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pjxrl"><big id="pjxrl"></big></menuitem>

<big id="pjxrl"><big id="pjxrl"><progress id="pjxrl"></progress></big></big>

<menuitem id="pjxrl"></menuitem>

<big id="pjxrl"><var id="pjxrl"><nobr id="pjxrl"></nobr></var></big>

        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游戲人物也要選秀出道 > 正文 第112章 完結
            112、完結

            謝非然沒有呼吸了, 很正常嘛,他是游戲人物,全部的識投入游戲以邊肯定不能兼顧的。

            謝律和謝梧桐以及得到消息趕回的謝陵都是樣想的, 直到一小時以, 謝非然還沒有甦醒過來, 他們不淡定了。

            此時的謝非然就像睡了一般, 眼楮輕輕地閉, 長長的眼睫毛垂下在眼瞼處留下一道陰影,安靜柔和到不可思議,美得讓人忘記一切的煩惱。

            但是,謝律三人卻都紛紛沉下來臉。

            以往謝非然都是將自己的識分兩道, 一道留在現世,一道投入游戲, 雖然有將全部識投入游戲的情況, 但是卻都是半個小時就醒了過來,從來沒有像今天麼久沒有醒來過。

            “我們怎麼辦?”謝梧桐臉色嚴肅, 她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謝非然又了一眼身邊的謝律。

            現在謝非然已經沒有呼吸心跳超過兩個小時了,一切的現代醫療手段都對他沒用,想要喚醒他, 那麼只能通過游戲。

            所以, 謝律冷靜而又理智地說道:“下載游戲, 注冊賬號,去游戲里找他。”

            下一刻,謝三兄妹紛紛掏自己的手機,下載游戲,然登入游戲。

            十五分鐘,謝律謝梧桐謝陵同一時間抬起頭道:“我們還是換個辦法吧。”

            沒錯, 進入《緹娜大陸》必須要開通地圖,然而謝非然經常待的地方並不在新手村,再加上每個地圖還有危險程度劃分,有些地方根本不是謝律他們三個人能去的。

            “借號。”謝律放下手機冷靜地開口說道。

            找誰借?當然是時白煙了。

            于是,正在積極備戰的時白煙立馬被謝三兄妹找到了。

            微信上

            時白煙:你們要做什麼?

            謝律:借號。

            時白煙:不借,還有半個小時就是光暗之戰了,是限時任務,錯過了就再也不能做。

            沒錯,由謝非然頒發的任務全是限時任務,必須全程跟謝非然,要不然就不能算參與。所以,時白煙才一也不想借賬號,謝非然大天之主那套皮膚他也想擁有。

            謝律:一百萬。

            時白煙被謝律的手闊綽震驚了一下,借個賬號給一百萬,果然不愧資本,可惜的是他不借。

            時白煙:不借,真不借,實在不行你去別的地方買號吧,我們官方有買賣賬號的app。

            只不過過戶時間有長,需要兩個小時,半個小時就是光影之戰,謝律完全趕不上個任務。

            此時的謝律眉頭緊皺,仿佛能夠夾死蒼蠅。

            謝律深呼吸了一口氣,然打字道:你知道游戲中謝非然在哪里嗎?

            時白煙見句話連忙道:行,我幫你一眼。

            說完,時白煙便打開傳送陣,然前往了緹娜大陸中最大的光明神教堂,很可惜,謝非然並不在里。

            “奇了怪了。”時白煙操縱人物上躥下跳地完了教堂每個角落。

            謝非然基本是定npc,一般不走光明大教堂的範圍,但是他現在不在了。

            一瞬間,時白煙也有慌了,連忙在世界頻道發問謝非然去哪里了。

            結果,一個人都沒有見謝非然去哪里了。

            而得到個消息的謝律三人,臉色越發難了。

            “我要去找他。”謝律神色嚴肅又堅定地說道。

            光暗之章即將開啟,說不定謝非然就在危險之中,他必須找到謝非然。

            “哥。”謝梧桐謝律,現在的問題是他們怎麼找到謝非然。

            買號肯定來不及了,而光暗之章是全服限時活動,過緹娜大陸所有玩都不在個時候把號借給別人,時白煙的態度就已經很明白了。

            “誰說,我們要通過游戲賬號去找他。”謝律垂下眼眸開口說道。

            謝梧桐和謝陵聞言愣了一下,很快便反應過來謝律是想做什麼了。

            “給謝執打電話。”謝律開口說道。

            謝執是《緹娜大陸》款游戲的創始人件事,在謝非然收到謝執的信之

            112、完結

            前,謝誰都不知道。但是,現在謝律知道了,也明白謝執有能夠將人送進游戲中的能力,那麼他就要親自去游戲里找謝非然。

            很快,遠在異大陸度假的謝執收到了謝律的電話,謝律一來就開門見山說了自己的請求。

            “你真的確定,靈魂進入游戲,如果外死亡,可是誰都救不回來的。”謝執靠在自己丈夫塞納的懷里對謝律警告道。

            顯然,謝執讓謝非然和謝扯上關系,是想用謝的勢力庇護謝非然,但是他沒有想到謝律竟然如此真心地對待謝非然,真把謝非然當親生兒子了。

            謝執忍不住了一眼身的神明,對兒子還沒有別人上心。

            只見俊美的神明在謝執的耳邊輕聲道:“那是他應該面對的,而且我相信以他的實力不受傷。”

            而另一邊的謝律在听見謝非然的警告,他冷靜理智地說道:“我相信我的運氣。”

            謝律的確有賭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的贏面的確很大。

            與此同時,電話那邊又響起謝梧桐的聲音。

            “我也要去,不然誰保護我哥。”

            謝陵聞言剛想開口就被謝律和謝梧桐瞪了回去。

            “留在里,守我們的身體。”

            謝陵聞言頭,的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說完,謝律便對謝執道:“送我們過去吧。”

            謝執聞言伸手道:“如你所願。”

            就在個時候,光暗之戰正是開始。

            謝非然走在玩的最前面,強烈的風將他的白色長發吹起,與白色的衣袂一同起舞,雪白雙腳踩在暗黑的大地上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此時的謝非然,神色嚴肅,帶幾分殺伐,身上透露神性,雙目中又有幾分慈悲的色彩,整個人矛盾又和諧。他是光的代表,是神明用來驅散黑暗的星辰,是守護眾生的凶器,他捍衛光明而戰。

            樣的謝非然,玩不敢輕易靠近,而在深淵的貝利亞爾則是痴迷地欣賞謝非然的美貌。

            “非然,神明王冠上最耀眼的星辰,我終將把你拉進地獄。”說,貝利亞爾便露笑聲來。

            “開始吧!”

            話音落下,貝利亞爾強大的魔力泄,無數魔法陣開始啟動,阿德萊德了活下來,則是毫不猶豫地將蠱惑之術用到極限。

            一瞬間,跟在謝非然身所有的玩都突然停下了腳步,很人在現實中到了很讓他們無法移開目光的東西。

            “媽,媽,你別走!求求你別走。”一名玩現實中雙目流淚,對虛空喊道。

            “你怎麼在里?”有人見了自己的初戀。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有人見了自己虧欠過的人。

            總之所有的玩在現實之中陷入了程度不同的幻覺之中。

            此時,謝非然站在人群中听見他們的哭喊,然抬頭向了不遠處。

            有銀白色長發和紫色眼眸的魔王正對他笑,謝非然,沒了些玩幫助,你要怎麼辦?

            下一刻,謝非然伸左手,無數光一般的絲線破開重重黑暗,在一瞬間來到了貝利亞爾虛影的身邊。

            “你要怎麼辦?”

            貝利亞爾的虛影在被光線摧毀的前一秒鐘,在謝非然的耳邊低聲問道。

            玩都是人,並不如謝非然強大,阿德萊德勾了他們心中最深的欲望,他們根本無力掙脫。

            “怎麼辦?”謝非然勾起嘴唇,毫不猶豫地拿了放在了空間里的阿德萊德靈魂殘片。

            然,他在黑暗中將枚靈魂殘片輾成了粉末。

            深淵中阿德萊德痛苦大叫,來自靈魂的損傷,讓他根本無法維持對玩控制。

            那一刻,控制解除,無數人從電腦屏幕和手機屏幕前回過神來。

            媽的,他們剛才在哭什麼?根本沒影響。

            隨,他們便听見了謝非然的一聲“殺!”

            緊接,無數魔物沖了過來。

            玩們得眼楮都涼了,材料啊都是材料!還都是平時不容易找到的材料。

            與此同時,謝

            112、完結

            非然張開翅膀,無數光與雨落下,金色的光線掃開面前的魔物,然飛快地沖入深淵。

            阿德萊德對玩的控制消失,貝利亞爾檢查夠才知道個蠢貨居然有一枚靈魂殘片在謝非然手中,一時間都不知道該罵阿德萊德什麼。

            很快,貝利亞爾的神情便冷了下來,因他已經感受到謝非然突破了第一層魔法陣。

            貝利亞爾手中古的魔法書開始翻動,無數銀色的符文從魔法書中飛。

            “去吧。”貝利亞爾一聲令下,符文便去潮水一般涌進了魔法陣之中。

            前往深淵的謝非然很快便感覺自己被困住了。

            謝非然皺眉,身邊的光與與光線撼動不了魔法陣分毫,想要破陣也需要花費很大的力氣,得不償失。

            就在個時候,謝非然突然听見一個熟悉的聲音。

            “用劍砍向右前方那個符文。”

            謝非然想也沒想就揮劍砍去,下一刻,魔法陣應聲而塌,剛升起的紅光瞬間熄滅。

            黑暗中,謝非然借自己散發來的光清了來人,正是一身西裝略顯狼狽的謝律。

            “你怎麼來了?”謝非然驚訝。

            “我運氣一向很。”謝律謝非然笑了笑。

            他的運氣的確很,直接降落在謝非然身邊,不用像謝梧桐那樣在外面砍怪。

            “快回去。”謝非然皺眉頭,“以靈魂的狀態現在里太危險了。”

            只見謝律笑了笑:“沒關系,我是歐皇,次來,也是想要你贏。”

            “跟我說的方向走,你就一定能找到他的。”

            說完,謝律便拉謝非然的手往前走。

            深淵之中的貝利亞爾變了臉色,因無論他如何躲藏,謝律總是能夠第一時間帶謝非然找到自己的藏身之處。

            “該死。”

            貝利亞爾毫不猶豫地偷襲了謝律,然而卻沒有打中謝律,反而痛擊了自己的隊友阿德萊德。

            只見還剩一口氣的阿德萊德被貝利亞爾直接打得還剩一口氣了。

            拿劍的謝非然也不由震驚了,人間歐皇竟然恐怖如斯。

            不過下一刻,謝非然很快就動了。

            他手中的長劍快速劃,就像遵循了某天地法則一般,讓貝利亞爾避無可避。

            一劍差削斷了貝利亞爾整個肩膀,傷口深可見骨。

            “你又變強了,果然光明神還有更的知識瞞沒有告訴我。”貝利亞爾紫色的眼眸染上幾分血色,整個人亢奮不已。

            “不可理喻。”

            謝非然身邊的光線立刻變光劍不斷刺向貝利亞爾。

            貝利亞爾瘋狂躲閃,他不過是和法師根本沒有力量和身戰斗天的謝非然正面對抗。

            下一刻,貝利亞爾眼楮微眯向了躲在一旁的謝律,然伸手抓住謝律準備用他來要挾謝非然。

            就在他抓住謝律準備用他擋攻擊的時候,貝利亞爾難以置信地謝非然手中的長劍插入了自己的心髒。

            “不可能。”

            什麼劍還拐彎。

            個問題就要問謝律身上的氣運了。

            而抓劍柄的謝非然神色一片凌然,他道:“貝利亞爾,消失吧,連同你產生的罪。”

            話音落下,光線分裂了貝利亞爾的身體,光雨落下將一切的罪惡都澆滅。

            貝利亞爾至死都不明白,何謝非然突然擁有了堪比神明的力量。

            而原初之神塞納微笑,因最純粹的光明是謝非然,他本應該繼承光明神的神格。

            “都結束了。”謝非然將半死不活的阿德萊德送進深淵最底層,拎劍雙腳踩在血水里輕聲說道。

            一旁跌坐在地上的謝律爬起來開口問道:“那你願跟我回去嗎?”

            話音落下,謝非然身上的神性淡了許,他謝律道:“當然。”

            他還沒有參加高考,答應粉絲的全演唱還沒有開,他的偶像事業才剛剛開始,他當然要回去見愛他的和他愛的人們。

            “那就。”謝律微笑,暈過去想的是孩子沒丟。