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烈焰鴛鴦 > 正文 第87章
            番外-人間值得

            初春換季。

            今天有一台手術稍復雜, 陳熙池近七點才出手術室。剛準備換衣服下班,夏初給他打來電話,十萬火急的語氣︰“你還在醫院嗎?”

            陳熙池︰“你慢點說,我在。”

            夏初︰“月月的弟弟跟人打架, 一臉的血, 他不敢跟家里說,我讓他來找你行嗎?”

            陳熙池已經往樓下走, “你讓他先去急診, 我給今天的值班醫生打電話。”

            他到急診,一眼看到了鐘衍。

            其實他和鐘衍也沒見過面, 但憑借這一臉的血以及雖狼狽但依舊出眾的氣質,陳熙池便鎖定了目標。

            陪同鐘衍來的,還有一個同齡的女孩兒。

            鐘衍疼得齜牙咧嘴,護士一上藥,他就哎呦哎呦叫喚,“你都不關心我!”

            女孩兒氣質清冷,此刻既無奈又無語,“我怎麼沒關心你, 我都陪你來醫院了。”

            鐘衍說︰“我本就是替你出頭才受的傷,你陪我是應該的。”

            女孩兒匪夷所思,“你到底為我出什麼頭了?”

            鐘衍啞聲。

            這事說來話長, 他進c大後, 也結交了一幫狐朋狗友。平日偶爾一起吃吃玩玩也就罷,鐘衍也不會走心。這幫哥們在一起插科打諢, 有的話也說得很過分。

            昨日鐘衍偶爾听到,其中一個他最看不慣的富二代大放厥詞,說明兒就讓隔壁b大舞蹈系的系花做他女朋友。

            友人當即嘲笑︰“就你這樣的, 還追甦汐?”

            富二代顏面受損,氣急敗壞道︰“你們等著瞧,生米煮成熟飯,看她答不答應。”

            正路過的鐘衍,飛起一腳就踹翻了空了的垃圾桶,  響,隔空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可凶悍。那富二代莫名其妙,“發瘋了吧!”

            鐘少爺的脾氣一點即燃,也不管什麼面子往來,沖上去狠狠給了他一拳。兩人扭打半小時,雙方均掛彩,只不過富二代更慘,據說牙齒都打松了兩顆。

            “我他媽讓你嘴賤!再賤一個你試試!”鐘衍擦了把嘴角的血,一頭黃毛炸飛。

            膽小的同學悄悄問︰“究竟是為什麼?”

            “這你還不知道。”同學更小聲說︰“鐘衍也是甦汐的愛慕者唄。”

            舞蹈系的甦汐,像晨間露,秋夜月,身段和氣質太出挑。和鐘衍明明不像一種類別的人,但此刻坐在一起,又奇異地般配和諧。

            “你不說,我就走了啊。”甦汐冷冷睨他。

            鐘衍心里那叫一個委屈,賊酷地別過臉,“走,你走吧。”

            甦汐站起,轉過身。

            鐘衍忽然出聲︰“別走!”

            她頓步,然後听見拽哥別扭的聲音,“我身上沒一分錢,你別不管我。”

            陳熙池雙手抄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心里忽然吹過青春的風,並且拍了一張照。拽酷男生和小仙女,然後發給了夏初。

            夏初回信快︰咦?胳膊腿沒斷?還有佳人陪伴?

            陳熙池用詞嚴謹︰暫時看著只有外傷,待會我去查一下他的檢查資料。

            陳熙池︰他們倆,很青春。

            夏初翻了個白眼表情包︰陳醫生,是你老了。

            鐘衍惹事打架英勇負傷,本想著投奔靠譜的同盟,可不曾料,他嘴甜回回叫小姐姐的人,是個沒啥原則的,轉頭就把他給賣了。且幾經傳述加工,話遞到魏馭城耳里就成了︰

            鐘衍不學無術,為愛爭風吃醋。

            落魄身無分文,半夜醫院哭訴。

            鐘衍這傷得每天換藥,所以第二天,就被魏馭城逮在了醫院里。依舊是舅見打的戲碼,鐘衍心里有苦難言。

            魏馭城惱火,“本以為你變好了,想不到又犯了老毛病,是日子過得太舒服還是我幾天沒揍你了?我送你是去念書的,不是當混混的。”

            鐘衍悶不吭聲,低著腦袋,心里那個苦啊。

            魏馭城給他最後一次機會︰“究竟為什麼打架?”

            鐘衍心說,絕不能讓舅舅知道是為了個女人,那樣也太不酷了。他心一橫,說︰“手癢?”

            魏馭城臉色如黑雲壓城。

            忽然,一道清透的女聲從拐角處傳來︰“藥開好了,我給你倒了水,你現在就吃一次。”

            魏馭城尋聲抬頭,臉色頓時緩和。

            甦汐腳步遲疑,目光落向鐘衍。

            鐘衍吊兒郎當依舊,手肘往魏馭城那邊拐了拐,“我舅,快叫魏大老董!”

            魏馭城一眼施壓,火星子直冒。再轉向女生時,又瞬間溫和,“一直是你在照顧鐘衍?勞煩你了同學。”

            甦汐燦爛一笑,“您好,沒關系的,舉手之勞。”

            一旁的鐘衍哼唧,“對誰都客氣,對我就這麼凶。”

            兩人同時望過來。

            鐘衍委屈要命,“就是你倆!”

            也不知為何,因為甦汐的出現,魏馭城看這個逆子都順眼了些,倒也沒多說重話,只讓李斯文幫他辦理了轉院,便走了。

            鐘衍︰“你知道我舅最後看你的那一眼,是什麼意思嗎?”

            甦汐︰“他看我了嗎?”

            鐘衍︰“我說看了就看了。”

            “……好吧,那是什麼意思?”

            鐘衍眨了眨眼,“你上我家吃一次飯,他就給我漲一倍零花錢。然後我把這漲了的零花錢,分你一半,怎麼樣,要不要合作?”

            甦汐哦了聲,無辜道︰“可是我家又不缺錢,我的車比你的車還貴。”

            鐘大少爺一臉黑。

            甦汐挑挑眉,背過身,再也忍不住嘴角淺揚。

            —

            今年明珠市的夏天來得早,清明一過,溫度就跟蒸籠似的,一天比一天熱得離譜。

            周五這天,林疏月約夏初小兩口吃飯,也是感謝陳熙池對鐘衍的照顧。陳醫生溫文爾雅,總是安靜地聆听閨蜜間的趣聊,見誰的水杯空了一半,便默默地幫忙續上茶水。

            之後,他去洗手間。

            林疏月拍拍夏初的手,“你們怎麼樣啦?”

            夏初難得羞赧,“他昨天跟我求婚了。”

            林疏月長舒一口氣,“你總算開竅了,再這樣吊著人家,人家不陪你玩了,看你上哪兒找這麼好的男人去。”

            夏初雙手撐著下巴,笑得像一朵盛開的太陽花。

            聚完餐,林疏月有司機來接。夏初挽著陳熙池的手去江邊散步消食,“你都不知道,我姐們兒對你的評價有多高,一個勁地夸你,我都覺得她叛變了。”

            陳熙池嚴謹糾正︰“她那不是夸,只是在陳述事實。”

            夏初掐了把他手臂,“N瑟!”

            江面遼闊,風輕拂面,正是人間好時節。

            陳熙池問︰“當初,你為什麼會追我?”

            “你帥唄。”夏初眼珠一轉,敷衍了事。

            陳熙池聲音平靜,“是因為你跟人打賭。”

            夏初︰……

            別提了,都是糗事。

            她不好意思地撓撓鼻尖,“也不算打賭吧。”

            夏初的爸爸在內衣行業有點名號,時常會有應酬局之類的,有時候夏初不得不去。忘記是什麼事由,那天夏初和幾個做作的富家小姐起了爭執。她氣得夠嗆,睚眥必報的小辣椒性格,注定她不會善罷甘休。

            于是找人調查,查到了其中一個在追一個醫生,可高嶺之花太難到手,成天苦兮兮的。夏初能有什麼壞心思,當然是要氣死她——你追不到的人,姐姐我信手拈來。

            她與陳熙池的第一次交集,是她瞄準目標,掛了他的號,然後在診室里假裝暈倒,被陳熙池抱了起來。

            夏初在他懷里虛弱地哭哭,“你身上什麼味道呀,好好聞哦。”

            陳醫生垂眸,那一刻,窗外陽光恰巧打在他臉上,目光如盛滿清輝,如此深邃迷人。夏初連忙閉眼,小心髒  直跳,心率降不下來了。

            追憶往事,夏初說︰“其實你也挺好追的嘛,我也就追了你,三天?”

            陳熙池彎了彎唇。

            夏初不知道的是,三天已是他的忍耐極限。因為一而再,再而衰,事不過三,他真怕她不再追了。

            陳熙池高冷地“嗯”了聲,“三個月後,你不就把我甩了嗎?”

            夏初輕咳,“打住!”

            “有什麼好打住的,我只是讓你明白一個道理。”陳醫生如做學術研究,嚴肅又認真。

            夏初不由緊張,“陳博士小課堂開課了。”

            陳熙池看著她說︰“不管三天還是三月,三年後,你還是成為了我的妻子。”

            夏初愣了愣,臉如火燒雲,“干嗎,笑話我啊。”

            “不是。”陳醫生握緊她的手,“是我一生之幸。”

            —

            秋霜至,明珠大道兩旁的梧桐葉落了一地,遠遠看,像鋪了滿道金黃的松軟面包。

            月中旬,魏馭城一家去了一趟青海。

            顧慮林余星的身體,這次沒有去太偏遠的地區,就在祁連山山腳下看草原。騎馬牧羊,時間都被拉慢。小魏同學已經四歲,纏著鐘衍不停問十萬個為什麼︰

            “草原為什麼會有草?”

            “因為草包場了,是這里的頂級vip。”

            “東邊的草為什麼比西邊的綠?”

            “東邊在哪?”

            “為什麼我爸能找到我媽這麼好的女人?”

            “因為你媽視力不好。”

            語畢,鐘衍只覺背後陰氣森森。

            魏馭城憋著火,“你又在胡言亂語些什麼?”

            鐘衍︰……

            而小魏同學一溜煙跑沒了影,去找林余星玩兒了。

            晚上,酒店方安排了特色晚飯。

            烤全羊,升篝火,身著民族衣飾的當地牧民載歌載舞。林疏月怕羶,都沒怎麼嘗。倒是小魏同學愛吃肉,坐得筆直,吃相儼然小紳士。

            林余星推了推鐘衍的手,“跟我外甥一比,你簡直是惡狗吃食。”

            鐘衍吃得一嘴油,二話不說就往林余星衣袖上糊。

            林余星推不開,搬出救兵︰“姐夫!”

            鐘衍靠的一聲,“小子長本事了啊。”

            一旁的小魏同學萌萌地湊過來,“小衍哥哥,我們有一個共同點,你知道是什麼嗎?”

            鐘衍︰“長得帥?”

            小魏眨眨眼,“我們都有一個超好舅舅。”

            鐘衍︰?

            他腦子繞了兩圈,才反應,這小孩兒太精了,拐著彎地討好魏馭城和林余星呢!魏董眉眼舒展,一把將兒子抱起,“乖。”

            鐘衍也無意識地把頭湊過去,魏馭城卻嫌棄,“這黃毛扎眼,離我遠一點。”

            鐘衍在青青大草原仰天長嘯,“這輩子,我的家庭地位還能不能進步了?!”

            據說,這天晚上有流星雨。

            按經驗,多半是看不到。但年輕一輩們卻很興奮。鐘衍和林余星也不例外,裹得厚實,去戶外等流星雨。

            西北晝夜溫差大,鐘衍搓著手,哈著氣,問︰“你知道為什麼這一次要選來青海嗎?”

            林余星側過頭,“為什麼?”

            “因為我和舅舅一直記得,那年在三亞,你說你有四個願望。”

            想拼齊一百個樂高。

            想看到大海。

            想看流星。

            鐘衍笑著說︰“不管這一次能不能看到,就當帶你實現願望。”

            林余星眼眶微熱,哪怕明天就是生命盡頭,也無憾了。

            “啊,忘了,你的第四個願望是什麼?”鐘衍問。

            林余星笑,“早就實現了。”——

            姐姐一生幸福。

            —

            四季似有心靈感應,這一年的初雪,也來得比往年早。

            李斯文最近忙得夠嗆,為了城北的一個高鐵項目腳不著地。合同落地後,終于得以松一口氣。此時,已調到集團法務部的周愫,提早半小時給他發信息︰

            -文文,禮物我已經準備好啦!

            他們今天要去明珠苑,看望懷孕的林疏月。

            下班後,夫妻共乘一車,李斯文問︰“你買了什麼?”

            “寶寶衣服。”周愫拿給他看,是一個國外的小眾品牌,純棉極簡的基礎款禮盒。

            李斯文發現,“好像是女孩兒的?是不是太早了?”

            “無關早晚。”愫愫老師又開始上課︰“月月早說過,魏董特別想要個閨女,不管最後是男寶還是女寶,至少這是我們的美好祝願。”

            既然說到此,李斯文輕推鼻梁上的眼鏡,“我會問林老師要一些隨身物品。”

            周愫︰“怎麼啦?”

            李斯文按最近在備孕論壇上查閱到的一些資料總結︰“這叫,接好孕。”

            周愫忍不住紅臉,“你這麼想當爸爸呀。”

            以她對李斯文的了解,他是個感情觀很“薄”和“單”的人。她一直以為,李斯文不是那種熱衷親情的男人。周愫覺得反正還年輕,過幾年二人世界也未嘗不可,所以都閉口不提備孕計劃。

            李斯文說︰“當不當爸爸我還好,可一想到,世界上多了一個我和你的結合體,這種感覺也挺奇妙。”

            “有什麼可奇妙的。”周愫嘀咕,“不就是一個臭寶寶。”

            “別人家的,是臭寶寶。”李斯文認真糾正︰“但我們的,一定是乖寶寶。”

            周愫抿抿唇,笑著對他說︰“乖不乖都好,反正,從此以後,這個世界又多了一個,和我一起來愛你的人。”

            李斯文耳熱,繼而四平八穩地靠邊停車。

            周愫莫名︰“怎麼啦?”

            李斯文解開安全帶,傾身越過中控台,深深吻住了她。

            —

            林疏月覺得,這次懷孕一定是在青海那幾夜。魏馭城想了想,合理否認︰“那家酒店設施一般,隔音一般,所以我都發揮好。”

            林疏月睨了丈夫一眼,“這跟發揮有什麼關系?”

            魏馭城說︰“應該是去青海前就懷上了,你記得嗎,那幾日我休息,你把我關在房間沒日沒夜的……嗯。”

            林疏月笑著拿手去捂他的嘴,“得了便宜還賣乖,討不討厭。”

            魏馭城怕她摔著,下意識地用手虛虛掩護,挪了挪姿勢,讓她躺得更舒服些。林疏月鼻子癢,就著他的胸口蹭了蹭,白皙的皮膚一下泛了紅。

            也不知怎的,這一次,她孕吐反應劇烈,而且特別容易過敏。剛懷上那時,就開始沒日沒夜地吐,有一次吐到胃抽筋,直接送進了醫院。

            魏馭城心疼得要命,頭三個月,盡量在家辦公,一直陪著她。不過生命很神奇,孕4個月的第一天,林疏月什麼不良反應都沒了。

            她心里一直有預兆,這個娃,可能還是個男寶。

            不過魏馭城仍是無所謂,“男女都好,第一你要平安,第二他健康就行。”

            只不過,婁女士可不這麼想了。

            她的希望之火被重新點燃,幾度去了五台山燒香求佛,磕頭磕得比誰都虔誠,菩薩呀菩薩,一定要保佑月月這次生的是女兒哦!

            小魏同學四歲多了。

            婆婆依舊是那個可愛的婆婆。

            除了孕早期受苦,林疏月直到生產,都非常順利,甚至開指的陣痛都沒承受太久,羊水提早破了,她還特淡定地下樓告訴魏馭城,“我要生了。”

            魏董手機一滑,騰的一下站起,難得的失去穩重。

            出發前,小魏同學剛在ai線上與外語老師學完今日份的口語課。他小跑出來,像個小小男子漢,非常給力地抱了一下林疏月,“媽咪加油!”

            魏馭城一時興起,忽問兒子︰“你說,會是妹妹還是弟弟?”

            小魏同學氣定神閑,“妹妹。”

            醫生從產房出來,手里抱著小小人兒,笑著說︰“魏董,恭喜您,是位小公主。”

            這一次,可愛的婆婆終于得償所願。

            魏馭城雖然已有當爸的經驗,但第一次抱女兒時,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軟軟的,糯糯的,像一顆淡粉色的寶石。

            兒子叫小小魏。

            魏馭城給閨女的小名,延取了林疏月名字中的一個諧音字,叫小小酥。

            他對林疏月說︰“從此以後,有愛人,有與你更親近的人,我希望林老師,永遠開心。倘若有一天你對這個世界失望,也沒關系。只要你允許我進入,我就會為你創造一個無所不能的新世界。無論何時,只要我在。”

            那是林疏月第一次在月子里哭,也是最後一次。

            她握緊魏馭城的手,心說,你出現的那一天起,我的生命,已開啟了新的旅程,沿途與君攜手,步步皆是風景。

            —

            又一年除夕夜。

            鐘衍已開始實習,年三十的下午才風塵僕僕到家,他瘦了,高了,安靜不說話的樣子,氣質似乎也成熟了些。林余星驚嘆︰“衍哥,你變帥了誒!”

            鐘衍狂跑至鏡子面前,左右擺臉,“是嗎!哪里變化大!快快快,給我拍個照!我要十連拍發給甦汐!!”

            林余星︰……

            能收回剛才的話嗎?

            小小酥剛被哄睡,魏馭城和林疏月下樓,同時做了個一樣的噓聲動作︰“小點聲音!”

            窗外爆竹聲聲,春晚歡聲笑語。

            林余星問︰“衍哥,新的一年,你有什麼心願嗎?”

            鐘衍脫口而出,“努力奮斗,重新做人,向我舅看齊!”

            魏馭城頗感欣慰,鼓勵的目光落向他。

            鐘衍暗喜,知道待會的紅包,有戲了。

            “你呢,姐?”林余星看向林疏月。

            林疏月笑意盈盈,“希望你們平安。健康。永遠生活在愛里。”

            最後的目光,都落在魏馭城身上。

            魏馭城神色溫和,依舊俊朗如清輝,歲月厚待,絲毫不見時光的痕跡。他的手在桌下,與林疏月緊緊相牽。

            “那就,你姐的願望都實現。”魏馭城轉過頭,與林疏月對視,“以及,在我身邊每一天。”

            一生一世,比翼連枝——

            我與你,永墜愛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