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婚後才知老公是妖怪 > 分卷閱讀52
            妒他了,他還沒你厲害呢,好歹你有一個當老板的姐夫,你以後去你姐夫的公司上班,你很快也能夠發達起來的。”

            沈偉原本氣得見東西就想砸,此刻听了他媽的解釋後,他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來︰“什麼?他就是那個愛租豪車來裝、b的窮小子?”

            張翠蘭得意的笑了笑︰“沒錯,就是他。”

            沈偉終于不生氣了,他坐到一旁的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嘿嘿笑出聲來︰“原來比我還不如,那就沒什麼好氣的了,為這樣的人生氣只會拉低我的身份。”

            張翠蘭急忙給兒子倒了杯茶水,笑眯眯的說道︰“小偉啊,這事兒就別和他計較了,前幾天我和你一個遠房表姐的事情惹怒了你姐姐和你姐夫,他們讓我最近別再招惹人,所以咱們再忍耐幾天。等沈悅那死丫頭結婚那天,咱們只管看沈悅和剛剛那個窮小子有多寒酸然後再嘲笑他們就是了。”

            “嗯。”沈偉點了點頭,然後想到了什麼,他一下子站起來︰“媽,給我兩千塊錢,我今天有個朋友過生日,我得給人家送禮物。”

            張翠蘭的笑容僵住,她猶豫了一下問道︰“你這個朋友是男的還是女的?”

            “媽,你管這麼多干什麼?你直接給我錢就是了。”沈偉又開始滿臉的不耐煩。

            張翠蘭見兒子快生氣了,她只好急忙拿出錢包,抽出兩千給沈偉,然後叮囑他︰“你省著點花。還有,別認識個朋友就隨便給人家花錢,尤其是那種貪錢的女人,你最好別招惹她們。你年紀也不小了,也該存點錢找個女朋友了,你記得一定要找那種不喜歡花錢的女人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煩死了。”沈偉接過錢,轉身就離開了家。

            、

            隔壁沈悅家。

            陸禮成到了之後,敲了幾下門,穿著一條睡裙的沈悅就蹦蹦跳跳的跑過來開了門。

            見到門外是陸禮成,沈悅的眉眼都彎了起來,她笑著給他開門︰“你來了啊,快進來。我先去換身衣服,你隨便坐,渴了自己倒水喝。”

            他來她家太多次了,她已經習慣把他當自己人了,所以招待他也很隨意。

            她轉身回去穿衣服。

            她沒有發現,在她轉身後,陸禮成突然快速的伸手捂住了鼻子,將鼻血擦去。

            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心里對她沒有邪念,可見到她穿著清涼一點,他總是控制不住的有了欲、念,這種情況已經出現很多次了,一開始他還以為是自己病了或者受傷了,後來才知道是自己對女人有了邪念才會這樣。

            每一次和她接觸得特別近,一個不小心,他就會這樣。每留一次鼻血,他都會感覺自己像個禽獸一樣,覺得很對不起沈悅。

            他也不敢讓沈悅看見,每次都避開她擦鼻血。

            第36章

            這一次陸禮成還是忍不住流了鼻血,有了生理反應,他強忍了好幾秒,直到等那股感覺壓下去之後,陸禮成才走進房間,然後關上了房門。

            他不渴便沒有去倒水,他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終于等到沈悅換了一條連衣裙。

            她之前的睡裙太過貼身,也太短了,導致他無法控制的有了生理反應。

            現在她的這條連衣裙好多了,他也終于不會有那種邪念了。

            沈悅出來後,她一邊扎頭發,一邊說︰“我昨天晚上在查開餐館的資料就睡晚了,所以現在才起來。我爸媽他們已經去小超市了,我一會兒也要過去。對了,我還沒吃早餐,你吃過了嗎?如果沒吃,我們一起去街上吃。”

            陸禮成站了起來,面色嚴肅的開口︰“我今天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和叔叔阿姨。”

            沈悅听他語氣嚴肅,她走到他的面前,抬頭認真的看向他︰“什麼事啊?”

            陸禮成不由自主的握住她的手,拉著她往外走︰“等到了目的地,你就知道了。”

            陸禮成拉著沈悅出了門。

            沈悅見他一副故意賣關子的樣子,雖然她很想知道他在搞什麼,但他暫時不想說,她也就沒強迫他。

            她鎖好門,然後跟他一起下樓。

            可在見到樓下的奔馳是他開來的之後,她下意識的就皺了眉頭。

            “你又向你朋友借車了?”沈悅不喜歡這些豪車,她覺得這車不是他的,也不是她的,她坐了會覺得不自在。

            她更喜歡坐在陸禮成的那輛很舊的小車上。

            陸禮成握緊了她的手,沉聲回她︰“不是向朋友借的,是我新買的。”

            “你怎麼會有這麼多錢?這一款要一百多萬吧好像。”沈悅更加覺得詫異了。

            陸禮成扶她上了副駕駛的位置,他迅速從另一邊也上了車,等系好兩人的安全帶之後,他才深深的看向她,柔聲回答︰“我剛剛不是說有件事情想要告訴你和你爸媽嗎?”

            沈悅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可那跟這車有什麼關系?”

            “其實,你們一直都誤會我了。”陸禮成的黑眸注視著沈悅,語氣無比的鄭重︰“我有很多錢和很多財產,我現在就帶你去看看。”

            沈悅被嚇了一大跳,她想笑又覺得他太過正經,他的樣子看起來不像是在開玩笑,她的表情就變得有些哭笑不得︰“你,你不會是故意逗我玩的吧?”

            陸禮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沒再說話,而是直接發動車子離開。

            他先帶沈悅去吃了早餐,然後才繼續開車前往目的地。

            他一直沒再說話,沈悅就安靜的等待,她想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半個多小時後。

            陸禮成開著車在市區里面最富有的別墅區大門口停了下來,有保安探頭出來看他們。

            沈悅坐在位置上緊張得渾身都緊繃了起來,她害怕的提醒他︰“你不要開玩笑了,我們還是回去吧,這里硬闖進去會被抓的。”

            陸禮成聞言側頭看向她,溫柔的笑了。

            而與此同時,別墅區的大門被打開,保安熱情的向陸禮成打了招呼︰“陸先生回來了?”

            陸禮成對保安點了下頭,然後驅車進去。

            沈悅本來以為陸禮成是在逗她玩,她剛剛還害怕被保安趕走。可現在見保安竟然是認識陸禮成的之後,沈悅就說不出話來了。

            她震驚的看向旁邊的男人,突然覺得他很陌生。

            車子很快開進了別墅區里面,然後在其中一棟最大最美的別墅面前停了下來。

            停下後,陸禮成找出遙控按了下,別墅的鐵門緩緩打開,他才再次發動車子,將車子開進了別墅里面。

            這棟獨棟別墅里面,有一個特別大的院子,比陸禮成在鄉下住的那個院子還要大,且這里面建有假山,魚池,更是種了無數種鮮花。

            花都開得特別好,顯然經常有人來打掃管理修剪。

            沈悅坐在車里,一直沒有說話,也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