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頂流妹妹四歲半 > 正文 第135章 周曼&尹康成
            周曼新交上的男朋友, 名字叫做尹康成。

            自己經營著一家小公司,是個事業小有成績的小老板。

            兩人是在樂迪舞廳認識的。那天尹康成跟客戶在那邊喝著酒談生意,周曼上台唱歌, 一開口就驚艷到了他。

            後來尹康成便一得空就去听她唱歌, 時間一久, 慢慢就熟悉起來了。

            于周曼而言, 尹康成有著俊朗的外表,得體的談吐, 言行舉止間盡是對人的禮貌與尊重。

            這樣的儒雅人士,實在是讓她難以抗拒。

            可是一想到當初的林百川,給她的第一印象也是如此, 害怕再次受到傷害, 周曼便退縮了。

            然而她每往後退一步,尹康成就會向前邁近一步。以他的方式, 給她帶來關愛和溫暖。

            漸漸地, 周曼就迷戀上了這份愛與溫暖, 並對這個男人產生了極強的依賴, 再也不想把他推開。

            于是鼓足勇氣決定再賭一把。卻萬萬沒想到,會在江宏這邊遭受到如此大的傷害。

            江宏這一行為對周曼來說,無疑比當初林百川的欺騙,更讓人深惡痛絕。

            因為至少,那時候跟林百川在一起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心甘情願的。

            “阿曼。”次日早上, 看著眼淚已經流干的周曼, 江宏像以往一樣, 又給了自己兩個耳光, “對不起, 我是畜生,我對不起你。”

            “可是請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歡你,因為不想讓你被別人搶走所以才……以後……以後我們帶著阿馳好好生活,好不好?”

            周曼卻只是冷冷地看著他,眼神凌厲的像一把刀。

            恨不得把眼前這個男人千刀萬剮。

            “江宏。”周曼惡狠狠地詛咒道︰“你應該去死,去死!”

            她沒想到,這個詛咒會如此靈驗。當天下午江宏就在工地上出了意外。

            一根鋼筋穿透胸膛,人還沒送到醫院,就斷氣了。

            見到江宏尸體的那一刻,周曼沒有掉一滴眼淚。

            除了單位主動給的賠償金外,她也沒開口多要一分錢。

            因為失去父親而傷心不已的小江馳不明白,為什麼爸爸死了,媽媽居然一點也不難過。

            甚至,回到家後還開心地笑了起來。那笑讓他感到害怕。

            這個疑問很快得到了解答,原來,是因為媽媽早就在外面有了別的男人。

            只要爸爸一死,她就可以順理成章地跟那個男人在一起。

            這些話是江馳從鄰居口中听來的。她們會聚在一起,討論他母親的作風問題。

            也會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說,嘖,這小孩兒攤上這樣一個媽,也是怪可憐的……

            然而,江馳卻一個字都不信,因為他從來都沒見過鄰居口中所說的那個男人。

            直到……

            --

            辦完江宏的後事,周曼帶著江馳搬走,重新找了個住處。

            這麼匆忙搬走的原因,除了不願意再听到那些閑言碎語外,最重要的還是不想讓尹康成知道,她和江宏的事情。

            正式交往之前,周曼就老實交代過,自己有一個兒子。

            卻從來沒提過江宏,只說丈夫在孩子出生沒多久,就意外離世了。

            後來的打算是,從江宏租的房子里搬出去。如果他想留著江馳作伴,就把孩子留給他,不想留自己就帶走。

            然後以堂親或者表親的身份,把江宏介紹給尹康成認識。

            周曼想,以尹康成對自己的關心和愛護,如果得知這麼些年有個親戚這麼照顧她,一定會十分感激江宏。

            從而給他份好的工作,保證後半輩子衣食無憂。

            可卻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現在這樣。

            搬進新家的第二天,周曼突然感到身體不適,去了趟醫院,再次查出懷孕。

            根據時間推算,孩子是誰的,想也知道。

            以周曼對江宏的恨意,當然是想給打掉,可這不是一件小事,太難瞞過尹康成了。

            思來想去一番,她心一橫,干脆把這件事當成一個好消息,告訴了他。

            尹康成是個很有責任感的男人,他本就有意跟周曼結婚。

            得知她有了孩子後,便提前向她求婚了。

            過了幾天,周曼準備帶尹康成回家吃飯,安排他跟江馳見一面。

            那天她叮囑了江馳很多話。比如不準提江宏,如果尹叔叔問起,就說爸爸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死掉了,他沒有見過。

            “為什麼?”江馳不明白,哭著問周曼︰“我明明有爸爸,我的爸爸才離開我們。媽媽你真的要跟別人結婚了嗎?”

            “沒有為什麼!”周曼厲聲道︰“我讓你這麼說就得這麼說。”

            那頓飯江馳吃的很壓抑,小孩子心思敏感,能夠看得出來,尹叔叔似乎不是很喜歡他。

            除了剛進門的兩句寒暄外,後面再沒說過一句話。至于他爸爸的事,也並沒有提起過。

            周曼心里當然也是很清楚的,尹康成喜歡她歸喜歡她,但以他的家庭情況,以及自身的大男子主義來看。

            接受江馳,其實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做不到當成親生兒子對待,也無可厚非。

            卻不料,尹康成回老家跟父母商量完結婚的事情後,再回來,居然問起了她,願不願意把江馳送走。

            送給親戚撫養,生活費可以由他來出,多給些也沒關系。什麼時候想孩子了,可以隨時去看他。

            “這是我父母的意思。”尹康成說︰“你也知道,我是農村出來的,那里很落後,村里人的思想也十分封建。二老接受不了幫別人養兒子這件事。”

            但事實卻是,同樣也接受不了他娶個二婚的女人。

            在尹康成的堅持下,才做出了妥協,松口說結婚可以,但兒子絕對不能帶進尹家讓人看笑話。

            他們尹家以後會有自己的孩子。

            帶著個拖油瓶,日後自家孩子難免會吃虧。

            “你自己呢?”周曼問︰“是不是也接受不了?”

            沉默好一會兒,尹康成才如實回答她︰“老實說,確實挺難接受的。”

            生長于那樣的環境之下,對他來說,血緣關系比什麼都重要。江馳不是親生的,日後生活在一起,心里總歸有根刺在那里。

            與其如此,還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帶進家門。

            *

            那一晚,周曼失眠了,整整一夜都沒有合過眼。

            她想了很多事。

            想到林百川的承諾,想到林海娜口中的真相,也想到了,如果把江馳送去親戚家寄養,日後可能會生出的事端。

            這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一大錯誤。她真的不願意,讓這個錯誤再毀了後面可能會擁有的幸福生活。

            因為如今的她,早已經遍體鱗傷,再也承受不住失去的痛苦了。

            天慢慢亮開了,周曼起床後,破天荒地親手給江馳做了頓早餐。

            江馳站在桌子前,一臉不敢相信地表情看著她,不敢坐下,也不敢動筷子。

            “吃吧。”周曼先坐下,把筷子遞給他,“再不吃就要涼了。”

            江馳這才接過筷子,跟著一起坐下,小心翼翼地吃起早餐來。

            吃兩口,抬眼看著她問︰“媽媽,尹叔叔要過來跟我們住在一起嗎?”

            還是他們搬過去,住進他的家里?

            周曼並沒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反問道︰“想不想出去玩兒?”

            “去哪里?”

            “先吃早餐吧。”

            周曼也不知道要把江馳送去哪里,但她很清楚,一個健全的男孩兒,無論送去哪里,應該都會有人願意養的。

            否則,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販.子的存在了。

            上午九點鐘,母子倆上了一列火車,坐了整整兩天兩夜,周曼才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下車。

            那是個挺偏僻的小鎮。

            她本打算把江馳丟在學校門口,說不定會被哪個老師收養,卻意外發現這小鎮上,還有家福利院。

            就這樣,周曼把江馳留在福利院門口,一個人上了回鄉的列車。

            朝著嶄新的生活奔赴而去。

            尹康成有問過,把江馳送到哪里去了。周曼只含糊告訴他,送去了一個鄉下親戚家里。

            後面,尹康成就再沒問過關于江馳的一切,只是每個月按時把撫養費交給周曼。讓她給親戚寄過去。

            周曼不知道江馳是否進了那家福利院,像是為了讓自己安心,這一筆一筆地撫養費,她都給寄去了那邊。

            但是很快報應還是降臨到了頭上。

            在周曼肚子五個月大的時候,一次意外不僅讓她失去了孩子,更是差點要了她的命。

            經過搶救,好不容易撿回一條命,身體卻自此虛弱不堪。

            尹康成自責的不得了,覺得是自己的大意,才導致周曼流產的。不僅沒著急再要孩子,還對她照顧的無微不至。

            結果一天又一天過去,一年又一年過去,周曼的肚子居然一直毫無動靜。

            自己的身體自己心里有數。

            周曼開始察覺到不對勁,覺得一直沒能再懷上孩子,可能不單單是身體虛弱的原因。

            她又去醫院做了一次相關檢查,醫生很肯定地告訴她,雖然流過產,但生育能力並沒有因此受到影響。

            如此,自然而然地懷疑到了尹康成的頭上。

            然而尹康成是何等要面子之人,讓他去做這方面檢查,無疑是把他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更何況流掉的那個孩子不是他的,就算他願意去查,周曼也不可能讓他去。

            唯一的辦法,只能由她自己取到東西,偷偷拿去醫院化驗。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是周曼取到東西不容易,而是醫院那邊對時間的要求比較高,一般不能超過半小時。

            等了好長時間,周曼才終于等到合適的機會,順利取到東西,在規定的時間內,送去了一家私立醫院進行化驗。

            結果顯示,確實是因為尹康成患有先天無精癥,才導致她一直懷不上孩子。

            這對周曼來說,簡直是一道晴天霹靂。

            醫生見多了這種情況,好心建議道︰“其實真想要孩子的話,現在技術這麼發達,您完全可以跟您的先生商量一下,考慮做個試管嬰兒。”

            周曼听了這話,連忙跟醫生打听了下流程。

            結果一句需要夫妻雙方一塊兒提交申請這一步,就注定了這個辦法行不通。

            “必須兩個人一起嗎?”周曼做著垂死掙扎,“我一個人,不行?”

            “這種情況,目前國內確實是不允許的。不過國外倒是沒這麼多限制。”

            絕望中的一絲希望,周曼回家後,立馬在網上了解起了國外做試管嬰兒的流程。

            有些國家要求的確沒有卡的很嚴,甚至單身女性,也可以去做。

            對周曼而言,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于是跟尹康成提出了,想去國外的療養院好好調養調養身體。

            尹康成︰“什麼療養院?靠譜嗎?”

            “是下午在商場,偶然間听一位太太提到的,說她的一個親戚就是因為身體太虛弱,一直懷不上孩子,經人介紹去那個療養院調養了一個多月,回來就懷上了。”

            周曼努力說服著他,“專業機構的調養,肯定要比在家里亂補一氣好。再說試試,也沒什麼壞處。”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公司目前正面臨著轉型,尹康成每天忙得暈頭轉向。

            哪里能抽出一個多月的時間,陪她去國外調養。

            然而這卻正中了周曼的下懷,她忙說道︰“你忙你的,我自己去就好,真不放心的話,就請個保姆跟在我身邊照顧著吧。”

            過了尹康成這一關,後面的一切都非常順利。

            周曼購買了一位外籍華裔的精.子。

            其實很多人在捐精的時候,都不願意透露太多個人信息,大部分都只留下了自己的姓名,身高,體重,學歷,以及小時候的照片作為參考。

            可是那位,不僅留下了這些,還十分自信地留了一張二十八歲的照片。

            看著是位溫文爾雅之人。

            想必孩子的性格,應該不會太差。

            --

            期間尹康成從百忙中抽出時間,去看望過周曼,那時候移植已經成功,但還沒有驗孕。

            夫妻倆在租住的別墅里呆了兩天。

            尹康成離開一個星期後,接到了周曼的電話,說是懷孕了。

            這個孩子的到來,讓兩人欣喜不已。

            生產的前一天晚上,周曼做了個夢,夢見自家院子里,長了一片綠色的幼苗。

            于是給孩子取名,尹苗。

            苗苗是個非常漂亮並且乖巧的小寶貝,很少哭鬧,就算餓了,也只會咿咿呀呀地叫著。

            尹康成將這個女兒視為掌上明珠,那叫一個疼愛。

            然而他越是這樣,周曼的心里就越是恐懼。

            她難以想象,有一天尹康成突然發現,苗苗跟他其實並沒有血緣關系,並且第一個孩子也不是他的,會是什麼後果。

            精神上的壓力一天比一天大,周曼終于被壓垮,患上了很嚴重的抑郁癥。

            沒想到的是,在尋找心理治療機構的時候,居然意外踫到了孩子血緣上的父親,也就是精子的捐獻者,莫俊杰。

            對方是名資深的心理咨詢師。

            在他的幫助下,周曼的情況逐漸穩定了下來。

            豈料這個時候,被拋棄的江馳,卻突然意外出現在了電視上。

            跟另外三個孩子,組成一個團體出道成了童星。

            雖然得知江馳是在福利院長大後,尹康成很是驚訝。

            但他更在乎的,卻是那孩子會不會找到周曼,過來破壞他們一家三口的生活。

            所以他不允許周曼過度關注江馳,在苗苗慢慢長大,莫名其妙地成了江馳的小迷妹後,也開始干涉起女兒來。

            把周曼給她買的海報,貼紙什麼的,全給扔進了垃圾桶。

            苗苗不懂爸爸為什麼要發這麼大的脾氣,為什麼不喜歡江馳哥哥。

            委屈地哭著喊著︰“爸爸扔我的東西,爸爸是壞蛋。”

            見女兒如此傷心,尹康成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過火了,只能把她抱起來哄︰“是爸爸不好,爸爸給小公主道歉好不好?”

            “要當大馬騎!”

            “好好好,當大馬騎,爸爸給你當大馬騎。”

            --

            尹康成經常說,苗苗是上帝送來的天使,不僅乖巧懂事,自從她出生後,公司的發展也越來越好。

            短短四年時間,就超過同行,成了國內手機品牌中的NO.1。

            而這時候的林百川,也早已坐上了A市首富的位子。

            周曼從沒想過,會在哪個場合再見到他。所以當偶然在餐廳踫到的那一刻,她當即呼吸一滯。

            在對方發現自己之前,匆忙戴上了用來防塵的口罩。

            “媽媽。”苗苗奇怪地問︰“你干什麼要戴口罩呀?戴了口罩怎麼吃飯?”

            “媽媽暫時……不餓。”周曼用剪刀幫女兒把食物剪碎,“苗苗先吃吧,媽媽一會兒再吃。”

            林百川和家人就在隔壁桌,四個人中一個是林海娜,一個是林氏的董事長林老太太。

            另外一個跟江馳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周曼本以為是林百川的女兒,但通過聊天卻得知,是林海娜的女兒,名叫林雙。

            至于林百川,居然至今未婚。

            至今,未婚……

            周曼如同一座雕塑般,僵在座位上久久沒有任何反應。

            饒是她再笨,也能意識到當年林海娜的那番話,不過是用來阻止他們在一起的手段了。

            事實並非那樣……

            林百川,也從頭到尾都沒有欺騙過她。

            --

            這麼多年過去,周曼對林百川的感情早就已經消失殆盡,現在滿心滿眼,只有自己的現任丈夫。

            她本不該再去找舊情人。可是想到江馳,卻不得不露個面。

            既然林百川沒有結婚,那麼江馳就不算是小三所生的私生子,更不存在破壞別人家庭一說。

            無論孩子能不能接受,至少該讓他知道,他的親生父親是誰。

            下定決心後,周曼把苗苗交給周嫂照顧,自己開著車往林氏集團趕了去。

            那時候的她哪能知道,這一去,就再也回不來了。

            經過長平南街的時候,一輛開到飛起的面包車,從側面沖過來,直接將她的車撞飛起來。

            落地的瞬間,周曼感覺不到任何疼痛,只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

            有溫熱的液體從頭上流到臉上。

            恍惚間,她听到苗苗在喊媽媽。

            下一秒,又看見了五歲的江馳,站在福利院門口無助的哭泣。

            畫面一轉,眼前出現了林百川的臉,他笑著喊她︰“阿曼。”

            慢慢地,這張臉又變成了尹康成的。

            男人滿面幸福地說︰“以後,我們一家人永遠都會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她多想啊~

            一家人永遠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永遠不分開。

            可是她這輩子自私自利,罪孽深重。

            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拋棄兒子在先,欺騙丈夫在後。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周曼摸到手機,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給尹康成留了一句話——

            “告訴江馳,林百川才是他的親生父親。”

            至于我欠你們的,如果有來世,再慢慢償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