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婚後才知老公是妖怪 > 分卷閱讀60
            空了。眼前一花,她以為自己會很難看的摔倒在地上。

            然而,幾秒後,就在她快要跌倒的時候,陸禮成仿佛提早知道她會摔倒一般,他迅速轉身抱住了她,她最後不止沒有摔倒,還被他抱著貼在了旁邊的牆壁上。

            他壓在她的身前,她的後背貼著牆壁,她驚恐的喘息,明顯還沒有回過神來。

            陸禮成低頭親吻她的額頭,嗓音性感得要命︰“別怕!”

            沈悅聞言,猛地抬頭,她這一抬頭,因為她站高了一個台階,看起來兩人好像是一樣高的,她的嘴唇不小心與他的嘴唇快速的擦過。

            一陣仿佛如觸電般的感覺,迅速從唇瓣傳送到他們的四肢百骸。

            沈悅覺得很不好意思。

            而他對面的陸禮成卻是突然之間就變了眼神。

            沈悅被他的眼神嚇到了,她有點害怕,轉身就想下樓。

            可下一秒,他的雙手突然從後面抱住了她的腰身。

            第41章

            被陸禮成抱住的瞬間,沈悅立刻渾身僵硬,這個姿勢太過親密,他平時不會這樣抱她的。

            可不知道怎麼的,她竟然很喜歡這樣的姿勢。

            她越想臉越紅。

            陸禮成突然將她的身體轉過去,他把她壓到牆壁上。四目相對,沈悅發現他的眼神比剛剛更加狂野了,她下意識的就閉上了眼楮,手指緊張的揪住了旗袍。

            陸禮成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的沈悅美得有些過分,他每每和她靠近得太近,都會有所反應。

            現在見她羞澀著閉上雙眼,他更是忍耐不住,然後他再也忍不住,猛地低頭,重重的吻住她。

            被他吻住的一瞬間,沈悅完全僵住了身體,睜大了眼楮看著他,她的腦袋一片空白。

            她和陸禮成在一起的這段時間里,只有上次她掉幾湖水里面後,他給她做人工呼吸的時候踫過她的嘴唇。

            然後,他們即使有很多時候很曖昧,他也沒有吻過她。

            這是第一次,他主動吻她,而且還有點小小的粗魯。

            沈悅以為自己會抵觸,也以為自己會不適應。

            可事實是,她竟然特別的喜歡他的親吻,她慢慢的沉醉其中,然後閉上了眼楮,伸手抓住他的衣服,緊張又小心翼翼的試著回應他。

            感覺到她的回應後,陸禮成猛地抱緊了她,他的反應特別大。

            但幾秒後,他卻突然放開了沈悅,一臉驚慌失措的後退。

            他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自己娶沈悅是為了報恩,為了讓她高興,他不該對她做出這種登徒子的事情來。

            陸禮成想到剛剛自己不受控制的所作所為,心里一片怒火。他氣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他也氣自己竟然可以如此禽獸,如果沈悅沒在這里,他一定會給自己幾個耳光,讓自己清醒清醒。

            沈悅見他突然後退,還滿臉的自責,她不明白他為什麼會突然這樣。剛剛不是一切都挺好的嗎?他怎麼就開始自責了呢?他這樣搞得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低下頭不敢看他,整個人特別的不自在。

            陸禮成緩了好幾秒,才終于慢慢的恢復平靜,他重新握住沈悅的手臂,假裝剛剛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握著她的手下了樓。

            沈悅見他不提剛剛的事情,她也不好意思提,她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跟上了他的腳步。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一晃眼,婚禮已經結束。

            親戚賓客們吃過豐盛的晚餐之後,由那66輛勞斯萊斯送回了家。

            而沈爸爸和沈媽媽不想打擾大女兒的新婚夜,他們帶上小女兒沈小羽,也一起回了沈家。

            葉微微也不好再繼續呆在這里,雲臣說要送她,她就坐上由雲臣開的那輛勞斯萊斯一起離開了。

            到了晚上9點的時候,整棟別墅除了陸禮成花錢請來的佣人和保鏢外,就只剩下陸禮成和沈悅了。

            見天色已晚,而今天需要忙的事情很多,陸禮成想沈悅肯定是累壞了,他便讓她先去洗澡休息。

            沈悅听到他說洗澡休息,她想起今天在樓梯上的時候,他忍不住無比霸道的吻她的時候的畫面,她臉紅紅的答應了,然後在臥室里面脫了外面的喜服,穿著貼身的衣服進了浴室洗澡。

            她在洗澡的時候,一直在幻想今天的新婚夜會是怎樣的。

            陸禮成平時看起來雖然很謙謙君子像是什麼都不懂的樣子,但是他今天在樓梯上吻她的時候,她卻感覺到了他的強勢佔有欲,她喜歡他這樣。

            她一邊泡澡,一邊閉上眼楮羞澀的期待今天晚上的他,到底會有多狂野。

            在浴室呆了一個小時左右,把自己洗得干干淨淨了之後,沈悅才終于穿著浴袍走了出來。

            她以為出來後,會看到陸禮成在臥室等她。

            可她沒想到,出來後臥室里面一個人也沒有,她微微皺眉,陸禮成不在臥室,那他去了哪里?

            沈悅咬住唇瓣想了會兒,最後決定先把頭發吹干了再出去找他,反正他一個大男人肯定丟不掉的,他應該是在其他房間,或者是在樓下忙事情。

            十分鐘後,她吹干了頭發,還換了一條睡裙,然後才推開臥室的門走了出去,準備去找陸禮成。

            不過,她剛出去,迎面就有一個佣人笑眯眯的走過來詢問︰“夫人有什麼需要嗎?”

            沈悅面對笑眯眯的佣人,她也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問︰“你看到先生了嗎?他去哪了?”

            佣人立刻往旁邊不遠處的一道大門指了指︰“先生在書房里面一直沒出來。”

            沈悅松了口氣,她謝過佣人,讓佣人下去休息,然後便往書房走去。

            書房的門是關上的但是沒鎖,沈悅本來想敲門的,但是想到陸禮成一聲不吭的呆在書房里面不知道在搞什麼,她下意識的就沒敲門,然後伸手推開了門。

            門開後,沈悅正要進去,便感覺到有一道目光正盯著自己,她抬頭看過去,就見到陸禮成坐在靠窗的書桌後,正面對著她。

            他神色嚴肅,不知道在想什麼。

            沈悅沒有進去,她站在門口小聲問他︰“你這麼晚了還要工作嗎?”

            陸禮成似乎剛剛被驚嚇到了,听了她這話才清醒過來一樣,他回神過來,隱藏住自己所有的情緒,語氣帶著歉意︰“我還有點很急的事情需要處理,你先回去睡覺,好麼?”

            沈悅不是不能理解,所以听了這話後,知道他有急事要忙,她就往後一退,笑著答應他︰“那我就不打擾你了,你先忙吧。”

            沈悅是真心的不想打擾他工作,所以說完這話見他點了頭,她就輕輕的關上書房的門,然後往臥室走去。

            回到臥室後,沈悅躺在寬敞的大床、上,她覺得很困,睡意也很快籠罩了她。

            雖然她覺得有點可惜今天的新婚夜沒辦法和陸禮成一起甜甜蜜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