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似桃花撩人 > 33.Chapter33
            紀子航頭又低了些,雙手撐在沙發上, 那張臉好像隨時就能貼下來, 童佳紓雙手抱著胸,往沙發另一側挪了挪, 兩人對視幾秒,童佳紓說︰“這年頭,能設身處地的為女人說話的男人不多見了,紀總你,是我這五年里, 遇到的第三個能為女人說話的男人, 可見, 好男人, 真的很稀有。”

            紀子航皺眉︰“為什麼是第三個?”他滿臉都寫著不開心。

            童佳紓掰著手指, “胡志成是第一個,方西華學長是第二個,你是第三個。”

            紀子航面無表情的依靠在沙發旁, 好一會才淡淡的說︰“知道了。”

            這明顯就是對于第三很不滿。

            童佳紓立馬挽救, “但是紀總你顏值第一,人品好,顏值高,極品中的極品。”

            紀子航笑了,捏捏她的臉, “我怎麼听著極品不像是好話呢。”

            “怎麼不是好話了, 極品男人。”

            紀子航舉例子, “極品親戚。”

            用在親戚上,好像確實不是好話。

            童佳紓手機又開始震動,她打開看了眼,氣的捶了下沙發,剛剛那個被紀子航刪掉的大學同學,跑到班群里艾特她了。

            李澤森@童佳紓︰“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把我刪了。”

            楚嘯豪@李澤森︰“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李澤森︰“剛剛童佳紓發了一條朋友圈,我去評論了幾句話,她一言不合就把我給刪了,我就想知道,同學一場,至于嗎?”

            童佳紓︰“你自己發了什麼你自己不清楚?”

            李澤森︰“我發什麼了?不過就是爭辯幾句,你說婚姻是男人的福利,我覺得婚姻是女人佔了便宜吧,男人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賺錢,女人就在家做個飯,哪里不對。”

            李澤森︰“你知道現在在外面工作壓力有多大嗎?多少女人想找個男人嫁了,不就是想不用工作,找個長期飯票。”

            杜雲菲@李澤森︰“你這話說的就過分了吧,現在大多數女人都是經濟獨立的,做過家務的都知道,上班更輕松吧。”

            班群里又有幾個出來勸的。

            童佳紓氣死了,怎麼會有這種男人,上趕著跟女孩吵架,臉都不要了。

            紀子航說︰“別看他發的消息了,這種人腦子有問題。”

            童佳紓說︰“不行,我今天還真就和他杠上了,他大爺的,什麼垃圾。”

            童佳紓︰“請問李澤森同學,那麼多女人想找個男人嫁了,有女人找你嗎?”

            童佳紓︰“李澤森同學,你現在單身,沒有女朋友,自己賺錢自己花,哪里來的壓力,難道你已經到了自己都養活不起自己的地步了?既然如此,女人找到你這樣的男人,是不是還要倒貼錢養你。”

            李澤森︰“你胡說八道什麼,我跟別的男人怎麼能一樣,我家拆遷拆了好幾套房,不用工作都衣食無憂,不知道多少女人想嫁給我,你那條朋友圈明顯就是在否定所有男人,覺得全天下結了婚的男人都佔了女人的便宜,你這是反婚,是三觀不正,女人不做家務,托生成女人做什麼?我要是找老婆,我的老婆根本不需要出去工作,在家生孩子帶孩子就行。”

            他也不知道向哪個好友要了一張童佳紓朋友圈的截圖發到群里。

            班群里立馬討論起來,大多數男生都站李澤森,女生全部都覺得李澤森的話太偏激了。

            童佳紓不明白怎麼會有人覺得李澤森說的對。

            紀子航說︰“這很正常,他們覺得李澤森說的對,是因為他們在這里面獲得了利益,他們不是覺得李澤森說的對,是在維護自己的利益。”

            童佳紓憤憤不平的在群里發︰“首先,我在自己的朋友圈分享自己的觀點,跟你一毛錢關系都沒有,其次,我從來沒有否定過所有男生,我只是感慨大部分男女婚後的家務是女生做的,而現在這個社會,B市房價如此之高,夫妻二人如果只靠男方一人工資,大部分是不足以在B市生存的,女人既要工作,又要做家務,承擔了保姆的活,卻沒有保姆的工資,我哪里說的不對?”

            李澤森︰“你的意思不就是世上沒有好男人嗎?”

            童佳紓︰“你瞎嗎?我朋友圈明明白白寫了因為我今天回家有人做飯,有人刷鍋,我感覺很爽,而且我說了,是大部分男人的福利,沒說全部。”

            杜雲菲@童佳紓︰“你結婚啦。”

            魏良︰什麼?童佳紓結婚了,女神結婚了,我沒有機會了嗎?哭~~”

            林琰︰“結婚了怎麼沒听說過呢,恭喜啊,新婚快樂。”

            楊玉佳︰“大美女新婚快樂,祝幸福久久。”

            蔣一萌︰“佳紓結婚了啊,什麼時候找的男朋友呀,老公哪里人啊。”

            班群里好多人都出來冒泡祝童佳紓新婚幸福,童佳紓傻眼了,這話題是怎麼歪成這樣的。

            杜雲菲︰“佳紓發張老公的照片給我們看看呀,你可是我們班的班花呀,老公一定很帥吧。”

            童佳紓︰“我沒結婚。”

            李澤森︰“她從前就眼高于頂,誰都看不上,估計現在是找了個家庭一般的男人,不敢說出來吧。”

            杜雲菲︰“李澤森你還是男人嗎?嘴巴這麼賤,人家新婚你就不能祝福點好。”

            童佳紓恨不得沖進屏幕把李澤森的嘴給撕爛。

            她一抬眼,就見紀子航從屋里抱了一堆零食過來,放在她旁邊說︰“生氣浪費體力,多吃點零食補補。”

            童佳紓感慨說︰“同樣是男人,怎麼你就這麼優秀。”

            紀子航苦惱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童佳紓被他優秀的表情逗笑了,舉著手機跟紀子航吐槽︰“你看看,這說的是人話嗎?虧我從前還可憐過他。”

            紀子航皺眉,“可憐他?”

            “是啊。”童佳紓拆了一包薯片放進嘴里 嚓 嚓的吃,邊吃邊說︰“就他很矮啊,長的又丑,大衣那會他穿的很邋遢,和班上男生也不太合群,我就覺得他可憐,長那麼丑,以後估計要找不到老婆了。”

            紀子航噗嗤笑了一聲,說︰“你這嘴可真損。”

            童佳紓聳了聳肩膀,說︰“後來他家就拆遷了,據說是拆了好幾套房,從那以後他就膨脹了,覺得自己有錢了,就上天了,也可能是之前長的丑,又沒錢,壓抑久了,所以乍富之後就開始報復社會,到處說女生不好,都是圖男人錢,我大學那會比較忙,這些都是听別人說的,我還不信,沒想到居然是真的。”

            群里李澤森還在那煽動大學同學,說童佳紓就是想找個有錢人,找個本地的,但現在本地人又不傻,怎麼可能娶外地的姑娘,也不知道被誰騙了,估計是找了個不怎麼樣的老公,才會顧影自憐,要是老公拿的出手,怎麼結婚了都不邀請大學同學參加婚禮。

            他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好像他親眼見到了一樣。

            童佳紓被氣笑了,把手機丟在一邊,又拆了一包零食。

            她腦子里開始措詞怎麼懟李澤森,她還不信了,她一個做公關的,還說不過一個只知道歧視女性的垃圾。

            紀子航又把她手機拿過去了,童佳紓想到群里之前都在祝她新婚快樂,對紀子航吐槽,“你看那傻叉,現在在群里造謠說我找了個又丑又窮的老公。”

            她越想越氣,紀子航拿著她的手機搗鼓了一通,安慰她說︰“我已經解決好了。”

            童佳紓滿臉疑惑,“怎麼解決的?難道你聯系平台工作人員,把他號給封了?”

            紀子航︰“我在你班群里發了一張我的照片,現在他們都在夸你,眼光好,老公很帥。”

            童佳紓︰“......”

            她驚恐的起身,把手機拿過來看,群里消息已經爆炸了,好多萬年潛水的女生都跑出來議論,說她老公很帥,夸她眼光好。

            她欲哭無淚,瞪著一臉無辜的紀子航,“紀總,你怎麼能這樣呢?”

            紀子航淡淡的說︰“不是你說那個傻叉造謠說你找了個又丑又窮的老公嗎?現在謠言不攻自破了。”

            童佳紓噎了一聲,說︰“你不是總裁嗎?你可以直接找人把他賬號給封了,然後讓後台的人在群里設置一句話,就說對方因為造謠被封號。”

            紀子航︰“……你腦洞怎麼這麼大?總裁也不能隨便把別人號給封了。”

            童佳紓︰“難道你做不到?”

            紀子航說︰“如果你想,也可以。”

            他摸出手機準備聯系人,童佳紓阻止他,說︰“算了算了,你發都發了。”

            她看著群里議論紛紛,好多人艾特她讓她出來發紅包,問她什麼時候辦的酒席,要是沒辦的話要邀請她們。

            她欲哭無淚,抿著唇看向紀子航,“紀子航,你這是治標不治本,這就像之前我在你朋友面前冒充你女朋友一樣,後面人家問起來都不好說,你在你朋友那里還好解釋,就說分手了,我這要怎麼解釋,離婚了?”

            紀子航皺眉,說︰“這事我做的確實有欠考慮,這樣吧,跟她們解釋一下,說不是老公,是男朋友。”

            童佳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