︰“再來一塊。”

            童佳紓笑笑,又夾了兩塊放到他碗里,問,“我手藝不錯吧?”

            紀子航點頭,“還行吧。”

            童佳紓說︰“我回來的時候看樓下你的車好像沒有了。”

            紀子航手頓了一下,若無其事的說︰“我讓人來拖走了。”

            童佳紓哦了一聲,提到嗓子眼的話又給咽了回去。

            那麼大一個車都能拖走,怎麼都沒人把他帶走呢。

            家里的飯碗都不大,沒一會紀子航滿滿的一碗米飯吃光了,自己起身去裝米飯,童佳紓放在沙發上的手機震動了兩下,她跑過去拿起手機,摁亮屏幕,是甦琪給她發了消息來,已經好幾條了,問她在干嘛?怎麼不回消息。

            童佳紓︰“剛剛在做飯,沒看見。”

            甦琪︰“工作日還做飯?沒在外面吃?”

            童佳紓︰“沒有呀。”她抬頭看了眼紀子航,回復道︰“我能湊合,那位大爺不能湊合啊。”

            她昨天去甦琪房里睡覺就跟她說了,紀子航在這里。

            甦琪調侃道︰“你這倒是很適應,提前和紀總過上了老夫老妻的生活。”

            童佳紓,“什麼老夫老妻的生活,我跟你說,我以前一直覺得我只是暫時不想結婚,遇到合適的人,還是會結婚的,但我今天在做飯的時候,越做越氣,我就想,我可能是不會結婚的。”

            甦琪,“為什麼突然這麼覺得?”

            童佳紓,“因為我發現現在很多人都說男女平等,實際上還是不平等,結婚以後,家務大多數是女人做的,女人不僅要操持家務,還要生孩子,這生完孩子還要帶孩子,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男人只是負責提供精子,往後這十幾二十年子女的教育問題,都要攤到女人身上。”

            甦琪贊同的說︰“我一直都是這麼跟你說的,所以單身萬歲呀。”

            童佳紓,“婚姻本該是錦上添花的,但現實是大部分的婚姻都是對男子錦上添花,免費找了保姆,而女人呢,婚姻不過是套上個枷鎖,辛苦操持家務不說,以後老了,不美了,還要被嫌棄,明明面容枯槁憔悴,都是為了伺候男人。”

            “就比如說我,紀子航只在我們這里一天,我晚上做飯的時候就要想著做飯得合他口味,這不合他口味他再挑剔,果然,被嫌棄了,我真的做飯做到頭大,這才只是一頓飯,如果結婚了,就不止一頓飯,而且也不僅僅只做兩個人的飯,所以我覺得,婚姻真是百害無一利。”

            甦琪,“你就做一頓飯,怎麼就想這麼多?”

            童佳紓,“我這是以小見大,一個人的時候隨便吃點什麼都可以,可一家人的時候,就不能這麼隨意了。”

            甦琪,“我一直都跟你說,我不想結婚,你從來沒有發表過你的見解,我還以為你是想結婚的呢。”

            童佳紓,“我想要的,是錦上添花的婚姻。”

            因為她父母的婚姻,童佳紓心里有些恐婚,現實和理想差距太大,哪怕眼下看似幸福美滿,誰又能預料到以後會發生什麼,她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不敢去賭一個沒有定性的婚姻。

            她會思考很多,比如有人追她,她會先考慮這個人適不適合結婚,如果結婚,能不能保證一輩子白頭到老,如果不能,她就會立馬斬斷這個人所有的聯系,所以至今,她一場戀愛都沒談過。

            甦琪,“先不說了,你去吃飯吧。”

            童佳紓嗯了一聲,把手機放在一旁,抬頭就看紀子航面色怪異,甚至還主動夾菜給她。

            吃完飯後,紀子航主動站起來收拾碗筷,刷鍋。

            第二天童佳紓在公司上班,收到紀子航的消息。

            “晚飯想吃什麼?”

            童佳紓,“?”

            紀子航,“我去買菜。”

            童佳紓懷疑自己的眼楮,這還是那麼飯菜擺在面前都要挑剔的紀子航嗎?

            童佳紓,“不用了,我回去做就行了。”

            紀子航,“不麻煩,昨天是你做的,今天輪到我了。”

            什麼意思?這人是要賴著不走了嗎?

            隔了會,紀子航又發了個消息︰“我家都是我爸做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