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每次人設都是反派[快穿] > 正文 第145章 打到你頭掉2
            146、打到你頭掉2

            防盜時間72小時, 購買比例50%

            女解說︰“現在宋清的賠率是1.2,桑九池的是3.1。兩個人的票數比是10︰1,看來大家都很不看好桑九池啊, 雖然賠率很大,買他的人還是在少數。畢竟在宋清的虛擬空間里早就放下了一個桑九池的標志物,只是宋清為什麼還不離開?”

            宋清當然想離開。

            但他走不了。

            桑九池不知道做了什麼手腳, 阻斷了他和外界的鏈接。

            宋清能試的辦法都試了, 卻都無法離開。除非他強行斷開, 可如果是那樣他的電腦將會直接藍屏, 桑九池就可以順勢接管他的所有權限, 大肆入侵他房間如入無人之境。

            他會輸,輸的一敗涂地。

            但他絕不認輸,也從沒輸過。

            所以即便知道自己落入了桑九池的陷阱, 宋清還是在堅持狼狽地躲閃著。

            桑九池搭架的防火牆猶如一座巨人身軀裹建的城池, 堅不可摧。

            桑九池就是這座堡壘的巨人怪物, 畫地為牢圈住自己,肆無忌憚地拿自己取樂。

            曾經他是怎麼戲耍桑九池的,現在桑九池就怎麼在眾目睽睽之下戲耍他。

            名為不甘和屈辱的黑蟲從心底開始向上攀爬, 緩慢而沉重地盤踞在他心頭。

            宋清看了看時間, 比賽剛剛過去20分鐘。

            宋清狼狽地躲過又一次搜捕, 時間已經過去了22分鐘。

            再堅持一會兒,再堅持68分鐘一切都結束了。

            忽然, 宋清听到了對面發出一聲低淺的笑聲。

            桑九池在電腦那邊伸了個懶腰, “無聊,不玩了。”

            桑九池說著,按下了回車鍵。

            緊接著,原本散落在四周的數據塊頃刻間土崩瓦解, 像有了生命一樣朝宋清飛來。

            還沒等他做些什麼,這些數據塊將他團團圍住,變成了一個囚籠。

            而在不遠處宋清的房間里,變故陡然發生。

            宋清的虛擬房間外防護牆轟然倒塌!連給人的反應都沒有,曾經的銅牆鐵壁頃刻間就變成了腐朽的爛木頭!

            一串又一串的病毒凶狠地啃咬著他的防火牆,房間沒有了防火牆的保護,就好像把內髒直接暴露在細菌之下。

            而桑九池就那麼隨意地走進宋清的房間,將五個標志物一掃而空。

            宋清突然想到了那個一開始被自己拿到房間的標志物。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標志物!是桑九池把病毒隱藏成了標志物的樣子。

            桑九池什麼都沒做,他只是制造了一串病毒,等著他自己上門把它帶回房間。

            現在的宋清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桑九池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取走他的戰利品。

            他這是在□□裸地羞辱自己,就像當初自己羞辱他一樣。

            攝像機給到了桑九池,桑九池百無聊賴的單手撐著好看的精致下巴,另一只手敲擊著電腦桌面,“宋清,希望你能快點變強,期待下次和你的對決。”

            變故發生的太快,等桑九池站起身離開電腦,男解說才後知後覺宣布道︰“第一場1號賽場,100號選手獲勝,用時22分23秒。”

            [!!池神!他竟然直接把對面的防火牆給拆了,他是魔鬼嗎?!]

            [22分鐘,別的組才剛剛開始對打啊,1號怎麼就結束了?我沒看懂。]

            [我知道了,是第一個標志物。那是個偽裝的病毒。桑九池根本沒想過去破解漏洞,是宋清自己把病毒送進自己房間的,病毒進入後就開始從里面迅速復制病毒串感染侵蝕防火牆。]

            [桑九池:想不到吧宋清,我預判了你的預判。]

            [那宋清不是要氣死了,自己把自己賣了。]

            [宋清好蠢,估計現在要被自己蠢哭了吧?]

            [姐妹們,我賺翻了。我剛才把所有的熒光棒全壓給了桑九池,三倍啊,整整三倍。]

            [嫉妒讓我面目全非.jpg]

            [真香.jpg]

            宋清心有不甘,但還是強忍著怒意站起來禮貌地下台。

            被耍了,從一開始就被桑九池耍的團團裝。

            從第一場比賽開始桑九池就在挑釁自己,他這是在向自己宣戰。

            腫脹戰栗感從十指末端傳來,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絲恐懼。

            桑九池這次是有備而來,如果這是復仇,那它一定才剛剛開始。

            這場比賽是自己最大的跳板,只要能在國際賽中一戰成名,宋家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決不能讓桑九池來干擾自己的計劃,決賽桑九池絕對不能出線。

            宋清心中微動,很快就有了算計。

            剩下的比賽進行的很快,桑九池五戰全勝。

            之後的四場比賽桑九池再也沒踫到宋清,他房間里的人數永遠是最多的。

            不光桑九池的臉讓人賞心悅目,他的技術更是讓人心悅誠服。

            桑九池後面的四場比賽也都結束的很快,每場比賽都是用時20分鐘左右。

            而他的賠率也隨著比賽的進行越來越低,從一開始的3.1到後來的2.5一直降到了最後的1.1。

            觀眾們從一開始的質疑到現在的跪舔,整個一大型真香現場。

            相比之下宋清的房間就黯淡很多,他房間里只有一些周禮川和自己的死忠粉在里面。

            曾經比賽前最看好的選手,在桑九池的光輝之下早已黯淡無光。

            兩天的比賽很快結束,結果不出意外,桑九池依舊以遙遙領先的第一名好成績出線。

            宋清因為輸了一場,只能以第五名的成績進入總決賽。

            為了讓選手們以最佳狀態進行決賽,第二場比賽結束後將有一天的調整時間。

            …………

            僻靜幽深的小黑屋里,陣陣皮鞭入肉的聲音清晰可聞。

            夾雜在皮鞭聲中的還有一聲蓋過一聲的妖媚低吟聲。

            許久,皮鞭聲止。

            宋清一臉陰郁地從小黑屋走出來,在他身後跟著神色旖旎的周禮川。

            周禮川從身後環抱住宋清,“希望小學的事情怎麼辦?”

            宋清抿起唇,周禮川雖說很會掙錢,可掙的錢都被他自己塞進了腰包里。

            他不僅不能從周禮川身上搜刮到一分錢,還要為了給他爭取資源不斷朝里面砸錢。

            本來他在宋家就是個有名無實的少爺,除了打發要飯的那點零花錢,宋家從來不會多給他什麼。

            周禮川竟然還跟自己要錢建希望小學。

            他的錢都砸到他身上去了,他哪兒還有錢!

            “再等等,”宋清的聲音很無奈,“你前段時間拍電影我不是剛投資了一個億嗎?”

            周禮川皺眉,“才一個億,你不會沒錢了吧?我話都在直播時說出去了,如果不把這件事圓了,將來觀眾們扒出來會給我們招黑。”

            那你說出來干嘛?!

            口嗨不要錢是不是?!

            宋清氣得腦殼疼,“建希望小學需要多少錢?”

            周禮川︰“不光是只建校區,還有老師、設備、校服、校本、

            146、打到你頭掉2

            飯菜等等,我們既然要做就要做的最好,以後這所希望小學就是我們的招牌。我們以後只要時不時去這個小學看看,就能有源源不斷的好感度。這種低成本一本萬利的事情,我們為什麼不做?”

            宋清頭更疼了︰“你倒是很會做生意,那到底需要多少錢?”

            說到底,最後還不是他花錢給周禮川買好感度?

            周禮川算了算,“少說也要五千萬,我經紀人已經對接好了,就等著資金注入,你快點。”

            宋清︰“我現在沒有這麼多錢,你的錢呢?先用你的錢。”

            周禮川愣了一下,“不行,我的錢都用來投資房地產了,沒有這麼多流動現金。你們家可是宋氏財閥,你爸有的是錢,跟你爸要點啊。這是好事,你爸肯定同意。”

            宋清看著面前一毛不拔的周禮川,氣不打一處來,最後他還是嘆了口氣,“當初賣桑九池防火牆的時候x公司在你的海外賬戶上打了3000萬m元,我過幾天把它洗出來給你。”

            周禮川一听大喜,“3000萬m元,那不就是2億華幣?那還等什麼,就現在,經紀人急著要錢。”

            宋清掃了周禮川一眼,還是拿出了電腦操作起來。

            周禮川不懂電腦,在旁邊閑得無聊,拿起手機刷著微博。

            借著全國網絡安全大賽他又漲了很多熱度,而他的熱度也成功佔領了男星第一這個位置。

            周禮川喜滋滋看著這個喜人的成績,心里再一次慶幸當初甩了桑九池後找了宋清這個靠山。

            桑九池是有點錢,可和宋家的人脈比還差的遠。

            自從和宋清在一起後他的資源提升了不是一點半點,就連曾經他望塵莫及的影帝都主動對自己示好,提出要合作的意向。

            他點開熱搜,忽然發現#桑九池聲明#佔據了熱搜榜第一。

            心中閃過一絲厭惡,這個人又在搞什麼ど蛾子。

            桑九池和他在一起四年,期間桑九池幫他良多。

            可一說到桑九池,他卻全無一點懷念和感激,有的只是鄙夷和嘲笑。

            周禮川點開熱搜,熱搜直接關聯到桑九池的微博。

            桑九池只說了一句話︰【在此聲明,我和周禮川老師在一起的這四年里始終心懷尊敬,從未有過任何越距之舉。請所有人停止無端猜忌,切勿影響周老師的聲譽。周禮川】

            周禮川疑惑地把手機遞給宋清︰“這家伙又是唱的哪一出?”

            宋清一看樂了,“也不知道你給他下了什麼蠱,你天天貶低他,他竟然還對你念念不忘,他不會跟你一樣也是個受虐狂吧?他現在熱度不錯,也洗白了不少,要不要回去找他?”

            周禮川平日清冷的臉上露出不加掩飾的厭惡和拒絕,“惡心,別跟我提他。”

            再沒有比宋清更合適的交往對象了,之前跟桑九池在一起時為了獲得好資源他付出了太多,他不想再回到那個時候。

            周禮川想了一會兒,用自己的微博打了一行字︰【是的,從開始到現在,我從未妥協于任何資本的裹挾,包括我的“前”任。桑九池】

            想借自己洗白?門都沒有。

            他還想再增加一點曝光度,正愁沒地方,桑九池就自己送上門。

            他一個舔狗想過來示好讓自己回頭,也要問他配不配。

            一個公司早就倒閉、身上黑料壓身的社畜,憑什麼以為說幾句好听的就能擁有他?

            老子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宋清眼神有些嘲弄,“從未妥協?你還真敢寫。”

            周禮川十分不以為意︰“你不是把我的黑料都抹干淨了嘛,我不是相信我自己,我是相信你的實力。”

            兩個人的這一來一往,徹底在微博上炸了鍋。

            他已經和桑九池在這個虛擬房間里膠著了十幾分鐘。

            彈幕上觀眾們似乎看出了端倪︰

            [宋清怎麼還不把標志物運出去,他在干嘛?]

            [宋清的表情好像很凝重,怎麼回事?哪位大佬能出來解釋一下,剛才不是宋清佔上風嗎?]

            男解說“咦”了一聲︰“100號選手終于察覺到不對開始反擊了,只是這樣他還不能贏。讓我們看看觀眾們的壓票情況。”

            女解說︰“現在宋清的賠率是1.2,桑九池的是3.1。兩個人的票數比是10︰1,看來大家都很不看好桑九池啊,雖然賠率很大,買他的人還是在少數。畢竟在宋清的虛擬空間里早就放下了一個桑九池的標志物,只是宋清為什麼還不離開?”

            宋清當然想離開。

            但他走不了。

            桑九池不知道做了什麼手腳,阻斷了他和外界的鏈接。

            宋清能試的辦法都試了,卻都無法離開。除非他強行斷開,可如果是那樣他的電腦將會直接藍屏,桑九池就可以順勢接管他的所有權限,大肆入侵他房間如入無人之境。

            他會輸,輸的一敗涂地。

            但他絕不認輸,也從沒輸過。

            所以即便知道自己落入了桑九池的陷阱,宋清還是在堅持狼狽地躲閃著。

            桑九池搭架的防火牆猶如一座巨人身軀裹建的城池,堅不可摧。

            桑九池就是這座堡壘的巨人怪物,畫地為牢圈住自己,肆無忌憚地拿自己取樂。

            曾經他是怎麼戲耍桑九池的,現在桑九池就怎麼在眾目睽睽之下戲耍他。

            名為不甘和屈辱的黑蟲從心底開始向上攀爬,緩慢而沉重地盤踞在他心頭。

            宋清看了看時間,比賽剛剛過去20分鐘。

            宋清狼狽地躲過又一次搜捕,時間已經過去了22分鐘。

            再堅持一會兒,再堅持68分鐘一切都結束了。

            忽然,宋清听到了對面發出一聲低淺的笑聲。

            桑九池在電腦那邊伸了個懶腰,“無聊,不玩了。”

            桑九池說著,按下了回車鍵。

            緊接著,原本散落在四周的數據塊頃刻間土崩瓦解,像有了生命一樣朝宋清飛來。

            還沒等他做些什麼,這些數據塊將他團團圍住,變成了一個囚籠。

            而在不遠處宋清的房間里,變故陡然發生。

            宋清的虛擬房間外防護牆轟然倒塌!連給人的反應都沒有,曾經的銅牆鐵壁頃刻間就變成了腐朽的爛木頭!

            一串又一串的病毒凶狠地啃咬著他的防火牆,房間沒有了防火牆的保護,就好像把內髒直接暴露在細菌之下。

            而桑九池就那麼隨意地走進宋清的房間,將五個標志物一掃而空。

            宋清突然想到了那個一開始被自己拿到房間的標志物。

            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標志物!是桑九池把病毒隱藏成了標志物的樣子。

            桑九池什麼都沒做,他只是制造了一串病毒,等著他自己上門把它帶回房間。

            現在的宋清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桑九池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取走他的戰利品。

            他這是在□□裸地羞辱自己,就像當初自己羞辱他一樣。

            攝像機給到了桑九池,桑九池百無聊賴的單手撐著好看的精致下巴,另一只手敲擊著電腦桌面,“宋清,希望你能快點變強,期待下次和你的對決。”

            146、打到你頭掉2

            變故發生的太快,等桑九池站起身離開電腦,男解說才後知後覺宣布道︰“第一場1號賽場,100號選手獲勝,用時22分23秒。”

            [!!池神!他竟然直接把對面的防火牆給拆了,他是魔鬼嗎?!]

            [22分鐘,別的組才剛剛開始對打啊,1號怎麼就結束了?我沒看懂。]

            [我知道了,是第一個標志物。那是個偽裝的病毒。桑九池根本沒想過去破解漏洞,是宋清自己把病毒送進自己房間的,病毒進入後就開始從里面迅速復制病毒串感染侵蝕防火牆。]

            [桑九池:想不到吧宋清,我預判了你的預判。]

            [那宋清不是要氣死了,自己把自己賣了。]

            [宋清好蠢,估計現在要被自己蠢哭了吧?]

            [姐妹們,我賺翻了。我剛才把所有的熒光棒全壓給了桑九池,三倍啊,整整三倍。]

            [嫉妒讓我面目全非.jpg]

            [真香.jpg]

            宋清心有不甘,但還是強忍著怒意站起來禮貌地下台。

            被耍了,從一開始就被桑九池耍的團團裝。

            從第一場比賽開始桑九池就在挑釁自己,他這是在向自己宣戰。

            腫脹戰栗感從十指末端傳來,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絲恐懼。

            桑九池這次是有備而來,如果這是復仇,那它一定才剛剛開始。

            這場比賽是自己最大的跳板,只要能在國際賽中一戰成名,宋家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決不能讓桑九池來干擾自己的計劃,決賽桑九池絕對不能出線。

            宋清心中微動,很快就有了算計。

            剩下的比賽進行的很快,桑九池五戰全勝。

            之後的四場比賽桑九池再也沒踫到宋清,他房間里的人數永遠是最多的。

            不光桑九池的臉讓人賞心悅目,他的技術更是讓人心悅誠服。

            桑九池後面的四場比賽也都結束的很快,每場比賽都是用時20分鐘左右。

            而他的賠率也隨著比賽的進行越來越低,從一開始的3.1到後來的2.5一直降到了最後的1.1。

            觀眾們從一開始的質疑到現在的跪舔,整個一大型真香現場。

            相比之下宋清的房間就黯淡很多,他房間里只有一些周禮川和自己的死忠粉在里面。

            曾經比賽前最看好的選手,在桑九池的光輝之下早已黯淡無光。

            兩天的比賽很快結束,結果不出意外,桑九池依舊以遙遙領先的第一名好成績出線。

            宋清因為輸了一場,只能以第五名的成績進入總決賽。

            為了讓選手們以最佳狀態進行決賽,第二場比賽結束後將有一天的調整時間。

            …………

            僻靜幽深的小黑屋里,陣陣皮鞭入肉的聲音清晰可聞。

            夾雜在皮鞭聲中的還有一聲蓋過一聲的妖媚低吟聲。

            許久,皮鞭聲止。

            宋清一臉陰郁地從小黑屋走出來,在他身後跟著神色旖旎的周禮川。

            周禮川從身後環抱住宋清,“希望小學的事情怎麼辦?”

            宋清抿起唇,周禮川雖說很會掙錢,可掙的錢都被他自己塞進了腰包里。

            他不僅不能從周禮川身上搜刮到一分錢,還要為了給他爭取資源不斷朝里面砸錢。

            本來他在宋家就是個有名無實的少爺,除了打發要飯的那點零花錢,宋家從來不會多給他什麼。

            周禮川竟然還跟自己要錢建希望小學。

            他的錢都砸到他身上去了,他哪兒還有錢!

            “再等等,”宋清的聲音很無奈,“你前段時間拍電影我不是剛投資了一個億嗎?”

            周禮川皺眉,“才一個億,你不會沒錢了吧?我話都在直播時說出去了,如果不把這件事圓了,將來觀眾們扒出來會給我們招黑。”

            那你說出來干嘛?!

            口嗨不要錢是不是?!

            宋清氣得腦殼疼,“建希望小學需要多少錢?”

            周禮川︰“不光是只建校區,還有老師、設備、校服、校本、飯菜等等,我們既然要做就要做的最好,以後這所希望小學就是我們的招牌。我們以後只要時不時去這個小學看看,就能有源源不斷的好感度。這種低成本一本萬利的事情,我們為什麼不做?”

            宋清頭更疼了︰“你倒是很會做生意,那到底需要多少錢?”

            說到底,最後還不是他花錢給周禮川買好感度?

            周禮川算了算,“少說也要五千萬,我經紀人已經對接好了,就等著資金注入,你快點。”

            宋清︰“我現在沒有這麼多錢,你的錢呢?先用你的錢。”

            周禮川愣了一下,“不行,我的錢都用來投資房地產了,沒有這麼多流動現金。你們家可是宋氏財閥,你爸有的是錢,跟你爸要點啊。這是好事,你爸肯定同意。”

            宋清看著面前一毛不拔的周禮川,氣不打一處來,最後他還是嘆了口氣,“當初賣桑九池防火牆的時候x公司在你的海外賬戶上打了3000萬m元,我過幾天把它洗出來給你。”

            周禮川一听大喜,“3000萬m元,那不就是2億華幣?那還等什麼,就現在,經紀人急著要錢。”

            宋清掃了周禮川一眼,還是拿出了電腦操作起來。

            周禮川不懂電腦,在旁邊閑得無聊,拿起手機刷著微博。

            借著全國網絡安全大賽他又漲了很多熱度,而他的熱度也成功佔領了男星第一這個位置。

            周禮川喜滋滋看著這個喜人的成績,心里再一次慶幸當初甩了桑九池後找了宋清這個靠山。

            桑九池是有點錢,可和宋家的人脈比還差的遠。

            自從和宋清在一起後他的資源提升了不是一點半點,就連曾經他望塵莫及的影帝都主動對自己示好,提出要合作的意向。

            他點開熱搜,忽然發現#桑九池聲明#佔據了熱搜榜第一。

            心中閃過一絲厭惡,這個人又在搞什麼ど蛾子。

            桑九池和他在一起四年,期間桑九池幫他良多。

            可一說到桑九池,他卻全無一點懷念和感激,有的只是鄙夷和嘲笑。

            周禮川點開熱搜,熱搜直接關聯到桑九池的微博。

            桑九池只說了一句話︰【在此聲明,我和周禮川老師在一起的這四年里始終心懷尊敬,從未有過任何越距之舉。請所有人停止無端猜忌,切勿影響周老師的聲譽。周禮川】

            周禮川疑惑地把手機遞給宋清︰“這家伙又是唱的哪一出?”

            宋清一看樂了,“也不知道你給他下了什麼蠱,你天天貶低他,他竟然還對你念念不忘,他不會跟你一樣也是個受虐狂吧?他現在熱度不錯,也洗白了不少,要不要回去找他?”

            周禮川平日清冷的臉上露出不加掩飾的厭惡和拒絕,“惡心,別跟我提他。”

            再沒有比宋清更合適的交往對象了,之前跟桑九池在一起時為了獲得好資源他付出了太多,他不想再回到那個時候。

            周禮川想了一會兒,用自己的微博打了一行字︰【是的,從開始到現在,我從未妥協于任何資本的裹挾,包括我的“前”任。桑九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