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那些年,被我掀翻的火葬場[快穿] > 正文 第82章 有關師父是如何教導不听話的徒弟的end
            對于系統的突然出現, 謝裴有很多想法。

            系統說,他有可能無法離開這個世界。

            這一點很好驗證,只要他在這個世界的存活時間超過劇情規定的五年, 輕易就能夠證明。

            所以關于這一點,系統應當不會說謊。

            系統說,這個世界是真實存在的世界。

            這一點是真是假,于謝裴而言都沒有任何影響。

            因為無論是真實還是虛假, 與謝裴而言,他所遇到的每一個人物都是真實存在于某個世界的真實映像,而不僅僅是一串代碼可以衡量的。

            系統還說, 若不殺死沈千霜,他將無法離開這個世界。

            謝裴最關注的, 只這一點。

            想來游戲正常進行時,系統應當是無法干涉的。

            否則,他應當會在第一個世界的時候,就會想方設法阻撓他,並置他于死地。

            但是,謝裴懷疑如果他真的殺死了沈千霜的話,將被判定為違規, 依照游戲設定, 世界會重啟到沈千霜死前一刻。

            在世界重啟期間,系統是否會趁機做出什麼影響游戲未來走向的變動?

            因此, 殺人不可行,這一點很好推測。

            但問題是, 如果系統能夠在世界重啟期間做手腳, 那是否意味著在往後的游戲世界里, 自殺也將是危險的?

            此外, 接連兩個世界,每次自殺時,身為主角的許尤和沈千霜都能保留重啟的記憶,是否就是系統一早做的手腳?

            謝裴正思考間,余光瞥見窗外停滯在半空中的落葉動了,飄蕩著掉落在地面上。

            謝裴收回視線,望了眼面前的沈千霜。

            他仍沉浸在謝裴方才的話里,許久之後才從謝裴終于開始接受他的信息里回過神來,不由得展顏一笑。

            這一笑之後,仿佛所有的光都聚焦在了沈千霜身上,周遭的一切都似乎失去了光彩。

            任何一個人,面對這樣的沈千霜,都會發自內心的驚嘆于他的相貌。

            可偏偏,謝裴面對著著這樣的沈千霜,驚覺自己的內心竟然平靜的過分。

            但他面上做微微羞紅了臉,別過頭去,做足了少年人的羞澀之態。

            這一刻,謝裴的靈魂仿佛從他的軀體里割裂出去。

            他靜靜的看著沈千霜一點點逼近他,吻上了他的唇。

            靜靜看著自己在沈千霜面前表演出生澀的回吻之態,慢慢的接受沈千霜的侵入。

            謝裴感到他的內心是如此的矛盾。

            謝裴發自內心的,將這個世界當作真實的存在。

            可他人在其中,卻仿佛一個局外人,永遠無法融入其中。

            他認為這個世界是真實的。

            可他卻覺得這個世界處處透著一股虛假。

            *

            一番雲雨之後,謝裴趴在沈千霜耳邊,小聲的說出了他自來到這個世界以來,少有的實話。

            謝裴說︰“師父,我總覺得我似乎沒有喜歡人的能力。每每追在漂亮小哥身後時,面上在笑,心里卻總在期盼,你可千萬不要喜歡上我呀。所以師父,我只能承諾我會盡量喜歡上你,但我無法保證我一定會喜歡上你。”

            沈千霜聞言,睜開了眼。

            他眼神平靜,一點也不意外謝裴會說出這樣的話。

            只是說︰“好。”

            *

            轉眼間,半年時間悄無聲息的過去了。

            半年來,謝裴每日都是懶懶散散的,少有修煉的時候。

            沈千霜曾嘆氣說︰“你在魔界時,跟著你小師父修煉的很是認真。怎麼真正的師父回來了,你倒又泛起懶了?”

            謝裴只是笑笑,說︰“凡事有師父您在,不是嗎?”

            然玩笑歸玩笑,得益于與沈千霜雙休的緣故,謝裴的修為依舊在以飛快的速度攀升。

            沈千霜便也沒有過多約束他,只要不傷及無辜,隨他去鬧。

            閑來無事時,謝裴總愛出去玩樂。

            乘著周宿的龐大的軀體,在天上海里觀光。

            坐在青衣的背上,走遍了大大小小的城鎮。

            跟在小夏身後,踏遍了魔界的土地。

            還去看過一遍齊麟,可惜他魂魄離體太久,仍在昏睡。

            謝裴幾乎走遍了這個世界,看過無數令世人贊嘆的瑰麗景觀,卻獨獨沒有找到讓他能夠就繼續在這里生活下去的意義。

            這日,謝裴同沈千霜一起,再度來到了魔界。

            沈千霜是去同江秋商議大事,謝裴則是來見小師父。

            那個個頭矮小,卻教了他四年功夫的小師父小夏。

            在謝裴心里,比起沈千霜,教了他四年的小夏更像個師父。

            因而比起沈千霜,謝裴發現,他竟更舍不得小夏一些。

            正魔兩界的主戰派死的差不多了,兩界握手言和,表面看來和諧極了。

            謝裴被困在魔界不得外出時,每日訓練他的小師父同他說,所謂正魔兩界,乃是修界以人眼顏色擅自劃分的。

            黑眼楮的說紅眼楮的都是惡魔。

            紅眼楮的說黑眼楮的都是妖怪。

            然而時間倒數一千年,根本沒有正魔之分,這條邊境線也根本不存在。

            不知道是誰第一個站出來,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于是乎就分了正魔兩界。

            不少平民百姓僅僅因為有一雙紅色的眼楮,就被歸做‘魔人’,趕出城鎮,漸漸才有了魔界。

            黑眼殺死紅眼楮的,紅眼楮的在報復之下又殺死許多黑眼楮的。

            如此反復之後,仇恨便根深蒂固了。

            現在的和平,是靠沈千霜和江秋兩人聯手,殺死兩界頑固的主戰派得來的。

            活下來的,不是實力太弱掀不起浪花,就是不願打仗的普通人。

            可謝裴以為,這種以殺止殺的法子總歸是下下策,這表面的和平更像是暴風雨的前奏。

            遲早有一日,戰爭還會回來。

            若不然,沈千霜此刻該當已經功德圓滿,飛升成仙了。

            可他沒有飛升,說明人間禍事的可能仍然存在,只等沈千霜真正化解了人世間的大劫難,才有可能恢復仙體。

            不過,看沈千霜這半年來不斷招收紅眼魔人歸入九華仙宗的動作,倒也不是沒有規避戰爭的可能,就看往後沈千霜和江秋如何謀劃了。

            但那似乎與謝裴無關了,因為距離謝裴退場的時間只有不到一個時辰了。

            謝裴如今就在魔界的一座小城里,許久未見的小師父再一次充當起他的保鏢兼導游。

            走著走著,小師父忽然問︰“你為什麼不願意修煉《無心訣》?尊上曾言,你比任何人都適合修煉《無心訣》。若你認真修煉,沈仙尊也不及你。”

            謝裴聞言,漫不經心的道︰“其實你們都錯了,我是最不適合修習無情道的。”

            小師父皺眉︰“尊上和沈仙尊二人都這麼說,怎麼會有錯?”

            謝裴聞言,笑了笑。

            低頭,揉了揉小師父的頭︰“因為我討厭無情道。”

            小師父本來要拍開謝裴的手,聞言驚訝的睜大了眼楮。

            謝裴收回手,平靜的說︰“一個擁有理智的正常人,誰會願意主動變成一個病人呢?”

            小師父疑惑道︰“病人?”

            謝裴笑笑,回答說︰“對,沒有感情可不是什麼值得贊頌的事情。那是一種病,一種情感缺失的心理病。如果一定要摒棄感情才能得道飛升,那我寧願帶著愛恨喜怒早早躺進棺材。”

            小夏︰“……可我感覺,就算不修煉無情道,你似乎也是個沒有感情的。”

            她說完,踮起腳尖,耳朵貼在謝裴心口。

            “你給我的感覺很奇怪,你的臉在笑,你的心在跳,你甚至會願意為沈仙尊赴死,但你卻無法愛上他。”

            “小師父,你可不要害我呀。”

            謝裴推開小夏,“我師父可一直听著呢,他要是真的信了你的鬼話,我又得脫層皮。況且,我都願意為師父赴死了,怎麼就不是喜歡他了?”

            小師父明顯說不過謝裴,只得閉嘴。

            午飯過後,在離開的時間到來前,謝裴和小師父分開,回了住處。

            打開窗戶,謝裴坐在窗戶旁邊,盯著樓下花園里盛開的玫瑰,略略有些分神。

            許久以後,他計算了下時間,開始默數。

            十、九、八、七……

            外頭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風平浪靜,沒有任何危險降臨的預兆。

            六、五、四、三……

            謝裴木木的想,難道真的要繼續留在這個世界嗎?

            他閉上眼楮,數了最後兩下。

            二、一。

            最後一個數數完,謝裴睜開眼。

            窗外依舊風和日麗,院子里的玫瑰開得正旺。

            謝裴坐在窗前的木椅上,眼楮一眨一眨,微笑的望著窗外。

            看似沒什麼變化,前提是他身後沒有另外一個半透明的‘謝裴’的話。

            另一個‘謝裴’眼神空洞無波。

            他面前半空中,一個半透明的屏幕漂浮著,上書︰「檢測到宿主‘謝裴’有強烈離開意圖,‘替身人偶’準備完畢。‘替身人偶’將完全復刻您的性格特點和身份信息,完美替代您的游戲角色。請問宿主是否使用‘替身人偶’?」

            謝裴站起來,圍繞著這句替身人偶轉了一圈。

            正要按下‘是’字,腦中再度響起一道電子音。

            「請宿主慎重考慮後再做抉擇。」

            那聲音循循善誘︰「你所在現實世界,一生壽數至多不過百歲,但在這里,你有最強大的道侶,有無邊的壽數,何樂而不為?」

            謝裴沒有理會對方,毫不猶豫的按下‘是’字。

            替身人偶代替謝裴坐在窗邊的一瞬間,沈千霜心里忽然重重一跳。

            他幾乎是立刻放下手頭事物,一個閃身出現在謝裴跟前。

            就見坐在窗前的謝裴忽然抬頭,眼里染著疑惑︰“師父,您怎麼回來了?”

            沈千霜沒有回答,他望著謝裴,眼神一寸寸冷了下來。

            *

            系統3587十分疑惑︰「我不明白,你的世界有什麼好?為什麼一定要回去?事實上你回去與否,對你的家人朋友根本無所謂。你即便不回去,也不會有人發現你已經離開了。你的存在與否,根本不重要。‘替身人偶’會取代你的日常,沒有任何人會為你感到傷心。」

            “繼引誘我留在游戲世界之後,又否定我在現實中存在的意義嗎?”

            謝裴輕輕反問。

            說話間,謝裴漫不經心地掃了眼四周。

            周遭是一望無際的黑,什麼也沒有。

            3587冷冷道︰「我只是如實告知。上一個世界,你有一個完美的道侶,有無數願意為你出身如斯赴湯蹈火的朋友,你輕而易舉能博得所有人的喜歡,你不費吹灰之力就坐擁無邊壽數。這樣的人生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人生,你為何執意離開?」

            謝裴不答,皺眉道︰“怪不得你那麼篤定我離不開那個世界,怪不得那具替身人偶提到我有‘強烈離開意圖’……這是否意味著假如我不想離開,‘替身人偶’就不會出現?”

            但他也沒有期望能夠從3587口中得到答案,自言自語道︰“應該是了。你給我灌輸了可以留下的念頭,而且這個世界看起來似乎的確比原本的要好。有完美人設的沈千霜做道侶,還有無邊的壽命作為誘餌。”

            3587的聲音听起來有些暴躁︰「你明知道,為什麼一定要離開?我承認我做錯了,可是這個世界你還不滿意嗎?無盡壽命還不夠吸引你嗎?沈千霜對你難道還不夠好嗎?他一點也不比許尤差,為何你願意為許尤的未來鋪路,卻絲毫不思考沈千霜發現‘替身人偶’真假的可能?」

            “這麼說,我應該謝謝你嗎?”

            謝裴挑眉,微笑道︰“不過听你的語氣,你好像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竭盡全力掩蓋真相。我原本就很好奇,只不過是拉錯人而已。只要你肯送我出去,我未必會真的舉報你,可你絲毫不給我商量的余地。如今看來,你似乎有不得不如此的理由。”

            3587:「謝裴,我並不想和你多費口舌。我最後警告你一次,只要你乖乖呆在我給你安排的世界里,你將享有無邊的榮華和壽命。但如果你執意違抗我,我將盡我所能讓你的死期提早到來。」

            謝裴聞言,表情沒有絲毫變化,淡淡道︰“這麼說的話,我更加確定了,你確實有不得不關著我的理由。”

            說著,謝裴眯了眯眼楮,猜測道︰“不會是升遷前的最後關頭吧,這時候確實不容出錯,一點小問題被抓到,往上爬的路就斷了。”

            3587沒有回應。

            他語氣很冷,發出最後通告︰「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收回替身人格,回到修真界。」

            謝裴回以一笑︰“容我拒絕。”

            說完,謝裴好心提醒道︰“如果是第一個世界,我或許的確會被蠱惑,但是……呵,順便告訴你,為何我始終無法在第二個世界投入感情吧。”

            3587冷哼一聲,明顯不信謝裴會願意告訴他原因。

            不料下一刻,謝裴就回答了。

            “因為太完美了。”

            初來乍到,謝裴尚未有所行動,沈千霜便義無反顧的愛上了他。

            人生地不熟,然而出門處處是朋友,幾乎人人都樂意同他相處。

            不僅如此,他還背靠九華仙宗,腳踩飛天神龍。

            天上神仙舍命護他,青鸞神鳥甘為他坐騎。

            就連被困魔界時隨便遇到的一個看門女孩,都是修為深不可測的人物,還心甘情願做了他四年的小師父。

            這樣的人生怎麼看,怎麼順遂。

            可就是太順了,順到謝裴早期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為了試探離開的可能,走了一遍遍的彎路。

            直到後來,發現所有通關的路都堵死之後。

            謝裴才發現,原來沈千霜是真的喜歡他喜歡的不得了。

            原來這一個世界,他根本不需要算計,就能輕松度過。

            謝裴不至于認為自己的魅力如此之大,可以讓每一個見到他的人都喜愛他。

            可是……

            “這或許就是人與機器的區別吧。王子般無憂無慮的生活只存在于童話世界里,如果現實里,你發現你的生活變成了童話,那麼就要警惕了。”

            謝裴溫柔的笑,接著說︰“你要警惕,展現在你面前的一切美好,或許恰恰是悲劇的開始。正如人魚公主與人類王子的相遇。看似是美好愛情的開端,結局卻是人魚公主化身為大海的泡沫。可她就算死了,也死的悄無聲息。而她的王子轉頭就娶了另一個公主,至死都不知道人魚公主的存在。”

            「……我越來越不懂你了。」

            3587疑惑道,「你完全沒有必要和我坦白。你就不怕我會因此而有所動作嗎?」

            謝裴微笑︰“我的確希望你有所動作。”

            「什麼動作?」

            “既然是游戲,請給玩家一個盡可能真實的游戲體驗。”

            謝裴挑剔道︰“我暫且把這個游戲歸類為戀愛向游戲。戀愛向游戲,最吸引人的過程,就是攻略人物在玩家有意的設計下愛上對方的過程。你上來就讓攻略人物對玩家好感度滿值,沒了攻略過程,游戲體驗直接負數好嗎?”

            3587:「……那什麼樣的好感值你才滿意?」

            “以滿值100來算,-100最好。”

            謝裴毫不在意的笑,“誰叫我是‘渣男’呢?”

            3587怒極反笑︰「既然這樣,那你就好好體驗一下攻略對象好感值-100的感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