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溫柔地飼養噠宰的方法 > 正文 第111章 大結局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確看上去既蒼白又縴薄, 但他能夠到處搞事卻平安無事活到現在,除去那深謀遠慮的頭腦外,利落的身手也是一大底牌。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手很穩,扣下扳機的動作也非常流暢利落, 比起在港口黑手黨混過不少年的太宰治來說也毫不遜色。

            華美的展廳頃刻間變成了交戰的場地, 不過兩人默契地轉移到了不會波及到荒木空世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 太宰治比起早有準備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來說,依然處于下風。

            比起太宰治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槍法要更好, 這一點從太宰治只能躲在厚重的沙發後面進行盲射能夠看出。

            按理來說陀思妥耶夫斯基應當佔據上風, 但是當太宰治咬緊牙關從沙發後滾出去, 然後將槍口對準了黑發的魔人, 並且扣下扳機後,陀思妥耶夫斯基竟然真的被子彈擊中了胸膛, 鮮紅的血液從他的傷口處蔓延開來, 將陀思妥耶夫斯基此刻身上穿著的白色外套泅染出刺目驚心的紋路。

            太宰治甚至還來不及驚訝欣喜, 他便看到了原本待在另一個展廳的荒木空世沖了過來, 他背對著太宰治,對倒在地上的陀思妥耶夫斯基進行著救治,淡淡的星輝閃爍著, 將他們兩人包裹在光芒之中。

            荒木空世很快便治好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身上的傷口,雖然鮮血依然留在了白色的衣料上,但是從那綻裂的破口處可以看到那足以讓陀思妥耶夫斯基致命的傷口正在飛快地愈合。

            太宰治從自己站著的這個角度看不到荒木空世此刻的表情,但是他可以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

            黑發的魔人在受傷失血後面色顯得更加蒼白了, 他倒在荒木空世的懷中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但是嘴唇卻鮮紅得好似臉上的血色全部都涌到了此處一樣, 他注意到了太宰治投來的目光, 隨後將臉靠在荒木空世的懷中,朝著太宰治勾起了一個笑。

            不需要更多的言語,不管是首領太宰治還是年輕的太宰治都看懂了那個笑容里未竟的話語︰你輸了。

            他的臉頰上傳來了刺痛感,有螞蟻在肌膚傷爬動的癢意,溫熱的液體流淌而出,鮮血滴答滴答地順著太宰治的下巴和面頰曲線流落到了衣襟上。

            那是方才太宰治朝著陀思妥耶夫斯基開槍時,荒木空世沖過來保護陀思妥耶夫斯基時,隨著本能而動的影子在太宰治臉上留下的傷口。

            其實這還是荒木空世竭力控制了攻擊避開的結果,若他沒有在即將擊中太宰治的那一剎那改變了方向,恐怕此刻太宰治的頭顱會和以往與荒木空世為敵的那些人一樣,身首分離。

            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在逼荒木空世選擇他,他利用荒木空世對後裔的本能關心而故意讓太宰治傷害了自己,而這一刻就算荒木空世的心不是徹底在他的身上,但是也能讓太宰治的心中留下深深的芥蒂。

            這種賭命的瘋狂做法原本並不屬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做法,所以頗為了解陀思妥耶夫斯基作風的首領太宰治在錯誤的判斷下做出了錯誤的抉擇。

            【我們錯了。】首領太宰治沉重地低聲說道。

            【這不是太宰治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戰爭。】年輕的太宰治接過了話頭。

            是的,這並不是屬于正義一方的太宰治和屬于邪惡一方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戰斗,而是屬于情敵的斗爭。

            陀思妥耶夫斯基在情場上表現出來的模樣和他以往作為敵人時的模樣截然不同,充滿熱情、主動、並且十分狂熱。

            錯誤預估了敵人的太宰治會落入到這般境地,也不難理解了。

            【可是我們還沒有輸。】兩個太宰治同時說道,他們的目光看向了似乎已經勝券在握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也露出了一個坦然笑容。

            “空世,你看著我,請你看著我,好嗎?”

            太宰治輕聲呼喚著黑發的愛人,在他苦苦哀求了好一陣子後,荒木空世似乎才終于收拾好無法控制的情緒,一雙幽深的黑眸抬起,將目光落在了太宰治的身上。

            于是太宰治拿著槍,指向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經深刻意識到魔人可怕之處的太宰治可不敢賭對方還有沒有更多的底牌——他後退著走到了身後那個聞名橫濱市內的開闊觀景露台上,原本繚繞在橫濱市上空的那些白霧正在退去,看來對付澀澤龍彥的那場戰斗是中島敦他們的勝利。

            太宰治面朝著荒木空世,背對著重新變得熱鬧起來的城市夜空,一步一步地踏上了露台邊緣架著的高台上。

            那座高台大抵是準備給一些樂團用來表演的,在前方設置了階梯,只是太宰治若是再往後退去,那麼他便會從這棟高樓大廈上墜落下去。

            “太宰!”荒木空世像是意識到了什麼,雖然他依然還懷抱著陀思妥耶夫斯基,無法從受傷的後裔身邊走開,但是他的眼神和表情都慌亂了起來。

            太宰治的手依然指著陀思妥耶夫斯基,他的聲音很平靜,不管是首領太宰治還是年輕的太宰治,在這一刻他們都是‘太宰治’,以太宰治的身份對著黑發的神明開口道︰“空世,你要選誰?”

            同樣的話語曾經被陀思妥耶夫斯基也詢問過,那個時候荒木空世在本能的驅使下說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字,可是現在荒木空世非常明白,如果自己說出的不是太宰治的名字,那麼太宰治就會從遙遙高空上跳下去。

            陀思妥耶夫斯基把命壓在了情場的賭桌上,太宰治這一次也是,並且他更加狠絕,全部□□,如果荒木空世選擇的是太宰治,那麼正在被治愈的陀思妥耶夫斯基會因為髒器破裂失血而亡;如果荒木空世選擇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只要他有一絲遲疑,那麼從這高空上跳下去的太宰治必死無疑。

            荒木空世正在治療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注定無法距離魔人太遠,而力量也在被源源不斷地分去,就算他試圖兩個都救下,也終究力不能及。

            太宰治沒有給荒木空世更多思考的時間,他在說完那句“你要選誰”後,便立刻收起了手中的槍支,雙手張開從露台的邊緣向著後方空無一物的高空倒了下去。

            寒風呼呼地吹動著太宰治的背脊,讓他的風衣宛如一只斷翼的飛鳥一樣不斷飄動著,雖然這棟樓看著很高,可是從露台上墜落到地面,只需要短短不到5秒的時間。

            荒木空世的大腦在那一刻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腦海里閃過了無數個畫面,那些畫面根本微不足道,此時卻宛如鑽石切開的那些細小切面一樣在閃閃發光︰那是狡黠笑著的太宰治,有故意做出一副委屈模樣的太宰治,一臉疲憊的太宰治,緊緊抱著自己的太宰治,認真訴說著喜歡自己的太宰治……

            “你瘋了嗎!”荒木空世張開手抓住了太宰治,並且張開了影子包裹住了他們兩個人,漂亮的黑眸瞠大,滿眼全是驚惶後怕︰“怎麼能這麼不愛惜自己!?”

            宛如蠶繭一樣包裹住他們的影子里一片黑暗,但是太宰治卻笑得宛如孩子一樣燦爛,他回抱住了選擇了自己的荒木空世,臉龐埋在了荒木空世的頸窩里,貪婪地嗅著他身上淡淡的香氣。

            “不這麼做你是不會選擇我的,只有在這種最危急的時候,你內心的選擇才是最真實的——我賭對了。”

            太宰治笑得狡黠,讓通過劇烈情感波動而擺脫了時間水晶內的孢子本能吸引的荒木空世難得沒好氣地說道︰“這種事情你居然也敢拿命來賭?就算你不會來,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也可以掙脫那個男人的吸引。”

            太宰治搖頭低低道︰“但是我會很不高興,我不想你的身邊有其他的男人,我希望你一直看著我,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不是什麼繼承了力量的後裔,而是能夠陪伴你一生的伴侶。”

            “我不想當你的後裔,不想當你的孩子,我要成為你的戀人,你的伴侶。”太宰治的聲音雖然輕柔卻擲地有聲,荒木空世很快明白了太宰治知道了一切,不僅僅是自己的身份,還有他是為何而來。

            “……”荒木空世沉默了一會兒,最終無奈地嘆息一聲,輕輕地回復道︰“這是當然的,我的伴侶只有你。”

            從高空中墜落後的時間只有短短幾秒,即便荒木空世的影子已經減緩了過程,但最終他們還是降落到了地面上,不過好在裹成蠶繭形狀的影子保護了他們,讓太宰治毫發無損。

            踩到了堅實的地面上後,太宰治抓住了荒木空世的手腕,迅速道︰“魔人奪走了我體內的力量孢子,用時間水晶作為載體,我現在上去給他最後一擊,你就在這里等我吧。”

            荒木空世當然知道太宰治的顧慮,他是怕自己又一次落入到力量孢子與時間水晶的吸引里,于是他點點頭,在大廈的底部等待著太宰治的歸來。

            太宰治迅速地乘坐著電梯回到了二十七樓,他這一次已經做好了準備,哪怕打破自己的要當個好人的目標,也一定要將陀思妥耶夫斯基永遠地留在這里。

            太宰治這一次很謹慎,他沒有立刻進入展廳,在確定沒有更多的埋伏和機關後,他手持著槍支跑向陀思妥耶夫斯基倒下的地方,只是出人意料的是,那地上只有一灘血跡,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蹤跡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愧是老鼠,跑得就是快。】哪怕是首領太宰治也忍不住嘖舌了。

            年輕的太宰治也緊皺著眉頭︰【他把時間水晶和孢子帶走了,如果不徹底解決他的話絕對是個危險的隱患。】

            太宰治站了一會,像是想起了什麼,他撥通了魯邦三世的電話——在澀澤龍彥被打敗,白霧消失後,橫濱市內的通訊也恢復了正常——“魯邦先生,你能聯系到艾米麗卡嗎?對,陀思妥耶夫斯基逃掉了,要想在這個城市里抓住他,只能靠AI的力量了。”

            恐怕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想不到,他雖然刻意將大批勢力引到橫濱,導致了這場混斗,也沒有給在白鯨戰中失敗的菲茨杰拉德去收購天眼技術的時間,但是太宰治卻因為認識了魯邦三世,從而獲得了那位超級量子計算機數據體艾米麗卡的支援。

            有這位之前差點引起世界大亂的AI只能輔助,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蹤跡很快便被通知的異能特務科找到。

            胸口受到了致命傷,雖然被荒木空世治好了,但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依然傷得很重,當異能特務科趕到時,他們首先要做的反而是將魔人送往他們的醫院,將其治療搶救回來。

            當然,這一次時間水晶總算是沒有逃過被摧毀的命運,在異能特務科的眾人都匆忙地將陀思妥耶夫斯基送往急救科的時候,魯邦三世易容成了醫生,順理成章地從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身上將那塊顏色已經變得渾濁的時間水晶偷了出來,交給了石川五右衛門斬斷。

            這塊引起了無數糾紛爭亂的寶石在斬鐵劍的揮舞下碎成了無數細小的碎塊,而原本以時間水晶為載體的力量孢子也隨之消失,這些碎塊最終被魯邦三世收集到手帕里,然後扔到了大海之中,今後不會再有人能夠利用它做任何危害到世界的事情了。

            “嗯嗯,真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啊!”魯邦三世朝著已經升起太陽的大海伸了個懶腰。

            而武裝偵探社和【組合】的人也彼此攙扶著,他們站在一片狼藉的廢墟上,雖然灰頭土臉,但是當他們都看到了太陽從東方升起的那一刻,原本的芥蒂似乎在燦爛明媚的陽光里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除去擁有自我復原能力的中島敦,其他的異能者基本上都接受了與謝野晶子的治愈,沒有達到瀕死一線程度的人都得先在鬼門關上走一圈,結果他們不約而同地發出了鬼哭狼嚎,就算事後被治愈得沒有一絲傷口了,但是與謝野晶子留下的心理陰影還籠罩不去,不過這倒是同時讓他們的關系變得更加親近了一點。

            菲茨杰拉德甚至還想收中島敦為義子——當然這里面是否還有菲茨杰拉德試圖通過人情關系讓中島敦繼續幫忙找‘書本’旁人不可得知,但白發的少年當然是立刻擺手拒絕了。

            橫濱這一次遭受到的損失不可預估,不過好在沒有多少人傷亡,反正這些事情都交給異能特務科去頭疼就是。

            “太宰先生、空世先生——”被摸著頭拍著肩表揚這次表現出色的中島敦眼尖地看到了老師與恩人的身影,他元氣十足地舉起手揮動著,呼喚著他們兩人的名字。

            太宰治和荒木空世牽著手,在日出的清淺明媚陽光的照耀下,地面就像是鋪上了金色的毯子一樣熠熠生輝,他們踩著滿地的光芒,向朝自己揮手的同伴們走去。

            正文完

            結婚番外

            “誒?空世先生要和太宰先生結婚了嗎?”

            好不容易收拾完一片狼藉的辦公室,在听到這個消息時,中島敦驚訝地睜大了眼楮。

            “是的,你會來參加婚禮的吧?”荒木空世點點頭,輕聲詢問道。

            中島敦綻放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他用力地點點頭,回復道︰“這是當然的!恭喜你們了!”

            “嘿嘿,謝謝你哦敦君~~”

            太宰治笑得一臉花開朵朵,整個人都黏在了荒木空世身上。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是如此,也讓武裝偵探社的人驚訝之余也能感受到太宰治的高興。

            “婚禮請柬我給森先生還有紅葉、黑漆漆的小矮人他們都寄了一份過去,人不來沒事,反正紅包和禮物送到就行了~~”

            太宰治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和荒木空世把隱瞞與秘密都說開後,兩人的關系變得更加親密了。

            是的,太宰治把自己的體內擁有兩個意識靈魂這件事和荒木空世全盤托出了,在檢查了一番後,荒木空世也終于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沒有在太宰治的身上感受到力量孢子的氣息了,原來是兩個重疊的靈魂讓力量孢子沉睡了。

            不過這並不重要,雖然力量孢子沒有了,太宰治依然是荒木空世的伴侶。

            首領太宰治與年輕的太宰治已經達成了和解與共識,在這之後他們同時操控軀體也變得更加得心應手了,在和荒木空世親密時,他們也意外發現了兩個意識操控軀體時的好處。

            婚禮最終定為和式的,他們兩人都穿著定制的和服,在親朋好友的見證下交換婚約誓言。

            在婚禮舉辦之前,太宰治親力親為,盡力做到每個細節都萬無一失,荒木空世原本想過去幫忙的,但是不僅被太宰治勸走了,還被與謝野晶子與芥川銀她們拉開了。

            “太宰先生為了今天做了很多驚喜和準備,現在空世先生你過去的話,會讓這份驚喜打折扣的!”

            芥川銀道。

            “是啊,不能辜負太宰的這份心意!”與謝野晶子也道。

            女孩子們是最興奮的,她們對于婚禮有諸多的向往與幻想,雖然這並不是自己的婚禮,但並不妨礙她們興致勃勃地幫忙。

            時間就這麼一點點地流過,很快便到了婚禮的那一天。

            天公作美,蒼穹碧藍如洗,陽光卻並不猛烈,而是非常舒適的清爽,太宰治大概是為了把這份喜悅分散給諸人,除了武裝偵探社等熟人外,不僅僅是港口黑手黨,就連組合、異能特務科與魯邦三世一行也都發出了邀請。

            太宰治穿著蒼青色的和服,胸前別著鮮花,有些長的留海梳了上去,露出了飽滿的額頭與明亮的雙眼。

            他站在紅毯邊,等待著作為伴郎的中島敦與織田作之助將荒木空世送到紅毯上。

            荒木空世穿著月白色的和服,衣袖與袍角上都繡著手工繪制的紋路,雖然顏色淺淡,但那些都是象征著幸福吉祥的圖案。

            森鷗外最終並沒有來,不過他倒是送上了一份大禮,讓芥川龍之介代為送上,中原中也雖然討厭太宰治,但是他對荒木空世的印象很好,所以也送上了自己的賀禮。

            順帶一提的是,因為魯邦三世把時間水晶破壞了,里面的力量孢子在消散的同時,部分能量溢出,使得一些人員獲得了上一個時間線的記憶,森鷗外和中原中也是其中的一員,他們沒有來參加,估計也是正忙著消化那些多出來的記憶吧。

            中島敦和芥川龍之介受到力量孢子四溢的影響也有那段記憶,中島敦比起在港口黑手黨的那段記憶,更喜歡現在的自己,而芥川龍之介受到了自己是武裝偵探社人員記憶的影響,最終也決定從港口黑手黨退出,開始新的人生。

            組合的成員倒是來了一些,菲茨杰拉德自不必提,露西和約翰•斯坦貝克也都來了,不過看他們送上的禮物,應當也是誠心誠意祝賀的。

            異能特務科沒有來人,只是送來了賀禮,不過對于太宰治來說,只要他們把陀思妥耶夫斯基關好不出來打擾婚禮,就算是最大的禮物了。

            魯邦三世一行沒有來,他們畢竟是國際大盜,此刻大概又有了新的目標,但是在婚禮開始之前,魯邦三世讓艾米麗卡送來了禮物,那是以時間水晶碎塊制成的一對戒指,由峰不二子幫忙設計的,樣式非常美麗,透著神秘又剔透的光彩。

            兩個太宰治能夠听到自己的心髒在胸膛里噗通噗通地跳動著,明明已經彩排過了,也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真的到了這一天時,他依然還是會期待地緊張。

            當迎親的轎車在紅毯前停下時,太宰治的心跳聲幾乎要跳出自己的胸膛,蹦入從轎車上下來的荒木空世懷中。

            今日的荒木空世盛裝打扮,即便穿著的是典雅的和服,卻反而讓他美麗的面容愈發光彩奪人。

            荒木空世踏上了紅毯,在武裝偵探社女生們灑落的柔美花瓣雨中,他走向了太宰治,透徹的雙眸此刻只印著太宰治一人。

            而太宰治此刻除了荒木空世外也容不下其他人了,他甚至快步走了上去,雙頰因為興奮而微微泛紅,他朝著愛人露出了一個純然喜悅的笑容,隨後他朝著荒木空世伸出了手,期待地看著黑發的神明。

            荒木空世並不吝惜自己的笑容,他回以一個柔軟的笑,無視掉其他賓客傳來的抽吸一口氣的贊嘆聲和友人們的鼓掌聲,他搭上了向自己伸出的手,與太宰治並肩,向著美好的未來與希望前行。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