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帝王的寵妃是個O > 正文 第97章 番外十二
            “簽好字了, 拿去學校吧。”

            聞鳴玉收起鋼筆,抬頭把手里的回執遞給女兒。

            穆寧接過回執單,一雙杏眼圓潤清澈,黑白分明, 五官精致秀氣, 很好地遺傳了兩個爸爸的優點, 才十五歲, 就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能看得出以後會有多漂亮了。

            她點點頭, 一臉乖巧, 怎麼看都是個听話懂事的好學生。

            但聞鳴玉是看著她長大的, 怎麼能不清楚她的性格, 不禁叮囑︰“在學校里好好念書,做事多想想, 不要沖動, 知道嗎?”

            穆寧︰“嗯嗯, 爸你放心啦。”

            聞鳴玉扶了扶額角, “是真的才好,有事也可以跟你哥商量一下。”

            穆寧想都不想就反駁,“他明明比我更叛逆, 爸,你是不知道,他昨天才炸了化學……”

            “你在說我什麼?”

            穆麟像個幽靈一樣,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身後, 嚇得她差點當場死亡。

            更恐怖的是, 穆麟還笑眯眯的, 手里拿著一把小刀, 又在做實驗了。

            穆寧說︰“你拿刀對著我,想殺人啊。”

            穆麟搖頭,一本正經解釋,“刀尖是對著我自己的,如果你撞過來,出事的只會是我。”

            穆寧炸得更厲害了,“那更恐怖了好嗎?!”

            這時,穆湛下班回來,看到這對兄妹對峙的場景,面色冷淡,“又怎麼了?”

            又,這個字就很靈性。

            穆寧哼了一聲,不說話。穆麟也低頭琢磨起了手里的燒杯。

            聞鳴玉哭笑不得,只好說︰“家長會我們都會去,別讓我們被老師留堂啊。”

            “放心,我在老師那里的印象是很好的~”

            穆寧軟聲撒嬌,保證的話說得很干脆。穆麟卻在旁邊很不給面子地嗤笑了一聲,當然,馬上就被穆寧瞪了,不過他也沒改口,拿著咕咚咕咚冒泡的燒杯就走了。

            對于女兒的保證,聞鳴玉還是選擇了相信的,但沒想到,才沒過幾天,就被打臉了。

            家長會當天,聞鳴玉正在大學做演講,剛一下台,助理就拿著手機過來,說是剛來了一通電話,是穆寧班主任打來的。

            今天本來就要開家長會,一個多小時後出發,但班主任怎麼會現在找。聞鳴玉頓時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果然,班主任說,穆寧跟同學打架了,希望家長能提前過來學校一趟。

            辦公室里。

            老師頭疼地看著眼前站著的女生,臉蛋白淨,滿滿的乖巧無辜,根本沒辦法想象她能將一個高了她十幾公分的男生按著打,還讓對方毫無還手之力。

            他不禁覺得,當初擔心這個柔弱小女生會被欺負的自己,肯定是腦子進水了。

            “你先出去吧,等你爸爸來了,再一起到辦公室來談談。”

            “好的,給您添麻煩了老師。”

            穆寧禮貌說話,態度好到都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但一走出辦公室,她臉上的表情就變了,一掃無辜乖巧,反倒很是不爽。

            旁邊她的閨蜜孫妙跑了過來,關心問︰“沒事吧?老師有沒有罵你?”

            穆寧搖頭,“沒罵,但叫家長了。”

            “呃,不過今天本來就要開家長會,還好還好。”孫妙到現在都還是不太能理解,“你怎麼會因為歷史人物跟人打架啊?這說出來,你爸可能都不信。”

            穆寧毫不猶豫反駁︰“他們不是普通的歷史人物,那是景睿帝和文賢皇後!我怎麼能讓別人罵他們!”

            這事,還得從早上的歷史課說起。

            歷史老師講到了新的課文內容,一千多年前的一位皇帝,還有聞丞相,名垂千古的改革家,一手推動了歷史,為未來的發展奠定了至關重要的基礎。

            老師說︰“如果不是他們,現在女性讀書受教育,在社會上的地位,恐怕進程都要落後一大截。”

            歷史老師是個年輕女性,讀到這段歷史時,對他們很是敬佩,還有著一種無法形容的感激情懷。

            “除此之外,他們在土地改革,財政,經濟文化方面都帶來了不小的影響,你們都要記住。因為景睿帝和文賢皇後,造福了後面世世代代的人,我們都在享受前人帶來的庇蔭,我們也應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斷往前發展進步。”

            有同學疑惑問︰“老師,你是不是講錯了,剛剛說的是皇帝和丞相,怎麼突然就變成皇後了?”

            老師搖頭,“沒有錯,他是丞相,也是皇後。”

            全班嘩然,滿是震驚不敢置信。

            “老師,你在耍我們吧?怎麼想也不可能啊。”

            “就是就是,今天又不是愚人節。”

            但老師很認真地解釋起來,說到這段歷史時,她也很感慨,說當初自己剛知道的時候,也不相信,特意去查了很多資料,然後不得不信。

            她跟學生說了皇後在立後前,在國子監就讀,後來考科舉,中了榜眼等等的人生經歷。

            “你們覺得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這麼發生了,景睿帝還是在知情的情況下,支持他這麼去做的,他看得出來,皇後有才華,不想他被埋沒。也正因為景睿帝的果敢決斷,我們歷史上才能有這麼一個厲害的改革家。”

            底下有學生忍不住小聲說︰“那景睿帝豈不是愛情.事業雙豐收,牛逼啊,不過男子為後,總感覺好不現實啊,跟看電視劇似的。”

            老師听到了,笑了笑,“確實,那個朝代因為改革,繁榮且開放,而且有景睿帝的威名壓著,和皇後不容辯駁的卓越功績,才力排眾議,達到這樣的結果,但凡缺少其中一項,都是不可能的。歷史上也有其他皇帝的愛人是男子,但都沒能做到光明正大站在世人面前。能讓雙方都努力變得更好的愛情,才是真正最美好的愛情。”

            “哇——”

            班上學生都忍不住驚嘆地張大了嘴。

            一般其他老師才不會跟他們說這些,也就年輕老師還有著一股熱血激情,會說些課堂以外的事。

            不過,就在他們听得津津有味時,下課鈴響了,老師這才回神,說︰“啊,我說太多了,好吧,到這里下課,你們感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相關歷史資料。”

            學生們竟難得不想下課,還想繼續听,但很可惜,老師還忙著回去準備下一堂課,就沒有往下說。

            “老師,景睿帝叫穆湛?那皇後的名字是什麼?”

            一個扎著馬尾的漂亮女生忽然舉手提問。

            老師走出教室的腳步一頓,說︰“聞玉之,哦,不對,這是表字,原名……我記得是叫聞鳴玉。”

            話音剛落,那個漂亮女生震驚地瞪圓了眼楮,忍不住脫口︰“操!一模一樣!”

            “你說什麼?”

            “沒什麼,謝謝老師。”

            歷史老師以為自己听錯了,又趕時間,就沒有多問,拿著課本就離開了。

            而剛才提問的女生,也就是穆寧,整個人都不淡定了。任誰發現真實存在的歷史人物剛好和自己的爸爸同名,都不可能不震驚。更別說,那歷史人物還正好是一對,這簡直都能讓人想歪到前世今生去了。

            穆寧二話不說,拿出手機就查了起來。

            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發現,這對歷史人物非常出名,網上有不少話題討論,還有專門的貼吧,很多人在考古。

            穆寧好奇地點了進去,里面非常熱鬧。

            “這絕對是歷史上第一個官方逼死同人,要什麼野史,正史它多香!新來的,快看看我吐血整理的精華帖!”

            穆寧這個新人果斷點了進去,一看發現,里面果然比老師剛才說的還要詳細,一一列舉了歷史上的景睿帝和文賢皇後的人生經歷,豐功偉績,中間還穿插了很多史料證明,令人看了驚嘆不已。

            不過,穆寧只看了兩頁,就退了出來。因為她更關心的,是他們之間的感情。

            往下翻,果然有個熱度極高的帖子。

            “愛一個人,就是以山河為聘,和他一起創造繁榮盛世,並肩而立。古人能有多浪漫,你永遠想象不到。”

            帖子里果然提到了聞鳴玉一路念書考科舉入仕,官至宰相,和穆湛一同治國的事情。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

            就好比,皇後寫給皇帝的情詩。

            一字一句,寫出了最濃烈真摯的情感,讓他們這些後人看了,也感動不已。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棒了!不像文盲的我,只會做一只尖叫雞,我也要用皇後的情詩表白!嗚嗚嗚,可是我覺得我配不上這絕美愛情。”

            “要是有人寫這樣的情詩送我,我會哭成個傻子,當場跪下來求婚!”

            “我日,好羨慕景睿帝啊,我都想篡位搶他的皇後了,這麼熱烈的美人誰不想要,我想跟皇後貼貼啊嗚嗚嗚!”

            “搶不過的,你們看看這段史料記載,景睿帝在朝會上當場對文武百官發怒,直言維護皇後,是最炙熱不顧一切的愛情啊!護妻狂魔!媽的!kswl!”

            “真是神奇,我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磕古人的CP,但這真的比那些明星香太多了,營業出來的工業糖精我不要,要吃就吃最原滋原味最甜的!”

            “哈哈哈哈哈我給你甩狗糧,拍你臉上,快吃!這是狀元郎衛宸寫的起居注,老實人啊,什麼都往上寫了。”

            “眼神殺,扯袖子,偷偷摸手……這是我不花錢就能看到的東西嗎?!”

            “對啊,免費,寫進國史了,去翻翻都能看見,所有後人都看見了。我才不信沒經過皇帝允許,這樣的起居注能過關,肯定是景睿帝故意跟我們炫耀,而且,我!們!都!看!到!了!”

            “跨越千年的羅曼史,很可以很可以,穿越劇都不敢這麼寫,關鍵這還是真的!”

            “那些都被你們說了,我給你們放點沒看過的。你們知道文賢皇後聞鳴玉還寫話本嗎?”

            “什麼?!我把耳朵湊過來了,快說!”

            “廢話不說,直接上圖。這是那個時代很流行的話本,還是後來挖狀元郎衛宸的墓,才知道,原來這些話本是皇後寫的,衛狀元還是個忠實粉絲,甚至也試著寫過話本,但他沒抓住市場,撲街了哈哈哈,沒想到才華橫溢的狀元郎也有這一天。”

            “這個我也知道!皇後的書粉老多了,幾乎整個國子監的學生都看過他寫的話本,博士祭酒也夸了他的作品。還有還有,那個很有名的溫長闌軍師,還做過他的編輯,幫他負責出版,都是一群牛逼得要死的大佬啊,果然大佬圈是相通的。”

            “只有我關心話本內容嗎?只放出幾個片段,是想饞死我嗎?!”

            “這還真沒辦法,畢竟那麼久遠了,留下來的話本都是殘缺的,有得看就不錯了。給你們看看這個少爺與侍衛的話本片段,再看看這段史料記載,皇帝叫過皇後少爺,嘖嘖嘖,你們看看,這說明了什麼?”

            “角色普雷!狗皇帝也未免太會了吧!!!救命!我要噴鼻血死了快來個醫療兵!”

            “一連串帖子看下來,我手癢了,冷臉狂躁只對一個人特別的暴君VS熱情小太陽盛世美顏皇後,這人設,太戳我萌點了,好想寫文。”

            “快快!趕緊寫,給大大遞筆!”

            “我來給你提供資料,上元節,皇後猜燈謎得回來的宮燈,送給皇帝了,這是什麼?約會啊!糖啊!我要看現場!!!”

            “瑪德,帝後CP太甜了,又是為絕美愛情流淚的一天嗚嗚嗚甜哭惹!”

            “對了,你們有看過這份史料嗎?文賢皇後四十七歲那年,生了一場重病,差點死了,御醫都說救不回來,但景睿帝不信,死守在皇後床邊,寸步不離,甚至一夜白發……”

            “不是吧?我是來磕糖的,別給我發刀,人被刀,會死的!不要這麼殘忍,你快閉嘴!他們在我心里永遠都是HE,幸福美滿大結局,一直都活著!”

            “沒有,不刀,皇後熬過來了,可以說是一個奇跡。我會說這個,就是很喜歡這段歷史。都說帝王薄幸無情,但景睿帝真的很愛他的皇後啊,一夜白發,這是多害怕失去對方,那樣子,感覺皇後死了,他也不會獨活。”

            “嗚嗚嗚!別說了別說了,他們一直都活著,只是在另一個世界,我看不到的地方而已。”

            “人的靈魂不是會輪回轉世嗎?我們不如相信這個浪漫的說法,景睿帝和文賢皇後說不定已經轉世在這個時代,而且又在一起了。”

            “姐妹你太溫柔太可愛了!這個說法我喜歡!我跟你!”

            ……

            穆寧看了那麼多,心里受到不小的沖擊,景睿帝和文賢皇後的形象也在腦子里越來越飽滿,看到最後面的留言時,她甚至都覺得他們轉世了,而且正是她的兩個爸爸。

            有了這樣的代入之後,穆寧對這兩個歷史人物瞬間產生了不小的感情。所以,在听到班上一個男生以不屑輕視的語氣說︰“男皇後?真惡心,不就是一對死gay嗎……”

            穆寧當場就炸了,二話不說,沖上去就把人揍趴下,“你有種再說一遍?!”

            男生被錘懵了,還覺得很丟臉,硬著頭皮就吼︰“我哪里說錯了!同性戀就是惡心!”

            雖然是在科技發達的現代,但也依然存在很多歧視現象,有時,甚至還不如很久以前繁榮昌盛的朝代開放。現代,有很大一部分人辱罵排擠同性戀。

            穆寧沒有媽媽,而是有兩個爸爸的事,有不少人知道。她以自己的父親為榮,從不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就要自卑心虛,掩藏起來。

            “哦,我知道了,你是聯想到你爸了是吧?你爸也是惡心的……”

            男生話還沒說完,臉上就又被穆寧打了一拳,這次力道更不客氣,很快就出現了一大塊淤青,那男生痛得齜牙咧嘴飆淚。

            最終,因為鬧大了,他們都被叫去了辦公室。

            班主任看看鼻青臉腫的男生,再看看毫發無損的乖乖女生,有種顛倒的混亂感,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太陽穴,讓他們兩人的家長提前來學校。

            穆寧從辦公室出來,沒多久,穆麟就找了過來,顯然已經听說了這事,“打架了?”

            穆寧哼了一聲。

            穆麟把她從頭到腳看了一圈,沒受傷,顯然是碾壓式打贏了,才松口氣,收回了目光,涼悠悠說︰“等著被訓吧。”

            穆寧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眨眨眼說︰“我有個辦法,你就說是我被欺負了,你為了幫我,你揍的人,怎麼樣?”

            “……你當那些目擊者,還有老師都是死的?我們的爸有這麼傻?”

            “切,我就說說而已。你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打架,他罵我們老爸了,說同性戀惡心。”

            穆麟微笑消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冷聲說︰“人呢?骨頭打斷沒?你這麼容易就放過他了?”

            穆寧听到這,露出了笑容,“剛還好意思說我?”

            “行了,下次叫上我。還有,把那男生的名字告訴我听。”

            “你想干嘛?”穆寧這麼問著,很果斷就把名字說了。

            而那男生在洗手間里捂著疼痛的臉,莫名感覺背後一涼,仿佛有鬼飄過,嚇得立馬轉頭往後看,但什麼都沒看見。

            沒過多久,聞鳴玉就趕到了學校,連衣服都來不及換,身上還是演講時的黑色西裝,匆匆走進了辦公室。

            班主任愣了一下。穆寧的家長,真是不管看多少次,都會被震撼到。容貌出眾不說,周身的氣質更是非同尋常,讓人看到就忍不住站起來,不自覺跟著變得嚴肅正經,這就是一流大學年輕教授的魄力嗎?

            “小……我女兒有受傷嗎?老師。”聞鳴玉差點叫出了小名,連忙改口。

            班主任搖頭,“你放心,她沒事,倒是另一邊……我先把他們都叫過來吧,那男生家長也到校門口了。”

            雙方家長到位,男生媽媽心疼自己孩子的傷,抬頭就要罵人,但一對上聞鳴玉的臉,竟一時卡頓了,幾秒之後才罵了下去,只是氣勢不自覺就減弱了些。

            聞鳴玉等她說完,溫和道︰“我女兒打人,還把你的兒子傷成這樣,確實沖動了,我先替她道歉,並願意承擔所有醫藥費。但是……”

            在這里,語氣陡然一變,多了幾分凌厲。

            “你的兒子辱罵歷史人物,辱罵我和我的家人,行為實在過于惡劣,你作為家長,難道沒有教育之過?你不好好管教,他走出來,自然會被人教。即便沒有我女兒,也會有別人,這是注定的。”

            這一番話,可以說是很直白不客氣了,簡直明晃晃在說,你兒子就是欠揍。

            班主任听著,心里不得不感慨,讀書人罵人不帶髒,但字字誅心啊。

            男生爸爸氣得臉都綠了,張嘴正要說你個大學老師傲氣什麼,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女兒退學。

            但就在這時,辦公室門被敲響,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那是一個面容冷漠的俊美男人,氣場極強,視線落在身上時,令人控制不住打哆嗦。

            而且,這張臉,財經上經常能看見……

            男生爸爸臉都白了,自己兒子這是惹了什麼人啊!

            穆湛走到聞鳴玉身後站定,宛若一尊煞神,平淡問︰“不好意思,我來遲了,聊到哪了?”

            事已至此,男生的父母哪里還敢多說什麼,本身他們兒子就是理虧的一方,站不住腳,最終草草收場,雙方達成了和解。男生為自己說過的話道歉,穆寧也為自己打人道歉。

            然後,就是家長會。

            穆湛和聞鳴玉分別去了穆寧和穆麟的班上,按照名字坐在孩子的座位上,認真听老師講話。

            學生們則被要求離開班級。

            孫妙挽著穆寧的胳膊,從走廊走過時,眼楮偷偷瞄著班里的穆湛,忍不住說︰“寧寧,你爸他們真是太像大明星了,氣質超絕,坐在班里,那叫一個鶴立雞群。我覺得,老師也挺慘的,開家長會就像在給領導作報告一樣。”

            “瞎說什麼,我爸可比明星好看多了。”穆寧毫不猶豫反駁。

            孫妙清楚自己好友的性格,爸爸的頭號粉絲,搖頭就笑。不過,要是她爸顏值那麼高,對她還那麼好,她肯定也會永遠無腦護短的。

            因為不能在教學樓待著,她們干脆就去了操場,爬到雙杠上坐著聊天,什麼都聊,話題跳躍性極大。

            孫妙︰“對了,之前我給你推薦的游戲,你還有在玩嗎?”

            “哪個?”

            “就是惡龍擄走王子的那個啊。”

            “有玩啊,王子那個婚禮我還去看了呢,特別隆重。而且,講真那句,我覺得那王子有點像我爸,看著挺別扭的。”

            “你夠了啊,看什麼都像你爸,那是外國人,紙片人啊!”

            “不信你自己看看他那五官輪廓,把頭發眼楮顏色換掉,像不像?”

            “草,我都要被你帶歪了,我可是把他當我老婆的。不對不對,我不是跟你說這個的。你還記得和王子結婚的那個公主吧?”

            “記得,莉莉絲嘛。”

            “其實她不是公主,有游戲公司工作人員爆料了,那是惡龍用魔法搞出來的幻術!跟王子結婚的是惡龍!”

            穆寧听到這,嚇得差點腳一打滑,從雙杠上摔下去。

            “……你在耍我吧?”

            “真沒有,不信你看圖。”

            穆寧看了一眼,表情復雜地移開視線,“不行,別給我看了,我大概是瘋魔了,我看這惡龍的人形也像我爸。”

            孫妙笑死。

            穆寧忍不住嘀咕吐槽︰“真是一只心機龍。”

            笑了一會,孫妙肚子餓了,說︰“寧寧,周末要不要出來玩,我听說南城新開了一家川菜館,麻辣兔頭做得很地道,一起去吃呀。”

            穆寧果斷搖頭拒絕,“我不要吃兔子。”

            “因為兔兔那麼可愛,吃兔兔好殘忍嗎?但吃起來很香啊。”

            “不,我覺得我上輩子可能是一只兔子。”

            “什麼鬼?”

            兩個女孩嘻嘻哈哈地笑鬧著,不知不覺間,家長會結束了。

            穆寧去宿舍拿東西,然後準備回家。

            沒想到,路上看見了一個特別好看的男生,一眼驚艷。

            “三秒鐘,我要知道這個男人的所有信息。”

            孫妙噴笑,“寧總,你不是說你老公是巴衛,以後一定要找個有狐狸耳朵的男人嗎?”

            “不,最重要的還是臉,這個男生的話,沒有狐狸耳朵我也很可以好嗎?”

            “那還不快去要微信?我精神上支持你,沖鴨!”

            穆寧說干就干,還真跑過去要了微信,近距離看,感覺那男生更好看了,完全在她的審美點上精準狙擊,再一笑,腦子都沒了。

            最後,穆寧是紅著臉,暈乎乎回來的,被孫妙好一陣笑。但微信成功拿到了,什麼都好說。

            拿好東西,去校門口的時候,穆寧踫上了穆麟,還很驚訝地發現他衣擺上有點血跡,正在沾水洗。

            穆寧飛快跑過去,壓低聲音說︰“你該不會……把人干掉了吧?”

            說著,她還用手刀對著自己的脖子比劃了一下。

            穆麟一臉無語,“你當我是什麼,變態殺人犯嗎?還這個時候下手,生怕別人不知道是我干的?”

            “那你這血是哪里來的?”

            穆麟垂眸,長長的眼睫落下小片陰影,遮住了思緒,像是在想些什麼,漫不經心說︰“剛才看到有人打架,順手幫了一把。”

            “噢——”穆寧嘻嘻笑,“英雄救美啊。”

            穆麟剛想說,對方也是男的,但腦海里忽然閃過那人凌亂黑發下的眉眼輪廓,下意識就嗯了一聲。因為確實好看。

            洗掉血跡後,又用紙巾吸掉了衣擺上大半的水。

            穆麟這才和妹妹一起走去校門,跟等在那里的爸爸匯合。

            穆寧跑過去,忍不住說起了學校的事,“爸,你知道嗎?今天上歷史課,老師說到了景睿帝和文賢皇後,竟然和你們的名字一樣……”

            夕陽余暉落下,將他們四人的影子映在地面上,拉得長長的。

            影子貼得很近,不斷往前走著,聲音也慢慢遠去,變得越來越模糊,直至徹底消失在視野之外。

            他們回家了。

            在看不到的地方,他們的故事還在繼續,幸福也不會終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