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他來自地獄[無限] > 正文 第106章 第 106 章
            第二天, 言楚的生物鐘難得紊亂了一次,他平時都是六點起床,這次卻是八點半才醒。

            醒來後他懵了一陣, 等回憶起昨晚的細節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想睡人的被反睡, 關鍵是昨晚對方太強大, 他本來回過味來後想等風平浪靜後揍人的,結果完事後他先累睡過去!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 很清爽, 睡衣也穿的好好的。

            如不是渾身酸痛的厲害, 某個部位不適的厲害, 他幾乎以為昨晚的一切只是做夢。

            很顯然,最後的清理工作是對方做的。

            而且起的也比他早,這個時候並不在屋內。

            那混蛋體力真好!

            言楚在心里罵一句,起身,下地時腳還軟了一下, 但隨即站穩, 再問候一下謝朝見鬼的恐怖體力。

            他先洗漱了一下,正打算出去看看那拯世者號, 門一開, 謝朝推門進來。

            他的手里居然端著兩盤菜, 兩個人目光一對,謝朝笑得陽光燦爛︰“早上好。”

            言楚捏了捏拳頭,有一種想要一拳揮掉他臉上笑容的沖動。

            謝朝將菜放下︰“餓了吧?我親手為你炒了兩盤小菜,待會你嘗嘗可適合你口味?”

            又向外打了個手勢, 又走進來一名護衛, 分別端進來兩份粥品。

            謝朝說︰“這粥也是我熬的, 皮蛋瘦肉粥。也是你最喜歡喝的那種。”

            言楚瞥了那名護衛一眼, 又看了看謝朝,雙手一抱,故意問︰“這麼賢惠?”

            謝朝面不改色,笑的溫和︰“當然,對著你嘛,我自然很賢惠。”

            那護衛一個趔趄。

            謝朝看了他一眼,那護衛暗打了個寒噤,放下東西就忙忙跑了。

            謝朝招呼言楚︰“來,來,過來嘗嘗。”

            言楚也確實餓了,不客氣地坐下,抄起筷子就開吃。

            謝朝的手藝還是不錯的,菜的味道粥的味道都很合言楚口味。

            但言楚想找謝朝麻煩,故意說菜咸了粥淡了,挑出一大堆毛病來。

            謝朝也不惱,幾乎他說一句就拿出小本子記一下。賢惠听話的像個舊社會小媳婦。

            言楚看他這樣,再折騰起來就感覺有些沒勁了,畢竟木已成舟,他就算事後折騰出花來,也無濟于事。

            吃完飯,謝朝又親自收拾了,在收拾的過程中忽然問了言楚一句︰“不適感重不重?”

            言楚剛用紙巾擦完嘴,聞言手一抖,險些用紙巾擦到了牙。

            再然後他就把紙巾一丟,似笑非笑瞧了謝朝一眼,慢條斯理說了一句︰“沒感覺了。就你那小牙簽,能給我造成什麼不適?”

            謝朝正擦桌子的手一頓︰“??!!”

            言楚扳回來一局,終于神清氣爽,他見好就收,掉頭就走。卻被謝朝一把握住了手腕子,走不了了。

            謝朝湊近他,唇角的笑分外危險︰“牙簽?我?你確定?”

            他的氣勢十分危險,言楚心里一緊,有些虛。但表面氣勢還是要的︰“確……確定啊!”

            再下一刻,他就為他的嘴硬付出了代價,他眼前一花,身子像騰雲駕霧似的又飛回了床上,謝朝俯身而下︰“我覺得你對這詞兒有什麼誤解,咱再加深一下吧。”

            還來?

            再來他就死了!

            言楚對昨晚還是有極深印象的,昨晚最開始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像被劈開了一樣……這證明對方並不是簽男,而是巨巨……

            只不過言楚不知道為什麼恢復的極快,一夜之間居然就差不多了。他現在能跑能跳,除了一點不適外,並沒有其他不妥,所以他才趁機踩這混蛋,沒想到……

            言楚偷雞不成蝕把米,心里也後悔,他一抬手抵住了對方胸膛,讓對方無法更進一步,他說︰“謝朝,你再鬧別怪我和你翻臉啊!”

            謝朝一手支在他頭左側,一手輕握住言楚的手,挑眉問︰“我覺得我受到了侮辱……不過也情有可原,畢竟昨晚你半醉看得不清楚,現在既然清醒了,那就讓我好好向你證明一下。”

            言楚一腳踢過去︰“證明個棒槌,滾!”

            謝朝一看他真要急了,也就放開他,不過起身的時候又趁勢在言楚唇上親了一口,美其名曰要個小利息。

            起身後,謝朝笑了一笑︰“好了,我們不鬧了,來,你先試試新衣吧?我讓人專門為你做的。”

            言楚狐疑︰“給我預備男式的?”

            謝朝點頭︰“對,你是男人,自然預備男式的。”

            這還差不多!

            他瞥了謝朝一眼︰“那你穿婚紗?”

            謝朝挑眉︰“我們都是男人,為什麼一定有一方穿婚紗?”

            也對!

            不過,言楚原先無意中上網的時候,曾經在網上看到過男男舉辦婚禮,其中一方確實穿了婚紗,還上了熱搜。

            言楚對于男男結婚他倒沒什麼想法,不過看到那圖片時,他還是覺得不太對勁。

            既然男男成婚,為什麼一定把一方向女化里打扮?

            說話的時間,有人將兩套新人婚服送了來。

            樣式居然有些像中國古代的男裝,都是寬袍大袖,只不過布料不知道是什麼織出來的,非絲非綢,卻異常順滑。

            兩套婚服一紅一白。

            言楚問︰“哪套是我的?”

            謝朝一指那套紅色的︰“那套。”

            言楚唇角微勾,很干脆地將那套白色的拎過來︰“不,我要這套!”

            紅色鮮亮,應該是新娘子的穿著,他這次絕不會再上謝朝的當。

            謝朝倒沒和他爭︰“好,都依你。”

            言楚換上了那套雪白衣袍,在鏡前一照,鏡中人五官俊秀,白衣飄飄,他又氣質偏冷,穿著這一身很有種謫仙意味。

            對這套衣服的風格言楚倒比較滿意,他轉頭看謝朝,想看看他穿上大紅衣袍又是什麼氣度。

            這一看之下,心頭猛地一撞!

            謝朝也已經換好了衣服,那套大紅衣袍穿在他身上居然一點不顯俗氣,相反,倒有一種極特別的氣勢,尤其是配上他那雙波光瀲灩的狐狸眼,居然是要人命的邪魅,直沖擊人的眼球。

            謝朝沖他勾唇一笑︰“好看麼?”

            他這一笑仿佛滿室都是耀眼紅光,言楚一時移不開目光。

            這邊的婚禮正式舉行是要到晚上六點。

            外面的人已經忙瘋了,但這兩位準新人反而很清閑。

            言楚試了下婚服後,想先去試試那台拯世者,試試手感。

            剛要換下婚服,光腦內接到了楚子揚發過來的聊天請求。

            言楚頓了一頓,接起。

            這里的視頻聊天是立體的,一旦接通,就像聊天的本人站在眼前。

            結果接通以後,言楚發現屋內多了兩個人——

            楚子揚,還有言秦。

            這種光腦聊天最多可以出現雙人影像。所以言楚和謝朝的立體影像也同步出現在楚子揚那邊屋內。

            言秦看上去有些落魄和焦慮,此刻看到言楚這一身打扮後,他臉青了。

            楚子揚則睜大眼楮︰“言哥,你真的要和人成親啊?這是那位最高長官執行者?你和他穿的像情侶裝……”

            言楚還沒說什麼,謝朝懶洋洋指正︰“不是情侶裝,這是我們這邊的婚服。”他抬手攬住言楚的腰,問那邊的人︰“怎樣?我們帥不帥?”

            楚子揚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下,幾秒後才說︰“帥……帥肯定是帥的……話說,您是那位梵執行者吧?我怎麼感覺您很眼熟的說?”除了言楚外,所有的玩家都已經不記得謝朝,楚子揚也一樣。不過他畢竟和謝朝相處的時間不短,就算不記得了,潛意識中也會覺得眼熟。

            謝朝自然不會給他解這個惑,笑了一笑︰“這證明我和你言楚哥哥真有緣,連你都覺得我眼熟……”

            楚子揚︰“……”他沒詞兒了。

            “阿楚,你別犯糊涂,父親不會同意的!他還指望你給言家傳宗接代,你別忘了,言家就你一根獨苗……”言秦忽然沉聲開口。

            言楚俊臉冷了下來︰“他同不同意和我無關。至于傳宗接代……呵呵,不還有你麼?”

            “阿楚,我並不是言家人……你還是生氣父親把家產全給我吧?其實他只是想氣你,想用這個激你上進……你放心,你只要答應回去,我就把所有家產全轉給你,一分不留!”言秦祭出了最大的砝碼。

            言楚眼中現出悲哀,他的父親也好,言秦也好,他們一直認為言楚想要的就是家產,他們永遠不明白他究竟要的究竟是什麼,只是一個公平公正,只是一個親情……

            謝朝在旁邊懶洋洋一笑,問︰“你資產多少?”

            言秦深吸一口氣︰“約莫百億……阿楚想要的話,我會整理所有的賬目給他。”

            謝朝笑了︰“唔,百億……好多啊,約莫等于我兩套戰服,等于他一套婚服……”

            言秦︰“……閣下吹牛倒是很拿手!你戰服就算全鑽打造出來的也不值這麼多!”

            謝朝嘆氣︰“井底之蛙,鑽石算什麼?在我們地獄星,那就是玻璃似的存在,鑽石礦遍地都是,想要多少有多少。而我這套戰服則是用宇宙晶物質打造,可抗擊任何利器,不懼任何輻射,冬暖夏涼,可隱身,可直接飛行。指甲蓋大小的一塊布料就能頂的上你那邊的萬金。何況是一整套了。”

            言秦哼了一聲︰“……我不信!”

            謝朝笑的漫不經心︰“你算什麼?你信不信和我們有關麼?”

            一萬點暴擊,言秦臉色青了,他一怒之下豁了出去︰“梵不渡,你不要說的好听,你不過是拿我們這些人做人質,逼阿楚就範而已,阿楚並不是真想嫁你……”

            謝朝笑了,搖了搖手指︰“錯,一阿楚是娶,不是嫁。二,你們畢竟是阿楚娘家星球的人,他結婚還是希望能得到娘家那邊的人觀禮的,所以才留下你們。不過,只要阿楚願意,我隨時可以放你們離開。阿楚,你怎麼說?我全听你的。”

            言楚還是不希望這些人留在這里的,正要開口,楚子揚已經急速插嘴︰“我想留下!”

            謝朝瞥了言秦一眼,唇角再一勾︰“我們這里來去自由,你們可以和其他同伴商量一下,想走的盡管走,我可以派船給你們,想留的也可以留,不過在陰龍之禍消失前,留下的必須听指揮。”

            言秦︰“……”

            他冷聲︰“我不管其他人,我留下!”

            謝朝輕呵了一聲,正要再說幾句什麼,忽听頭頂上空一聲如裂帛似的巨響,震得大地一陣抖顫。

            謝朝臉色一變,霸王陰龍要甦醒進攻了!居然提前了一天。

            他立即對著言秦他們說了一聲︰“你們都待在原地,不得出來!不然後果自負!”

            掛斷光腦連接,他一拉言楚的手︰“走,我們去拯世者那里,這次只怕要提前出征了!”

            言楚深吸了一口氣,和他並肩踩著飛行器飛起,急速向機甲庫飛去——

            沿途他又用光腦聯系下屬發出數條指令。

            幸好早有準備,地獄星上下雖慌不亂,百姓們按照指令有條不紊地奔向各種地下隱蔽處。

            而將士們則各個奔向自己的機甲。

            他們打不了那頭巨型陰龍,但可以清一清周邊肆虐的小陰龍……

            元帥等一干將領還是不放心的,本來他們還想測一測言楚駕駛機甲的功夫,再做準備的,現在因為陰龍的提前發動,計劃被完全打亂了。

            元帥非常擔心,在和謝朝通話中,把這份擔心也顯露出來,最後囑咐︰“執行者,如果言先生確實無法和你合體操控,您就再分裂一次精神體自己操作。先打退陰龍,等言先生在這邊再學習個三五年,估計就能幫上忙了……”

            在他這些人的潛意識中,還是不相信地球人的。畢竟在他們的概念中地球人是劣等人種。

            如不是有先知的預言,他們絕不會把希望押在言楚身上……

            謝朝只冷冷淡淡回了幾句︰“有他在,我執念已完全消失,無法再分裂第二人格。這次他如果不可以——那就大家等著同歸于盡吧。”

            元帥以及那些將領臉青了。

            事到如今,他們也只能寄希望言楚身上,恨不得拜遍九天神佛保佑,保佑言楚能夠超常大爆發——

            可是,一個一天也沒練過拯世者的地球人,真的能在片刻之間上手操作那台神器嗎?

            元帥和他的下屬很擔心,非常非常擔心——

            但在三個小時後,他們的擔心消失的無影無蹤!

            拯世者在天空和陰龍正面剛了,而且還佔了絕對優勢!

            關于這場戰役,地獄星的史書上是這麼記載的︰地獄星歷三千八百年八月十五日,陰龍末世潮爆發,執行者梵無渡偕愛侶言楚合體駕駛拯世者,經過四小時苦戰,力斬巨陰龍,隨即率領麾下八千機甲戰士追殺逃逸小陰龍,徹底消弭陰龍之禍,天晴月朗,地獄星終于重見天日,回歸正常生活。

            當然,言楚和謝朝的婚禮雖然略有延遲,但也順利進行了,百姓們載歌載舞,為他們舉辦了盛大的婚禮。地獄星上下對地球人的態度也大有改觀。

            歷史上關于這點,有這樣兩句記載︰是夜,圓月如盤,執行者和愛侶大婚,百姓對二人無不拜服,尊二人為執行元首,共同治理地獄星。

            至于言秦他們,無論留下與否全憑自願,到最後百人中有三分之一留在了地獄星。

            這其中就包括楚子揚兄弟,白楊雪松,那對雙胞胎姐妹,以及熊展飛和他的同伴……

            在這里,他們會再進行他們的故事。

            在這里,耽美,百合,都和男女戀一樣,很正常的,只要相愛便可結婚。不會受任何歧視。

            甚至他們通過科學手段孕育自己的孩子——愛情的結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