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 > 正文 第159章 番外-關于江江梔梔的小腦洞
            【和親公主×暴君】

            “颯——”

            是一道箭矢的破空之聲, 它命中一只信隼,那飛翔的鳥兒合著箭矢上的翎羽一道墜落。

            一望無際的草原上,騎在一匹黑狼上的少女收了弓箭, 迎著陽光的面頰白皙精致, 白狐皮毛制的大氅落在她的身後,輕盈又蓬松。

            侍從將信隼攜帶著的書信呈了上來。

            “王上, 中原和親的公主已經在路上了,她會帶著中原送來的金銀與物資一道前來。”侍從恭敬說道。

            “嗯。”少女微微頷首, 縴密的長睫輕顫。

            她接過書信, 小聲嘟噥了一句︰“還送個公主過來,還不如多送一些食物與財寶。”

            “王上,她將會成為你的王後。”侍從替她取過黑狼球球身上披掛著的韁繩,提醒道。

            宋梔梔微微驚訝︰“他們為什麼要覺得我需要一個王後?”

            “或許是在與中原的戰爭中,您一箭取下地方首領的首級,令他們不敢相信你是女子, 即便我們多次解釋我們草原部落里的王上是個年輕姑娘,他們的使臣也不相信,只說我們部落中人太狡猾, 連這種謊都撒。”侍從解釋。

            “他們中原的觀念真的很奇怪。”宋梔梔低頭撥弄著手中長弓上的弓弦,讓緊繃的弦微微顫動著。

            “由于王上您在戰場上的表現實在太過勇猛, 所以中原流傳著您殘暴無度、殺人飲血的傳說。”侍從護送著宋梔梔回宮殿, 一邊走著一邊提醒道。

            “我沒做過這事, 他們胡說。”宋梔梔氣呼呼, 她的臉頰鼓了起來。

            近距離看著這年輕漂亮的姑娘, 確實很難想象她便是帶領草原部落入侵中原,將中原士兵打得節節敗退的首領。

            “要不是咱們草原的物資不夠平民生活了,我也不會去做這事。”她舔了舔唇, 輕笑一聲,“你看,他們這不是乖乖送來了東西?”

            說到送來的東西,宋梔梔的話語一頓,因為她想到了隨著車隊而來的“和親公主。”

            這倒是個難題。

            “那麼來和親的公主怎麼辦?”侍從繼續問道。

            “我知道他們中原的規矩。”宋梔梔領著一隊人走進宮殿之中,扭過頭對侍從嚴肅說道,“一般這種來和親的公主,在他們京城之中都混得很差,沒地位沒勢力才會被送出來騙我們這些外族人。”

            “似……似乎有幾分道理。”侍從呆呆應了一聲,他覺得宋梔梔說得很對,“那王上您準備讓她打道回府嗎?”

            “想來那公主在她原本呆著的地方也是一個可憐人,我也不好讓她回去。”宋梔梔撓撓頭說道,“不然送回去一個,他們又塞一個怎麼辦……”

            “正好我暫時也沒有婚嫁的打算,就讓她頂著個王後的位置,好好安頓算了。”宋梔梔有自己的考慮。

            “所以婚禮還是舉辦?”侍從問。

            “辦唄,就按他們中原的規矩,我會去對那位公主說明情況。”宋梔梔輕咳一聲,不好意思說道。

            第一次搞婚禮,她還有些緊張。

            而此時,距離王宮有千余里的路上,有人倚靠在馬車的榻上。

            這輛馬車是屬于“和親公主”的位置,但此時坐在馬車里的人顯然不是女子。

            他的面容俊美,慵懶微掀的眼睫下是幽深的紅眸,目光帶著些漠然與無情。

            他名喚江影,是中原最有名的殺手,擅長偽裝藏匿之術,殺人于無形。

            中原的皇帝听聞他有此能力,便以千金酬謝,請他取下草原部落君王的首級。

            在出行前,負責對接此次任務的大臣把那位草原部落上的君王有多殘暴描述得天花亂墜,對江影說他若是能將他殺了便是為民除害。

            結果江影只冷冷吐字問道︰“三千兩黃金。”

            “行。”大臣擦了擦汗。

            江影自然是準備扮作前去和親的公主,在新婚之夜趁成婚的君王不備將他殺死。

            已經在心里擬好了計劃,江影抿著薄唇,看著窗外飛逝而過的草原風光,目光漠然且堅定。

            而此時在王宮里的宋梔梔早已布置好了成親的大殿,她听說過一些中原的規矩,知道他們中原女子對于成親的禮節極其看重,所以在這方面,她也沒打算虧待她。

            主要是宋梔梔一腦補到來和親的公主身世淒慘,便覺得可憐,所以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她尊重。

            “王上,給那位公主的婚服已經準備好了,您要去看看嗎?”侍女走了上來,嬌聲問道。

            “好呀。”宋梔梔扭頭,與兩列侍女來到房間里,看到了衣架上掛著的火紅婚服。

            她瞧著那刺繡的紋樣好看,款式也新穎,忍不住走上前去,將這套衣裙放到身前比了下。

            “哎呀,真好看。”宋梔梔拿著衣裙看著鏡中的自己,“回頭也給我做一件吧。”

            “王上,這紋樣的布料只有兩匹,都用來制作這婚服了。”侍女惶恐說道。

            “無事,到時候我找那位公主借來穿一穿也是可以的。”宋梔梔將它掛回一架上。

            她開始詢問婚禮的各項事宜。

            “婚房放在主殿吧。”宋梔梔摸著下巴說,“但是我不喜歡與人住在一處,到時候給她再準備一處舒適的宮殿。”

            “對了,她若是來的話,我也應該給她準備一些日常用度的東西,對吧?”宋梔梔大手一揮,“就按我宮里的給她來一套,對了,我常用的那個梔子花味道的香膏我很喜歡,也送給她一份吧。”

            她確定好各項事務都沒有問題之後,這才離開。

            所以,當江影抵達草原部落的都城時,便受到了熱烈歡迎。

            “江大人,有詐。”與他一道前來接應的使臣來到馬車里,冷靜地向江影報告情況。

            “哦。”江影的長睫半掀,冷聲應了句。

            不論他要殺的人是否有警惕,他們最終都化為他的刀下亡魂。

            “江大人,您準備何時易容?”使臣又問。

            “等入宮。”江影嫌棄此人太煩,手指微抬,以內力將使臣推出馬車外。

            入宮之後,他們中原來的隊伍在偏殿安頓。

            待江影走出馬車時,他已使了易容之術,倒也是個女子身姿,面容以輕紗半掩著,露出一雙漂亮的鳳目來。

            宋梔梔派來的侍從連忙將這消息傳下去。

            “王上,他們說來和親的公主生得很好看。”侍女在宋梔梔耳邊小聲說道。

            宋梔梔生氣了︰“好看?能有我好看嗎?”

            “自然是不及王上半分。”侍女求生**很強烈。

            宋梔梔滿意了,對著鏡子將紅唇細細描摹,為了表示對中原公主的尊重,她自然是好好打扮了。

            而這邊她派去的人已經把江影迎到了宮殿里,幾位侍女迎了上來,本準備伺候江影沐浴,但被他強硬拒絕了。

            江影搖了搖頭,讓他們不要走進房間里。

            “如果公主……公主您不願意讓我們伺候的話,那麼王上特意送給您的香膏請一定要用。”侍女將一個精致的小盒子呈了上來,“王上說這是她自己也常用的……不是……也喜歡的味道,材料罕見,非常珍貴。”

            江影︰“……”什麼王上自己也用?

            他瞥了眼那小盒子,只將他拈了起來。

            作為殺手,他自然不會用會讓他身上沾上味道的東西。

            江影只是輕輕嗅了嗅那盒子里香膏的味道,是輕甜的梔子花香。

            那位草原上的暴君品味很怪,江影想。

            他抬眸看到了掛在衣架上的婚服,款式大氣,並沒有男女之分,考慮到不知道和親公主的身材,這婚服還可以自由調節大小。

            江影發誓,他接下這個單子之所以要那麼多錢,不是因為人太難殺,而是因為他要穿個婚服與人成親。

            他不想的,這還是第一次成親。

            但是他們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江影把那婚服披上,殺人于瞬息之間的匕首冥昭被他別在腰間。

            他揭下面紗,容貌沒有太大變化,他只是運用易容縮骨之術將身形與面部輪廓變得更像女子了些。

            反正待會兒一直要蓋著紅蓋頭,等到揭開蓋頭之時,便是那位君王的死期,所以江影沒有打算易容。

            他將紅蓋頭蓋在頭頂,安靜坐在鏡前。

            等到婚禮之時,宋梔梔倒是一身紅裙盛裝出席了,她沒有掩飾自己的身份,因為她派去的使節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沒讓中原那邊的人相信她是個女的。

            這一下把中原來的使臣嚇得話都不會說了。

            他想向江影傳遞消息,但無奈身邊都是草原部落這邊的人,他只能站在人堆里瑟瑟發抖。

            使臣原本以為那君王會被美色所惑放下警惕,但現在還怎麼用美色|誘惑啊?

            當然,江影本也沒打算用美色|誘惑,他打算在洞房里等宋梔梔靠近他三尺之內便出手。

            “你……你們草原部落的人好生狡猾,你們的王上明明是女子,卻騙了我們一位公主過來和親!”使臣只能對身邊的侍從控訴道。

            “什麼?使臣大人,你在說些什麼?”侍從疑惑,“我們寧願你們多送兩千擔糧食,也不要送個公主過來,而且我們派去的使節說了很多遍了,我們王上就是女子,你們非是不信,現在還反過來說我們狡猾?”

            “你們讓女子與我們公主成婚,怎麼能如此侮辱人?”美人計無法生效,使臣無能狂怒。

            “我們王上親自來了,再說這禮節那一點慢待了?”侍從命人把他拖下去,這是他們的地盤,豈能讓他一個使臣指手畫腳,“你們中原人好生奇怪,回偏殿休息吧你。”

            此時在堂下爆發的小小爭吵自然沒有引起宋梔梔的注意。

            因為她按照禮數,牽起了你那“和親公主”的手。

            她摸了一下,覺得這公主手有些大,比她的還大,而且“她”的手有些冷。

            想必是在中原的京城里住在冷宮里,連飯都吃不飽才營養不良,宋梔梔唏噓。

            不過,既然這位可憐的公主到了她這里,她也不會再慢待她。

            于是,宋梔梔安慰性地捏了捏這“和親公主”的手背。

            而一直蓋著紅蓋頭的江影只感覺到一只溫暖的小手把他牽了起來。

            那手指撫了一下他的手,最後還捏了一下他的手背。

            江影︰“……”這草原君王好色。

            他已經打算好待會兒怎麼殺他了,一刀穿心,干脆利落。

            江影確實沒摸過女子的手,所以根本沒察覺出來這牽著他的小手是屬于女子的。

            他被宋梔梔牽著,一路走入洞房之內。

            這洞房其實就是宋梔梔自己的房間,她為了表示自己的尊重,所以把她居住的主殿布置為成親之地。

            一走進房間,江影便敏銳地嗅到了他曾經在香膏盒子里聞到的梔子花香味。

            他覺得這個草原上令人聞風喪膽的暴君真的越來越怪了。

            宋梔梔反身關上了門,嘈雜聲漸漸遠去。

            江影坐在床上,听著她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他的手放在腰際,準備將冥昭拔出。

            但此時,宋梔梔沒有如他所料一般迫不及待地靠近,她停在了他三步之外。

            ——正好停在了他有把握的攻擊距離之外。

            宋梔梔其實是有些緊張的,她將桌上用來喝交杯酒的酒杯拿起,還以為里面裝的是清水,她仰脖飲下用來壯膽,讓自己冷靜。

            “那個……”宋梔梔開口試探性地說道,“我……”

            她搓著衣角,打算對這位“和親公主”表明自己的身份。

            紅蓋頭下的江影︰“!!!”瞳孔地震。

            不是……這……為何是個姑娘?

            江影放在腰際的手微微顫了顫。

            宋梔梔不擅長飲酒,所以喝了兩下交杯酒里的酒,覺得有些暈乎乎。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此時,震驚的江影也忘了他現在還是“和親公主”,只開口冷聲問道︰“你是草原部落的君王?”

            宋梔梔被酒醉得意識有些模糊,所以沒注意到紅蓋頭下是低醇好听的男子聲音,她點了點頭,呆呆說道︰“我是啊。”

            確認了她的身份,管她男的女的,只要是他的任務目標,殺了便是。

            江影將頭上紅蓋頭一掀,露出一張俊美絕倫的臉來,他的身上骨骼 啦作響,身形瞬間恢復為原來的高度。

            宋梔梔只感覺到一道高大頎長的陰影壓了下來。

            她“哎呀”了一聲,往後退了半步。

            江影手中冥昭出鞘,凝眸望著宋梔梔,這姑娘一雙漂亮的眼眸泛著微微的水光,仿佛一只無害的小狗,她的身形小巧,綴在鬢邊的流甦微微搖晃。

            他的眸光微閃,手里攻擊慢了一瞬。

            宋梔梔感覺到殺意的靠近,下意識地閃身避開,她有些醉了,意識模糊,方向感也很不好。

            所以她躲避的身形微微搖晃,直接倒向了江影的懷里。

            江影沒料到她是這走位,下意識被他軟軟的身子給接住了。

            “你怎麼這麼高了呀?”宋梔梔栽進他懷里,眨眨眼說道,她的吐息又輕又軟,拂過他的臉頰。

            宋梔梔溫暖的手撫上他的眉峰︰“你們中原的公主,都這麼高嗎?”

            江影還沒忘了自己的目的,手腕翻轉,手底冥昭上翻,準備將它刺入宋梔梔的後背。

            但宋梔梔有著近乎野獸般的直覺,她在江影的懷里翻了個身,柔軟的身子擦過他的胸膛。

            江影的呼吸一滯,又放松了警惕。

            宋梔梔反手握住江影拿著冥昭的手,將冥昭從他手里抽出。

            江影感受到了這姑娘武力的強勁,她的力氣很大,可以與他抗衡。

            “是刀。”宋梔梔趴在他的肩膀說道,“不要玩了,會割傷自己的。”

            江影︰“……”他抬手將宋梔梔搭在他肩膀上的腦袋挪開,因為宋梔梔的呼吸撩得他臉頰很癢。

            宋梔梔把冥昭丟到房間里的角落,匕首落地,發出“當啷”一聲。

            江影想去拿回來,但宋梔梔一直黏著他,她的力氣很大,抱著他就像一坨強力膠水。

            宋梔梔一頭撞進江影懷里,把他推到床上,自己撲了上來。

            江影︰“……”為什麼會是這樣。

            他其實有力氣推開宋梔梔,所以他決定試試。

            江影抬手,胡亂搭上宋梔梔身體上某一處,內力運起,準備將她抱得極緊的身子推開。

            但他的掌心之下,是一片綿軟與溫暖。

            “你摸我胸做什麼?”宋梔梔低頭,疑惑問道。

            江影這才反應過來,聚集起的內力瞬間松懈,緋色漫上臉頰。

            他啟唇,冷聲說道︰“抱歉。”

            抱歉?他在抱歉什麼?她不久之後就會是死人,他何必對死人道歉?

            宋梔梔眨了眨眼,兩手捧起了江影的臉龐︰“你好像是個男的。”

            江影︰“?”你終于反應過來了。

            酒醉的宋梔梔大腦運轉能力很弱,她疑惑地自言自語︰“中原的公主,怎麼是男的。”

            江影松懈了內力,一時半會兒沒法再聚集起來,只對宋梔梔說道︰“你還不從我身上離開?”

            宋梔梔低頭在他懷里蹭了蹭,把嚴整的紅色婚服蹭得皺巴巴︰“我們是成親了的。”

            江影︰“……”這單子我不做了,錢我不要了。

            宋梔梔問︰“你沒有用我給你的香膏?”

            江影︰“……”我為什麼要用?

            “很香的,你聞聞。”宋梔梔抬起了自己的手腕,湊到了江影的鼻下。

            一股芬芳柔軟的梔子花香沁入江影的鼻間,他的呼吸亂了。

            “你沒用就是你虧了。”宋梔梔一只手牢牢攬住江影的腰說道。

            她的力氣真的很大,再加上江影被她柔軟的身軀貼著,心神難免松懈,所以江影沒能掙脫宋梔梔手臂的禁錮。

            他只能被她抱著,並且僵硬著身子,任憑她在他身上亂蹭。

            宋梔梔心里想著既然是成親之夜,按照禮數成親的雙方要在床上一道睡一晚,所以酒醉的她抱著江影一起躺在床上。

            “這是我的房間,這是我的床,只給你睡一晚上,明天你就要去別處睡。”宋梔梔抱著江影,小聲提醒道。

            江影︰“……”我現在就可以走。

            他一言不發,但宋梔梔自言自語得很歡快。

            江影望著簾幔外紅燭搖晃,听著宋梔梔在他耳邊絮絮叨叨,面無表情。

            最後是宋梔梔抬頭在他臉頰上吧唧親了一口,並且說了一聲“晚安”。

            江影還被她抱著動不了,他實際上也不太敢動,因為少女的身軀就這麼緊緊貼著他,難免擦槍走火。

            他沉默著,最後認命般地閉上了雙眼。

            三千兩黃金,他不要了。

            次日是宋梔梔先睜開了雙眼,她在江影懷里坐了起來,揉了揉眼楮,感覺到自己的腦袋昏沉。

            她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昨晚發生了什麼,但是身邊躺著的那個高大男子卻令他無法忽視。

            這……這這這?!

            宋梔梔瞪大了眼,看到躺在自己身邊的江影,關于昨晚的記憶模糊。

            她下意識低頭去看自己的衣衫,幸好幸好,還是完整的。

            宋梔梔看到她自己也很喜歡的那套婚服穿在這俊美男子的身上,這婚服款式簡約,分不出男女,所以穿在他身上倒也合襯,更顯得他帥氣。

            不對不對,她怎麼開始思考這人帥不帥起來了,現在的首要問題不是他是誰,他從哪里來嗎?

            宋梔梔很冷靜地搖了搖江影的身子,把他搖醒。

            江影睜開眼楮,抬眸瞥了一眼宋梔梔,眸中閃過一絲茫然,關于昨晚的記憶涌上。

            “你是誰,你怎麼穿著和親公主的婚服,你怎麼到我床上了?”宋梔梔扁著嘴問他。

            江影覺得宋梔梔這個問題湊不要臉︰“是你把我推上來的。”

            宋梔梔覺得很抱歉︰“我不擅長飲酒,昨晚應當是喝了酒。”

            江影翻身坐起,想直接離開,但宋梔梔拽住了他的袖子︰“和親的公主呢?你把她怎麼了?”

            江影整理衣袍︰“我就是。”

            他不打算要那三千兩黃金了,因為他很可能對宋梔梔下不了手。

            這姑娘有著一種莫名的魔力,輕而易舉就能將他的殺意擊碎。

            而且她力氣還很大,正面打,他還不一定打得過她。

            “這是怎麼回事!”宋梔梔驚了,“你們中原人怎麼這樣,送假貨過來?”

            江影煩死她了,主要是宋梔梔還一直拽著他的袖子,他不好走,于是他將中原皇帝的計劃和盤托出。

            “哦——”宋梔梔長長地應了聲,“原來是這樣!”

            “我懶得殺你了。”江影把袖子從宋梔梔手里抽回來,準備離開。

            沒想到宋梔梔一個閃身抱住了他的腰︰“你走什麼走,衣服還我!”

            江影︰“我回去換了就還給你。”

            宋梔梔覺得她虧了,因為中原送了個和親公主過來,少給了她幾千擔的糧食。

            “你回去,讓皇帝再給我送兩千擔糧食過來。”宋梔梔討價還價。

            江影拗不過她,第一次做了賠本生意︰“我給你買。”

            “你好像要騙我。”宋梔梔根本就沒打算放江影離開。

            “我不會騙你。”江影說話自然是算話的。

            宋梔梔不讓他走了,索性把腦袋貼在他背上蹭了蹭︰“不管了,反正中原給我送了個人過來,你不可以走了。”

            江影的手覆在宋梔梔抱住他腰的手背上,他好無奈,但也只能點了點頭。

            至于後來——

            等待在偏殿里準備接應的使臣遲遲沒有等待草原部落君王的項上人頭,反而收到了江影的傳信。

            “三千兩黃金,不要了。”信上如是說。

            使臣︰“?”怎會如此?

            他灰溜溜回了中原。

            從此之後,江湖里少了一個強大殺手的傳說。

            倒是每逢冬季,草原部落的人都會到中原邊境打劫。而中原皇帝忌憚他們的君王,準備再派殺手前去,但都被拒絕,拒絕的理由非常一致,連他們業內著名的第一殺手江影都栽在那暴君手上,他們哪敢上?

            草原部落的宮殿里,那位存在于江湖傳說里的江影看著靠在他懷里睡覺的宋梔梔,他在心里想,他確實是栽她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