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婚後才知老公是妖怪 > 分卷閱讀51
            被嚇得心里一個咯 ,但她卻一副深明大義的模樣說道︰“我只是听說本月23號,咱們市里的ek集團的總裁也會結婚,你和他同一天結婚肯定會被親戚朋友們拿來比較。我是心好怕你沒婚紗穿會被人笑話,畢竟人家豪門的鑽石王老五結婚,他的妻子肯定穿名牌高定,如果你和人家同一天結婚卻連婚紗都不穿,親戚們不嘲笑你嘲笑誰?”

            第35章

            沈甜表面一副為沈悅好的樣子,心里卻忍不住期待,如果沈悅答應和她一起去婚紗店,她一定要讓婚紗店的老板為沈悅挑一件最貴又最不適合沈悅的婚紗,讓沈悅在婚禮那天,成為所有人的笑料。然後第二天親戚們去參加她的婚禮的時候,才會發現她沈甜才是最美的新娘。

            “別人結婚與我無關,我結婚也與別人無關,她們有什麼資格嘲笑我?”沈悅握了下拳頭︰“我看你就是皮癢了找打,才來故意和我說這些的,既然這樣,那我現在就好好滿足一下你!”

            沈悅說完這話,便握緊了拳頭大步走向沈甜。

            沈甜小時候最愛欺負沈悅,可每次都打不過沈悅,現在見沈悅是真的不高興了,她害怕挨打,便立刻轉身往她家跑,一邊跑她還一邊威脅︰“沈悅,你敢打我,我就報警。”

            沈甜很快就跑進了她家,還把大門砰的一聲關上。

            沈悅這才收了手,面無表情的回家。

            沈甜家里,她躲在門後偷听了好一會兒,感覺到沈悅沒追過來,她才松口氣,然後她的唇邊就多了抹得意的冷笑。

            她拿出手機翻看,手機上面到處都在傳播一條新聞,本市的鑽石王老五ek集團的總裁陸總,將要在本月23號迎娶嬌妻。

            沈甜看的消息一開始是ek集團的官方微博發布出來的,所以這消息百分百是真實的。後來這消息被傳得網絡上到處都是。

            雖然ek集團的官方並沒有發布他們總裁先生和未來的總裁夫人的照片,但是沈甜卻還是很高興。

            她高興她將要嫁給大老板林松,很快就會成為富家太太,以後還有可能會認識那些豪門里面的大人物。

            而一直以來都比她厲害的堂姐,這次卻要嫁給一個連工作都沒有的窮小子,而且堂姐結婚那天還和豪門陸總的婚期撞上。

            到時候誰金碧輝煌又奢華,誰寒酸丟人又窮困完全可以一眼看出來。

            雖然她們沈家和ek集團的人根本不認識,可沈甜從小就討厭沈悅,23號那天有人要嫁給大集團的總裁,沈悅卻只能嫁給窮小子,這對沈甜來說,就是一種刺激心理,她就是覺得爽快。

            、

            不知不覺的過去了幾天。

            臨近婚期,陸禮成的心里突然有些焦急起來。

            原因是最近這兩天,他和沈悅見面的時候,沈悅告訴他,她想在結婚之後開一家餐館。

            她有廚藝,他會種菜。他種的菜可以給他們倆的餐館提供一部分,剩下的才拿去賣給其他餐館。

            沈悅之所以這樣說,是覺得結婚後,她和陸禮成需要和她父母住一起,現在就他們幾個人還好,如果以後有了孩子房子就不夠住了。

            她想自己做生意賺錢,然後買新房。

            而且開餐館之後,他們兩個也會多一筆收入補貼家用。

            陸禮成當然知道沈悅的這個決定其實很好,可他不想答應她。

            他覺得他有那麼多錢,有那麼多的房產,沈悅嫁給他之後完全可以好好的享福,她根本不需要去工作的。

            但他之前沒有特別說明過自己有多少錢財,所以導致沈悅一家以為他沒錢,他的心里這才焦急起來。

            他覺得,他現在很有必要讓沈悅和沈爸爸還有沈媽媽知道,他有多少錢了。

            于是這一天一大早,陸禮成特意換了一輛全新的奔馳,然後開到了沈悅家的樓下來。

            到了樓下後,他還沒下車,周圍路過的鄰居都忍不住打量了一眼這輛奔馳,尤其是隔壁的張翠蘭還有她兒子沈偉。

            沈偉特別喜歡奔馳的這款車,他還想讓他姐夫幫他買,但是他姐夫一直拖著沒有答應。

            現在見到這輛車,他以為是他姐夫開來的,他便忍不住上前來敲了敲車窗。

            沈偉興奮的笑著,就等他姐夫露面,他好問問這車是不是買給他的。

            然而,當車窗打開後,里面出現一個容貌俊美卻一臉冰冷的男人用陰沉沉的目光看向他時,沈偉頓時嚇得渾身一抖。

            不過,沈偉很快反應過來,這車上的人他不認識,肯定不是他們沈家的親戚。而且他家和沈悅家都買不起奔馳,那麼這輛奔馳停在這里,極有可能是他姐夫給他買的,然後找司機開過來的。

            而車上的人,肯定就是司機了。

            這樣一想,沈偉就壯起膽子伸手拍了拍車,催促道︰“這是我姐夫林總讓你送來的車吧?把鑰匙給我你就走吧,回去告訴我姐夫,就說我很喜歡,謝謝他了。”

            沈偉說完這話,繞過車身就想打開駕駛座旁邊的車門。

            可他的手還沒踫到車門,車門就被打開,陸禮成熄了火,下車,目光陰森森的看向對面的沈偉,冷聲警告︰“你認錯人了,這車是我的!”

            聞言沈偉一愣。

            陸禮成從他身邊走過,警告道︰“你最好別踫到我的車,不然法庭上見!”

            扔下這句狠話,陸禮成轉身上了沈悅家的樓梯間。

            這個沈偉,陸禮成雖然沒怎麼見過,但他和沈悅都快結婚了,他自然讓人去查了一下沈家以及沈家的其他親戚,他記憶力又好,見過沈偉的資料,知道他是張翠蘭的兒子,陸禮成自然對他沒什麼好感。

            陸禮成走後,沈偉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他才意識到他剛剛竟然認錯了人,他突然覺得無比的丟臉,他此刻再去看面前的這輛奔馳,他發現他再也不喜歡這車了,他甚至想砸爛這輛車。

            可他卻不敢踫這輛車,他想剛剛那個陰冷俊美的男人提過的法庭見,沈偉氣急敗壞的轉身就往自己家跑去。

            張翠蘭剛剛一直就在院子里面,一開始她也以為這輛奔馳是她準女婿開來的,看到最後發現車上下來的人是陸禮成後,還見到陸禮成不知道對她兒子沈偉說了什麼,沈偉就一臉氣急敗壞的回家,張翠蘭心疼死了。

            她立刻上前攔住沈偉︰“兒啊,剛剛那個人是不是欺負你了?”

            沈偉氣得想踢人,他暴躁的推開張翠蘭︰“不就一個暴發戶麼!媽,你讓開點,別擋住我。”

            “你說誰暴發戶?剛剛從車上下來的那個?”張翠蘭不怪兒子推她,她跟在兒子的後面,忍不住笑了︰“小偉啊,剛剛那個人其實就是我們跟你提過的,沈悅即將要嫁的人。那個人就是個窮小子,但是他愛慕虛榮,總是喜歡花錢租豪車來開,所以你就別生氣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