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表演科今天也想與偵探同歸于盡 > 正文 第161章 晉江文學城獨家發表[
            “!!”正要跨過門口的灰原哀渾身一顫, 她猛地抱住自己,緊縮的瞳孔不斷顫動。

            有組織的人在附近!

            原本和灰原哀手拉手的吉田步美因為對方突然停下也跟著停了下來,她注意到灰原哀變得蒼白的臉, 小臉上忍不出露出擔憂的表情︰“小哀,你怎麼了?是哪里不舒服嗎?”

            原本正看著小島元太和圓谷光彥興沖沖地跑去前台點餐的江戶川柯南聞言轉過身來,他一眼就看出灰原哀的恐懼。

            這個反應, 難道是組織的人?!

            江戶川柯南瞳孔緊縮, 他連忙走過去擋在灰原哀,一邊快速掃視著街道。

            此時是早上9點,上班族已經上班了,現在街道上人流不多, 只有零星幾個行人。江戶川柯南繃緊神經仔細觀察著起來。

            那邊手拉手的情侶?兩人穿著粉紅色的情侶裝,一臉傻笑的樣子, 看上去不像是組織的人。

            還是說那個穿著灰色外套的老人?他手上提著的購物袋里還裝著剛買的蔬菜,也不像是的樣子……

            難道是那邊正在電話亭里打電話的中年男人?

            “不、不是外面。在、在餐廳里……”灰原哀牙齒打戰,她抓緊江戶川柯南的手臂低聲說道。

            一听對方就在餐廳里, 江戶川柯南背後一涼感到頭皮發麻。他沒有立刻轉過頭去看, 而是把灰原哀的手放到吉田步美手上,把她們兩個推出了餐廳。

            “啊咧咧!博士怎麼那麼久都還沒有來?步美你和灰原一起去看看他停好車沒有好不好呀?”江戶川柯南故意提高聲音說道。

            索薩拿著叉子叉了一根薯條塞進嘴里,興趣盎然地看著江戶川柯南在表演。這還是他第一次近距離接近見到主角團, 真的非常新鮮。

            他絕對不是喜新厭舊,只是天天和琴酒他們混在一起,偶爾也想接觸一下新角色的嘛。

            把灰原哀送走後,江戶川柯南立刻打量起家庭餐廳。此時餐廳里坐著五組客人,其中兩組是帶著帶著孩子的一口三家,一組是情侶,一組是穿著黑色外套戴著帽子的中年男人, 最後一個是穿著米白色針織外套和黑色襯衫的年輕男子。

            江戶川柯南立刻把目光鎖定在最後兩個人身上,只有他們穿了組織特有的黑色衣服!

            “柯南,你快點啊!我們都買好了!”圓谷光彥捧著托盤催促道,這時候他注意到少了兩個人,忍不住問道︰“奇怪?灰原和步美她們呢?”

            這時候小島元太也拿好了托盤,他歪著頭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對耶!灰原和步美她們怎麼不在了?剛才不是還在後面的嗎?是肚子不舒服嗎?”

            比起圓谷光彥,他的托盤上多了三倍的食物,堆得滿滿的,直看得江戶川柯南十分無語。一時之間連心中的緊張都消散了一些。

            “不是!她們看博士這麼久都沒到就去喊他了。”江戶川柯南說道。

            接著他看了看餐廳位置,故意指著一個可以同時觀察兩名黑衣人的卡座說道︰“你們先去那邊佔著位置吧,她們一會兒就來了!”

            “那好吧,光彥我們先過去!”小島元太小心翼翼地捧著餐盤走了過去,在經過索薩的時候因為食物堆得太高,一個漢堡直接滾落。

            “啊!我的漢堡!”小島元太大聲喊道。

            就在這時候旁邊伸出一只手抓住漢堡,重新放回托盤上。

            “小心一點哦?”出手幫忙的青年笑眯眯地看著小島元太,完事了還順手摸了一把他的圓腦袋。

            旁邊的圓谷光彥連忙走過去抓住托盤鞠了個躬︰“謝謝大哥哥!”

            說完他用手肘推了小島元太一把︰“快給人家道謝啦!真是了,我都說了你買得太多了!明明可以吃完再去買的!”

            “可是萬一等下人多了,前100份被賣完了就沒有假面超人的盲盒了……”小島元太小聲嘀咕道,不過他還是乖乖向青年道了謝。

            剛買完食物轉過頭看到這一幕的江戶川柯南心跳都要停了!怎麼回事?他就少看了他們一分鐘,為什麼元太他們就和疑似和黑衣組織的人聊上了?!

            他連忙端著食物走了過去,因為太緊張一時之間還破了音︰“你們在干什麼?!”

            正在聊天的一大兩小聞言齊刷刷看向江戶川柯南,小島元太不滿地說道︰“柯南,你這麼大聲會影響到其他客人的哦?”

            才不想被你說呢?!江戶川柯南咬牙。

            他努力維持臉上的笑容︰“不、不是。不是讓你們去佔座的嗎?怎麼堵在這里聊天?”

            小島元太咧開嘴笑了︰“剛才我漢堡包掉下來了,是這個大哥哥幫我撿起來了。然後我們發現我們都愛吃辣雞堡耶!而且哥哥也喜歡假面超人,所以就聊起來了!”

            旁邊的青年笑眯眯地點頭。

            江戶川柯南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黑衣組織的人喜歡假面超人?不可能吧?所以另外那個中年人才是組織的人嗎?

            “總之,你們都先坐到座位上,堵在這里會給店里的人添麻煩的!”江戶川柯南催促道。

            不管是不是,總之得試探看看!江戶川柯南心想。

            ----------------------------------

            “……所以哥哥你一個人來家庭餐廳吃東西,是因為被同事拋下了嗎?”小島元太一邊咬著漢堡包一邊看著對面的青年問道。

            “是啊,我的同事們都是工作狂。一天到晚加班內卷就算了,今天居然一大早就喊我起來工作……說真的,明明上班時間是10點。有必要這麼早出門嗎?”黑發青年一邊抱怨一邊吃著薯條,“自己不吃早餐就算了還不讓人吃,還把我罵了一頓!”

            圓谷光彥認真地點點頭︰“我也覺得必須要好好吃早餐,老師說了,不吃早餐對身體不好!”

            “就是嘛!你們老師說得真對!”被認同的青年感動地連連點頭,“我的同事們年紀都一大把了,還比不上小朋友你們懂事!”

            小島元太同情地看著青年︰“大哥哥的同事們感覺很糟糕啊,不讓你吃早餐還罵你……大哥哥你是不是遇到職場霸凌啦?要是太過分的話,要不要找警察叔叔?我們在警視廳里有熟人哦?”

            “……”江戶川柯南看著和青年相談甚歡的同伴們,露出半月眼。

            為什麼會突然變成這樣呢?事情要從20分鐘前說起。

            當時江戶川柯南急著趕著小島元太他們去佔位置,想讓他們遠離疑是黑衣組織成員的青年。誰知道小島元太他們和青年聊得太開心,居然直接坐到了青年的卡座上……然後一來二去的就變成了青年的抱怨大會。

            江戶川柯南看著面前的黑發青年額頭一跳一跳。小島元太他們就算了,一個成年人為什麼要和小朋友聊得那麼認真啊?!

            “哎?這種程度報警的話應該也不會受理吧?”青年臉上露出遲疑的表情。

            圓谷光彥對小島元太搖了搖頭︰“對呀元太,不讓吃早餐這種算不上犯罪啦!”

            “哎?!這麼嚴重的事也算不上嗎?”小島元太抓來抓腦袋,他重新看向青年︰“喂喂,大哥哥平時還遇到過什麼職場霸凌嗎?”

            “我覺得應該算不上職場霸凌吧……”青年托著腮認真思考︰“只是公司的女同事患上了狂躁癥偶爾會忍不住打我(基安蒂);一起工作的搭檔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掛我電話,之前還把我半夜扔在路邊(波本);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每次輪到我發言都沒有理會(貝爾摩德)……”

            “這就是職場霸凌吧!”江戶川柯南忍不住捂住頭喊道。

            又是打人又是冷暴力,這是什麼糟糕的公司,別干了啦!

            黑發青年和小島元太、圓谷光彥齊刷刷地看向江戶川柯南。

            “啊……”回過神來江戶川柯南連忙擺擺手,用奶聲奶氣的聲音說道︰“哥哥的公司真是太過分了!”

            圓谷光彥也激動地說道︰“就是啊!因為心情不好就隨便打人,還半夜把人扔在路邊!就是在欺負人嘛!大哥哥的同事太壞了!”

            青年連忙擺手︰“哎呀!其實也沒有到糟糕這個地步啦!我的上司總是關心我,還給我送藥(朗姆);也有雖然看著冷漠卻會和我一起出來喝酒的同事(琴酒);主要是工資很高,而且工作時間很人性化,其實我還蠻喜歡的……”

            儼然一副,公司虐我千百邊,我待公司如初戀的可悲社畜模樣。

            江戶川柯南轉過頭。算了,他還是把注意力放在那名穿著黑衣外套的中年男人身上吧!

            注意到這一幕的索薩挑起眉,他笑眯眯地喝了一口可樂。

            嚴肅的中年男人正低頭看手表。江戶川柯南眯起眼,他在等人?也是組織的人嗎?

            他仔細打量起男人,對方只點了一杯冷飲,身邊帶著一個棕色的皮包,里面囊鼓鼓的似乎裝滿了東西。是在做非法交易嗎?江戶川柯南更警惕了。

            “大哥哥,你還帶著電腦耶?是在做文職工作嗎?”圓谷光彥突然注意到青年放在旁邊的手提包。

            索薩眨眨眼︰“嗯!負責整理數據,偶爾也會檢查文件之類的……啊,都這個點了,再不去工作就要被罵了。”

            說著他把垃圾都放到托盤上,一手托著托盤一手拿著手提包站了起來。

            原本注意力在中年人身上的江戶川柯南忍不住看了青年一眼。

            “哎?哥哥要走了嗎?”小島元太驚訝地問道。

            “是呀,畢竟我的同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催我了。”青年拍了拍褲袋的手機。

            接著他把那個還沒有拆的假面超人盲盒放到小島元太手上笑眯眯地說道︰“和你們聊天很愉快,這個盲盒就送給你們吧,希望能拆出你們想要的假面超人……我們下次再見咯。”

            “哎,等等!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啊?”圓谷光彥連忙問道。

            “名字啊……”青年歪著頭思考了一會兒,突然他眼楮一亮笑眯眯地說道︰“就叫我西野亮好了。”

            說著他走到垃圾回收區把托盤的垃圾倒掉,然後把托盤插入架子里利索地離開了家庭餐廳。

            在青年離開不到兩分鐘,家庭餐廳的門鈴響了,江戶川柯南連忙看過去,是一名年輕女孩。她穿著綠色的連衣裙,看上去只有二十出頭。

            江戶川柯南愣了愣,這看上去不像是組織的人……只是普通客人嗎?

            下一秒,那名年輕女孩就徑直往中年男人走去,男人看到她過來連忙站了起來揮手︰“由美子,這邊!”

            “爸爸,你怎麼不提前打聲招呼就突然跑來東京了?剛才收到短信的時候真是嚇到我了!”年輕女孩開口抱怨道,“幸好今天上午沒有課,要不然你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抱歉由美子,因為公司出差經過東京才想著順便給你帶點特產。看,這不是你最喜歡吃的和果子嗎?”中年男人露出憨厚的笑容,然後打開棕色皮包遞了過去,赫然是京都的特產和果子。

            搞錯了!不是他,他不是黑衣組織的人!江戶川柯南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但是如果不是他的話,那麼剩下的就只有一個人……

            江戶川柯南慢慢睜大眼楮,一股寒意慢慢從攀爬上後背,額頭的冷汗一滴滴往下掉。

            “柯南?柯南你怎麼了?你臉色好難看。”旁邊的圓谷光彥擔憂地問道。

            “ 茲——!”江戶川柯南猛地推開椅子,他咬緊牙往青年離開的方向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